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老婆是雙胞胎 » 419.第419章 大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老婆是雙胞胎 - 419.第419章 大哥字體大小: A+
     

    蘇依依一看外面來了這麼多人,腿一軟,差點一屁股坐到地上,而蘇依依臉色一下子變得慘白,緊緊的抓住了李一飛的胳膊,驚慌的說道:「李大哥,這可怎麼辦啊?」

    李一飛拍了拍蘇依依的手,道:「沒事,有李大哥在。」

    蘇依依迎著李一飛的目光,心裡就像吃下了一顆定心丸,但看著進來那十多個氣勢洶洶的人,她還是心裡發慌。

    「老吳,你可真是越來越完蛋了,一個小子就把你打成了這樣。」一個男子隨在這些人的身後,調侃著吳寶來。

    吳寶來乾笑了一聲,道:「立哥,這小子能打一些,要不然我也不用搬你來了,這次你可要替我出這口氣。」

    「沒問題,我倒要看看是哪個小子這麼不開眼,敢打我的兄弟。」

    吳寶來有了仗勢,這時膽氣極壯,指著李一飛喝道:「我艹你嗎的小崽子,趕緊出來給我磕頭認錯,老子還能考慮留你一條活命,要不然今天老子今天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李一飛這時鬆開了蘇依依,掀開門帘走了出來。

    由於屋子的採光不好,屋裡的光線就非常的不好,李一飛站在屋裡,外面的人並不能看清他長的什麼樣,現在李一飛一出來,大家就看清了李一飛長什麼樣子了。

    吳寶來更是囂張的說道:「我艹,你小子還真敢出來,好好,趕緊給我磕頭認錯,再讓我把蘇依依帶走,老子就饒你一命。」

    他的話剛音剛剛落地,李一飛本來還在門口,這時卻已經一下子欺到了他的面前,一伸手就抓住了吳寶來的脖子,手臂一抬,就把吳寶來提了起來。

    吳寶來脖子被掐,一口氣就喘不上來了,臉瞬間就被憋成了紫青色,兩手用力的扯著李一飛的手腕,腳也是胡亂踢著,但是李一飛那手就像一個老虎鉗子,任他如何掙扎,也是根本掙脫不開。

    吳寶來從來沒有想過死亡是怎麼回事,但是這時候他突然就想到了死亡這兩個字,那種恐懼真是無法形容的,尤其是這時候他腦袋還沒有完全糊塗,那一口氣卻是怎麼也吸不進自己的胸腔里,這讓他又感覺到這空氣竟然對他是如此的重要。

    「我艹!住手!」被吳寶來帶來的人,這時看到吳寶來竟然被當著他們的面讓李一飛掐了起來,馬上就紛紛鼓噪起來,這簡直就是打他們的臉,根本就沒有把他們放在眼裡的節奏啊。

    但是他們雖然吵的歡,但卻是沒有人上來動手,他們就算是再傻,也能看到李一飛一隻手就把一個人舉起來,這需要多麼大的力量,這簡直就是一個狠人啊,貌似還是敢玩命的,他們只是一些混混,可沒有想過跟誰玩命。

    而李一飛這時候卻是一揚手把吳寶來狠狠的摔到了地上,就像摔一條麻袋一般,吳寶來的身體橫著就拍到了地上,地上的塵土都濺起了老高。

    但是吳寶來這時都已經顧不得了,脖子一松,他馬上大口大口的呼吸起來,補充著體內的氧氣,生命可比疼痛更重要。

    孫立是這一群人的大哥,在這一片也是挺有名的混混,也算是道上的人物,與吳寶來也有些交情,今天吳寶來找他,他也就帶了一群小弟來捧場,在他看來,這麼多人去對付一個小子,那根本就是毫無壓力,回頭在蹭點好事,那又何樂而不為呢,所以他都沒問去找誰的麻煩,直接就過來了。

    但是當孫立看到李一飛的時候,他腿肚子差點都轉了筋,根本就沒有想到竟然是李一飛這個讓他最害怕的人,而且看到後面的蘇依依父親,他更是暗暗叫苦,早知道這是蘇依依父親的家,那是打死他也不會來找麻煩啊。

    他一直在後面,而李一飛在提起吳寶來的時候,他就更是心驚膽戰,連忙低下頭,生怕李一飛看到他,然後一點點的往後退,就準備開溜了。

    「站住!」

    一聲大喝,孫立就像被施了定身法一樣,剛抬起來的腳那就是說什麼也放不下去了,然後就這麼單腳著地,一點點的轉了過來,而在轉過來的時候,他的臉上已經堆滿了笑容,結結巴巴的說道:「大……大哥……我不知道是你在這裡,要不然我絕對不敢來的。」

    所有的混混們一下子全傻眼了,孫立竟然叫李一飛大哥,叫也就叫罷了,但這態度,這表情,那分明是怕的很,這個年輕人到底是誰啊,竟然這麼牛X。

    李一飛冷冷的說道:「你的意思,要是我不在這裡,你就可以帶人到這裡來嘍?」

    「不是不是!」孫立馬上抬手打了自己兩個嘴巴,發出了兩聲脆響,聽著就知道他根本就不是假裝的,而是真打。

    李一飛哼了一聲,道:「怎麼做知道了吧?」

    「知道!知道!」孫立連忙點頭,然後馬上一擺手,道:「把這個吳寶來給我拖出去。」

    那些小弟們反應這時候倒是快,幾個人一擁而上,拎手的拎手,拎腳的拎腳,就把吳寶來提起來往出走。

    吳寶來這才剛剛喘過氣,卻發現自己竟然讓孫立帶來的人提起來,馬上大聲叫道:「立哥,你這是幹什麼,你得給我出頭啊。」

    「出你嗎的頭!」孫立馬上破口大罵,衝過來就給了吳寶來兩個大嘴巴,把吳寶來打的牙都飛出來一顆,心說要不是你這個混蛋,我能惹到這位連虎哥都惹不起的狠人嗎。

    「立哥……立哥!」吳寶來還沒明白怎麼回事呢,急的大叫。

    但是卻早已經讓孫立的人拖了出去。

    孫立戰戰兢兢的來到了李一飛的面前,既然已經讓李一飛看到,他就只能是想辦法把這件事擺平了,要不然這個狠人,要是再找自己的麻煩,他就事大了,「大哥,你我一定好好的收拾那個吳寶來,保證讓大哥你滿意。」

    李一飛點了點頭,道:「不要弄出人命,另外再給他兩萬塊,回頭這錢我給你。」

    「不用不用,這點小錢不算事,就算是我不知道大哥來,孝敬大哥的。」

    李一飛也沒客氣,跟孫立這樣的人,跟他客氣根本就沒有必要,轉頭看了看一臉欣喜的蘇依依父親,皺了一下眉頭,對孫立說道:「你在給我辦件事。」

    「好好,大哥儘管說。」

    「以後誰要是再跟他賭錢,你就把他的手打斷。」李一飛冷冷的說道。

    孫立看了一眼蘇依依的父親,連連點頭,道:「我一定不會讓任何一個人再跟他玩牌的。」

    孫立心裡卻是暗自嘀咕,這狠人做事也夠狠的,耍錢這種事,最主要的毛病還不是老蘇頭自己不提氣,現在卻把責任推到了其他人的身上,誰要是再敢跟老蘇頭玩,那就真倒霉了。

    「那走吧,以後到市裡找我喝酒。」李一飛擺了擺手。

    「謝謝大哥!」孫立連連點頭,然後恭敬的退了出去,那些小弟們連忙跟著孫立退了出去,心裡卻是對李一飛敬仰的很,這才是真正大哥呢,這叫一個牛B,一個霸氣。

    院子里瞬間就靜了下來,李一飛轉身進了堂屋,看向蘇依依的父親,道:「我的話,你也聽到了吧?」

    「聽到了,聽到了!」蘇依依的父親抹了一下頭上的汗水,心裡卻是明鏡一樣,李一飛明著是去警告那些與他玩牌的人,但實際上卻是在警告他,如果他在外面玩,只怕這個女婿就要對他下手了。

    李一飛又拿了兩千來塊錢遞給了蘇依依的父親,道:「這些錢給你,讓你暫時能夠生活,但是你也要自食其力,我可以照顧依依,但是卻不意味著也要養活你,最起碼在你這個年齡,我是不會養活你的。」

    蘇依依的父親連忙小心翼翼的接過了錢,道:「是是,我會自己養活自己的,我會馬上就去找個工作。」

    李一飛點點頭,握住了蘇依依的手,道:「依依,如果沒有什麼事,我們走吧。」

    蘇依依點點頭,然後又看父親,咬著嘴唇說道:「你最好不要再讓我失望了,如果你再……那我就再也不管你了。」

    「不會不會,我一定會好好的。」蘇依依父親送著兩人來到了大門口,輕聲說道:「女兒,你要保重。」

    蘇依依轉頭有些發愣的看著父親,好像這樣關心的話,父親已經好久沒有跟她說過了,在她的記憶里,父親這樣關心她,還是四五年前了,這讓她眼睛一下子就忍不住的紅了,再怎麼說,這也是自己的父親,他要是真的能改好,那蘇依依是從心眼裡高興。

    「只要你好好的,不去賭錢,我一定會經常回來看你的。」蘇依依說完,眼睛發紅的轉身走了,她不想讓父親看到她這時候感動的流淚。

    李一飛對蘇依依父親點了點頭,跟著蘇依依向車的方向走去。

    其實他剛才看出了蘇依依父親說這話,完全就是為了討好他,像他這樣的人,說無可救藥有些過份,但是確實是只想著自己,也就是因為怕蘇依依傷心,他才懶得拆穿他了。

    蘇依依一看外面來了這麼多人,腿一軟,差點一屁股坐到地上,而蘇依依臉色一下子變得慘白,緊緊的抓住了李一飛的胳膊,驚慌的說道:「李大哥,這可怎麼辦啊?」

    李一飛拍了拍蘇依依的手,道:「沒事,有李大哥在。」

    蘇依依迎著李一飛的目光,心裡就像吃下了一顆定心丸,但看著進來那十多個氣勢洶洶的人,她還是心裡發慌。

    「老吳,你可真是越來越完蛋了,一個小子就把你打成了這樣。」一個男子隨在這些人的身後,調侃著吳寶來。

    吳寶來乾笑了一聲,道:「立哥,這小子能打一些,要不然我也不用搬你來了,這次你可要替我出這口氣。」

    「沒問題,我倒要看看是哪個小子這麼不開眼,敢打我的兄弟。」

    吳寶來有了仗勢,這時膽氣極壯,指著李一飛喝道:「我艹你嗎的小崽子,趕緊出來給我磕頭認錯,老子還能考慮留你一條活命,要不然今天老子今天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李一飛這時鬆開了蘇依依,掀開門帘走了出來。

    由於屋子的採光不好,屋裡的光線就非常的不好,李一飛站在屋裡,外面的人並不能看清他長的什麼樣,現在李一飛一出來,大家就看清了李一飛長什麼樣子了。

    吳寶來更是囂張的說道:「我艹,你小子還真敢出來,好好,趕緊給我磕頭認錯,再讓我把蘇依依帶走,老子就饒你一命。」

    他的話剛音剛剛落地,李一飛本來還在門口,這時卻已經一下子欺到了他的面前,一伸手就抓住了吳寶來的脖子,手臂一抬,就把吳寶來提了起來。

    吳寶來脖子被掐,一口氣就喘不上來了,臉瞬間就被憋成了紫青色,兩手用力的扯著李一飛的手腕,腳也是胡亂踢著,但是李一飛那手就像一個老虎鉗子,任他如何掙扎,也是根本掙脫不開。

    吳寶來從來沒有想過死亡是怎麼回事,但是這時候他突然就想到了死亡這兩個字,那種恐懼真是無法形容的,尤其是這時候他腦袋還沒有完全糊塗,那一口氣卻是怎麼也吸不進自己的胸腔里,這讓他又感覺到這空氣竟然對他是如此的重要。

    「我艹!住手!」被吳寶來帶來的人,這時看到吳寶來竟然被當著他們的面讓李一飛掐了起來,馬上就紛紛鼓噪起來,這簡直就是打他們的臉,根本就沒有把他們放在眼裡的節奏啊。

    但是他們雖然吵的歡,但卻是沒有人上來動手,他們就算是再傻,也能看到李一飛一隻手就把一個人舉起來,這需要多麼大的力量,這簡直就是一個狠人啊,貌似還是敢玩命的,他們只是一些混混,可沒有想過跟誰玩命。

    而李一飛這時候卻是一揚手把吳寶來狠狠的摔到了地上,就像摔一條麻袋一般,吳寶來的身體橫著就拍到了地上,地上的塵土都濺起了老高。

    但是吳寶來這時都已經顧不得了,脖子一松,他馬上大口大口的呼吸起來,補充著體內的氧氣,生命可比疼痛更重要。

    孫立是這一群人的大哥,在這一片也是挺有名的混混,也算是道上的人物,與吳寶來也有些交情,今天吳寶來找他,他也就帶了一群小弟來捧場,在他看來,這麼多人去對付一個小子,那根本就是毫無壓力,回頭在蹭點好事,那又何樂而不為呢,所以他都沒問去找誰的麻煩,直接就過來了。

    但是當孫立看到李一飛的時候,他腿肚子差點都轉了筋,根本就沒有想到竟然是李一飛這個讓他最害怕的人,而且看到後面的蘇依依父親,他更是暗暗叫苦,早知道這是蘇依依父親的家,那是打死他也不會來找麻煩啊。

    他一直在後面,而李一飛在提起吳寶來的時候,他就更是心驚膽戰,連忙低下頭,生怕李一飛看到他,然後一點點的往後退,就準備開溜了。

    「站住!」

    一聲大喝,孫立就像被施了定身法一樣,剛抬起來的腳那就是說什麼也放不下去了,然後就這麼單腳著地,一點點的轉了過來,而在轉過來的時候,他的臉上已經堆滿了笑容,結結巴巴的說道:「大……大哥……我不知道是你在這裡,要不然我絕對不敢來的。」

    所有的混混們一下子全傻眼了,孫立竟然叫李一飛大哥,叫也就叫罷了,但這態度,這表情,那分明是怕的很,這個年輕人到底是誰啊,竟然這麼牛X。

    李一飛冷冷的說道:「你的意思,要是我不在這裡,你就可以帶人到這裡來嘍?」

    「不是不是!」孫立馬上抬手打了自己兩個嘴巴,發出了兩聲脆響,聽著就知道他根本就不是假裝的,而是真打。

    李一飛哼了一聲,道:「怎麼做知道了吧?」

    「知道!知道!」孫立連忙點頭,然後馬上一擺手,道:「把這個吳寶來給我拖出去。」

    那些小弟們反應這時候倒是快,幾個人一擁而上,拎手的拎手,拎腳的拎腳,就把吳寶來提起來往出走。

    吳寶來這才剛剛喘過氣,卻發現自己竟然讓孫立帶來的人提起來,馬上大聲叫道:「立哥,你這是幹什麼,你得給我出頭啊。」

    「出你嗎的頭!」孫立馬上破口大罵,衝過來就給了吳寶來兩個大嘴巴,把吳寶來打的牙都飛出來一顆,心說要不是你這個混蛋,我能惹到這位連虎哥都惹不起的狠人嗎。

    「立哥……立哥!」吳寶來還沒明白怎麼回事呢,急的大叫。

    但是卻早已經讓孫立的人拖了出去。

    孫立戰戰兢兢的來到了李一飛的面前,既然已經讓李一飛看到,他就只能是想辦法把這件事擺平了,要不然這個狠人,要是再找自己的麻煩,他就事大了,「大哥,你我一定好好的收拾那個吳寶來,保證讓大哥你滿意。」

    李一飛點了點頭,道:「不要弄出人命,另外再給他兩萬塊,回頭這錢我給你。」

    「不用不用,這點小錢不算事,就算是我不知道大哥來,孝敬大哥的。」

    李一飛也沒客氣,跟孫立這樣的人,跟他客氣根本就沒有必要,轉頭看了看一臉欣喜的蘇依依父親,皺了一下眉頭,對孫立說道:「你在給我辦件事。」

    「好好,大哥儘管說。」

    「以後誰要是再跟他賭錢,你就把他的手打斷。」李一飛冷冷的說道。

    孫立看了一眼蘇依依的父親,連連點頭,道:「我一定不會讓任何一個人再跟他玩牌的。」

    孫立心裡卻是暗自嘀咕,這狠人做事也夠狠的,耍錢這種事,最主要的毛病還不是老蘇頭自己不提氣,現在卻把責任推到了其他人的身上,誰要是再敢跟老蘇頭玩,那就真倒霉了。

    「那走吧,以後到市裡找我喝酒。」李一飛擺了擺手。

    「謝謝大哥!」孫立連連點頭,然後恭敬的退了出去,那些小弟們連忙跟著孫立退了出去,心裡卻是對李一飛敬仰的很,這才是真正大哥呢,這叫一個牛B,一個霸氣。

    院子里瞬間就靜了下來,李一飛轉身進了堂屋,看向蘇依依的父親,道:「我的話,你也聽到了吧?」

    「聽到了,聽到了!」蘇依依的父親抹了一下頭上的汗水,心裡卻是明鏡一樣,李一飛明著是去警告那些與他玩牌的人,但實際上卻是在警告他,如果他在外面玩,只怕這個女婿就要對他下手了。

    李一飛又拿了兩千來塊錢遞給了蘇依依的父親,道:「這些錢給你,讓你暫時能夠生活,但是你也要自食其力,我可以照顧依依,但是卻不意味著也要養活你,最起碼在你這個年齡,我是不會養活你的。」

    蘇依依的父親連忙小心翼翼的接過了錢,道:「是是,我會自己養活自己的,我會馬上就去找個工作。」

    李一飛點點頭,握住了蘇依依的手,道:「依依,如果沒有什麼事,我們走吧。」

    蘇依依點點頭,然後又看父親,咬著嘴唇說道:「你最好不要再讓我失望了,如果你再……那我就再也不管你了。」

    「不會不會,我一定會好好的。」蘇依依父親送著兩人來到了大門口,輕聲說道:「女兒,你要保重。」

    蘇依依轉頭有些發愣的看著父親,好像這樣關心的話,父親已經好久沒有跟她說過了,在她的記憶里,父親這樣關心她,還是四五年前了,這讓她眼睛一下子就忍不住的紅了,再怎麼說,這也是自己的父親,他要是真的能改好,那蘇依依是從心眼裡高興。

    「只要你好好的,不去賭錢,我一定會經常回來看你的。」蘇依依說完,眼睛發紅的轉身走了,她不想讓父親看到她這時候感動的流淚。

    李一飛對蘇依依父親點了點頭,跟著蘇依依向車的方向走去。

    其實他剛才看出了蘇依依父親說這話,完全就是為了討好他,像他這樣的人,說無可救藥有些過份,但是確實是只想著自己,也就是因為怕蘇依依傷心,他才懶得拆穿他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