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老婆是雙胞胎 » 532.第532章 許姍姍定下的規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老婆是雙胞胎 - 532.第532章 許姍姍定下的規矩字體大小: A+
     

    李一飛回到都市的時候,當時最初的想法,就是看看叶韻竹怎麼樣,如果叶韻竹還喜歡他,那他就娶叶韻竹,兩人過上一輩子,可是卻先後招惹了幾個女人,弄得他頭大無比,感覺這感情真是亂套了。

    但是這段時間,好像他也一直與幾個女人來往,但是心晨卻並不那麼鬧心了,跟誰在一起的時候,都是挺自然的,這好像跟以前的想法大不相同了。

    這是怎麼造成的呢?是自己變得越來越花心,越來越沒有責任感?

    好像不是,許盈盈是他的老婆,他不想與許盈盈離婚,那就是要為許盈盈負責任;叶韻竹懷了他的孩子,所以他也義不容辭的捨棄叶韻竹;楚曉瑤現在無依無靠,他現在就相當於楚曉瑤的監護人了;蘇依依,那麼一個柔弱的女孩,為他負出了一切,還從來不奢求什麼,他又怎麼捨得拋棄她。

    「想什麼呢?你不會是存了全收之後,大被同眠的想法吧?」叶韻竹看李一飛一直不說話,臉上還陰晴不定的,不由調笑了一句。

    李一飛乾笑了一聲,道:「好像這也是一個辦法。」

    「去你的,你想的到美,你以為這是古代啊,還三妻四妾的,我告訴你,你別以為現在有些人也不只一個女人,但能夠領到家裡的,那可是極少見,你以為現在的女人都像以前那樣的三從四德啊,到時候天天吵架,煩也煩死你。」

    李一飛呵呵一笑,道:「我就開個玩笑,現在女人的地位這麼高,而且男女比例還失調,男人少,女人多,沒一妻多夫就不錯了,還一夫多妻,我那不是做夢嗎。」

    叶韻竹輕笑了一聲,道:「你這個主意不錯,我看不如回頭我也找個小白臉嫁了,然後你就當我的後宮妃子吧。」

    「那可不行,我可不能讓我的孩子認個便宜老爹。」

    叶韻竹眼睛一眯,道:「那你的意思,回頭你要娶我嘍?」

    「這個……」李一飛頓時語噎。

    叶韻竹給了李一飛一個大大的白眼,嗔道:「典型的大男子主義,你霸著我,還不要我,回頭還不許我找別的男人,簡直就是霸權主義,我要抗爭,而且還要聯合其他人一起抗爭,到時候就讓你腦門上全是綠帽子,一疊一疊的。」

    李一飛腦門子上全是黑線,一頂綠帽子就夠讓男人吃不消了,還一疊一疊的,那還能活嗎。

    叶韻竹看李一飛那張黑起來的臉,又是哈哈大笑起來。

    到了叶韻竹的家門口,叶韻竹笑道:「要不要進來坐坐。」

    李一飛笑道:「當然要進去了。」

    叶韻竹眨了眨眼睛,道:「你要是進來了,今天晚上我可就不放你走了。」

    李一飛哈哈一笑,道:「不回去就不回去吧,反正也請完假了。」

    進了屋,叶韻竹就面對面的摟住了李一飛的脖子,眼裡全是情火,道:「一飛,吻我。」

    李一飛馬上頭一低就吻住了叶韻竹的唇,叶韻竹馬上就熱情的回應著李一飛,一番口舌交纏,直到叶韻竹呼吸都有些急促了,李一飛才放開了她。

    叶韻竹這時滿臉暈紅,眼睛里情意綿綿,伏在李一飛的胸口之上,輕聲說道:「我想洗澡,你幫我好嗎?」

    李一飛溫柔一笑,道:「願意為你效勞。」說著就抱起了叶韻竹,徑直進了衛生間。

    叶韻竹家裡的衛生間還是挺不錯,還有一個不小的浴缸,李一飛給浴缸裡面放了水,然後轉頭看向了叶韻竹。

    叶韻竹伸開了雙臂,道:「你給我脫衣服。」

    李一飛又是微微一笑,動作輕柔的給叶韻竹除去了每一件衣服,叶韻竹就那麼享受著李一飛的服務,目光一直看著李一飛的臉,絲毫不介意自己身體的每一寸肌膚都展露在李一飛的面前。

    李一飛把叶韻竹最後的內褲除去,就蹲在了叶韻竹的面前,臉貼到了叶韻竹的小腹之上,靜靜的聆聽。

    「孩子還沒成形呢,你聽不到的。」叶韻竹輕柔的撫摸著李一飛的頭髮。

    「雖然聽不到,但是我也能感覺到這裡面就是孕育著我的孩子,我要聽著他在你肚子里一點點的成長,直到他出生,然後再把他養大。」

    這話真是動人的情話,叶韻竹更加的情動,道:「一飛,脫衣服,咱們一起洗。」

    李一飛先把叶韻竹扶到了浴缸里,待叶韻竹安全的坐下,他才脫了衣服,也是坐了進去。

    浴缸不小,但兩人坐下去,也頗顯擁擠,叶韻竹背對著李一飛,依靠在李一飛的懷裡,李一飛兩手輕輕的環繞著叶韻竹的腰,兩人雖然洗著鴛鴦浴,但卻是沒有那麼多的激情,只是這樣的安逸,但卻是讓兩人都非常的滿足。

    洗了一個澡,李一飛又把叶韻竹抱進了浴室,兩人想擁在床上,細聲說著情話,叶韻竹又問了一些這些年李一飛是怎麼過的。

    飛鷹小隊的事情,李一飛是不能跟叶韻竹說的,這是屬於機密了,但是李一飛也不想編瞎話騙叶韻竹,就道:「我去的那個特殊部門,是不能說其中的事情。」

    「能到這樣機密的特殊部門,那這些年你一定吃了不少的苦。」叶韻竹也不再多問,輕輕的撫摸著李一飛的臉頰,顯得頗是心疼。

    這樣的目光,李一飛很熟悉,以前李一飛父母去世的時候,叶韻竹就是用這樣一種心疼的目光看著他,所以他才喜歡叶韻竹這個當時的小辣椒,也是因為這樣的目光,讓李一飛在部隊裡面也一直想著叶韻竹。

    「一飛,我真想啊。」叶韻竹這時候噘起了嘴,在李一飛的懷裡輕輕的扭了扭。

    「忍忍,這時候真的不行啊。」李一飛連忙阻止叶韻竹。

    「難受死了,到底幹什麼時候才行啊?」叶韻竹有些氣惱的扭了李一飛一把。

    「快了,快了,我的小姑奶奶,你彆扭的那麼重啊,再這麼扭,就扭壞了。」

    叶韻竹兇巴巴的說道:「反正我用不了,那別人也別用,倒落個一個清靜。」

    李一飛笑道:「那以後你想用了,那豈不是也用不著了。」

    「那我就找野男人。」叶韻竹咬了咬嘴唇,突然眨了眨眼睛,道:「你說我今天把你弄乾,你回去侍候不了盈盈,盈盈會不會生氣。」

    「這個T……這個……」李一飛頓時不好回答了。

    「嘿嘿,我試試,明天你告訴我。」叶韻竹說著,就把李一飛推著平躺了下來,她則是伏到了李一飛的小腹之上。

    李一飛也沒有阻止叶韻竹,要是不讓叶韻竹這麼做,那隻怕叶韻竹倒是要認為他要給許盈盈留著了,現在叶韻竹和許盈盈並沒有爭的厲害,李一飛也不想打破這樣的平衡,真要鬧起來,這手心手背都是肉,那就頭大了。

    叶韻竹在床弟之間的事,那就是一妖精,連著弄了李一飛三次,把李一飛弄的都有些疲倦了,叶韻竹這才放過了李一飛,踢了他一腳,笑嘻嘻的說道:「現在回家去吧,我很想知道盈盈跟你在一起,你卻是沒有那種雄風,她會是一副什麼樣的表情。」

    李一飛被趕了出去,徑直就回了家,到了家都十二點了,躡手躡腳的打開了門,就看到客廳裡面開著燈,然後就響起了許姍姍興奮的叫聲:「姐,你看吧,我就說我姐夫一定會回來的。」

    許盈盈這時已經迎到了門口,臉上帶著燦爛的笑容,道:「是你說的對,老公,你怎麼回來了?」

    李一飛看著許盈盈這個自己的老婆,心下歉然的說道:「這是我的家,我當然要回來了。」

    許盈盈臉上的笑容更加的甜美,道:「還要再吃點東西再睡嗎?」

    「不用了,我不餓,這都十二點了,明天還得上班呢,睡覺吧。」

    許姍姍嘻嘻一笑,道:「姐夫,你這次表現不錯,出去會老情人,也知道回家,也不枉我姐和我信任你。」

    李一飛對著許姍姍也笑了笑,道:「是啊,要不然你以後還不得把我趕出去,不讓我進這個家門啊。」

    許姍姍趾高氣揚的說道:「算你聰明,我可告訴你,別的事情我可以原諒你,但是夜不歸宿的事情是不可以原諒的。」

    李一飛不禁莞爾,道:「你姐還沒給我定這條規矩呢,你就給我定規矩啦?」

    「那是必須的,我姐不好意思,我就得給你定一定,這一條是絕對不允許更改的,如果敢夜不歸宿,那一定就會大刑侍候。」

    李一飛笑道:「那我要是有事情,也不能夜不歸宿?」

    「那也不行!」許姍姍斬釘截鐵的說道。

    「不會吧,這麼狠,那我再問問,要是真夜不歸宿了,怎麼大刑侍候啊?」

    「這個嗎……哼哼,那就罰你天天洗衣服擦地,天天侍候著我和我姐,直到我們高興了為止。」

    「我現在不也天天侍候著你們嗎。」李一飛小聲嘀咕了一句。

    許姍姍揮了揮小拳頭,兇巴巴的說道:「現在我們讓著你,一點都沒為難你,到時候你就知道我們的刑罰是多麼的恐怖了。」

    李一飛哈哈一笑,道:「好好,以後我一定天天回家,就算再晚也回家,這樣你滿意了吧?」

    「這還差不多,這才是我的好姐夫嗎。」許姍姍頓時眉開眼笑,真是說不出來的嬌媚。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