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老婆是雙胞胎 » 1524.第1524章 各方反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老婆是雙胞胎 - 1524.第1524章 各方反應字體大小: A+
     

    家裡,娜依正在放置蠱王的那個花園中侍弄花草,進行一下打掃,如今已經是入夏十分,花草繁茂,更勝之前,行走在其中,娜依的心情也好了很多。

    不過剛來到蠱王小舞的面前,娜依就皺起了眉頭,她的心裡忽然不舒服了,這種感覺很熟悉,所以接著娜依就明白過來,是李一飛在做某些事情了。

    這個發現,沒有讓娜依感到傷心,相反,她這一次很開心,因為這代表著李一飛沒事。

    娜依也知道,李一飛數天都沒和家裡人聯繫,她是沒有資格和李一飛說話的,只是從蘇依依幾個女人那裡知道了李一飛的一些消息,但大家都不知曉李一飛到底如何,直覺告訴家裡的女人們,李一飛一定是有事情發生,不然不會不和她們聯繫的。

    這種事情一發生,娜依立刻就確定,李一飛現在是真的沒事了,至於他和誰在做那種事情,娜依都不會去在乎了,反正只要這個男人沒事就好了。

    娜依再沒有想過,她自己獨佔李一飛,開始融入李家這個大家庭之後,娜依更明白分享的快樂。

    那種過程沒有持續多久,娜依眉頭就舒展開,她臉上浮現一抹快樂的笑容,用苗語和蠱王小舞打了聲招呼,便走出了花園。

    恰好碰見許盈盈,娜依便說道:「盈盈姐,我感受到老公了……」

    許家姐妹可以互相感受到對方,娜依則是可以感受到李一飛,雖然方法有點讓大家難以接受。

    許盈盈眼睛眨了兩下,隨後明白娜依指的是什麼,她忙追問道:「娜依,你是剛才感受到的么?」

    娜依將自己的感受說了一遍,聲音很小,也很羞澀,李一飛是在做那種事情,她當然會害羞,何況她這樣轉頭就告訴給了許盈盈,有種告密的感覺。

    許盈盈聽完之後,眼睛眨了兩下,忽然咧嘴一笑,拍拍娜依的肩膀,說道:「娜依,這方面,你要理解一飛。」

    娜依一聽,知道許盈盈會錯了自己的意思,趕忙搖頭,說道:「盈盈姐,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想告訴你……老公應該是沒事的,不然他不會做這種事情。」

    許盈盈嘴巴張開,輕輕動了動,轉而哈哈一笑,說道:「是這個道理,他能做那事,就代表著沒事……」

    這麼一想,許盈盈也輕鬆很多,這幾日眾女都挺擔心李一飛的,安慰娜依幾句,許盈盈就去忙自己的事情,娜依也返回到房間里,慢慢發著呆,似乎是在想著李一飛,也像是在思考以後她和李一飛的相處方式。

    李一飛沒有堅持太久,他的手都已經馬上要摸到孟曉菲最後的防線了,甚至低著頭,就可以看到一些稀疏的森林,而他的手就徘徊在那裡,但他沒有繼續進攻,而是停了下來。

    體內的巫蠱竟然奇迹般的沒有爆發出來,雖然他的心臟在疼痛,可這種級別的疼痛,和以前那種疼痛相比,此時他完全是可以承受的,甚至都不需要特意的去忍耐。

    那麼,巫蠱去了哪裡?為何它不再突然爆發出來,李一飛確定自己絕對是動了情,也動了欲,下面也有了反應,就頂在孟曉菲的臀部上,這樣過分的舉動都沒有引發巫蠱的爆發?

    他停止下來,皺著眉頭,思索著,一邊分出真氣,在體內感知起來。

    孟曉菲是坐在李一飛的腿上,他的身體反映,孟曉菲都能夠感受到,他的面部表情,變急促的呼吸,都是可以感受到的。

    看到李一飛忽然停了下來,陷入了沉思中,孟曉菲也壓低呼吸的幅度,怕打擾到李一飛。

    又過了一分鐘,孟曉菲輕輕的從李一飛懷裡出來,坐在一旁,從岸邊抓過浴巾,圍在身上,遮住了暴露出來的身體。

    一旁的青木鈴子滿臉通紅,饒是見識多,還是有些受不住。

    同時,青木鈴子又在腦海中想到,如果是那個他,遇到了這種事情,或者是小說中的那種中毒事件,需要她用自己的身體來拯救,青木鈴子會不會立刻獻出自己的身體?

    答案立刻就浮現出來,青木鈴子相信自己一定不會猶豫,就付出自己的身體,但前提是,要有那樣一個機會……

    這麼一想,青木鈴子的臉蛋就更紅了,低下頭去,看著水面上自己的倒影。

    李一飛這一探索和思考,用了十多分鐘,從沉思中醒來,李一飛咧著嘴,無聲的笑了笑,嘩啦一聲,從水中站起來。

    突然的動作,將發獃的青木鈴子和孟曉菲嚇了一跳,兩女同時抬起頭,臉上露出一抹被驚住的表情,就看到李一飛已經伸出一隻手,捏了捏孟曉菲的臉蛋。

    「李大哥,你……」孟曉菲錯愕之後,臉上浮現出驚喜,但很快又變成了驚愕,而稍遠一些的青木鈴子也是差不多的表情。

    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是……因為李一飛從沉思中醒來后,沒有檢查身體,之前和孟曉菲靠一起的時候,身體的反映竟然沒有消退,此時內褲上依舊支棱著一個超級大的帳篷,他坐在水裡,兩女沒發現,但這會突然站起來,規模就有些嚇人了。

    兩女當然知道那是什麼東西,所以臉上表情才會從嚇一跳,變成驚喜,又變成驚愕。

    尤其孟曉菲,李一飛就站在她面前,那小帳篷就在面前不遠,似乎一張嘴就能咬到,所以她都不知道該怎麼辦好了。

    李一飛一低頭,也發現了自己的尷尬,迅速收回手,邁步出了溫泉池子,腳勾起一條浴巾,邊圍在身上,邊往出走,一邊還說道:「我去打個電話,你們泡你們的。」

    李一飛的電話是打給慕容元青的,他獲救之後,還沒有聯繫慕容元青。

    電話響了沒幾聲,慕容元青有些激動的聲音就從電話里傳了出來:「喂,是李一飛么?你小子沒死?」

    話雖然不怎麼好聽,但也代表慕容元青的興奮之情,李一飛呵呵一笑,道:「是我,慕容前輩,我確實活了下來。」

    「哈哈哈,我就知道你小子沒那麼容易掛掉,快和我說說,那個柳生犬次郎是被你打敗了,還是被你殺了?等了這麼多天,終於有你消息了,之前給你打電話,都是一個女孩接的,我就沒問什麼。」慕容元青趕緊問道。

    李一飛將過程說了一遍,剛說到突然出現的那一伙人的時候,慕容元青就打斷了他的話,聲音中帶著一份錯愕的問道:「你說有人提前準備好,準備當漁翁?」

    李一飛道:「是的,這個事情,我還沒有去追查,那些人帶走了柳生犬次郎,不過不知道現在柳生犬次郎是否活著,當時……他挺慘的。」

    慕容元青砸吧一下嘴,兩條眉毛向著中間聚攏,說道:「這個事情還真得重視起來,關鍵是這柳生犬次郎掌握著製造偽高手的辦法,如果被有心人利用上,可是不太好。」

    「我擔心的也是這個,不過,我剛獲救,還沒時間去處理這個事情。」李一飛略帶為難的說道。

    慕容元青嗯了一聲,說道:「這樣,這個事情我先叫人去查,你抓緊時間修養。」

    李一飛的嗓門立刻大了起來,朝著電話喊道:「喂喂喂,慕容前輩,我這條命是可是自己的,不能這麼讓我賣命吧,這一次我都是死裡逃生,被埋在土裡五六天才被救出來的,這事情我告訴你了,剩下的我可管不了,我這邊還一堆事呢。」

    慕容元青擺了下手,說道:「算了,你忙你自己的事情,這事回頭再說,不管是哪個實力帶走了柳生犬次郎,只要不危害華夏就成,要是敢危害到華夏,我就不相信你小子不幫忙。」

    你說的好有道理,我竟然無言以對,李一飛嘴巴動了動,心裡浮現出這句話。

    本來該掛電話了,但是姚靈芙正好走過來,一聽是李一飛,直接將慕容元青推開,把電話搶過來,問道:「李一飛?」

    「姚前輩,是我。」李一飛收起剛才的叫屈模式,恢復正常后說道。

    聽到李一飛的聲音,姚靈芙就放心一些,她這幾天和娜依有聯繫過,得知娜依沒事之後,她也就不擔心李一飛了,不過畢竟是在日本,信息不通暢,一直得不到李一飛本人的消息,大家還是會擔心。

    李一飛又將過程和姚靈芙複述了一遍,姚靈芙的反映平靜很多,臉上帶著淡淡的笑,道:「我就知道你小子一定能行,不錯,幹掉了柳生犬次郎,日本就少了一個高手,聽了你描述的那種變化,柳生犬次郎就算是活下來,怕是也會成了廢人,不足為慮了。」

    姚靈芙對於有一伙人突然出現,帶走了柳生犬次郎不感覺太過奇怪,她甚至都沒說幾句話,因為姚靈芙已經看到慕容元青嘴裡嘟嘟囔囔的拿著電話去打電話安排調查了。

    李一飛接著又將自己的猜想,和姚靈芙說了一遍,這是他剛才通過檢查之後得出的結論,正好姚靈芙在,他就問了出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