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老婆是雙胞胎 » 411.第411章 兩條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老婆是雙胞胎 - 411.第411章 兩條路字體大小: A+
     

    「哼,沒話說了吧?你這個混蛋,跟別人結婚,卻讓我給你生孩子,我這輩子欠你的啊?」叶韻竹看到李一飛的表情,頓時一股怒氣又從心裡湧出。

    李一飛連忙抱緊了叶韻竹,急道:「別生氣,別生氣,咱們有話好好說。」

    「你這是關心孩子還是關心我?」叶韻竹倔強的瞪著李一飛,等著李一飛的答案。

    「當然是關心你,孩子要是沒有了,咱們可以再生,可是要是因為孩子而傷了你的身體,那我就要心疼死了。」

    孕婦最大,李一飛這時候只能是拋開許盈盈,專心致致的哄著叶韻竹。

    女人在懷孕的時候,一般都會比平時脾氣大一些,這是正常的反應,而叶韻竹因為委屈,這脾氣就更要大上那麼一些了,用力的扭了李一飛一把,咬牙切齒的說道:「你說的輕巧,這孩子要是掉了,我這輩子都不能懷孕了。」

    李一飛嚇了一跳,把叶韻竹抱的更緊,但卻是不敢勒住她的肚子,小心翼翼的說道:「這話怎麼說?」

    「哼,怕了吧?我知道你結婚了,就不想要這個孩子了,誰知道到醫院裡面一檢查,卻說這是我這輩子唯一一次生孩子的機會了,小時候給你留過產,就已經讓我留下了後遺症,這次懷上就已經是很幸運了。」

    「那我們還真是比中了彩票還要幸運了,我們一共兩次,後來一次還是前幾天,豈不是說一擊中的。」

    「滾,你還有心情說風涼話,現在你怎麼辦吧,這孩子我肯定得生,我不能一輩子不當媽媽,我還不能讓這個孩子生下來就沒有父親吧?」

    「那是肯定不行。」李一飛回答的很是乾脆。

    「那你現在跟許盈盈離婚,然後我們結婚。」叶韻竹也是非常的乾脆。

    李一飛卻是一下子犯了難,如果沒有跟許盈盈結婚,那他這時候肯定要與叶韻竹結婚,可是現在已經結婚了,再提提婚,就讓他真的感覺一下子做不了這個決定。

    「哼,就知道你是虛情假意。」叶韻竹哼了一聲,推開李一飛,轉身向沙發方向走去。

    李一飛連忙亦步亦趨的跟著她,隨時準備護住,生怕她跌倒。

    感覺到李一飛的緊張,叶韻竹心裡還是有些小幸福的,但是一想到李一飛與許盈盈結婚,她又是相當的生氣。

    坐了下來,叶韻竹瞪著李一飛,道:「現在有兩條路,一條是你跟許盈盈離婚娶我,一條就是我找個男人隨便嫁了,給孩子找個便宜老子,我相信就算明知道這孩子不是他的,也會有人願意接手的。」

    「不行!」李一飛馬上瞪著眼睛吼了起來。

    「叫什麼叫?」叶韻竹回瞪了李一飛一眼,道:「你是說第一條不行,還是第二條不行,還是兩條都不行?」

    叶韻竹很清楚,李一飛這叫聲完全是因為第二條,而這第二條,也是她故意氣李一飛的,這些天她一直是心情不好,氣氣李一飛,還是感覺心情挺不錯的。

    李一飛拿出了一支煙,剛要點上,又連忙把煙扔到了桌上,這讓叶韻竹嘴角忍不住露出了一絲微笑,她知道李一飛這是因為她懷了孕,而不想在她面前抽煙了。

    「韻竹啊,這件事真的讓我很為難,你……給我點時間好不好?」

    看到李一飛那為難的表情,叶韻竹心突然一下子就軟了,輕輕的嘆了一口氣,道:「好吧,我也不逼你了,你能做到什麼地步就做到什麼地步吧,你放心,我不會給咱們孩子找個便宜老子的,就算我叶韻竹再難,我也會把這個孩子養大的。」

    「韻竹!」李一飛握住了叶韻竹的手,聲音突然變得哽咽了起來。

    叶韻竹摟過李一飛,讓他的頭枕在自己的腿上,這個動作是那麼的自然,就算七八年沒有做過了,現在也沒有一點生疏。

    「別難受了,我剛才就是跟你發發脾氣,故意氣氣你,你都多大的人了,還這樣哭鼻子啊。」

    李一飛從打當兵之後,就再也沒有哭過,但是這時候他真的很想哭,在叶韻竹的面前,他從來不用裝的那麼強大,因為叶韻竹就是在他最脆弱的時候與他在一起的,他所有的脆弱面,叶韻竹都看到過。

    如果叶韻竹這時一個勁的跟他發脾氣,打他罵他,李一飛不說好受許多,但是總還算能讓叶韻竹發泄一下,也能夠減輕一點心裡負擔,但是叶韻竹這時不但不惱了,還反而過來安慰他,就讓李一飛真的心裡酸酸的,對叶韻竹的愧疚更濃了。

    而這樣枕在叶韻竹的腿上,抱著叶韻竹的腰,讓叶韻竹回到了從前,也讓李一飛想到了以前他受了欺負的時候,叶韻竹就是這般安慰他的,臉貼在叶韻竹的肚子上,李一飛的心突然就變得寧靜了下來,似乎叶韻竹肚子孕育的那個小生命都能感覺到一般。

    門開,林思浩走了進來,手裡還捧著一大束火紅的玫瑰,但是看到李一飛和叶韻竹的姿勢,臉色頓時變得鐵青,牙齒咬的咯咯直響,眼睛血紅,似乎就要把李一飛生吞活剝了一般。

    李一飛並沒有起來,叶韻竹也沒有讓李一飛起來,手掌還在李一飛的臉上輕輕的摩挲著,對林思浩說道:「林少,來啦。」

    這種平靜的語氣簡直就讓林思浩發狂,怒聲喝道:「叶韻竹,你這是什麼意思?」

    叶韻竹淡淡一笑,道:「我沒有什麼意思啊,我與我的男人在一起,難道還要向你林大少請示一下嗎?」

    「廢話,你知不知道你現在是什麼身份?」

    「當然知道,不過就算我是一個鄉長,但我也有談戀愛的權利,有與我男人親熱的權利吧?」

    「你……你別忘了,我們已經快要定親了。」林思浩狠狠的把玫瑰摔到了茶几上。

    叶韻竹微微一笑,道:「你也知道只是快啊,好像只要我們沒結婚,我就有與別的男人在一起的權利。」

    「你……你這個臭婊子!」林思浩怒急,憑他林思浩的身份,想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比叶韻竹漂亮的女人,一樣是一抓一把,他這樣上心的與叶韻竹交往,除了家裡的原因之外,他還是因為叶韻竹對他一直不冷不熱,那種不容易上手的感覺才是讓他非得娶叶韻竹不可。

    他可以忍受叶韻竹的冷淡,因為只要叶韻竹成了他老婆,那時候自然就會好,但是看到叶韻竹的腿上竟然枕著另外一個男人,他就是實在受不了了,這時候掄起巴掌就向叶韻竹的臉上抽來。

    只不過一隻手突然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然後李一飛就緩緩的坐了起來,眼裡閃著慘人的寒光,一字一頓的說道:「別動我的女人!」隨著他每說一字,李一飛就坐起來一分,手掌也隨之翻轉,林思浩的身體就不由自主的跟著扭過去。

    當李一飛坐起來的時候,林思浩已經是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不是讓李一飛嚇的,而是李一飛扭著他的胳膊,除了跪下去之外,他的胳膊好像就要被扭斷了。

    叶韻竹聽著李一飛這句霸氣森冷的幾個字,眼睛裡面的目光一下子就變得痴迷起來,以前她熟悉的那個李一飛絕對沒有如此的霸氣,現在這樣霸氣雖然看起來有些陌生,但是卻讓叶韻竹喜歡的不得了,這已經不是那個需要她來保護和安慰的那個男孩,而是一個真正頂天立地的真漢子了。

    「放手!放手!我艹你嗎的,你給我放手!」林思浩跪在地上,想要掙扎,但是只要一動,胳膊就像斷了一般的疼痛,所以只能是咬牙切齒的破口大罵。

    李一飛手腕又是輕輕的一抖,林思浩的頭都差點杵在地上,驚呼了一聲,也顧不得罵了,另外一手連忙撐在了地面上。

    「你敢打我,你敢打我!」林思浩嘶聲叫著,長這麼大,從來都是他欺負人,這種讓人下跪的事情,一向都是他逼迫別人的,現在卻是被逼跪在了李一飛的面前,這讓他心裡實在是無法接受,這時候連罵人都不會了,翻來覆去的就是這四個字。

    叶韻竹本來還與李一飛享受著溫存,但是突然的變故卻是讓她一下子慌了,這個林思浩家裡的背景那麼大,要收拾李一飛那還不是輕鬆,急忙抓住了李一飛的手,急道:「快放開他。」

    李一飛對叶韻竹的話這時是言聽計從,手掌馬上就鬆開,柔聲說道:「沒嚇著你吧?」

    叶韻竹白了李一飛一眼,那眼裡本來多是責怪,這時候卻又多了一種柔情,她自然知道李一飛這樣出手,就是因為這個林思浩來打她了。

    林思浩這時爬了起來,左手揉著右手的手腕,臉上的肌肉都是扭曲了起來,咬牙切齒的說道:「好好,小子,上一次我沒跟你計較,這一次你竟然敢打我,我林思浩要不把你整死,我林字就倒過來寫。」

    林思浩這不是嚇嚇李一飛,他這時真的動了殺機,他就要把李一飛致於死地才能出了心頭的這口惡氣。

    「哼,沒話說了吧?你這個混蛋,跟別人結婚,卻讓我給你生孩子,我這輩子欠你的啊?」叶韻竹看到李一飛的表情,頓時一股怒氣又從心裡湧出。

    李一飛連忙抱緊了叶韻竹,急道:「別生氣,別生氣,咱們有話好好說。」

    「你這是關心孩子還是關心我?」叶韻竹倔強的瞪著李一飛,等著李一飛的答案。

    「當然是關心你,孩子要是沒有了,咱們可以再生,可是要是因為孩子而傷了你的身體,那我就要心疼死了。」

    孕婦最大,李一飛這時候只能是拋開許盈盈,專心致致的哄著叶韻竹。

    女人在懷孕的時候,一般都會比平時脾氣大一些,這是正常的反應,而叶韻竹因為委屈,這脾氣就更要大上那麼一些了,用力的扭了李一飛一把,咬牙切齒的說道:「你說的輕巧,這孩子要是掉了,我這輩子都不能懷孕了。」

    李一飛嚇了一跳,把叶韻竹抱的更緊,但卻是不敢勒住她的肚子,小心翼翼的說道:「這話怎麼說?」

    「哼,怕了吧?我知道你結婚了,就不想要這個孩子了,誰知道到醫院裡面一檢查,卻說這是我這輩子唯一一次生孩子的機會了,小時候給你留過產,就已經讓我留下了後遺症,這次懷上就已經是很幸運了。」

    「那我們還真是比中了彩票還要幸運了,我們一共兩次,後來一次還是前幾天,豈不是說一擊中的。」

    「滾,你還有心情說風涼話,現在你怎麼辦吧,這孩子我肯定得生,我不能一輩子不當媽媽,我還不能讓這個孩子生下來就沒有父親吧?」

    「那是肯定不行。」李一飛回答的很是乾脆。

    「那你現在跟許盈盈離婚,然後我們結婚。」叶韻竹也是非常的乾脆。

    李一飛卻是一下子犯了難,如果沒有跟許盈盈結婚,那他這時候肯定要與叶韻竹結婚,可是現在已經結婚了,再提提婚,就讓他真的感覺一下子做不了這個決定。

    「哼,就知道你是虛情假意。」叶韻竹哼了一聲,推開李一飛,轉身向沙發方向走去。

    李一飛連忙亦步亦趨的跟著她,隨時準備護住,生怕她跌倒。

    感覺到李一飛的緊張,叶韻竹心裡還是有些小幸福的,但是一想到李一飛與許盈盈結婚,她又是相當的生氣。

    坐了下來,叶韻竹瞪著李一飛,道:「現在有兩條路,一條是你跟許盈盈離婚娶我,一條就是我找個男人隨便嫁了,給孩子找個便宜老子,我相信就算明知道這孩子不是他的,也會有人願意接手的。」

    「不行!」李一飛馬上瞪著眼睛吼了起來。

    「叫什麼叫?」叶韻竹回瞪了李一飛一眼,道:「你是說第一條不行,還是第二條不行,還是兩條都不行?」

    叶韻竹很清楚,李一飛這叫聲完全是因為第二條,而這第二條,也是她故意氣李一飛的,這些天她一直是心情不好,氣氣李一飛,還是感覺心情挺不錯的。

    李一飛拿出了一支煙,剛要點上,又連忙把煙扔到了桌上,這讓叶韻竹嘴角忍不住露出了一絲微笑,她知道李一飛這是因為她懷了孕,而不想在她面前抽煙了。

    「韻竹啊,這件事真的讓我很為難,你……給我點時間好不好?」

    看到李一飛那為難的表情,叶韻竹心突然一下子就軟了,輕輕的嘆了一口氣,道:「好吧,我也不逼你了,你能做到什麼地步就做到什麼地步吧,你放心,我不會給咱們孩子找個便宜老子的,就算我叶韻竹再難,我也會把這個孩子養大的。」

    「韻竹!」李一飛握住了叶韻竹的手,聲音突然變得哽咽了起來。

    叶韻竹摟過李一飛,讓他的頭枕在自己的腿上,這個動作是那麼的自然,就算七八年沒有做過了,現在也沒有一點生疏。

    「別難受了,我剛才就是跟你發發脾氣,故意氣氣你,你都多大的人了,還這樣哭鼻子啊。」

    李一飛從打當兵之後,就再也沒有哭過,但是這時候他真的很想哭,在叶韻竹的面前,他從來不用裝的那麼強大,因為叶韻竹就是在他最脆弱的時候與他在一起的,他所有的脆弱面,叶韻竹都看到過。

    如果叶韻竹這時一個勁的跟他發脾氣,打他罵他,李一飛不說好受許多,但是總還算能讓叶韻竹發泄一下,也能夠減輕一點心裡負擔,但是叶韻竹這時不但不惱了,還反而過來安慰他,就讓李一飛真的心裡酸酸的,對叶韻竹的愧疚更濃了。

    而這樣枕在叶韻竹的腿上,抱著叶韻竹的腰,讓叶韻竹回到了從前,也讓李一飛想到了以前他受了欺負的時候,叶韻竹就是這般安慰他的,臉貼在叶韻竹的肚子上,李一飛的心突然就變得寧靜了下來,似乎叶韻竹肚子孕育的那個小生命都能感覺到一般。

    門開,林思浩走了進來,手裡還捧著一大束火紅的玫瑰,但是看到李一飛和叶韻竹的姿勢,臉色頓時變得鐵青,牙齒咬的咯咯直響,眼睛血紅,似乎就要把李一飛生吞活剝了一般。

    李一飛並沒有起來,叶韻竹也沒有讓李一飛起來,手掌還在李一飛的臉上輕輕的摩挲著,對林思浩說道:「林少,來啦。」

    這種平靜的語氣簡直就讓林思浩發狂,怒聲喝道:「叶韻竹,你這是什麼意思?」

    叶韻竹淡淡一笑,道:「我沒有什麼意思啊,我與我的男人在一起,難道還要向你林大少請示一下嗎?」

    「廢話,你知不知道你現在是什麼身份?」

    「當然知道,不過就算我是一個鄉長,但我也有談戀愛的權利,有與我男人親熱的權利吧?」

    「你……你別忘了,我們已經快要定親了。」林思浩狠狠的把玫瑰摔到了茶几上。

    叶韻竹微微一笑,道:「你也知道只是快啊,好像只要我們沒結婚,我就有與別的男人在一起的權利。」

    「你……你這個臭婊子!」林思浩怒急,憑他林思浩的身份,想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比叶韻竹漂亮的女人,一樣是一抓一把,他這樣上心的與叶韻竹交往,除了家裡的原因之外,他還是因為叶韻竹對他一直不冷不熱,那種不容易上手的感覺才是讓他非得娶叶韻竹不可。

    他可以忍受叶韻竹的冷淡,因為只要叶韻竹成了他老婆,那時候自然就會好,但是看到叶韻竹的腿上竟然枕著另外一個男人,他就是實在受不了了,這時候掄起巴掌就向叶韻竹的臉上抽來。

    只不過一隻手突然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然後李一飛就緩緩的坐了起來,眼裡閃著慘人的寒光,一字一頓的說道:「別動我的女人!」隨著他每說一字,李一飛就坐起來一分,手掌也隨之翻轉,林思浩的身體就不由自主的跟著扭過去。

    當李一飛坐起來的時候,林思浩已經是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不是讓李一飛嚇的,而是李一飛扭著他的胳膊,除了跪下去之外,他的胳膊好像就要被扭斷了。

    叶韻竹聽著李一飛這句霸氣森冷的幾個字,眼睛裡面的目光一下子就變得痴迷起來,以前她熟悉的那個李一飛絕對沒有如此的霸氣,現在這樣霸氣雖然看起來有些陌生,但是卻讓叶韻竹喜歡的不得了,這已經不是那個需要她來保護和安慰的那個男孩,而是一個真正頂天立地的真漢子了。

    「放手!放手!我艹你嗎的,你給我放手!」林思浩跪在地上,想要掙扎,但是只要一動,胳膊就像斷了一般的疼痛,所以只能是咬牙切齒的破口大罵。

    李一飛手腕又是輕輕的一抖,林思浩的頭都差點杵在地上,驚呼了一聲,也顧不得罵了,另外一手連忙撐在了地面上。

    「你敢打我,你敢打我!」林思浩嘶聲叫著,長這麼大,從來都是他欺負人,這種讓人下跪的事情,一向都是他逼迫別人的,現在卻是被逼跪在了李一飛的面前,這讓他心裡實在是無法接受,這時候連罵人都不會了,翻來覆去的就是這四個字。

    叶韻竹本來還與李一飛享受著溫存,但是突然的變故卻是讓她一下子慌了,這個林思浩家裡的背景那麼大,要收拾李一飛那還不是輕鬆,急忙抓住了李一飛的手,急道:「快放開他。」

    李一飛對叶韻竹的話這時是言聽計從,手掌馬上就鬆開,柔聲說道:「沒嚇著你吧?」

    叶韻竹白了李一飛一眼,那眼裡本來多是責怪,這時候卻又多了一種柔情,她自然知道李一飛這樣出手,就是因為這個林思浩來打她了。

    林思浩這時爬了起來,左手揉著右手的手腕,臉上的肌肉都是扭曲了起來,咬牙切齒的說道:「好好,小子,上一次我沒跟你計較,這一次你竟然敢打我,我林思浩要不把你整死,我林字就倒過來寫。」

    林思浩這不是嚇嚇李一飛,他這時真的動了殺機,他就要把李一飛致於死地才能出了心頭的這口惡氣。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