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老婆是雙胞胎 » 1709.第1709章 兒子真丟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老婆是雙胞胎 - 1709.第1709章 兒子真丟了?字體大小: A+
     

    李一飛和許姍姍最終還是山谷中出來了,兩人出來的地方是一個嶄新的地方,那神奇的陣法將兩人傳送到一個沒有到過的地方,而不是那個破敗的神廟。

    兩人帶著各自的武器,以及取得的那個被大猴子和巨豬都認定是白閃的珠子,許姍姍理解為是小說中寫到某種動物的內丹,相當於人類修鍊的丹田,再觀察這顆珠子,確實能夠感受到不同的地方,裡面蘊含著一股獨特的能量,好像……挨的太近會讓真氣失去作用。

    所以這顆珠子依舊用盒子裝著,放在李一飛背著的包里。

    大猴子,巨豬,以及白蟒都沒有跟這出來,它們似乎也不願意出來,而李一飛也壓根沒提這茬,這三個傢伙不論哪一個,在如今的世界里,都算是驚世駭俗的,體形太大了,跑到世俗界去,絕對會引起轟動,繼而……就會被一些人抓去研究,還不如在這裡待的逍遙自在。

    吃飽了睡,睡飽了吃的生活也不錯,像大猴子還有一幫小弟可以號令。

    李一飛手裡還捏著一面銅牌,銅牌就擺在兩人出來的位置上,上面同樣留有一些字,兩人看完,不禁有些啞口無言,或者說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銅牌上面寫著:「嘉靖三十年,某雲遊至此,見一洞府,奇心起,遂入其中,觀得一怪猴,怪豬,怪蟒,得經書書卷,某不知經書乃是何年之物,以為其是唐時成書,帶走其書,留三物於此,不曾動焉,留圖一副,待有緣人尋此。」

    「其內三物兇險不知,望後人慎之慎之。」

    「射陽山人留。」

    字不多,和之前那塊銅牌的字體差不多,但也能明顯看出一些差別,李一飛和許姍姍看了兩遍,留這塊銅牌的人,就是那個留下地圖的高人,嘉靖三十年,那就是明朝的事情了。

    要說這明朝,到是有一些名人志士,李一飛卻不識得太多,到是許姍姍,她看著銅牌,嘴裡嘀咕著:「射陽山人,這個稱呼好熟悉,我好像在哪裡見過,等我想一想!」

    兩分鐘后,許姍姍一拍巴掌,說道:「我想起來了,《西遊記》的作者吳承恩,自號射陽山人……我的天,不會是真的吧?吳承恩曾經遊歷至此,見到這裡面的猴子,豬以及白蟒,然後出去之後,就寫就了《西遊記》?」

    李一飛本來是在找方向,聽到許姍姍的話,猛的扭頭過來,也是吃驚的張開嘴巴。

    李一飛道:「這個……要是真的,那吳大師絕對是一個高手,超級猛的那種,不然他不可能安然進來,又安然出去,要知道,這個出口可是埋在地下一兩米的地方,而且出來還需要三種動物的血灌注到那三個陣眼上,否則除非是強行的破陣……」

    許姍姍捂嘴一笑,說道:「不管真假,這絕對是一件有趣的事情,想我當初把西遊記讀了好幾遍,至於電視劇,更是被電視里轟炸了無數次,沒想到會在這裡和吳大師隔空遇見。」

    「是夠巧合的了。」李一飛點點頭,將銅牌交給許姍姍,囑咐她把這塊銅牌塞到包里背走,李一飛一邊去尋找出路,這裡仍然是密林深處,李一飛掏出電話,發現這裡仍然處在屏蔽範圍里,需要儘快出去找到信號,給家裡打電話,確定兒子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不管那個高人是誰,也是幾百年前的事了,就算是吳大師,現在吳大師的骨頭也都爛沒了,只能當個趣事來說。

    李一飛和許姍姍走了一個小時,終於找到了信號,李一飛迫不及待的給家裡打電話,電話響了兩遍,那邊許盈盈才接通電話。

    電話一通,聽到是李一飛的聲音,許盈盈明顯一個停頓。

    李一飛直接道:「是我,我和姍姍沒事,現在我想知道凝香的孩子怎麼樣了?」

    許盈盈道:「一飛,你知道了?」

    咚,李一飛的心臟像是被敲了一下,聲音有些顫抖的問道:「盈盈,你是說,孩子丟了?」

    「孩子丟了?」許盈盈有些莫名,隨即搖搖頭,道:「孩子沒丟,不過出了一些別的事情。」

    「沒丟?」李一飛眼睛睜大,問道:「真的?」

    「當然是真的,丟的是我們的大兒子,老三沒事!」許盈盈說道,按照排行,蔣凝香的兒子確實排行老三,在李家也叫他李三,加上他一出生就顯得這麼獨特,所以很受喜愛。

    謝天謝地!李一飛此時真想感謝一下漫天神佛,孩子沒丟就好,李一飛心裡一塊大石頭落地,他摸了摸額頭上的汗,對許盈盈說道:「沒丟就好,呼。」

    「怎麼回事?你們現在在哪裡?你都把我弄蒙了。」

    李一飛將這些天發生的事情,簡單的說了一下,許盈盈聽完之後,不由得安慰道:「孩子沒事,不過這個事情確實要查一下,怎麼又把消息泄漏出去了!」

    李一飛嗯了一聲,說道:「孩子沒事就好,其他的再說。我和姍姍這幾天就回去,我們已經拿到白閃了!」

    許盈盈也鬆口氣,李一飛和妹妹一失蹤就是快要二十天,家裡眾人得不到消息,也是擔心的不行,雖然知道這世界上能讓兩人遇到危險的事情不多,但還是擔心。

    剛剛聽到李一飛和許姍姍的經歷,許盈盈暗暗咂舌,也就是他們倆去了,換普通人早就挺不住了。

    許盈盈收起情緒,說道:「提到孩子,我剛才想說一件事,孩子現在不在家裡。」

    「不在家裡?」李一飛臉上的笑容登時不見,急忙問道:「那在哪裡?」

    「孩子被慕容老前輩帶走了,前幾天家裡出了一些事情,有些亂,所以慕容老前輩就讓姚靈芙前輩和虛妄大師帶著孩子回他的家裡了,蔣凝香和他們一起去的,早上還和我通電話來著。」許盈盈說道。

    要是沒有那句早上還打電話,李一飛估計立刻會跳腳,有了這句,李一飛就放心一些了,他有些自嘲的說道:「是我有些偏聽偏信了,竟然相信一個敵人的話,還好沒有去找虛妄大師發作,不然就得罪人了。」

    許盈盈抿嘴一笑,說道:「老前輩都很大度,沒事的。」

    「你說前幾天家裡發生事情了?」

    「是的,不過現在沒事了,那個撒旦來了,點名要找你打一架,堵在門口不走,本來是沒想搭理的,但馮老氣不過,就出去了,過了一會回來,撒旦就走了,我雖然沒去看,但聽手下回來傳話,說是那個看著高高大大的外國佬……也就是撒旦,被一個看起來骨頭渣滓都要掉了的老頭打的那叫一個慘啊,幾乎沒有還手之力。」

    「然後撒旦就走了,不過丟下一句話,他還會回來的。」

    李一飛聽的直樂,他領教過馮老的火爆脾氣,知道這老人的脾氣很沖,哪怕都這把年紀了,依舊很火爆,被一個外國佬堵門的事讓他遇到,那撒旦也真是可憐……

    「最後這句,聽起來耳熟。」

    許盈盈說道:「那是,你兩個女兒最喜歡看的動畫片《喜洋洋》里那頭可憐的灰太狼的台詞嘛。」

    李一飛挑眉哦了一聲,道:「怪不得呢,呃……好了,家裡沒事就好,我之前從那傢伙口中得到這個消息,都要擔心死了,都丟了一個兒子,再丟一個,我也就不用活了。」

    「嗯,你們注意安全,我們在家裡等你們。」許盈盈理解的笑笑,沒有繼續這個話題。

    李一飛掛了電話,對身旁的許姍姍說道:「我們虛驚一場,看來沒事了。」

    許姍姍呼了口氣,說道:「那就好,不過那傢伙確實可惡,都要死了,還要害的我們猜疑別人。」

    「死都死了,不然我肯定不會那麼輕易放過他的。」李一飛說道。

    此時是夜晚,兩人既然不急著趕路了,便尋了一個開闊的地方停下來,將睡袋放出來,吃了一些水果,將剩下的一點速食食物吃掉,便和衣而睡。

    睡前,李一飛想象了一下撒旦的慘樣,就忍不住想樂,馮老半個世紀前就是超級高手了,這種級別的高手可是不受那句「人老不以筋骨為能」限制的,越老修為越高,對招式,對功法,對真氣的運用就會越熟練,無他,只因為活得久,參悟的時間多,雖然這不是絕對的,但到了馮老這種層次,還真就是能這麼說。

    被老傢伙修理一下,八成撒旦就知道什麼叫天外天,人外人了。

    這下這傢伙能消停一段時間了,李一飛看了一眼枕在他胳膊上,正嘟著下嘴呼呼大睡的許姍姍,湊過去親了一口,輕聲說了一句辛苦了。

    許姍姍還以為是蚊子在叮自己,不禁皺眉,抬起手蹭了蹭臉蛋,扭了扭身體,換了一個舒服的位置,繼續呼呼大睡。

    月亮一點點的爬過去,李一飛也進入夢中,這一夜,他罕見的做了不少夢,有春夢,有冒險,有幸福,也有不幸。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