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老婆是雙胞胎 » 1715.第1715章 相親對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老婆是雙胞胎 - 1715.第1715章 相親對象字體大小: A+
     

    李一飛抽空看了一下兩方父母,還是覺得怪,以許振國兩口子的性情,就算對方是億萬富豪也沒必要這麼熱情吧。

    齊天龍面對二老的時候,態度還是不錯的,在一旁談笑風生,好不快哉。

    說著國外的見聞,說著國內的政治,可以說是夸夸其談。

    齊天龍剛才看到許姍姍了,他一下子就喜歡上許姍姍了,太美了,比明星還要美,聽說她還有一個雙胞胎姐姐,估計也是一樣的美,可惜已經結婚了,而對面那個進屋后也不怎麼熱情的男人,就是許姍姍姐姐的丈夫,也不怎麼樣嘛,普普通通的。穿的衣服倒是不錯,但也就這樣了,之前聽說許姍姍的雙胞胎姐姐很有能力,是一家大公司的老總,所以,李一飛穿的好一些,也是可以理解的。

    說起來,齊家三口人對許振國家裡的了解不多,兩邊今天也是第一次見面,剛好齊家三口人回來,許振國夫婦就迫不及待的安排這次的事情。

    齊家是業城人,但很少回業城,對業城的了解也不多,不然到了億萬富豪的層面,還是在業城,不了解李家,不認識李一飛的人真不多,就算不知道李一飛長啥樣,也該知道許盈盈等李家女人的樣子,這不是什麼秘密。

    都到了那個層次了,再不留意業城李家,這事怎麼也說不過去。

    齊天龍也是這幾天才知道李家的,是從朋友口中,他也很不以為意,在國外留學的時候,齊天龍在華爾街打過工,在矽谷也待過,見過許多億萬富豪,所以對國內的所謂富豪,他很是不屑,理所當然的認為這些富豪渾身上下透露著土氣,吸取的都是民脂民膏,一個比一個黑心,反正這類的偏見,齊天龍隨手就能說出一堆。

    是以,他對李家也很不感冒,哪怕朋友的口中,特備的推崇李家,恨不得能給李家家主跪舔。

    既然你不搭理我,我也沒必要搭理你,土裡土氣的,坐在那對著手機傻笑,也不知道和我父母聊聊天問個好,老子搭理你才怪,齊天龍瞥了李一飛一眼,便不再看他。

    齊天龍的父母也暗自皺眉,心道許振國這個的女婿有點不上道,幾個長輩在這裡聊天,他低頭弄個手機算什麼。

    許振國兩口子到沒啥反映,李一飛答不答理這邊的幾人,兩人似乎不太在意,許姍姍的母親只在剛開始看了他一眼,見示意無效后,也就隨著李一飛了。

    李一飛還在和許姍姍聊天,順便給許盈盈發了一條信息,告訴她這邊發生的事情。

    許盈盈很快回復消息,說道:「這……我爸媽沒和我說啊,老公,你自己想辦法吧,反正……你得留住姍姍,不能讓別人搶走了,不然回來我就懲罰你!」

    李一飛咧了下嘴,知道許盈盈指的是什麼,他回道:「我還是覺得有點奇怪,那人也不咋滴,父母說話也彆扭,但爸媽還挺熱情的和他們聊著,尤其是爸,竟然態度也很好,這可不像他的性格,所以,我猜是不是有別的事情。」

    「別的事情?能有啥事情,你想啊,我嫁的這麼好,我父母的思想就也跟著轉變了,想著姍姍怎麼也不能嫁的太差,不然我倆差距太大,姍姍以後會不舒服的,所以就找個有錢的青年才俊給姍姍,這不也正常么,好了,老公,我還得接著忙,趁著上廁所的功夫給你回的。」

    「上廁所?」李一飛心道你們姐倆現在倒是都在廁所里,真不愧是雙胞胎姐妹了,他也理解許盈盈是真的忙,便回道:「記得用柔軟的紙巾擦啊!別弄疼了。」

    穿好褲子的許盈盈看到這條信息,啐了一聲,想著自己光顧著和李一飛發信息了,竟然忘了擦了,臉一紅,決定晚上回去將這條內褲扔掉。

    李一飛調戲完許盈盈,開始勸許姍姍出來,這種事情躲也躲不了。

    「我不管,我現在手裡握著一個又長又粗的瓶子!」

    「嗯?握著瓶子幹嘛?」

    「你要是不管我,我就把自己捅破了!」許姍姍威脅道。

    李一飛這個汗啊,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了,聽說過很多次威脅,但像許姍姍這種級別的威脅,李一飛還真沒聽說過。

    簡直太殘忍了,李一飛感覺自己還是有點小害怕的,忍了那麼久都沒捨得拿下,萬一被一個瓶子給搶走了,李一飛覺得自己能當場落淚。

    當然,他也知道許姍姍就是開個玩笑,可以算在撒嬌的範疇里,這事不能較真,但李一飛還是回道:「別,千萬別,還是留給我吧。那啥,親愛的姍姍,你先出來,我覺得爸媽今天有點怪。」

    「是怪,但……你現在就把他們攆走!」許姍姍也覺得怪,母親也就算了,怎麼父親還這樣。

    終於,許姍姍的母親忍不住了,女兒一到家就鑽廁所,起初她還以為女兒鬧肚子了,所以也不怪她失了禮數,但這都多半天了,怎麼還不出來,她起身走到衛生間門口,敲了敲門,說道:「女兒,完事了沒,完事就趕緊出來!」

    「我……我鬧肚子。」

    「那也該完事了,出來,媽給你找葯吃,在馬桶上蹲什麼。」許姍姍的母親說道。

    最終,許姍姍躲不了了,從衛生間里施施然的走出來,嘴巴嘟著,頭抵著,走路也扭捏起來,路過李一飛的身邊,瞪了他一眼,似乎是在責怪李一飛的不努力。

    「來,姍姍,爸爸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許振國笑呵呵的把齊家三人介紹給許姍姍,許姍姍的母親著重介紹了齊天龍。

    齊天龍眼睛發亮似的看著許姍姍,從許姍姍出來,他的眼睛,表情就沒怎麼變過,一副豬哥樣,看的李一飛暗暗皺眉,雖然自家女人隨便一個出來,都會被一些男人這樣看,但……當著他的面,李一飛還是會不爽的。

    不過表面上,李一飛還是很正常的,保持低著頭,眼睛看著手機,許姍姍從衛生間出來后,也沒人和他發信息了,李一飛就看著新聞,兩邊的話卻是一個字不漏的落到李一飛的耳朵里,連許姍姍的母親拽著許姍姍到卧室里嘀咕囑咐幾句,李一飛都聽見了,許姍姍的母親讓許姍姍聽話,乖一些,成不成再說,怎麼也要給父母一個面子,先認識一個,不成也就當認識一個新朋友。

    許姍姍不情不願的點頭了,許姍姍的母親就露出勝利的笑容。

    等她回去,齊天龍就主動找許姍姍聊天,什麼各國風土人情啊,什麼美食啊,再就是女人感興趣的奢侈品,從化妝品包包到衣服,再到一些精緻的足夠吸引女人眼球的東西。

    齊天龍覺得自己談論的這些,足夠秒殺很多女性,這些年他也是憑藉這份本事,俘獲了不少女人的心,最關鍵的是身體也收穫了不少。

    可惜他這次的交談對象是許姍姍,許姍姍許多年前,便對這些的興趣不大,她也不太喜歡旅行,至少是普通意義上的旅行,跟著一大堆人,去另一堆人的地方,人擠人,人踩人,吃不好住不好,拿著手機咔咔拍幾張照片就匆匆換到下一個地方,這種旅行方式她不喜歡,至於齊天龍說的自由行,自己或者幾個志同道合的人到某個城市玩到夠,許姍姍也不喜歡。

    自從成為高手,許姍姍更喜歡的是去那種充滿冒險主義精神的地方,比如亞馬遜雨林,比如槍林彈雨的戰場,比如這次和李一飛去的越南密林深處。這種地方才有吸引力,也有種神秘感。

    至於奢侈品……李家現在缺這個么?許姍姍缺這些東西?別說齊天龍嘴裡那些奢侈品品牌了,就算是各種珍藏,典藏,各種限量,李家想要,也不難,前提是,李家現在的這些女人,沒有誰有這個愛好,都是屬於差不多就行的那種人,不會刻意追求這些東西。

    開什麼玩笑,都到了這種地步了,還要去追求這些東西,所以齊天龍的炫耀似的聊天行為,失敗了,許姍姍甚至感覺到眼皮發沉,有種上課時聽厭惡的老師講課時的那種昏昏欲睡感。

    晃了晃腦袋,許姍姍抬了一下眼皮,看到齊天龍臉上有些尷尬,再看看周圍,發現兩方父母已經湊到廚房和飯廳里,美名其曰給年輕人留下空間。

    至於李一飛,他已經下了幾個遊戲,正一個個的試著去玩。

    還別說,好久不碰這些東西,偶爾玩一下,發現這些遊戲還真是不錯呢,至少這遊戲的畫面,質感,在小小的手機上體現出來,還挺帶感。

    所以他喜滋滋的玩了起來,耳朵和眼睛的餘光還是注意到許姍姍兩人的。

    許姍姍嘴角抽動了一下,對齊天龍笑了下,抬起屁股,往李一飛那邊蹭了蹭,嘴裡說道:「姐夫,你玩什麼呢,快給我看看。」

    然後就一屁股坐在李一飛旁邊,兩人幾乎是屁股挨著屁股,肩膀自然也就挨著了。

    齊天龍嘴也抽了,他是嫉妒的抽!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