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老婆是雙胞胎 » 1610.第1610章 這賭注有點香艷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老婆是雙胞胎 - 1610.第1610章 這賭注有點香艷啊字體大小: A+
     

    李一飛放下槍,眼神不解的看著薩拉瑪,問道:「輸了,為什麼還要兌現賭注,不是我輸了就親你一口么,現在我贏了啊……」

    薩拉瑪抿了抿嘴唇,眼神中帶著一絲狡黠,她捂嘴一笑,對李一飛說道:「對啊,你輸了親我一口,然後我輸了的話,就親你一口。」

    李一飛眼神古怪的看著薩拉馬,半天沒出聲。

    薩拉瑪卻不害怕,下巴揚著,眼睛裡帶著濃濃的笑意,李一飛憋了半天,才說道:「合著你在這裡等著我呢!」

    薩拉瑪得意的點點頭,說道:「當然,這很公平合理,而且,你都答應了,所以,現在是兌現賭注的時間!」說著,薩拉瑪摘下面罩和耳機,朝著李一飛走了過來,小腰還故意扭的歡快。

    李一飛嘖了一下,沒有後退,歪著頭看著薩拉瑪接近自己,直到停在他面前,李一飛才說道:「小丫頭,你這樣……以後會嫁不出去的!」

    「以後?我沒想著要嫁人啊,為什麼要嫁人,我現在這樣難道不好嗎?」薩拉瑪微微詫異的說道。

    嗯?這又是一個不婚主義者?李一飛眼睛向上看了一下,立刻就想到了吳術維,那也是一個大齡的不婚主義者,當然,這是她的權利,李一飛不會幹涉,只是覺得怪異而已。

    薩拉瑪隨後補充道:「反正,暫時不著急這個事情,現在我要兌現的是賭注,人可不能言而無信!」

    「這一條分明是你剛才加進來的。」李一飛嘀咕道,就覺香風撲面,薩拉瑪已經湊了過來,踮起腳,香潤軟彈的唇瓣已經貼在了他的臉頰上,這還是李一飛側了一下臉,否則薩拉瑪親的就不是他的臉頰了。

    這遊戲玩的有點大,李一飛的脖子被薩拉瑪勾住,她的嘴唇還貼在他的臉頰上,帶有一些氣喘,香氣在蔓延,臉頰上被呼吸噴的有一點濕意。李一飛吞了口口水,面對一個公主的如此主動誘惑,李一飛在三分之二秒內,做出了決定,他向後退了一步,同時雙手卡在薩拉瑪的腰間,和她拉開一些距離。

    薩拉瑪抱的不緊,李一飛一用力,她的手就鬆開了,小嘴仍然嘟嘟著,眼中閃過一絲遺憾,她能這般主動,已經是儘力了,要不是這地下靶場只有她們兩個人,薩拉瑪也做不出這種事情。

    輕輕吐出一口氣,薩拉瑪整理一下情緒,就聽李一飛輕咳一聲,抬手蹭了蹭鼻子,抬起頭對她說道:「好了,這一局過去了,還要不要開始下一局?」

    「當然,我對我的槍法可是很有信心!」

    「那來吧,不過這盤的賭注要換了。」

    「理由?」

    「太不純潔了,我總有種怪叔叔欺負小蘿莉的犯罪感!」李一飛如實說道。

    薩拉瑪捂著嘴咯咯的笑了起來,她很快說道:「好吧,那就賭點別的,我覺得秘密就不錯,誰輸了,就說出自己心裡的一個秘密!」

    真要這麼玩?李一飛挑了下眉毛,似乎是在對薩拉瑪說,你這麼玩的話,恐怕很難贏我,那你豈不是就要一直說自己的秘密了?

    薩拉瑪領會了李一飛沒說出來的話,回道:「來吧,誰輸誰贏還不一定呢,而且,咱們比武器就好,不一定要比手槍。」

    「那好,來吧!」李一飛說道。

    又是一輪子彈射出,槍靶很快移動回來,李一飛掃一眼就知道大致結果,自己又穩穩的贏了,而薩拉瑪則是跑過去,挨個輸了下,也沒見她氣餒,反而很愉悅的對李一飛說道:「這次我打了三個十環,比剛才多了一環,而你還是剛才的結果!」

    「可是你還是輸了!」李一飛道。

    「輸就輸,只要我在進步,總會離你越來越近的。」薩拉瑪眼神炙熱的說道。

    李一飛眼皮垂了下,微笑著頷首,算是認可薩拉瑪的話,他說道:「兌現賭注吧!」

    「好啊。我想想啊。」薩拉瑪手捂著小嘴上,仔細的想了起來,十多秒后,她抬頭說道:「告訴你一個幾乎沒人知道的秘密吧。」

    李一飛點頭,說道:「好。」

    薩拉瑪對李一飛招了招手,似乎是讓他過去一些,李一飛搖頭道:「這裡沒人聽見,你先說吧。」

    薩拉瑪眉毛抖了兩下,一副無奈的樣子,很快又變成一副輕鬆的表情,說道:「好吧,這個秘密就是,我其實是有心上人的,好多年了。」

    李一飛不置可否的點了下頭,見薩拉瑪還要說下去,他便擺了下手,說道:「這已經是一個秘密了,下面的等下次輸了再說。」

    「沒問題!」薩拉瑪點頭,很快又嘀咕道:「怎麼搞的好像我一定會輸似的?」

    李一飛哈哈一笑,搖頭說道:「因為你缺少了一顆必勝的決心,現在的你,根本就是一心求敗。」

    「怎麼會,我沒有。」薩拉瑪搖頭否認。

    換好彈夾,這次兩人比的是移動射擊,這種射擊更考驗一個射手,因為沒有試射,所以更具考驗性。

    準備完畢,薩拉瑪抖了抖槍,槍口指著前方,說道:「一共十個移動物體,全部是自由拋射,沒有什麼規律,當然我沾了一些便宜,因為我在這裡面玩了很多次,知道該怎麼辦,所以,我可以讓你兩個。」

    這和飛碟射擊差不多,只是難度要增加很多,李一飛聽完直接搖頭,說道:「那樣我太沾便宜了,也顯得不公平,所以不需要,就直接射擊就好了,你先還是我先?」

    薩拉瑪擠了下眼睛,說道:「那我先來。」

    兩邊拋射盤打開,十個高速移動的不規則物體相繼彪攝出,薩拉瑪雙手持槍,手指連續扣動,槍口快速移動,很快,十發子彈打出去。

    李一飛在一旁看的暗自點頭,這種槍法,已經當的起頂尖射手的名號了,從姿勢到準確度,也都是非常厲害的,規定內的一個移動物體,只能打一發子彈,這是非常難的。

    十個物體被相差不到十秒內拋射出來,意味著一秒鐘就需要開一槍,然後還要大幅度的移動槍口,甚至需要橫移一百八十度,上下也至少要移動九十度,這個面積是很大的。

    一秒內,捕捉到運動目標,分析運動軌跡,預判運動落點,距離,方向,甚至連甩槍時候的慣性都要考慮到,然後準確無比的開出一槍,命中目標,在二十到五十米的範圍內。

    這種遊戲,便是那些各個部隊的頂級神槍手,也不敢輕易嘗試,因為太難了,稍不留神,就會墮了自己神槍手的名頭。

    而薩拉瑪一個女人,卻是在自家地下,弄了個這種東西,並且看樣子無數次玩過了,以至於她的連續十槍,命中了六個目標,這已經是極為恐怖的命中率了,哪怕是她有一定的經驗來應對。

    李一飛都放下槍,雙手連續拍了十來下,給予薩拉瑪掌聲。

    放下槍,薩拉瑪微微有些氣喘,臉蛋也多了一抹紅暈,這樣極限射擊,對於整體的消耗都是非常大的,薩拉瑪平時不會這樣極限的射擊,一般間隔也會久一些,而不是一秒鐘一個物體飛出來,這樣實在太累,她的額頭上甚至都多了很多細密的汗珠。

    臉上帶著一抹驕傲的表情,薩拉瑪輕輕擦了擦額頭的汗珠,對李一飛咧嘴笑了笑,說道:「怎麼樣,還可以吧!」

    李一飛讚賞道:「非常厲害了,實在出乎我的預料。」

    「該你了,我的偶像,不要讓我失望啊。」薩拉瑪不懷好意的說道。

    李一飛手掌搓了下下巴,順便呼了一口熱氣,手指活動了一下,說道:「你還真讓我有點緊張了,不過這種遊戲以前在部隊里閑著沒意思的時候,還真玩過,贏了幾瓶白酒呢,我們當時是人工拋出空瓶,或者瓶蓋,打中的人才有資格喝酒,打不中的人就負責買酒,所以,你這個遊戲,應該不難!」

    薩拉瑪掘了掘小嘴,她一聽李一飛玩過這遊戲,就知道自己可能又要輸了,但嘴上仍然不服氣的說道:「那也要先打過再說,來吧,金鷹,先贏了我在說!」

    「看著!」李一飛端起槍,擺好姿勢,槍口瞄準正中。

    一旁薩拉瑪按下了開關,隨著倒計時開始,李一飛進入備戰之中,第一個物體彈射出來的時候,李一飛的身體便如同一架精密的機器,立刻開始運轉起來,眼,腦,手,渾身的肌肉關節,都在協同合作,每一下都是非常的準確。

    砰砰砰,連續的槍聲響起,薩拉瑪在旁邊看的小嘴大張,漸漸變成了吃驚,李一飛前面五槍,竟然命中四個,只有第一槍放空了,但在薩拉瑪看來,也緊緊是差了一點點。

    後面的四槍,便是槍槍命中。

    在開到第六槍的時候,出現了一個小意外,或許是機器的原因,第六個,第七個和第八個物體同時彈出來,而且方向相差很大,李一飛剛把槍口甩到第六個物體上去,還沒等他開槍,另外兩個就高速彈出去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