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的代孕小嬌妻 » 第三十五章 谷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的代孕小嬌妻 - 第三十五章 谷底字體大小: A+
     

    景博浩躺在地上,看程依依哭的梨花帶雨,忍不住開口:「好啦,依依,我在這裡呢。剛才逗你玩呢。」

    「什麼,逗我玩?」程依依看著景博浩一臉認真的樣子,說話也正常了,而且認得自己,便破涕而笑,兩個小拳頭輕砸著景博浩的胸口,「壞蛋,你嚇死我了。嗚嗚。。。」

    程依依又哭又笑,逗得景博浩也笑了起來。

    「壞死了你,幹嘛開這樣的玩笑,叫人家擔心。」程依依擦乾眼淚,開始責備景博浩了。

    「哈哈,誰知道你還真上當了。一看就知道穿越的電視劇看多了吧,哈哈。」景博浩捂著肚子笑。

    「討厭!不理你了。幹嘛躺著不動,快點起來看看,我們好像到了山坡底下了。」說著,程依依拉景博浩的胳膊想讓他做起來。

    「別動!」景博浩抽回胳膊,「腿斷了。」

    「什麼?哪條腿,我給你看看。」程依依按照景博浩的指示,看見景博浩的左小腿已經腫的老高。

    「受傷了還貧嘴,你還真能沉得住氣。怎麼樣,很痛吧?你別動,我馬上打電話找人來幫忙。」程依依掏出手機,結果打不通,這裡居然沒有信號!

    「怎麼辦?手機打不通!」程依依急的團團轉。

    「好了小姐,我是醫生嘛,你聽我的,幫我弄就行。」景博浩讓程依依找了幾個粗樹枝綁在自己腿上,沒有繩子,程依依便撕下長裙的下擺做繩子,為景博浩固定好骨折的位置,防止錯位。

    「這樣真的可以嗎?」程依依還是不放心,這裡連手機都沒有信號了,估計兩人在很深的山谷里,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出去,程依依很擔心景博浩的腿。

    「放心吧,信不過我這個醫生嗎?」景博浩一臉自信,強忍著疼痛不想程依依擔心。

    雖然太陽已經升的老高,可是程依依和景博浩坐在山谷里,並不覺得熱。程依依四處轉了轉,發現不遠處有一條小溪,溪水清澈透明,嘗了嘗好甜。程依依便用手捧著餵給景博浩喝。

    「對不起啊。」程依依突然開口。

    「為什麼對不起?」景博浩笑了。

    「都是因為我才害得你受傷。」程依依滿臉愧疚,寧肯受傷的是自己。

    「不要這麼說嘛,你也不想的嘛。沒關係的,正好一直忙著工作沒有時間休息,現在趁著這個時候還可以好好偷個懶。這麼說,我還得感謝你呢。」景博浩的話又將程依依逗笑了。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就等著別人來救我們嘛?萬一沒有人來怎麼辦?你的腿也不能耽誤治療啊。」程依依還是很焦急。

    「沒事啦,我是醫生,心裡有數的。應該不是很嚴重,只要不錯位問題不大的。至於救援嘛,這座山是嚴禁煙火的,那等到晚上的時候我們點起一堆火,自然有消防隊的人會被引來的。到時候我們不就獲救了。」景博浩早就考慮好了辦法。

    「那隻好這樣了。」程依依氣餒了,看來只有這一個辦法了。

    程依依坐在景博浩身邊,二人從未有過的放鬆,聊天聊累了,便躺在草地上睡著了。也許是遠離了城市的喧囂,也許是大自然的空氣讓人陶醉,等二人醒來的時候已經天黑了。

    「太好了,我們點篝火吧。」程依依拾好乾樹枝,才想起一個問題---沒有火柴。

    「糟了糟了,沒有火柴怎麼辦?」程依依要被打敗了,難道要困於此地?

    「我的手機有打火機功能,給你。」景博浩遞過手機給程依依。

    「喂,你不會是哆啦A夢轉世吧?怎麼什麼都能變出來!」

    「我是前朝穿越而來的萬能大俠。。。」景博浩又調侃程依依。

    「去你的,笑我是不是。」程依依伸手在景博浩腿上一拍,卻拍到了景博浩骨折的位置。

    「咳咳」景博浩痛的皺緊眉頭,程依依才發現自己闖禍了。

    「對不起,對不起!」程依依想伸手為景博浩揉揉,又怕弄得他更疼,雙手在半空中停留不知所措。

    「沒事,沒事。」景博浩看著程依依的樣子,不忍心讓她擔心,便假裝沒有那麼痛,只是大滴的汗珠順著臉頰流下。

    程依依點燃樹枝,傍晚的山谷里起了風,涼意十足。兩個人圍著篝火坐著,都不言語了。餓了一天,這荒郊野嶺的連個飛鳥都沒有,靜謐的山谷時而傳來小蟲子的叫聲。

    「博浩,你看!」程依依突然指著不遠處大叫起來。

    景博浩順著程依依手指的方向看去,小溪的上空一片像火星兒似的紛紛揚揚飛著的點點流螢,是螢火蟲!

    「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隨蟲兒飛蟲兒飛你在思念誰。。。」程依依低聲吟唱,身體微微輕搖,篝火將她美麗的面龐照得通紅。景博浩看呆了,好美!

    「你的童年是什麼樣子?很幸福吧。」程依依突然開口,雙手抱膝蜷坐在篝火旁,下巴靠在膝蓋上。

    「我的?沒什麼好說的,按部就班,一切都是父母安排好的,沒得選擇。那,你的呢?」景博浩早就覺得程依依應該是個有故事的人,應該有一段不一樣的往事,這樣的時間,這樣的地點,這樣的心情,景博浩突然很想知道。

    「我。。。」程依依似乎深陷回憶,眼睛看著那群飛舞的螢火蟲,久久才繼續,「我很小的時候被養母收養,甚至不知道自己的親生父母是誰。起初養父母對我還算好,後來他們有了自己的兒子,便覺得我多餘,成為他們的負擔,便對我不那麼好了。不過我還是很感謝他們,儘管他們不會像對待弟弟那樣對我,可是依然讓我有書念。其實他們也很可憐,弟弟2歲的時候走丟了,養母每天晚上都睡不著覺,養父由此消沉,沉迷賭博。。。」程依依講到這裡不再說話,那段不堪的往事程依依不想和任何人提起。

    「好了,不說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了。你看今晚月色多好,這麼安靜的夜晚,這麼美的景色,我們不要浪費時間了。」程依依總是不想別人看見自己脆弱的一面。

    「哦,好。」景博浩獃獃的說著,然後伸手開始解襯衣的扣子。

    「喂,你幹嘛?還嫌不冷?」程依依不解的看著景博浩。

    「你不是說叫我們不要浪費時間嗎,脫了衣服抓緊親熱親熱啊。」景博浩呆愣愣的裝傻。

    「你。。。」程依依被景博浩氣得說不出話來,站起來跑到景博浩的面前,想要拍打他,可是鑒於白天弄疼他的教訓,程依依用手指輕輕點一下景博浩的額頭,「先記著,以後再找你算賬。」

    「哈哈哈」,景博浩已經笑得不行,捂著肚子笑倒在草地里。

    「壞傢伙,就知道欺負我。要不是看在你受傷的份上,今天絕不饒你。」程依依嘟著小嘴,雙手往胸前一叉,坐在景博浩身邊不理他。

    「好了,開玩笑的。我錯了還不行嗎?」景博浩坐起來,「哎呦!」景博浩突然捂著肚子貓著腰,叫道。

    「你怎麼了,博浩?」程依依忙轉過身扶著景博浩的胳膊。

    「別動,哎呦,別動。」景博浩推開程依依,表情依然痛苦。

    「你到底怎麼了?哪裡痛?」程依依拉開景博浩的手。

    「小姐,我已經坐了一天了,你不覺得我應該,應該解放一下了嗎?」景博浩有些不好意思了,自己早就尿急了,無奈腿不能動,便強忍著。終於現在忍不住了,肚子憋得難受。

    「你怎麼不早說啊。」程依依責備起來。

    「我,我說了有什麼辦法,難道要你幫我?我怎麼好意思呢。」雖然景博浩是醫生,哪怕面對的是全身裸露的病人他也不會害羞,那是他的職業,無關情色。可是面對程依依,自己卻怎麼也抹不開面子。

    「我們是好朋友,對不對。你因我而受傷,我照顧你解決一下人生第一急,有什麼不可以的。」說著,程依依便上前拉起景博浩的胳膊,搭在自己肩膀上。景博浩還是不好意思,抽回了胳膊。程依依等著眼睛看著他,「真的不用?那你要是忍受不住出了什麼狀況,可別怪我笑話你哦!」程依依一臉壞笑。最終景博浩面對內外壓力,不得不放下面子,在程依依的幫助下緊張的身心終於得以釋放。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
    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