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神級龍衛 » 第2108章 陪我出去走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神級龍衛 - 第2108章 陪我出去走走字體大小: A+
     

    化神期修士雖然有壽元的限制,但是修士肉身已經停止了衰老,即便再過一千年,他們的容貌也不會有絲毫的改變。

    而且也不會對今後衝擊煉虛期有什麼影響。

    只是,一千年的時間太過漫長。想想要在這暗無天日的世界度過一千年,四人情緒都無比沉重。

    心情最糟的莫過於玉瑤了,她原本就迫不及待的想離開神女墓,重新恢復容貌。

    現在居然要被困在這裡一千年,玉瑤心中痛苦萬分。

    「只能如此了。」邪影閉上了雙眼。

    「阿彌陀佛。」神秀雙手合十,似乎也已經認命。

    沈浪心中有種罪惡感,高聲道:「必須要給各位說聲抱歉,要不是沈某侵擾了冥河神女長眠,各位也淪落不到這種地步。」

    神秀正色道:「沈公子不必如此,造化弄人,此事不能怪你,反倒是你救了我們一命,貧僧感激還來不及。」

    玉瑤雖然心中極度失落,但還是搖頭道:「世事難料,說這些已無意義,錯不在你。」

    「邪某從不是怨天尤人之輩。」邪影冰冷道。

    見三人都沒怪自己,沈浪頗為感動,重重的抱了抱拳:「感謝三位道友!」

    四人情緒都不是很好,閑聊一陣后,各自開始打坐休息。

    時間一天天過去了。

    沈浪每日為玉瑤治療傷勢隱疾,配合聖陽戰氣滋養她的身體。

    一直持續了兩個多月,玉瑤原本虛弱的身體才慢慢恢復了過來。

    可能是心中抱著愧疚感,沈浪時常傳音安慰玉瑤,偶爾也會陪她聊天,安撫她過於悲傷的情緒。

    換成以前,玉瑤肯定會忌諱和一個並不怎麼熟知的男修士聊天,但此刻她心中的苦楚無處訴說,反倒樂意和沈浪傾訴。

    兩人的關係好了許多,以朋友相稱。

    通過日常的交流,沈浪也差不多能明白玉瑤是個怎樣的女子了。

    和沈浪印象中的完全不同,玉瑤是心思極為單純的女子。父母從小對她格外嚴厲,她從未和其他修士接觸過,甚至不知道南淵之外的世界是怎樣的。

    與沈浪這樣聊天,反倒是她生平頭一回的經歷。

    轉眼間,三個月後。

    邪影和神秀每日閉目打坐,這兩人倒是能耐得住寂寞。

    玉瑤身體也在沈浪多日的治療下完全恢復。

    這一日,沈浪結束了最後一次治療,傳音道:「玉瑤姑娘,你體內那股血色靈力已經完全消除,對身體應該再無隱患了。」

    「多謝沈公子這段時間一直替小女子治療傷勢,還為小女子開導排憂,感激不盡。」玉瑤傳音回應道,起身朝著沈浪行了一個揖禮。

    「只是履行之前的承諾而已,玉瑤姑娘不必謝我。」沈浪搖頭道。

    玉瑤猶豫了一陣,還是忍不住傳音說了出來:「小女子……還有一個不情之請。」

    「什麼請求?」沈浪好奇問道。

    「能不能……陪我出去走走?」玉瑤努力讓自己保持平靜,但語氣中還是帶著一絲羞怯。

    沈浪愣了一下,點頭道:「好。」

    兩人走出了宮殿大門外。

    血蓮山的邪雲早在一個月前就已經散去,山上已經沒有邪靈的蹤影了,基本上沒什麼威脅。

    兩人就隨意在血蓮山漫步閑聊了起來,偶爾還能採摘一些天材地寶。

    「玉瑤姑娘讓沈某出來,應該是有話要對我說吧?」沈浪正色道。

    「沈公子不必這麼一本正經,小女子只是……心情沉悶了太久,想出來散散心,聊聊天。當然,沈公子若嫌棄小女子這面具之下姿容太過醜陋,小女子也不會強求,公子現在就可以回去。」玉瑤輕聲說道。

    對方話說到了這個份上,沈浪哪有拒絕的道理,道:「玉瑤姑娘言重了,沈浪不會在意你的容貌的。就算玉瑤姑娘的容貌真的無法恢復了,我也……」

    沈浪話還沒說完,玉瑤就似笑非笑道:「沈公子,話可不要亂說,本姑娘才不願意當醜八怪呢!」

    語氣中還透露著一絲幽怨。玉瑤覺得沈浪就是個木頭。

    「抱歉,是我說錯話了。」沈浪撓了撓頭。

    玉瑤微微搖頭,走了一陣后,才幽幽道:「其實,小女子從未離開過南淵,對南淵之外的世界很好奇。之所以讓沈公子出來,是想聽聽沈公子你的經歷。當然,沈公子若不願提及,就當小女子沒說過這句話好了。」

    沈浪索性說道:「這些沈某當然可以說上一說。只是,沈某並非上古靈界修士,而是下界的飛升修士,出生貧瘠之地,玉瑤姑娘可有興趣一聽?」

    「飛升修士?好啊好啊!」

    玉瑤十分驚訝,想不到沈浪竟是飛升修士。

    要知道沈浪的骨齡不過三百多歲,放眼上古靈界人族,天資可能排不上最頂尖的那一類。

    但如果是飛升修士,這種骨齡就太過逆天了!

    沈浪將步入修鍊世界以來的重要經歷,洋洋洒洒的和玉瑤說了一遍。

    玉瑤聽的十分認真,每當聽到沈浪遭遇的那些困境,她也會緊張。當沈浪講到解開困境,或者一些開心事時,玉瑤也會顯得很輕鬆。

    「只是聽著沈公子的經歷,就讓小女子有種別樣的新奇和刺激,原來外面的世界如此精彩有趣。」玉瑤長出一口氣,心情暢快了不少。

    「精彩是精彩,但危機四伏。」沈浪搖頭道。

    玉瑤微微點頭,沉默一陣后,又問道:「沈公子,你是已經有了結髮妻子,所以才和其他女子刻意保持距離吧?」

    沈浪不知道玉瑤為什麼問這個,點頭道:「或許如此吧。」

    毀容之前,玉瑤對自己的容貌極為自信,覺得任何男修士看到了自己的真容后,都會為之傾倒。當然,除了出家和尚和性格怪異之人。

    沈浪並非這兩類,也沒有被自己容貌傾倒,表現如謙謙君子。

    至於褻瀆冥河神女什麼的,玉瑤已經確定那並非是沈浪本意了。

    其實這樣的沈浪,對玉瑤而言,有著莫名的吸引力。聽到沈浪有心愛之人時,她心中竟有一絲嫉妒感。

    玉瑤並不在乎這些,她父親玉面童子,都有過三十多個老婆了,最後還不是只跟了母親一個人長相廝守。

    「沈公子,謝謝你能陪我出來散步。今後相處時間漫長,請多指教。」玉瑤再次道謝。

    「請多指教。」沈浪也客氣的回應了一句。

    兩人返回了黑色宮殿中。

    想到要在這裡度過一千年,沈浪心情依舊沉重。

    總之,先突破化神巔峰再說。



    上一頁 ←    → 下一頁

    1001次拒婚:大牌男王牌神醫透視邪醫混花都BOSS主人,幫我充充全職高手
    一指成仙他比時光溫暖首席上司,太危險一夜甜蜜:總裁寵妻入骨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