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老婆是雙胞胎 » 1996.第1996章 噁心的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老婆是雙胞胎 - 1996.第1996章 噁心的人字體大小: A+
     

    安全到達,李一飛算是完成了任務,這次的任務和北方大軍區的關係不大,對方找的人竟然直接背叛了,第二天,便有北方大軍區的人前來接十名戰士,由軍機運回國內,進行治療。

    前來接人的是一個大校,這人李一飛也見過,以前就是老虎連的一名連長,後來一路上升,到了大校軍銜,這人叫石飛,生的人高馬大,是地道的北方人,最大的特點是一身毛,比起某些外國佬也不遑多讓,他當連長的時候,還得了個外號,叫猩猩連長。

    不過石飛也不生氣,他對自己的隊員還是不錯的,不過對別的部隊的人就不太友善,所以李一飛對他印象也不太好,之前兩人見面的時候,石飛甚至還挑釁李一飛來著,可惜兩邊差距太大,飛鷹小隊的人輕鬆的就解決了老虎連的人。

    再次見面,石飛看著李一飛,板著臉說了聲謝謝就完事了。

    石飛還是部隊的人,對於李一飛自然是不爽的。

    李一飛呵了一聲,也沒搭理對方,對於這種人,他也沒什麼興趣搭理,倒是寧虎等人過來,感謝李一飛的營救,李一飛笑著點點頭,說道:「客氣了,都是戰友同胞,總不能看著你們淪陷進去,沒人救你們,我也要救的。」

    這話說的石飛等北方大軍區的人臉上有些掛不住,他們確實沒辦法,要是別的國家還好,可是中東地區這地方混亂程度遠超別的地區,尤其還是伊朗這種地方,不然北方大軍區的人不會費勁的讓李一飛去營救,就是看重了他的能力。

    寧虎等人連連點頭,都在說是,寧虎說道:「等回國養好傷,我要請你喝酒的。」

    「成,歡迎你們來業城找我,酒肉管夠。」李一飛大方的說道。

    「哈哈,沒問題,打仗我服,喝酒我可是不服的。」寧虎大笑說道。

    李一飛想說喝酒你們也不行,不過他還是善良的沒有說出來,免得打擊到這些人,目送他們離開,李一飛扭頭看著許姍姍和吳術維,兩個女人小臉黑黢黢的,也有些疲憊,許姍姍還好,而吳術維先後經歷了這麼多事,有些身心疲憊,李一飛便說道:「走吧,咱們找個住的地方,洗個澡舒服睡一覺,明天回迪拜。」

    「好啊。」許姍姍點頭,而吳術維也跟著點頭,三人正說話的時候,石飛走了回來,徑直來到李一飛面前,瞪著眼睛看著他。

    李一飛不耐的說道:「還有事?」

    「有,金鷹,把東西交給我們!」石飛硬梆梆的說道。

    李一飛挑起眉毛,說道:「什麼東西?」

    「你知道的,你將胡安巴殺了,東西肯定也取到了,現在交給我們,也讓我們完成任務。」石飛說道。

    許姍姍立刻不幹了,先不說李一飛取沒取到那個東西,單單就是這貨的態度,她就很不爽,出生入死去救人的是她和李一飛,又不是你們,你們不說一些感謝的話也就罷了,現在要東西還這種態度,你們真以為普天之下都是你大爺?

    許姍姍呸了一聲,邪了一眼石飛,說道:「我說你年紀也不小了,家裡人沒教育你別人幫助你,你要記得說謝謝么?什麼素質。」

    吳術維也覺得這人腦袋有問題,不過礙於身份,她沒有像許姍姍那樣說什麼。

    李一飛看著石飛,石飛也在看著他,像是沒有聽到許姍姍的話,反而還伸出手來,對李一飛說道:「把東西叫出來,否則……」

    「否則怎麼?」李一飛揚起下巴,眼神有些厭惡的看著石飛。

    「這東西是我們北方大軍區的,你如果拿去了,就必須要交出來。」石飛說道。

    「第一,我不知道你說的是什麼東西,雖然胡安巴是我殺的。」李一飛說著,石飛便打斷他,說道:「不要撒謊了,我們已經得到消息,你拿到了那個東西。」

    「石飛,你是不是腦子有病?嗎的,先不說別的,就算我拿到了,憑什麼給你?那是我出生入死得到的,我願意留下就留下,願意給人就給人,願意扔掉就扔掉,而你,你又算什麼東西,敢這麼和我說話。」李一飛直接指著石飛說道。

    石飛臉色發紅,握著拳頭向前走了兩步,說道:「你的意思是不給我們了?我說了,這是我們北方大軍區的東西,你必須交出來,這是命令。」

    「別他嗎跟我上綱上線,我他嗎又不是軍人,嗎的,你腦袋裡有泡么?」李一飛頓時忍不住罵了出口。

    遠處幾個老虎連的隊員趕緊跑回來,拉著石飛,勸道:「老大,金鷹是去救我們的,您別為難他啊、」

    「都給我鬆手,老虎連聽令,拿下這個金鷹,扭送回去,敢搶東西不還,我讓你身敗名裂。」石飛大吼一聲,他是這裡級別最高的,幾個老虎連的隊員立刻為難起來。

    「我去你嗎的!」李一飛身體一閃,從原地消失,下一秒已經到了石飛面前,飛起一腳,幾個隊員反應過來已經來不及了,石飛直接別李一飛這一腳踢中肚子,身體猛地飛起來,足有五六米,同時也快速的向後退去,飛出去十多米才砰的落下來,半天沒反應,老虎連的幾人都擔心他被直接給踢死了。

    剛跑過去,就聽見石飛痛苦的聲音傳來,他趴在地上,捂著肚子,像個蝦米似的。

    踢完這一腳,李一飛還不解氣,大步走過去,還想再揍他幾下,卻被幾個老虎連的隊員攔下來,幾人抱著他,求道:「金鷹,大哥,老大,別打了,石隊長就是有些一根筋,您別和他一般見識!」

    「是啊,再打就出人命了,到時候您也不收場。」

    「我們給你道歉了,金鷹老大,你消消氣。」

    「對對,我門這就把人帶走,給你添麻煩了。」

    說著,幾個隊員將肚子里彷彿爆開了一般的石飛抬起來,匆匆往運輸機那邊跑。

    李一飛呸了一聲,說道:「什麼玩意,真把自己當盤菜了,跟我還牛比起來了。」

    「這種人太噁心了,真是影響人的心情。」許姍姍也呸了一聲說道。

    吳術維點點頭,認同兩人的話,營救行動多艱險啊,也就是李一飛和許姍姍,兩人這種o超級高手才能看起來並不是那麼困難,但世間又有幾個像他倆這樣的高手。

    救了人不感激就算了,還反過來咬一口,這種人就活該挨揍。

    李一飛被噁心到了,他轉身看著許姍姍,說道:「錄下來了么?」

    「錄下來了。」

    「嗯,一會將音頻發給北方大軍區,讓他們看看手下都是什麼貨色!」李一飛說道。

    東西他是得到了,也不是不能交給北方大軍區的人,但是對方這種態度,別說是一個大校,就算對方是軍長,李一飛一樣不賣他們的面子,尊重,從來都是互相的,你尊重我,我才能尊重你,你不尊重我那也別想我尊重你。

    李一飛此時已經十分不爽了,不過對方的運輸機沒多久就緩緩啟動,最後衝出跑道飛上天空,朝著國內的方向飛去。

    休息一晚,李一飛帶著兩個女人在軍車的護送下,來到海邊,然後坐著偷渡的船來到公海上,這裡薩沙爾的船已經等著了,上了船,又花了幾個小時,登錄到一個海港處。

    昨晚李一飛是和許姍姍住在一起的,吳術維心裡泛起了嘀咕,她是知道許姍姍是李一飛的小姨子的,而許姍姍的姐姐許盈盈才是李一飛的妻子,可是姐夫和小姨子竟然住在一起了,這關係……

    吳術維心裡愈發的矛盾起來,李一飛這個人怎麼可以這麼好色啊,他要是不好色,絕對是世間少有的好男人。

    好糾結,坐在船艙里,看著李一飛和許姍姍站在甲板上面看風景,吳術維就愈發的糾結了。

    所謂少女懷春,雖然吳術維三十來歲了,但是她也沒戀愛過,在這方面還是小白,要不是遇到李一飛,恐怕她還是風雨不動,偏偏遇到這個剋星,導致吳術維的心態不斷的變化著。

    這一次終於徹底的破掉了心裡的那層壁壘,恢復正常人的思維模式,但那個男人卻是個花心大蘿蔔,如果吳術維想和他在一起,那就得接受對方有很多女人,一顆心被分成十來份的事實,如果不接受……不接受她倒是能保持現狀……

    「可我不想保持現狀了,我開始期待男女在一起的那種生活和感覺了。」吳術維低聲嘀咕道。

    李一飛耳朵尖,許姍姍的聽力也不差,兩人的耳朵動了動,隱約聽到了吳術維的小聲嘀咕,李一飛下意識去看許姍姍,對方瞪了他一眼,說道:「看我幹嘛,我就是個小的,可沒權利阻止大老爺沾花惹草。」

    「這可不是沾花惹草,我倆可是清白的。」李一飛小聲回道。

    「得了,我還不知道你了。當初要不是你招惹我,我會……會後門失守?」許姍姍撇撇嘴,說到後門失守四個字,她甚至覺得那裡流過一絲電流,這可有點不好,哼,便宜都讓壞人佔去了,許姍姍不由得偷偷夾緊雙腿,小屁股綳得緊緊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