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鄉村小神醫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五章 碰個瓷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鄉村小神醫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五章 碰個瓷兒字體大小: A+
     

    從文華家中回去的途中,林小天心情大好,因為他已經想到了一個絕佳的辦法,打開眼前的局勢。

    只要計劃不出什麼紕漏,到時候洪興幫定能被他收入囊中。

    車子剛行駛到一半兒,林小天忽然讓雲伯將車子停下。

    「雲伯,去喝兩杯?」林小天看著路邊一家小攤,嘴角微微上揚,看著雲伯問道。

    感受著林小天那一對眼眸之中滿是回憶之色,雲伯本想拒絕,但猶豫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

    他不太明白林小天以前究竟經歷了什麼,但看林小天此時的模樣,顯然是對這些東西有一種特殊的回憶;既然他想去,雲伯自然不會拒絕。

    「老闆,來兩瓶高粱酒,外加兩大碟油炸花生米,記住了,多加點鹽。」林小天來到小攤前坐下,直接對小攤老闆吆喝道。

    剛坐下沒多久時間,兩大碟花生米外加兩瓶高粱酒就沒老闆端了上來。

    「以前,有一個老頭子,和我關係很好,我們經常閑著沒事兒的時候,就喜歡吃著花生米就著高粱酒,以前我很討厭這些東西,但每次都被他給逼著吃喝;只是現在才發現,原來這種東西也是如此的美味。」林小天看著眼前桌子上的花生米以及高粱酒,眼裡儘是回憶。

    老頭子是林小天前世最親的親人,甚至他一直都將對方當作是自己的親生爺爺來看待的。

    以前有些厭煩老頭子,但現在林小天想再次體驗一次那種感覺,可惜在也回不去了。

    「過去了的已經過去了,人活著總應該向前看,而不是往後看。」雲伯也不知道林小天究竟經歷了什麼事情,但他還是對林小天淡淡的說了一句。

    「是啊,人活著就應該往前看,來,雲伯,我們干一杯。」林小天舉著酒杯,對雲伯微笑道,只是那笑容怎麼看,都顯得有幾分苦澀。

    兩瓶高粱酒很快就被兩人喝光了,此時的林小天顯得有些醉意朦朧,雙眼半眯著,舉著一個空杯子繼續對雲伯呢喃道:「老頭兒,干。」

    看著林小天的模樣,雲伯第一次感覺眼前這個看似堅強的年輕人,實則內心卻無比的脆弱。

    雙眼有些複雜的看著林小天,雲伯卻並未說什麼。

    他不知道林小天經歷過什麼,所以此刻也無法去安慰林小天,但作為一個花甲老人,對於這些事情卻很有感悟。

    「在你堅強的外表之下,究竟又背負了一些什麼……」雲伯呢喃了一句,將酒杯里最後一杯酒也喝光了。

    ……

    「鄭磊,我說過了,我不喜歡你,所以你以後都不要在糾纏我了!」就在林小天喝的有些醉意朦朧的時候,一道清脆的聲音忽然在路邊不遠處響起。

    「丁蕾,我告訴你,我想要得到的女人,還沒有哪個能逃出我的手心,更何況你爸還是我爸的手下,只要後面我回去讓我爸去你家提親,就憑你爸那窩囊廢,肯定不會拒絕的,所以今天晚上你不跟我走也得跟我走!」一道囂張的聲音,帶著幾分不屑。

    說罷,鄭磊便一把朝著丁蕾那一條潔白如玉的粉臂抓去。

    「你放開我!混蛋,無恥,王八蛋!」丁蕾貝齒死死咬住紅唇,蒼白的臉上帶著幾分無力,口中卻對著鄭磊大聲罵道。

    「罵吧,等過了今晚,你成為我的女人之後,我看你還怎麼罵,哈哈哈。」鄭磊卻絲毫沒有顧忌丁蕾的大罵,反而是仰天大笑道。

    「求求你們,救救我。」丁蕾知道,她根本無法掙脫鄭磊的大手,所以只能將希望寄托在四周的路人身上。

    然而對於她的這一番求救聲,四周的路人卻滿是猶豫。

    誰都想英雄救美,更何況還是丁蕾這樣身材容貌都屬於上等的絕色美女;但這也得看各自的能力。

    鄭磊身旁的一輛法拉利停著,能開法拉利的人,他們這些普通人怎麼可能敢去得罪。

    「看什麼看,我爸可是警察局局長,在看的話,你們信不信老子馬上讓人將你們全部抓回去;而且老子和我女朋友之間的事情,還輪不到你們來管。」鄭磊見四周的人越來越多,頓時破口大罵道。

    隨著他這麼一罵,原本打算看戲的眾人紛紛散開,躲的遠遠的,哪裡還敢去救丁蕾。

    看著這一幕,丁蕾那一對美眸之中滿是絕望。

    她知道,要是今天被鄭磊帶回去了,身子肯定保不住,而且事後她爸也只能將她嫁給鄭磊。

    但鄭磊這樣的人,不過只是想玩玩而已,這點丁蕾是最為清楚的。

    「求求你,你放了我吧,之前的事情我給你道歉。」丁蕾臉上帶著淚水,滿是乞求之色。

    「哈哈,現在知道錯了?可惜有些晚了,以前我就聽我爸說起過丁叔家有個長得不錯的女兒,沒想到竟然是你這樣的大美女,要早知道的話,恐怕就不用今天這樣麻煩了。」鄭磊那一對充滿侵略性的雙眼不斷的打量著丁蕾全身上下。

    僅僅只是那一對火熱的眸子,丁蕾就感覺自己好像全身上下都被鄭磊給看光了一樣,心裡充滿厭惡,但面上卻很無力。

    「少爺……」對於這種事情,雲伯是最討厭的。

    但他也知道,如今他們在淮海省根基不穩,不宜得罪別人,更何況這鄭磊一看就不是簡單角色。

    林小天甩了甩腦袋,體內的神醫功法暗自運轉了幾個周天後,酒勁頓時散去。

    順著聲音看去,林小天目光一下子定格在丁蕾和鄭磊兩人的身上。

    「是他們?!」林小天眼中有些詫異的說道。

    「少爺你認識他們?」這個時候輪到雲伯好奇了。

    「這個女孩是丁副局長的千金,而那個男的應該是局長的兒子,先前在文華哪裡,那傢伙給我的資料之中,我無意之中看過;只不過平日里,因為丁文缺少魄力,加上上面無權無勢,所以常年被鄭無名壓在身下,不過在我接下來的計劃之中,這丁文還真是一顆不可缺少的棋子,沒想到出來喝酒,竟然讓我遇見了這樣的機會。」林小天一邊說著,嘴角也滿是笑意。

    之前林小天還在想著,是不是得找個什麼時候去拜訪一下丁文,卻沒想到此刻遇見這一幕。

    「雲伯,要不咱們訛點生活費?」林小天看著雲伯,嘴角露出一絲邪笑。

    此時丁蕾剛被鄭磊拉上車,當鄭磊將車子啟動起來,雲伯的身影忽然一下子倒在鄭磊的車軲轆下。

    「哎喲喂,好疼啊……」雲伯的身體剛好貼在鄭磊的車子跟前,口中低聲哀嚎道。

    剛剛那一幕,幾乎是雲伯算好時間的,所以看起來就像是雲伯喝多了沒注意,鄭磊剛好啟動車子就撞到了雲伯。

    坐在駕駛座位上的鄭磊看見這一幕,面色頓時升起幾分慍怒。

    「草泥馬的,死老頭子,你怎麼走路的?沒長眼睛啊?」鄭磊一下車,就指著雲伯大聲罵道,根本就沒打算詢問雲伯的傷勢如何。

    「我的腿……哎喲喂,好疼啊……」雲伯側卧在地上,根本不理鄭磊,繼續慘叫著。

    「給老子趕緊滾,否則的話,可別怪老子對你不客氣了。」一聽見雲伯的哀嚎聲,鄭磊更加不爽。

    「沒有十萬,我今天不會起來的。」雲伯看著眼前有些憤怒的鄭磊,低聲說道。

    「我草泥馬,老子弄死你!」被雲伯這麼一說,鄭磊這才反應過來,感情是這老頭兒想訛詐他。

    對於一個囂張跋扈習慣了的鄭磊而言,被人訛詐還是頭一次,更何況這還是在碰瓷兒。

    說罷,鄭磊便一腳狠狠朝著雲伯踹來,然而他的腳剛落在雲伯身上那一刻,雲伯的身體直接朝著身後滾了幾圈,口中的哀嚎聲變得更大。

    看著幾米遠的雲伯,鄭磊這個時候也不禁愣了一下,剛剛他那一腳就像是踢在了一團棉花上一樣,軟綿無力,偏偏雲伯還倒滾出去幾米遠,這完全不符合邏輯。

    「你還有沒有一點良心了,老人喝多了酒固然不對,但你開車難道就不會看一下嗎?現在撞了人不說,而且還對老人拳打腳踢!」這個時候林小天拿著手機,義憤填膺的指著鄭磊鼻子罵道。

    「你他媽算哪根蔥,老子做事情哪輪得到你來教訓?」鄭磊本打算帶著丁蕾去酒店好好舒服舒服的,卻沒想到出了這麼一檔子事兒,本身就很不爽,結果又冒出來一個找死的。

    「我已經將視頻拍攝下來了,關於你強搶民女,撞老人了還進行毆打,所有都在視頻之中,只要我按一下確認鍵,你的行為就會在網上曝光!」說完,林小天還舉起手機對鄭磊揚了揚。

    「你……」被林小天這麼一威脅,鄭磊面色頓時變得有些難看。

    他固然是警察局的兒子,但要是這件事情一旦曝光,到時候哪怕是他爸也保不住他。

    「哈哈哈,小子,你他媽訛詐也認真一點好不好?你真當老子是白痴啊,手機里弄個空白頁面就想唬我?」原本鄭磊還有些擔憂的,但眼角的餘光忽然掃視到林小天的手機,頓時大笑道。

    望著鄭磊一臉得意的模樣,林小天腦門不禁冒出幾條黑線,臉上卻沒有半點尷尬,直接將手機放進口袋裡,一臉自然,繼續道:「既然被你發現了,那咱們就明說吧,十萬塊外加放了這女孩,今天你就可以走了。」

    「要是老子不給錢也不放人呢?」鄭磊眼裡滿是不屑之色。

    敢在淮海省城訛詐他的人,還沒有出生呢。

    「砰!」鄭磊的話剛落下,林小天直接一拳狠狠落在他的臉上。

    「我草泥馬,你竟然敢打老……轟」話還沒說完,林小天又是一腳狠狠踹在鄭磊的小腹上,然後抓著頭髮貼在車門上,感嘆道:「現在呢?」

    「我給……我給……在我車裡有一個袋子,裡面有一些錢。」連續被林小天揍了兩下后,此刻的鄭磊才發現,這次是陰溝裡翻船了。

    要是不給錢的話,恐怕眼前這瘋子是不會放過他的。

    「能麻煩你幫我將錢拿出來一下么?」林小天看著車內一臉獃滯的丁蕾,輕笑道。

    「是,是,是……」丁蕾被林小天這麼一說,立馬反應過來,找了一會兒后,這才拿著一個袋子下車遞給林小天。

    「來,雲伯,這是你的辛苦費,哦,不對,這是你的醫療賠償費。」林小天將袋子接過後,遞給雲伯,笑著說道。

    林小天這話一出,要是大家還看不出是故意訛詐的話,那麼他們都是傻子了。

    不過對於這樣的一場訛詐,所有人卻沒有半點厭惡,反而還有些敬佩林小天。

    「你是誰?」鄭磊雙手死死捂住小腹,眼裡滿是森冷之色,盯著林小天質問道。

    「我是蕾蕾的男朋友;對了,要是你在不滾蛋的話,可別怪我不客氣了啊。」林小天說完,揚了揚手中的拳頭,對鄭磊威脅道。

    聞言,鄭磊深深的看了一眼林小天以及丁蕾后,這才駕車疾馳而去。

    「對不起啊,我只是不想你以後在被他騷擾了,所以……」鄭磊一走,林小天一臉歉意的看著丁蕾解釋道。

    「沒事,今天的事情真是太謝謝你了。」丁蕾作為一個小姑娘,哪裡會想到,林小天剛剛是故意陷害她老爹的。

    有著這麼一句話,鄭磊接下來肯定不會放過她以及她老爹。

    「我送你回去吧。」林小天笑了笑,直接將地上的雲伯拉了起來,然後將車開到丁蕾跟前。

    「真不用了,我自己打車回家就行了,今天晚上的事情我本來就很感謝你了。」丁蕾看著林小天將車開過來,有些猶豫道。

    「丁小姐擔心我是壞人吧?不過這點你倒是可以放心,我林小天雖然現在一無所有,但還不至於做這樣的壞事兒。」林小天一眼就看穿了丁蕾的心思,笑著解釋道。

    「你……你是天河公司的董事長?」在這一刻,丁蕾一臉震驚的看著林小天。

    先前她看見林小天第一眼的時候,就覺得有些熟悉,只是因為鄭磊的關係,所以她並未想起來而已。

    「準備來說,是天河公司前任董事長,好了,要是你對我不在懷疑了,就可以上車了,我也想早點將你送回去后,在回家好好睡一覺呢。」林小天對丁蕾點點頭,示意道。

    聞言,丁蕾面色有些尷尬,哪怕是天河公司的前任董事長,但林小天的身份依舊不可小覷,這樣的大人物,自然不會是壞人;只是很可惜,林小天這個所謂的大人物,此刻卻滿肚子壞水。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
    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