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老婆是雙胞胎 » 410.第410章 就是你的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老婆是雙胞胎 - 410.第410章 就是你的種字體大小: A+
     

    「好啦,我的小姑奶奶,我給你按就是了,你姐忙著,你就別喊她了。」李一飛瞪了許姍姍一眼,把手放在了許姍姍的腿上。

    許盈盈這時已經走了出來,看到李一飛的手已經放在妹妹的腿上,又聽到李一飛這句話,頓時瞪了妹妹一眼,道:「你姐夫一天也這麼辛苦,你就不能不欺負他?」

    「嘻嘻,不欺負白不欺負,誰讓他是我姐夫呢,他要是別人姐夫,我就沒得欺負了。」

    小姨子欺負姐夫那也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所以許姍姍說出來那也是理直氣壯,許盈盈心疼的對李一飛說道:「你不用理會她。」

    李一飛這時還真不好說不管了,笑道:「這點事情也沒什麼,再說我也沒有什麼事,怎麼都是坐在這裡看電視,給姍姍按就按按吧。」

    許姍姍又得意的說道:「而且我還能看著姐夫,不讓她抽煙,他給我按摩的時候都是不抽煙的,等過一段時間他戒了煙,你們就可以要孩子了,我這不也是一件大功勞嗎。」

    許盈盈眼睛一亮,道:「那不錯,那就讓你姐夫多給你按一會兒。」

    李一飛翻了翻白眼,道:「這種戒煙的方法太殘酷了吧?」

    許姍姍咯咯一笑,道:「姐夫,你就忍忍吧,為了我可愛的小侄子,為了我的健康,你就好好的給我按吧。」

    許盈盈連連點頭,道:「你不也說了嗎,為了孩子,你得戒煙嗎,現在就努力吧。」

    許盈盈又回卧室了,許姍姍則是捂著嘴輕笑不已,李一飛有些氣悶,報復性的在許姍姍腿上輕輕的摩挲了起來。

    只摩挲了兩下,許姍姍就是發出了一聲有如小貓一般的聲音,看向李一飛的目光就變了,兩腿也是輕輕的顫抖著,竟然是一副很動情的樣子。

    李一飛嚇了一跳,沒有想到許姍姍反應竟然是如此敏感,這下子豈不是玩出火來了,連忙改變了手法,不敢那麼過份了。

    「姐夫,就要剛才那樣……」許姍姍水汪汪的眼睛看著李一飛,目光裡面情意綿綿。

    李一飛心裡一盪,差點就是照著許姍姍的話做了,好在最後還算是堅持住了,道:「不許胡鬧了。」

    許姍姍感覺到李一飛是真的有些生氣了,噘了噘嘴,道:「好吧,那你想怎麼按就怎麼按了。」

    李一飛眼觀鼻,鼻觀心,再也不敢亂來了,這個小姨子對他的誘惑實在是太大,如果一不小心,他自己都感覺到要掉入萬劫不復之地了。

    許姍姍雖然有些不甘心,但是看到李一飛這樣,也是乖乖的聽話,對於這個姐夫,她心裡真是非常的喜歡,另外還有一個不能跟別人說的理由,也是讓她每一次與李一飛在一起,都是忍不住的就想與李一飛親近,要不然她可是一個很自愛的女孩子,怎麼可能隨便跟一個男人那般親近而無所顧忌呢。

    「姐,你還沒完啊?」睡前,許姍姍和許盈盈這兩姐妹都在衛生間洗漱,許姍姍看著許盈盈換衛生巾,皺著眉頭,噘著嘴。

    「快了,明天應該就好了,你怎麼還關心我這事了?」許盈盈有些疑惑的看著妹妹。

    「你沒事總來事幹什麼啊,真討厭。」許姍姍嘀咕了一句。

    「我來事,你討厭什麼?你又不是不來。」許盈盈感覺許姍姍今天的問題挺古怪。

    「不跟你說了,我去睡覺了。」說完許姍姍就跑出了衛生間,留下了有些不解的許盈盈。

    工廠那邊許盈盈一直沒過去,今天公司裡面的事情並不是特別的重要,就帶著李一飛還有公司裡面的幾個人一起來到了工地。

    而在來之前,許盈盈給叶韻竹打過了電話,叶韻竹就已經在工地那裡等著她們了。

    許盈盈歷來都是公私分明的,雖然知道李一飛和叶韻竹之間有感情瓜葛,還是與叶韻竹談笑風生,一起討論著工地的情況。

    公事說完,自然就是例行的吃飯了,除了許盈盈公司的人之外,還有一些鄉裡面的幹部,所以李一飛和叶韻竹私下說話的機會也沒有。

    不過待吃完了飯,許盈盈就與李一飛來到了叶韻竹的辦公室,另外還有一些事情,就不需要在公開場合說了。

    「嘔……」叶韻竹又是幾下乾嘔,打斷了兩人的談話。

    許盈盈忙道:「葉鄉長,你身體不舒服,今天的事情就算了吧,你先去醫院看看,我們哪天再談。」

    叶韻竹擺了擺手,道:「沒有事,一會就好。」

    「葉鄉長,我知道你也是一個工作第一的人,但是身體還是最重要的,這樣下去可不行,剛才吃飯的時候,我就看你沒吃什麼,連酒也沒喝一口。」

    叶韻竹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向李一飛看來,這讓李一飛心裡突的一跳,有了一種讓他極其不安的想法。

    「葉鄉長,我看你……不會是……」李一飛想到了,許盈盈同樣想到了,但這話問出來實在是太過唐突,所以就有些說不出口了,而她說話的時候,也是同樣不由自的向李一飛看去,心臟也是不爭氣的狂跳起來。

    叶韻竹吸了一口氣,道:「不錯,我是懷孕了。」

    李一飛頓時石化,兩眼獃獃的看著叶韻竹,而許盈盈則是臉色劇變,結結巴巴的說道:「是……是……誰的?」

    叶韻竹淡淡一笑,道:「你不用緊張,不是你老公的。」

    許盈盈鬆了一口氣,但馬上又歉疚的說道:「不好意思,我不應該這麼想的。」

    叶韻竹微微一笑,道:「你這樣想也應該,我和一飛以前有過一段,現在見面余情未了也是正常的,如果他不是你老公的話,那我還沒準把他弄到我身邊來,但現在你們都已經結婚了,我叶韻竹還不至於去破壞你們的家庭。」

    許盈盈讓叶韻竹這麼一說,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好了,我們再接著談公事。」叶韻竹轉移了話題,顯然是不想在這個問題上多說,而許盈盈也不方便多問了,而且心裡還是非常的歡喜,叶韻竹既然已經懷孕了,那就意味著她已經有了另外的男人,那就不會再與李一飛有什麼瓜葛了。

    下午兩點多,李一飛和許盈盈離開了鄉里,許盈盈看到李一飛一直沉默不語,白了李一飛一眼,道:「是不是心情不好?」

    李一飛牽強的笑了一下,道:「盈盈,對不起,我確實有些不自在。」

    「我能明白,畢竟韻竹也是與你有那麼深的感情,要不要去問問她?剛才你一直都沒有機會與她說話。」

    李一飛遲疑了一下,終於是點了點頭,道:「我想去見見她。」

    「好!」許盈盈痛快的答應了下來,李一飛能夠在這時候告訴她,總比偷偷摸摸的去見叶韻竹要強。

    「那你開車回去,我打車回去。」

    許盈盈又是痛快的答應了下來,就算李一飛下車之時,她也沒有心情不快,這點小事,總是不及叶韻竹懷了別人的孩子讓她喜悅。

    叶韻竹正在辦公室的窗前站著,眼睛有些紅,她這幾年已經學的非常的堅強,就算是心裡再難受,她也不想讓自己的眼淚流下來。

    她腦子裡一直回想的都是她與李一飛在一起的點點滴滴,有些事情因為青春年少而顯得幼稚,但是想起來都是那麼的甜蜜,可是那個讓她一直愛到骨頭裡面的傢伙,肚子里小傢伙的父親,這時候卻是成了別人的丈夫。

    叶韻竹想的太入神,就連有人走進了她的辦公室,她也不知道,直到一雙臂膀從後面抱住了她,她才騰的一下子驚醒過來,本能的就是用力掙扎。

    「別動,小心動了胎氣。」身後響起了一個讓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聲音,讓叶韻竹的身體一下子軟了下來。

    但她馬上又冷起了臉,道:「你還回來幹什麼?」

    「我都當爹了,我竟然還不知道,我怎麼能不回來看看?」李一飛抱著叶韻竹,聲音說不出來的溫柔。

    「你少在那裡自做多情,我肚子裡面的孩子又不是你的。」

    「那次酒醉我們在一起,你說這個孩子能不是我的?」

    「切,我除了跟你,就不能跟別的男人啊,只要健康的男人就能讓我懷孕,這多簡單點事。」

    李一飛輕輕的撫摸著叶韻竹的小腹,道:「別在那裡騙我了,如果你真有幾個男人,那你又怎麼能知道這孩子不是我的,最起碼也會不知道這個孩子的父親到底是誰。」

    「我做過DNA檢測。」

    「一來孩子太小,二來你都沒提取我的DNA,你測什麼?」

    「你……哼,反正就不是你的。」

    「好好,不是我的,你說不是就不是,這樣行了吧。」

    李一飛寵溺的話語讓叶韻竹身體又軟了下來,很久以前,叶韻竹跟李一飛發小脾氣的時候,李一飛總會這麼哄著她,直到她轉怒為喜而止。

    叶韻竹轉過身來,下面對著李一飛,惡狠狠的說道:「你知道是你的種,那你想怎麼辦?」

    李一飛表情一下子僵住,現在他又遇到了一個大難題。

    「好啦,我的小姑奶奶,我給你按就是了,你姐忙著,你就別喊她了。」李一飛瞪了許姍姍一眼,把手放在了許姍姍的腿上。

    許盈盈這時已經走了出來,看到李一飛的手已經放在妹妹的腿上,又聽到李一飛這句話,頓時瞪了妹妹一眼,道:「你姐夫一天也這麼辛苦,你就不能不欺負他?」

    「嘻嘻,不欺負白不欺負,誰讓他是我姐夫呢,他要是別人姐夫,我就沒得欺負了。」

    小姨子欺負姐夫那也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所以許姍姍說出來那也是理直氣壯,許盈盈心疼的對李一飛說道:「你不用理會她。」

    李一飛這時還真不好說不管了,笑道:「這點事情也沒什麼,再說我也沒有什麼事,怎麼都是坐在這裡看電視,給姍姍按就按按吧。」

    許姍姍又得意的說道:「而且我還能看著姐夫,不讓她抽煙,他給我按摩的時候都是不抽煙的,等過一段時間他戒了煙,你們就可以要孩子了,我這不也是一件大功勞嗎。」

    許盈盈眼睛一亮,道:「那不錯,那就讓你姐夫多給你按一會兒。」

    李一飛翻了翻白眼,道:「這種戒煙的方法太殘酷了吧?」

    許姍姍咯咯一笑,道:「姐夫,你就忍忍吧,為了我可愛的小侄子,為了我的健康,你就好好的給我按吧。」

    許盈盈連連點頭,道:「你不也說了嗎,為了孩子,你得戒煙嗎,現在就努力吧。」

    許盈盈又回卧室了,許姍姍則是捂著嘴輕笑不已,李一飛有些氣悶,報復性的在許姍姍腿上輕輕的摩挲了起來。

    只摩挲了兩下,許姍姍就是發出了一聲有如小貓一般的聲音,看向李一飛的目光就變了,兩腿也是輕輕的顫抖著,竟然是一副很動情的樣子。

    李一飛嚇了一跳,沒有想到許姍姍反應竟然是如此敏感,這下子豈不是玩出火來了,連忙改變了手法,不敢那麼過份了。

    「姐夫,就要剛才那樣……」許姍姍水汪汪的眼睛看著李一飛,目光裡面情意綿綿。

    李一飛心裡一盪,差點就是照著許姍姍的話做了,好在最後還算是堅持住了,道:「不許胡鬧了。」

    許姍姍感覺到李一飛是真的有些生氣了,噘了噘嘴,道:「好吧,那你想怎麼按就怎麼按了。」

    李一飛眼觀鼻,鼻觀心,再也不敢亂來了,這個小姨子對他的誘惑實在是太大,如果一不小心,他自己都感覺到要掉入萬劫不復之地了。

    許姍姍雖然有些不甘心,但是看到李一飛這樣,也是乖乖的聽話,對於這個姐夫,她心裡真是非常的喜歡,另外還有一個不能跟別人說的理由,也是讓她每一次與李一飛在一起,都是忍不住的就想與李一飛親近,要不然她可是一個很自愛的女孩子,怎麼可能隨便跟一個男人那般親近而無所顧忌呢。

    「姐,你還沒完啊?」睡前,許姍姍和許盈盈這兩姐妹都在衛生間洗漱,許姍姍看著許盈盈換衛生巾,皺著眉頭,噘著嘴。

    「快了,明天應該就好了,你怎麼還關心我這事了?」許盈盈有些疑惑的看著妹妹。

    「你沒事總來事幹什麼啊,真討厭。」許姍姍嘀咕了一句。

    「我來事,你討厭什麼?你又不是不來。」許盈盈感覺許姍姍今天的問題挺古怪。

    「不跟你說了,我去睡覺了。」說完許姍姍就跑出了衛生間,留下了有些不解的許盈盈。

    工廠那邊許盈盈一直沒過去,今天公司裡面的事情並不是特別的重要,就帶著李一飛還有公司裡面的幾個人一起來到了工地。

    而在來之前,許盈盈給叶韻竹打過了電話,叶韻竹就已經在工地那裡等著她們了。

    許盈盈歷來都是公私分明的,雖然知道李一飛和叶韻竹之間有感情瓜葛,還是與叶韻竹談笑風生,一起討論著工地的情況。

    公事說完,自然就是例行的吃飯了,除了許盈盈公司的人之外,還有一些鄉裡面的幹部,所以李一飛和叶韻竹私下說話的機會也沒有。

    不過待吃完了飯,許盈盈就與李一飛來到了叶韻竹的辦公室,另外還有一些事情,就不需要在公開場合說了。

    「嘔……」叶韻竹又是幾下乾嘔,打斷了兩人的談話。

    許盈盈忙道:「葉鄉長,你身體不舒服,今天的事情就算了吧,你先去醫院看看,我們哪天再談。」

    叶韻竹擺了擺手,道:「沒有事,一會就好。」

    「葉鄉長,我知道你也是一個工作第一的人,但是身體還是最重要的,這樣下去可不行,剛才吃飯的時候,我就看你沒吃什麼,連酒也沒喝一口。」

    叶韻竹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向李一飛看來,這讓李一飛心裡突的一跳,有了一種讓他極其不安的想法。

    「葉鄉長,我看你……不會是……」李一飛想到了,許盈盈同樣想到了,但這話問出來實在是太過唐突,所以就有些說不出口了,而她說話的時候,也是同樣不由自的向李一飛看去,心臟也是不爭氣的狂跳起來。

    叶韻竹吸了一口氣,道:「不錯,我是懷孕了。」

    李一飛頓時石化,兩眼獃獃的看著叶韻竹,而許盈盈則是臉色劇變,結結巴巴的說道:「是……是……誰的?」

    叶韻竹淡淡一笑,道:「你不用緊張,不是你老公的。」

    許盈盈鬆了一口氣,但馬上又歉疚的說道:「不好意思,我不應該這麼想的。」

    叶韻竹微微一笑,道:「你這樣想也應該,我和一飛以前有過一段,現在見面余情未了也是正常的,如果他不是你老公的話,那我還沒準把他弄到我身邊來,但現在你們都已經結婚了,我叶韻竹還不至於去破壞你們的家庭。」

    許盈盈讓叶韻竹這麼一說,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好了,我們再接著談公事。」叶韻竹轉移了話題,顯然是不想在這個問題上多說,而許盈盈也不方便多問了,而且心裡還是非常的歡喜,叶韻竹既然已經懷孕了,那就意味著她已經有了另外的男人,那就不會再與李一飛有什麼瓜葛了。

    下午兩點多,李一飛和許盈盈離開了鄉里,許盈盈看到李一飛一直沉默不語,白了李一飛一眼,道:「是不是心情不好?」

    李一飛牽強的笑了一下,道:「盈盈,對不起,我確實有些不自在。」

    「我能明白,畢竟韻竹也是與你有那麼深的感情,要不要去問問她?剛才你一直都沒有機會與她說話。」

    李一飛遲疑了一下,終於是點了點頭,道:「我想去見見她。」

    「好!」許盈盈痛快的答應了下來,李一飛能夠在這時候告訴她,總比偷偷摸摸的去見叶韻竹要強。

    「那你開車回去,我打車回去。」

    許盈盈又是痛快的答應了下來,就算李一飛下車之時,她也沒有心情不快,這點小事,總是不及叶韻竹懷了別人的孩子讓她喜悅。

    叶韻竹正在辦公室的窗前站著,眼睛有些紅,她這幾年已經學的非常的堅強,就算是心裡再難受,她也不想讓自己的眼淚流下來。

    她腦子裡一直回想的都是她與李一飛在一起的點點滴滴,有些事情因為青春年少而顯得幼稚,但是想起來都是那麼的甜蜜,可是那個讓她一直愛到骨頭裡面的傢伙,肚子里小傢伙的父親,這時候卻是成了別人的丈夫。

    叶韻竹想的太入神,就連有人走進了她的辦公室,她也不知道,直到一雙臂膀從後面抱住了她,她才騰的一下子驚醒過來,本能的就是用力掙扎。

    「別動,小心動了胎氣。」身後響起了一個讓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聲音,讓叶韻竹的身體一下子軟了下來。

    但她馬上又冷起了臉,道:「你還回來幹什麼?」

    「我都當爹了,我竟然還不知道,我怎麼能不回來看看?」李一飛抱著叶韻竹,聲音說不出來的溫柔。

    「你少在那裡自做多情,我肚子裡面的孩子又不是你的。」

    「那次酒醉我們在一起,你說這個孩子能不是我的?」

    「切,我除了跟你,就不能跟別的男人啊,只要健康的男人就能讓我懷孕,這多簡單點事。」

    李一飛輕輕的撫摸著叶韻竹的小腹,道:「別在那裡騙我了,如果你真有幾個男人,那你又怎麼能知道這孩子不是我的,最起碼也會不知道這個孩子的父親到底是誰。」

    「我做過DNA檢測。」

    「一來孩子太小,二來你都沒提取我的DNA,你測什麼?」

    「你……哼,反正就不是你的。」

    「好好,不是我的,你說不是就不是,這樣行了吧。」

    李一飛寵溺的話語讓叶韻竹身體又軟了下來,很久以前,叶韻竹跟李一飛發小脾氣的時候,李一飛總會這麼哄著她,直到她轉怒為喜而止。

    叶韻竹轉過身來,下面對著李一飛,惡狠狠的說道:「你知道是你的種,那你想怎麼辦?」

    李一飛表情一下子僵住,現在他又遇到了一個大難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