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鄉村小神醫 »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 黑鯊的勸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鄉村小神醫 -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 黑鯊的勸告字體大小: A+
     

    黑鯊根本不等林小天開口,手中的一枚飛刀再次悄無聲息的朝著他飛射過來。

    飛刀未到,殺意先到,這就是黑鯊的恐怖實力;對上黑鯊,林小天知道根本不可能是對方的對手。

    饒是如此,但他和李丹丹兩人今天想要活下來,就必須得背水一戰,輸了,他和李丹丹都得死,贏了或許還有一絲生機。

    眼中的瞳孔急劇收縮,死死盯著這一枚飛速朝著他飛來的飛刀。

    「叮!」一道清脆的聲音響起,林小天單手抓住一把三菱軍刺,將飛刀挑飛出去,即便如此,他的身體也連連後退數步。

    「怎麼會這麼強!」在心底,林小天有些驚駭;僅僅只是為了擋住對方這一枚飛刀,此刻他的虎口發裂,帶著些許痛苦。

    要是黑鯊接下來再次發動攻擊的話,可能他就會死在這裡。

    「我倒是沒想到,你竟然能接下我這一枚飛刀;不過接下來你就沒有這個機會了!」黑鯊說完,身形一動,直接朝著林小天貼了上來。

    黑鯊剛衝上來,一拳狠狠朝著林小天砸來,見狀,林小天下意識的舉起手中的三菱軍刺。

    「咔嚓!」一陣清脆的聲音直接在空中響起,當黑鯊的拳頭落在三菱軍刺上的一瞬間,三菱軍刺直接應聲斷成兩半。

    緊接著便是一道恐怖的力量朝著林小天的手臂席捲而來。

    「噗嗤……」一道猩紅的鮮血直接噴洒而出,林小天的身體猶如斷線的風箏一般,重重砸在地上。

    手持三菱軍刺的那條手臂此刻也疲軟無力,裡面骨頭已經斷裂開來。

    一旁的李丹丹雖然不懂如何戰鬥,但她也明白一個很淺顯的道理,一個人的拳頭在怎麼硬,始終不可能和鋼鐵對抗的。

    但眼前這一幕,卻已經有些超乎她的認知。

    林小天卻知道,當一個人的力量足夠強大的時候,哪怕是鋼鐵也能輕易將其折斷,但想要練就這樣一身恐怖的力量,卻非常人可以做到的。

    「你不該來這裡的。」黑鯊一步步朝著林小天走來,面色平靜沒有絲毫的波瀾,似乎殺人對於他而言,不過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樣。

    「不……不要殺他!」一旁的李丹丹終於反應過來,大叫一聲,隨即便衝到林小天的跟前攔住黑鯊。

    蒼白的臉頰上,一對黑色的眸子里滿是恐懼之色,但她依舊沒有半點退縮。

    「既然你這麼想死,我就成全你。」黑鯊看著眼前的李丹丹,輕聲說道。

    眼看著黑鯊就要對李丹丹動手,林小天忽然從地上強撐著身體,猛然抓住李丹丹朝著身後一拉。

    緊接著,林小天剩下一隻手抓住那半截三菱軍刺,直接朝著黑鯊的胸口劃去。

    「噗……」三菱軍刺將黑鯊胸前的衣服劃開,緊接著,上面便留下一條猩紅的傷口。

    「沒想到你都這樣了,還能傷到我,我還真是低估你了。」黑鯊甚至都未看一眼胸前的傷勢,冷冷盯著林小天說道。

    望著黑鯊胸前的那一道傷口,林小天知道根本不致命,而且剛剛那是他唯一的機會,如今一旦錯過,就沒有機會了。

    「究竟是誰派你來的?為什麼要殺了老頭子!」林小天死死咬住牙齒,滿臉倔強之色。

    「老頭子?」黑鯊聽聞林小天這個稱呼,手中的動作不由停了下來,有些疑惑的看向林小天。

    望著黑鯊眉頭緊皺,一臉思索的模樣,林小天不屑道:「怎麼,殺了人難道還有什麼不敢承認的么?只要我林小天今天不死,將來終究有一天會親手殺了你的!」

    「小子,你和墳墓之中的人究竟是什麼關係?要是你如實告訴我,我或許能放你一馬。」黑鯊思索了一會兒后,這才沉聲對林小天說道:「而且他也不是我殺的。」

    「不是你殺的?那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憑藉老頭子的實力,常人幾乎是無法殺掉他的!」林小天咬牙道。

    「我是守墓人。」黑鯊輕輕一句話落在林小天耳中,卻讓他心頭驚起一陣陣滔天巨浪。

    在前世,他從未聽老頭子提起過關於黑鯊的半句話,但如今黑鯊既然留在這裡,而且說他是守墓人,自然是不會騙他,畢竟這個時候黑鯊也沒有那個必要。

    如此一來,這也就意味著眼前的黑鯊和老頭子是有一定關係的,當林小天卻想不太明白,前世的老頭子一輩子過著悠閑自得的生活,怎麼會和黑鯊這樣的人扯上關係。

    「不可能,而且你憑什麼給老頭子守墓?」在這一刻,林小天似乎有些癲狂,怒視著眼前的黑鯊大聲叫道。

    要說這個世界上給老頭子守墓的人應該是他,而不是一個忽然跑出來的殺人惡魔!

    「我是他兒子,這點不管他承認不承認,血緣上始終無法改變。」黑鯊見林小天一臉激動的模樣,再次回答道。

    直覺告訴他,林小天應該和老頭子的關係不淺,只是任憑他如何努力回憶,卻完全找不到老頭子和林小天的半點關係,要不是因為先前林小天一句老頭子的話,恐怕他早就下殺手了。

    「等等……你難道是小葯?」黑鯊忽然想起了什麼,睜大雙眼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林小天;而下一刻,他又立馬否定道:「這不可能,關於你的事情,我之前有所聽聞,天河公司的董事長,絕不可能!」

    前世,因為從小體弱多病,所以老頭子就給他取了一個藥罐子的稱呼,但外人卻是尊稱他為藥王,至於小葯這個名字,從未有人這般叫過他;唯獨他曾經偶然之間在老頭子的抽屜之中翻到一封信。

    當時上面寫著:既然你有小葯陪著,那我就放心了。

    那個時候林小天就一直好奇這封信究竟是誰寫的,然而他去詢問老頭子的時候,老頭子卻隨便敷衍了他兩句。

    「十年前,你給老頭子寫過一封信?」林小天雙眼微眯,死死盯著眼前的黑鯊。

    聽聞林小天這話,黑鯊眼裡也不由閃過一抹詫異之色,點了點頭,道:「既然你有小葯陪著,那我就放心了。」

    「怎麼會這樣……可為什麼老頭子從未告訴過我這件事情……」林小天聽見黑鯊這句話后,一屁股坐在地上,有些獃滯。

    「既然你的問題問完了,那麼現在輪到我了,我不相信這個世界有起死回生之術。」黑鯊上前一步,死死盯著林小天問道。

    聞言,林小天抬起頭,看著眼前的黑鯊苦笑道:「這不是起死回生,而是重生,霸佔了別人的軀體而已,至於為什麼會這樣,我也不清楚……」

    要是按照輩分說起來,林小天都還得叫對方一聲叔叔,只是先前那一戰,卻讓兩人下意識的忽略了這個問題。

    等到林小天將事情經過再次對黑鯊說了一遍后,黑鯊的面色這才變得有些陰冷,看著林小天問道:「那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報仇。」林小天簡單明了的告訴黑鯊。

    頓了頓,他便繼續說道:「如果要是你能幫忙的話,或許這件事情會容易很多。」

    「我不管你有什麼計劃,記住一點,這是你的責任,不是我的責任!你口中的老頭子未曾撫養過我,而你才是他一手帶大的;所以我不會擦手任何事情;一旦我完成三個月的守墓后,從此以後再也不會回來這個地方了。」黑鯊說完,深深的看了一眼林小天,便轉身朝著山下走去。

    望著黑鯊逐漸遠去的身影,林小天眉頭緊鎖,對於黑鯊的忽然出現,這是他始料未及的;得知真相后,原本他以為可以找黑鯊幫忙,卻沒想到黑鯊如此果斷的拒絕。

    「小天,你沒事吧?這傢伙究竟是什麼怪物啊,明明自己老爹被人殺害了,還不管不問……」李丹丹見黑鯊離開后,迅速將林小天扶起來,然後擔憂的說道。

    「他說的對,這是我的責任而不是他的責任;而且今天我們也應該慶幸是他,否則換做其餘人恐怕我們早就死在這裡了。」林小天搖了搖頭,看著眼前有些驚恐的李丹丹苦澀道。

    「走吧,我們下去吧,半山腰的屋子裡還有些葯,應該能治療斷裂的手臂。」不等李丹丹開口,林小天便繼續說道。

    李丹丹攙扶著林小天來到半山腰,看著前方那片空地上的幾棟房子,李丹丹神色不由一愣。

    「小天,你前世就生活在這裡嗎?」李丹丹知道林小天本身就是神醫,所以也並沒有太過於擔心林小天的傷勢。

    「嗯;待了二十年。」林小天點頭道。

    兩人來到屋子前的時候,黑鯊卻不知道什麼時候詭異的出現在兩人身後。

    「這應該是你需要的東西,以前偶然在那老傢伙的一本書上見過。」黑鯊看著兩人的背影,輕聲說道。

    聞言,林小天緩緩轉過身,看著黑鯊手中拿著的草藥,林小天愣了一下,便接了過來。

    這種草藥名字叫冰靈草,生長在一些懸崖峭壁之上,對於治療骨傷有著極佳的效果,但也非常難尋,林小天記得很清楚,冰靈草這東西在這幾間屋子裡可沒有。

    唯一的解釋,那就是剛剛黑鯊專程出去幫他採摘的。

    「謝謝。」林小天認真的對黑鯊說道。

    雖說這傷也是黑鯊打的,但他卻一點都不怪黑鯊,畢竟他這樣的情況,誰能想到會是藥王。

    「對於報仇這件事情,我並不贊成你去做,國內的局勢你根本不明白有多複雜,你和老頭的死,也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如果將來有一天無法在國內待下去了,可以打這個電話,我會讓人來接你,至少能保住性命。」黑鯊說完,再次遞出一張紙條給林小天。

    面對黑鯊的好心,林小天何嘗不明白,但這張紙條他卻並未接下來,反而是淡淡的看著黑鯊。

    見林小天並未接下,黑鯊點了點頭,收起紙條,淡然道:「好自為之。」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
    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