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神級龍衛 » 第142章他是我男朋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神級龍衛 - 第142章他是我男朋友字體大小: A+
     

    聽說是刑警大隊長,又見白傾雨穿著警官服,一群武警稍微鬆懈了下來,不過槍口依舊對準沈浪和白傾雨兩人。

    一名年輕的武警在眾多槍口的掩護下走上前,奪過白傾雨的警官證,看了看,立即拿起傳呼機將情況報告給了上級。

    「報告長官,發現有兩人出走大樓,其中一名女性聲稱自己是市刑警大隊長!」程飛手裡的傳呼機傳來消息。

    程飛眼前一亮,立即朝著封鎖的大樓出口快步走去。

    警衛隊的小劉眼見白傾雨出來了,又被一群用槍指著,帶著警衛隊上前過來,和武警警官說明了情況。

    「都放下槍!」一名武警警官命令道。

    前排的武警們這才一一放下手中的自動步槍。

    「隊長,您沒事吧?」小劉急忙走上前詢問道。

    白傾雨搖頭,立即道:「趕緊把我身邊的這名傷者送上救護車,送去第一人民醫院!」

    小劉的目光轉向沈浪,有些驚訝,這人不是上次碰見的那個自稱是殺了槍神的男人嗎?怎麼會出現在海正集團大樓內部,還受了這麼重的傷?

    見沈浪渾身血跡,小劉也沒多想,急忙拿起口中的傳呼機喊道:「警衛隊,派兩名警察過來,這裡有傷員,準備好擔架,速度要快!」

    很快,兩名警察帶著醫用擔架上來了,沈浪躺了上去。

    沈浪朝著白傾雨投來一絲玩味的笑意,這次算是欠她一個人情了。

    白傾雨心情異常複雜,也不是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包庇沈浪,心中總有一股罪惡感。

    沈浪正要被抬走,程飛和小劉兩人立即趕了過來。

    程飛目光轉向白傾雨和擔架上的沈浪。

    「白隊長,你怎麼這麼衝動呢?明知道裡面有極度危險的暴徒,居然敢單槍匹馬進去探查情況。」程飛擺出一副關切的姿態。

    看著白傾雨冷艷的容顏和完美身段,程飛總有點心痒痒的感覺,不愧是警界名花,每次見白傾雨都會生出一種驚艷感,這種大美女真是百看不膩。

    可惜,這朵警花雖然嬌艷,但難以採摘。程飛和周斌一個樣,也糾纏過白傾雨多次,不過白傾雨都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表情。

    「程上校,我現在沒空陪你說這些廢話,給我快讓開!」白傾雨一手推開了程飛,到了沈浪身邊。

    「快走!」白傾雨催促道。

    「沈浪先生,你先躺好,身體不要亂動。」小劉急忙對著擔架上的沈浪說道。

    兩名警察正要將沈浪抬走。

    「沈浪!?」

    聽到小劉說起沈浪的名字,程飛雙目驟然一縮,目光盯著擔架上的沈浪,大喊道:「等等,你說他叫沈浪?」

    羅參謀長之前在電話里說過,歹徒的名字就叫沈浪。

    見程飛這麼大反應,小劉不禁愣了一下,回答道:「是啊,他叫沈浪!」

    「來人,把這傢伙抓起來。」程飛臉色大變,快速從腰間掏出手槍,對準沈浪的腦門。

    白傾雨俏臉色變,完了,這程飛估計是知道了沈浪的身份。

    「哼!」沈浪砸了砸嘴,看來是暴露身份了。

    幾名武警上前,白傾雨擋在了沈浪身前,高喝道:「程上校,你想做什麼?」

    「白傾雨,這個沈浪就是那個闖進大樓的歹徒!總參謀讓我親自抓住這人!」程飛還以為白傾雨不知道這件事,立即提醒起來。

    果然是羅嚴派的人,白傾雨心中一慌,又急忙說道:「程上校,你搞錯了吧,這個沈浪可能是同名同姓的人。」

    程飛也有些疑惑,這沈浪看上去太過年輕,不像是高手的樣子。

    「不行,寧可錯殺,也不可放過歹徒,白隊長你先讓開!」程飛皺眉道。

    「他是我男朋友!他受了重傷,我要親自帶他去療傷!」白傾雨情急之下喊道。

    「男朋友?」程飛兩眼一眯,難怪白傾雨這麼包庇這名傷者,原來是她的男朋友啊。

    不過白傾雨這種冷艷女人居然有了男朋友,程飛瞥了眼沈浪,心裡突然有點不爽,哼道:「白隊長,你男朋友有嫌疑,讓我的人帶他去救治,你先下去。」

    白傾雨心亂如麻,看來已經掩飾不了了。

    就在這時,遠處又傳來了密集的警笛聲,一輛輛印有「特警」字樣的警車停在了路邊。

    四處的警笛聲尤為刺耳,路人們都有些好奇,這海正集團到底是發生了什麼大事,怎麼來了一波又一波的警察。

    頭排的警車車門打開,一名身穿警服的高大男人快步走了過來,神色匆忙。

    高大男人正是楊虎,他剛下華海市的飛機,就接到了警方的消息。

    楊虎有點難以置信,居然發生了這種大事。那歹徒多半就是教官了,否則楊虎想不到誰會有這種能耐。

    楊虎的眉頭擰成了一個「川」字,多半是羅家惹毛了沈浪,否則沈浪不會做出這麼極端的事。

    不過這事情鬧得也太大了,估計很難收場。無論如何,他都必須保護教官的安全!

    「楊虎局長!」白傾雨美目一亮。

    「局長!」一旁的小劉連忙敬了一個禮。

    楊虎見沈浪渾身血跡躺在擔架上,不禁臉色一變,本想上前詢問沈浪。

    但轉念一想,又覺得事情不對。

    楊虎咳嗽了一聲,強裝淡定的問著白傾雨:「白隊長,這是怎麼回事?」

    白傾雨心中一凜,說道:「他……是我在大樓內找到的傷者。」

    楊虎兩眼微縮,見白傾雨略帶慌亂的表情,他似乎看出來了一點端倪,連忙道:「既然是傷者,那還不快送去治療!」

    「楊虎局長,這名傷者的名字和我從羅參謀長那得知歹徒的名字一模一樣,這人有重大嫌疑。」程飛皺眉說道。

    楊虎心中一跳,裝腔作勢說道:「歹徒現在不是應該還在大樓里嗎?不可能是他吧。」

    白傾雨豁出去了,深吸一口氣道:「程上校,這名傷者是我的男朋友,我想親自帶他去治療!」

    「白隊長,無論他是不是你男朋友,這可不是你動用私權的場合!」程飛惱怒道。

    「程飛,我爺爺是白相,你不要逼我!」白傾雨無計可施,氣急敗壞的嬌喝道。

    「什……什麼,白相?」

    程飛心中「咯噔」一跳,臉一陣青一陣白,程飛知道白傾雨背景不簡單,但萬萬想不到她後背是白相這種元勛級別的大腕。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
    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