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老婆是雙胞胎 » 598.第598章 許姍姍的照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老婆是雙胞胎 - 598.第598章 許姍姍的照顧字體大小: A+
     

    李一飛回到了自己的家,把褲子脫了,穿上了一條大褲衩,就算他的功夫夠強,這點小傷也不至於讓他怎麼樣,但畢竟都是傷口,尤其是這時候剛剛結痂,走路時褲子刮上,還真是極為疼痛,這時候也不是在戰場,也不是處於什麼危險的時候,根本就犯不著遭這個罪,當然還是在家裡好好的休息比較舒服。

    躺在沙發上看著電視,心裡卻是不由自主的又想到了昨天晚上的事情,那種場面實在是讓人終身難忘,雖然極為荒唐,但卻是足夠香艷,實在是太讓人回味了。

    而從昨天晚上的事情,李一飛那是對蘇夢欣的想法完全確定,再也沒有一點懷疑了,可是偏偏那時候又與蘇夢欣發生了那樣的事情,蘇夢欣那身姿,此時就是一遍遍的出現在他的腦海里,再也難以忘懷了。

    「唉,算了,夢欣要不挑明,那就稀里糊塗的吧。」李一飛想來想去,要想處理好他與蘇夢欣之間的關係,好像只有這樣接著裝糊塗比較好,一旦真的挑明,那不只是對蘇夢欣,對於許盈盈來說,那都是一件很難處理的事情。

    許盈盈對於別的女人,都會有一爭的想法,可是面對蘇夢欣這個華夏第一美女,對她又有知遇之恩,到時候做出什麼樣的決定,還真是不好說,而李一飛現在自己也承認,他也是越來越認為許盈盈是一個不錯的老婆,再讓他換一個,他真的不能做出這樣的決定,叶韻竹這個初戀情人不能,寧欣兒給他生了一個女兒也不能,蘇夢欣就算是身份超然,對他也一往情深,但一樣不能。

    鑰匙插入門鎖的聲音傳來,然後許姍姍就急匆匆的走了進來,一邊脫鞋一邊急道:「姐夫,你怎麼了?」

    李一飛笑道:「沒有什麼事,就你姐亂著急,還把你喊了回來。」

    許姍姍拖鞋也沒有穿,脫掉鞋子就跑到了李一飛的身邊,看到李一飛腿上那大大小小的傷口,眼睛一下子就紅了,坐到了李一飛的身邊,哽咽著說道:「姐夫,你疼不疼?」

    許姍姍這樣的反應,讓李一飛也是頗為感動,這就是親情,當你受傷了,她能夠真真正正的為你著急,傷心,連忙笑著說道:「早就不疼了,姐夫可沒有那麼嬌貴。」

    「還騙我,這麼多傷口,一定很疼的。」許姍姍瞪了李一飛一眼,小手想要碰碰李一飛的腿,但又怕碰到傷口,小心翼翼又心疼的模樣,讓李一飛看到了另外一個許姍姍。

    許姍姍平時在家裡就是一個需要別人照顧的丫頭,在家裡父母寵著她,許盈盈雖然與她總吵,還是讓著她,而李一飛這個姐夫更是把她寵得不得了,所以許姍姍在家裡就是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似乎都不把別人放在心上,但是現在李一飛知道了,許姍姍也是很善良的女孩,只不過平時沒有她表現的機會。

    「唉呀,這後腿上也有傷呢,怎麼能這麼躺著。」許姍姍說著,就扯過了一個靠墊,然後捧起了李一飛的腳,把靠墊墊在了李一飛的腳下。

    李一飛笑道:「我可還沒洗腳呢。」

    許姍姍馬上說道:「沒洗就沒洗,我也不嫌你臟,你要是想洗的話,我一會就給你洗洗。」

    李一飛忙道:「那可不用了。」

    許姍姍又看著李一飛的傷,然後輕輕的握住了李一飛的腳踝,道:「姐夫,你把腿往上抬一抬。」

    李一飛依言把腿抬高了一些,許姍姍紅著眼睛說道:「怎麼傷成這樣啊,這麼多傷口。」

    「你姐沒跟你說嗎?」

    「她就說你腿有些傷,讓我回來照顧你,我就急著趕回來了。」

    「呵呵,你姐夫這傷,可是跟鯊魚搏鬥時留下來的。」

    「鯊魚?」許姍姍驚愕的看著李一飛。

    「是啊,很大的一條鯊魚,我把那鯊魚宰了,但腿卻是在它的牙上劃了好多小口子。」

    「在水印的牙上划的?我的天,那要是再偏一偏,就要被咬住了,姐夫,你這……也太驚險刺激了吧?」

    「那當然,我也是第一次殺鯊魚,沒有什麼經驗。」

    「這還經驗,你這個臭姐夫。」許姍姍在李一飛的胸膛上捶了一拳,怒道:「你知不知道,你要是出點什麼,我和我姐就不用活了。」

    李一飛乾笑了一聲,道:「好好,我以後一定不會了。」

    兩人說了一會話,許姍姍就去找了一條毛巾,仔細的給李一飛清洗著傷口周圍的皮膚,那裡有一些血跡,還是擦掉比較好。

    「把衣服撩起來,我給你擦擦上身,一看你昨天就沒洗澡。」許姍姍擦完了腿,然後又指揮著李一飛脫上衣。

    李一飛只得聽話的把上衣撩了起來,這時候許姍姍一臉的認真,可不像平時搞曖昧,李一飛也不想白瞎了許姍姍的這一片心。

    「咦!」許姍姍擦了擦,然後皺起了眉頭。

    「怎麼了?」李一飛疑惑的看著許姍姍。

    「我說姐夫,你身上怎麼有女人的味道啊?」

    「哦?有嗎?」李一飛頓時一陣子心虛。

    「哼,怎麼沒有,而且還不只一個,一……二……三……四,竟然是四個女人身上的味道,我的天,姐夫,你不會昨天晚上沒回家,一下子搞了四個女人吧?」

    李一飛簡直就是對許姍姍佩服的五體投地,這丫頭的鼻子之靈,簡直就堪比狗鼻子了,不過這實情當然不能說,笑道:「昨天我在蘇夢欣那裡,她的三個朋友來了,我們五個人在一起來著,再說了,你說我的腿都傷成這樣了,還能跟人家怎麼樣嗎?」

    「說的也是。」許姍姍吐了一下舌頭,道:「你這樣要是還能跟四個女人胡搞,那你可真是一個大變態了。」

    李一飛哈哈一笑,道:「是啊。」

    許姍姍用毛巾給李一飛擦完了前胸,又讓李一飛側過身,她半躬著腰,給李一飛擦了擦後背,而擦到了腰部的地方之時,她竟然把李一飛的大褲衩往下拉了一下。

    「姍姍你幹嗎?」李一飛嚇了一跳,連忙拉住了褲腰。

    許姍姍瞪了李一飛一眼,道:「就你這樣了,我還能非禮你啊,給你擦擦屁股,要不然臭了叭嘰的,想把我熏死啊,放開,你別忘了,你現在是病人,你得聽我的。」說著拍開了李一飛的手,又把李一飛的褲衩往下拉了一多半,不過只是拉的後面,只露出了大半的屁股,並沒有讓李一飛前面露出來。

    但就算這樣,也是讓李一飛有些尷尬了,昨天晚上做的雖然過份,可是大家都喝多了,總還算是有些理由的,可是今天他可是清醒的,許姍姍這樣,就讓他有些吃不消了。

    許姍姍這時很認真的給李一飛擦了又擦,讓李一飛感覺許姍姍這簡直就是借著給他擦屁股在吃他豆腐一樣。

    總算是擦完了,許姍姍讓李一飛躺了回去,然後看了李一飛一眼,馬上臉色發紅的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李一飛這時好不尷尬,許姍姍這樣給他擦屁股,他前面竟然支起了帳篷。

    「臭姐夫,受傷了,也不想好事。」許姍姍啐了李一飛一口,然後把毛巾塞到了李一飛的手裡,道:「前面你自己擦一下。」

    「不用了吧?」

    「什麼不用,快點,你擦完了,我好投毛巾。」許姍姍瞪了李一飛一眼。

    「那你先轉過頭去啊?」

    「我就不,我要轉過頭,你不擦怎麼辦啊?」許姍姍笑眯眯的看著李一飛,接著說道:「臭姐夫,你那裡我又不是沒碰到過,你害什麼臊,趕緊的。」

    李一飛乾咳了一聲,紅頭脹臉的連忙在內褲裡面胡亂擦了兩下,然後才把毛巾拿了出來,但是卻突然發現了一個問題,道:「姍姍,這是你的毛巾。」

    「是啊,就是我的。」許姍姍臉上的笑容更濃。

    李一飛連忙說道:「那趕緊扔了吧,回頭再換一條新的。」

    「我就偏偏不換,我還用這條。」許姍姍調皮的對李一飛眨了眨眼睛,然後又用她那條毛巾把李一飛的腳也擦了擦,這才轉身去衛生間洗去了。

    李一飛輕輕的搖了搖頭,能共用一條毛巾的,一般都是夫妻,而許姍姍也與他用一條毛巾,而且他連私密部位都擦過了,那簡直就是像把他當成了她最親密的人一般了。

    等了一會,許姍姍又來到客廳,身上則是已經換了一套家裡穿的睡衣,還是那樣的精緻,絲質的上衣,把胸脯的形狀都是顯得非常明顯,因為沒穿胸罩,連上面的小突起都是那般的顯眼。

    坐到了李一飛的頭側,許姍姍把李一飛的頭捧了起來,然後屁股一挪,讓李一飛的頭枕在了她的大腿上,笑眯眯的說道:「姐夫,今天我就侍候你,好好的侍候你。」

    李一飛頭枕在許姍姍彈性十足的大腿上,心裡不由一盪,一縷縷幽香從許姍姍的腿上、身上涌到他的鼻子里,真是讓人銷魂不已,李一飛也沒有拒絕,就這麼躺著,可能是昨天太累了,過了沒一會,他竟然就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