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老婆是雙胞胎 » 1717.第1717章 舉止怪異的老兩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老婆是雙胞胎 - 1717.第1717章 舉止怪異的老兩口字體大小: A+
     

    晚飯開始了,這期間齊天龍也沒過來找許姍姍聊天,而是選擇去廚房幫忙,齊天龍父母也趁機誇兒子各種優秀,在家裡還知道幫著做做家務,總之是各種孝順。

    許姍姍小手捏在李一飛的腰間,這個位置別人也看不見,掐腰間肉這件事情,許姍姍做的很熟練,她的兩根手指捏住一丟丟肉,便開始碾磨。

    李一飛當然會感覺到疼,但這會兒他也不得發作,只能任由許姍姍掐著自己,何況,許姍姍師出有名,怪他不幫自己擋住那個什麼齊天龍,而讓她自己去解決。

    「寶貝,不是我不幫你解決,而是那邊爸媽都在,我一個當姐夫的能說什麼。」

    「那你這輩子就當姐夫吧,以後都不讓你碰我了。」許姍姍撅起嘴巴,白著李一飛。

    「別啊,我這不是……」李一飛一著急,遊戲里的人物死了,許姍姍哼了一聲,一把搶過手機,低聲道:「忘記你的姐夫身份吧,你是我的愛人,有人要搶我,你要是不出聲,那就是無能!」

    得,李一飛搶不回手機,便只能看著許姍姍玩。

    等到開飯,李一飛和許姍姍上了飯桌,李一飛挨著許振國坐的,大女婿的地位,許振國還沒忘記,但是許姍姍的母親卻安排女兒坐在齊天龍的旁邊,許姍姍立刻反對,搬著椅子來到李一飛旁邊,坐了下來。

    這就有些不給齊天龍面子了,本來看到許姍姍要坐自己旁邊,齊天龍都高興的不行了,結果……許姍姍走了,齊天龍一臉失望。

    齊天龍的父母看了一眼許姍姍,沒說什麼,許姍姍的母親臉上有些掛不住,但還是幫女兒解釋道:「這丫頭,一點也不像她姐,還是個小孩子,現在我倆不慣著她了,你看她姐和姐夫把她慣成什麼樣了。」

    「沒事沒事,女人要一輩子都有一顆少女心,這樣才能更快樂。」齊天龍在一旁說道。

    李一飛抬頭朝他笑了下,對這句話到是認同,不過嘛,小盆友,許姍姍的少女心我來維護就好了,就不用你多操心了。

    齊天龍見李一飛終於肯抬頭看自己,微微有些得意,心道老子這句話不知道騙了多少女人了,看看許姍姍父母也很滿意,就知道這效果有多好了。

    許姍姍母親直接贊道:「小齊這話說的對,一看就知道以後會是個疼老婆的!」

    「阿姨客氣了,我們家不會發生重男輕女的現象,娶到家裡的就是老婆,更是家人。」

    「阿姨相信你。」許姍姍的母親點頭。

    許姍姍在桌子下面踢了李一飛一腳,表達著自己的小情緒。

    李一飛呵呵一笑,不發表意見,有些話說的再好,不如做到,做到了別人自然看見,何況,那些事情本就是發自內心的,愛之所及,自然而發。

    當然,能說也不錯,李一飛繼續點頭,表示認同。

    兩方家長就著這個話題聊了起來,沒一會就問到許姍姍的工作問題,對方先表態說如果成了,以後想工作就工作,不項工作就可以不工作,錢財上面,絕對不會少一分一毫,老兩口賺這麼多錢,不就是用來花的,是不會吝嗇的。

    好話一堆,讓人聽著蠻舒服的,許振國夫婦先讚揚,后說道:「我們家不太看重物質,有錢沒錢,都是一樣過日子,差不多就行,至於其他,還是看孩子自己的意願,孩子要是願意工作,就隨她,不願意工作,在家安心當個太太,也是她的選擇。」

    許姍姍翻了翻白眼,決定不理會這些人了,開始安心的吃菜。

    問完了許姍姍,對方又對李一飛好奇了。

    李一飛今天幾乎沒怎麼說話,剛才也在專心的進攻一條黃花魚,聞言抬頭,見他們的視線都在自己身上,不禁搖搖頭,道:「我現在沒什麼工作,不過事情也不少。」

    齊天龍一家三口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凡事都要有一個對比才行,一比就知道對方如何,一比也就知道自己如何,如果許家大女婿是個不務正業的,甚至是吃軟飯的,那一比較而言,齊家如果娶了許姍姍,那麼齊家的地位絕對會非常高,至少比這個李一飛要高的多了。

    一個是年輕有為,家產億萬,一個是靠媳婦過日子吃軟飯……那能一樣么。所以齊天龍父母問完之後,心裡都有些得意,不免輕視李一飛。

    許振國看了一眼大女婿,笑著解釋道:「一飛是非常有本事的,忙的也都是國家大事,盈盈能嫁給她,是她的幸運和幸福!」

    他也沒提李一飛什麼身份和工作,齊天龍一家心裡腹誹,還國家大事,開什麼國際玩笑,給自己女婿貼金也不能這麼貼吧。

    這麼想著,三人的反映就不那麼熱烈了,齊天龍舉著酒杯,說道:「李哥,忙自己喜歡的事情就好,總比閑著強,人一閑著就容易懈怠,容易出事。」

    明褒暗貶啊,李一飛看了他一眼,明著說自己有事做是好的,其實是諷刺自己閑人一個,李一飛則是說道:「我不喝酒了,來的時候開車來的,喝酒了就不能開車了,你們喝,我今天來看看爸媽,改天不開車來再喝酒。」

    一個敬酒,一個不喝,借口也很好,開車了所以不能喝酒。

    齊天龍端著酒杯,不上不下,臉色僵住了,忍不住說道:「車可以放這,回頭打車回去就是了,實在不行,我讓司機送你回去,李哥,第一次見面,這酒……你得喝啊。」

    許姍姍笑盈盈的看著,也不說話,李一飛終於要反擊了,她有些小開心。

    「喝點,別多喝。」許振國發話了。

    老兩口今天不只是一點點的怪,兩人雖然不至於怕李一飛,但平時也算尊敬這個女婿,少有的像今天這種態度,就像是故意如此……

    李一飛點點頭,道:「聽爸的,那我就喝一些。」

    許振國開心一笑,說道:「來來,大家一起舉杯喝一個,歡迎齊老弟一家到來,也歡迎我的乖女兒回家,還有一飛。」

    李一飛喝酒,是給老丈人面子,而不是被齊天龍敬酒才喝的,所以後者還是老大不開心,覺得自己面子被折了。

    得想辦法找回來這個面子,要不,一會你敬酒的時候,我也不喝?這樣就折你面子了。

    但是……飯都吃到一半了,李一飛也沒敬酒過,頂多和許振國喝一口,也不提乾杯這茬,別說是齊天龍了,就連他爸爸都沒有受到李一飛的敬酒。

    無視,根本就是無視。

    對於李一飛這樣,許振國夫婦都不能說什麼,李一飛有這個資格和身份無視對方,哪怕齊家是億萬富豪,也不夠資格和李一飛如何。

    他倆表現的奇怪,女婿今天表現的也怪,態度可以說好,也可以說是不好,反正有點不對勁。

    齊天龍這頓飯吃的窩火,他提出要許姍姍的電話號,以此來加微信之類的,但被許姍姍拒絕了,許姍姍的理由很簡單,自己要換號了,等換完號再告訴他。

    齊天龍剛開始點頭,很快就反映過來,我連你現在的號都不知道,回頭你就算是換號了,又怎麼告訴我?

    還是當著父母面的,這不是直接就拒絕了么。

    到是齊天龍的父母打個圓場,說道:「不急,你倆才第一次見面,最近都在業城,回頭你再約姍姍出來,你倆單獨聊聊,姍姍也是麵皮薄的孩子,哪能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給你電話。」

    「對,你們回頭約。」許姍姍母親說道。

    飯吃完了,齊家的人坐了一會就提出告辭,齊天龍走的時候還特意問一下李一飛,意思是問他要不要一起走,他可以叫司機送李一飛回去,至於許姍姍,齊天龍理解成許姍姍是留在這裡住。

    反正,看著倆人膩歪在一起,齊天龍就覺得不爽。

    結果就是,許姍姍直接回答他,說道:「謝謝不用了,我沒喝酒,一會我開車就行。」

    「你開車?你晚上不留在家裡住啊?」

    「我自己有家。」

    「哦哦,那我送你吧,一個女孩子大晚上開車也不安全。」齊天龍忙說到。

    許姍姍嫣然一笑,然後搖頭,說道:「我和姐夫住在一起,有他陪著就可以了。」

    齊天龍臉上的笑登時僵住,就聽許姍姍說道:「我們住一起的。」

    齊天龍頓時臉上掛不住,轉身連句再見都沒說就走了,他實在是氣壞了,覺得自己被愚弄了。

    許姍姍捂著嘴一笑,得意的看了一眼李一飛,李一飛則是看著許振國兩口子,兩人也在旁邊,許姍姍這麼說的話……咦?老兩口竟然沒反映,李一飛差點以為自己看錯了,再看一下,老兩口好像沒聽見剛剛許姍姍說的話,竟然關上門,招呼兩人去客廳坐著了。

    老兩口則是去廚房收拾碗筷,刷碗之類的。

    許姍姍得意的看著李一飛,似乎是在說,看吧,我這招很好使,我爸媽沒話可說了吧。

    李一飛則是留意廚房裡的動靜,他在納悶老兩口是怎麼想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