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鄉村小神醫 » 正文 第兩百二十四章 華北製藥的處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鄉村小神醫 - 正文 第兩百二十四章 華北製藥的處境字體大小: A+
     

    天河公司連續做出的一些動作,每一件幾乎都能震驚所有人,而林小天也因為這些事情,導致他的名氣越來越大。

    信仰之力除了讓人真心感到心悅誠服之外,哪怕是崇拜也能使其化作信仰之力;所以在這幾天的時間,林小天甚至能夠顯著的感受到信仰之力不斷的提升著。

    雖然速度不是很快,但林小天相信終歸有一天,他的信仰之力會變得越來越多,那個時候,他的實力提升恐怕就非常的迅速了。

    第二天中午時分,雲伯就回到公司了,看著眼前的雲伯對他點了點頭,林小天隨即便打開電腦,然後找出淮海省最近的新聞。

    果不其然,其中就有著一條新聞上寫著:淮海省企業家覃國民一家上下忽然猝死在家,警方剛剛得知最新消息,而法醫的初步斷定乃是覃國民一家食物中毒所導致的。

    「沒想到有些時候,這些警察還是很有用的,查不出死因來,就說是食物中毒,還真能扯。」林小天關掉網頁,嘴角不由掛起一絲笑容來。

    「少爺,我個人認為我們接下來還是小心一點比較好,難免有些人會懷疑是我們做的,特別是華北製藥。」雲伯此時不無擔心的對林小天說道。

    對此,林小天卻搖了搖頭,道:「這點我們根本不需要擔心什麼。」

    頓了頓,見雲伯還有些疑惑,林小天這才繼續說道:「華北製藥這些年為什麼打算退居二線,不在爭奪這些小地盤了?這自然是因為他們知道,爭奪一些小地盤,始終不過是小打小鬧而已,他們想要將勢力壯大,那就得逐步走向正規,如此一來的話,即便是這次他們有些懷疑我們,但也不敢輕易對我們動手的,他們的強大固然是他們的優勢,但有時候偏偏正是因為這些優勢,卻反而能限制他們的行動。」

    這一番話說完后,雲伯這才反應過來。

    此時此刻,在印著華北製藥的一棟高聳入雲的大廈之中,一間豪華的辦公室裡面坐著一個年紀約莫二十三四歲的青年男子,臉上掛著幾分玩世不恭,那一對雙眼淡淡的掃視了一眼跟前的幾個中年男人。

    隨著他的目光,這幾個中年男人似乎都有些噤若寒蟬,生怕惹怒到眼前這個青年一般。

    如果此刻要是有外人在場的話,就會驚訝的發現,這幾個中年男人正是當初創建華北製藥的幾個老總。

    而且整個華北製藥都是他們幾人說了算,但現在他們卻極其的忌憚眼前的青年男子,似乎這傢伙很恐怖一樣。

    「你們愣著幹嘛,有事兒就趕緊說啊,別浪費我泡妞的時間。」青年男子隨意拿起辦公室桌子上的一尊玉佛,輕輕把玩著,神色有些不耐的對幾人說道。

    「我們公司有一個管理,名字叫唐山,乃是覃國民的侄子,這次覃國民一家全部詭異死亡,雖說警方那邊調查的結果是食物中毒,但我們懷疑這次的事情是有人可以導致的。」其中一個中年男人猶豫了一下,這才上前兩步,然後低著腦袋對眼前的青年男子回道。

    聽聞這中年男人的話后,青年男子眼中閃過幾分不快,手心一用力,那一尊價值上百萬的玉佛直接被他一手給捏碎,然後冷冷說道:「我特意過來一趟,不是聽你們說這些沒用的東西。」

    「是是是,但根據我們華北製藥這幾天的調查,初步懷疑這件事情是文化社乾的,哪怕不是他們乾的,也絕對和他們有關係,而且那個林小天似乎也和文化社的社長文華走的有些近;我擔心文化社接下來可能會對我們動手……」中年男人徐徐說著,那一對眼眸之中,也不由露出幾分擔憂之色。

    他們華北製藥固然強大,但這裡始終是淮海省,文華舅舅的地盤,所以不管他們做什麼事情,總歸是要忌憚幾分文華的舅舅。

    這也是為什麼之前文華迅速吞噬掉洪興幫以及德雲社之後,他們華北製藥一直沒有出手的原因。

    否則的話,要是換做別的勢力,恐怕他們華北製藥早就已經出手將其給滅掉了,如果新崛起一股勢力,他們更加願意看見洪興幫以及德雲社的存在。

    因為這兩大幫派以前存在的時候,相互之間爭鬥,而且還不敢來招惹他們華北製藥,這對於他們華北製藥而言自然是一件好事情。

    所以現在文化社的崛起,這自然不是華北製藥願意看見的,但就因為文華舅舅這一層身份,他們卻奈何不得文華,只能任由文華將其給吞噬掉。

    「那個林小天不過只是一個有點小修為的企業家而已,根本不足為懼;不過至於你們口中所說的文化社,這件事情我會向上面稟報一下的,劉德海那老傢伙這些年有些不太安生,上面的人早就有些不爽他了。」青年男子眼裡閃過幾分森冷之色。

    隨即看了一眼幾人,直接起身道:「這件事情你們後續密切注意一下吧,如果有什麼對付不了的事情,到時候在告訴我一下就行了,我現在得去泡妞了,哦,對了,柳叔叔,聽說你有個女兒在淮海大學上學,還是一個校花,今天我正好要去一趟淮海大學,要不柳叔叔給我個電話,我順帶請如煙吃頓飯。」

    青年男子此話一出,站在最前面的一個中年男人面色頓時大變。

    這麼多年來,不管他做什麼事情,都不會將自己的女兒給捲入進來,而且幾乎很少有人知道淮海大學的一名校花柳如煙乃是他的女兒。

    而且柳柏文很清楚眼前這青年男子的性格,女人對於他而言,不過只是一個玩物而已,一旦玩夠了,可以隨時棄掉。

    「強少,如煙年紀還小,所以……」柳柏文帶著幾分蒼白的面色對眼前的青年低聲說道。

    「都上大學了,而且年滿十八歲已經是成年人了,更何況你女兒都已經二十一歲了,自然不小了,行了,你不說我也有辦法,不過柳叔叔你倒是可以放心,我要真喜歡如煙的話,一定會用正當方式追求的;畢竟這個面子我還是得給柳叔叔的不是。」青年男子說完,便直接轉身朝著辦公室大門外迅速走去。

    等到青年男子一離開,另外一人便對柳柏文憤怒道:「大哥,這孫子平時欺負一下我們就算了,現在竟然敢打如煙的主意,實在是太過分了!」

    看著自己幾個兄弟義憤填膺的模樣,柳柏文深吸一口氣,搖了搖頭,苦笑道:「你們知道惹怒他的後果,你們這些年跟隨我已經做了很多事情了,加上如今你們都已經各自成家,我不想牽連你們。」

    「大哥,那可是如煙,我們親眼看著她長大的,對於我們而言,如煙也如同我們的女兒一樣,如果如煙喜歡這小子,我們倒沒有什麼話可說的,但大哥你也明白,如煙斷然是不可能喜歡上這傢伙的,如果任由這傢伙糟蹋如煙的話,我們哥幾個第一個不同意,哪怕是魚死網破也在所不惜!」幾個中年男人雙手死死握緊拳頭,那一對眼中儘是慍怒。

    面對自己幾個兄弟的憤怒,柳柏文心頭有些安慰,沉吟片刻后,這才說道:「我想他應該也不會如此大膽的,畢竟要是真那麼做了,一旦翻臉,他到時候也不好向上面交代。」

    「大哥,難道我們就任由他們將我們當作棋子一樣擺布嗎?這種日子實在是太憋屈了,早知道如此的話,我們當初就不應該轉型,還不如做一個小混混日子過的自在呢。」幾個中年男人自然明白這個道理,但面對青年男子如此欺負,他們還不敢吭聲,這種感覺但凡是個人,恐怕都有些接受不了。

    「如果當初我們不轉型的話,恐怕劉德海那老傢伙第一個不會放過我們,雖然表面上大家是在一條船上,但這條船實在是太大了,所有人並非一心,如果能脫離這條船,我又何嘗不想,但如今我們已經沒有退路了,除非我們能強大到有朝一日可以不懼他們,那個時候我們就能自己掌握命運。」說道這裡,柳柏文的那一對眼眸之中也不由閃過一抹森冷之色。

    看著柳柏文因為雙手用力過度,導致指尖都有些蒼白,幾個中年男人紛紛低著腦袋,眼裡也升起幾分倔強。

    「老三,你派幾個人暗中保護一下如煙吧,記住了,距離一定得超過一千米以外,否則的話,一旦讓那傢伙發現了,恐怕如煙就有些危險了,畢竟他可是一個瘋子,一旦有任何事情立即向我報告。」柳柏文輕輕閉上雙眼,雙手負於身後,那張原本有些皺紋的臉龐上,此刻卻顯得有幾分蒼老。

    「大哥,那關於唐山的死,我們怎麼處理?」其中一個中年男人點了點頭,然後便對柳柏文繼續問道。

    「唐山這小子,我以前見過一次,人倒是很聰明,只是很可惜,太過於剛愎自用,既然這次死了那就死了吧,如果是文化社做的,我們暫時也奈何不了他們;為了一個無名小卒,我們沒必要去和他們撕破臉皮。」柳柏文輕聲回答道。

    聽聞柳柏文的一番話,幾個中年男人面面相覷,如果這件事情要是放在以前的話,柳如煙肯定早就去找文化社的麻煩了。

    但現在,柳柏文哪怕知道自己的手下被人殺死了,仍舊是沒有半點的動靜,他們固然知道柳柏文如今有些左右為難,但他們哥幾個能達到如今的地位,憑藉的是一個義字。

    所以這件事情柳柏文不去處理,他們幾個卻不會就此放過文化社,哪怕文華的舅舅是劉德海;他們雖然不敢輕易將文華給殺掉,但至少教訓一頓是在所難免的。

    免得以後文化社這些傢伙欺人太甚,真拿他們當泥巴捏的了。

    華北製藥如今的局勢,是林小天斷然沒有想到的,而且他也沒想到華北製藥竟然也和那些人有著關係。

    「少爺,那我們接下來應該怎麼做?」此刻,雲伯看著林小天忍不住問道。

    「按兵不動,如果他們華北製藥沉不住氣,到時候這就是我們的契機,而這一段時間,你就安心教導文華修鍊吧,這小子如果能利用好的話,將來對我們而言,或許能起到很關鍵的作用。」林小天深吸一口氣,對雲伯吩咐道。

    然而就在林小天的話剛落下后,他的手機頓時響起一陣刺耳的鈴聲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
    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