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老婆是雙胞胎 » 409.第409章 越來越過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老婆是雙胞胎 - 409.第409章 越來越過分字體大小: A+
     

    許盈盈走了,蘇夢欣又是李一飛的小秘書了,把李一飛侍候的那叫一個周到,本來讓李一飛感覺枯燥無味的工作,現在似乎也是完全有了滋味,最起碼感覺時間過的很快,眨眼之間,就已經下班了。

    晚上吃飯的時候,家裡又多了孟曉菲這個吃貨,她的家被搬到這裡,蘇夢欣已經通知過她,而這個丫頭就是那種大大咧咧的性子,心裡感激的不得了,但是眨眼之間就不當回事了,與蘇夢欣說起話來,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感激。

    對於孟曉菲這樣,大家也不當回事,反而是感覺這個丫頭挺不錯的,更容易讓人親近。

    「姐夫,你知不知道上次你打的那個秦漢東還想找人報復你來著?」許姍姍在吃飯的時候問李一飛。

    許盈盈臉色馬上一變,急道:「他想怎麼樣?」

    蘇夢欣還是那樣姿態優雅的吃著東西,但是目光卻是瞟了李一飛一眼,帶著一點淡淡的笑意。

    孟曉菲卻是馬上說道:「什麼人敢惹李大哥,李大哥你就揍他!」孟曉菲這個丫頭最是直接,而且在她心裡,李一飛就是一個大好人,所有找李一飛麻煩的人,直接都歸入到壞人的行列里。

    許姍姍笑道:「沒事啦,這事讓咱們學校的校長知道了,他直接警告了秦漢東,不讓他在這裡惹事,那個秦漢東就只能灰溜溜的離開了。」

    李一飛皺了一下眉頭,道:「你還跟那個王立邦走的很近?」

    許盈盈知道沒事了,但馬上對這個王立邦感了興趣,道:「那個王立邦是什麼人?」

    許姍姍嘻嘻一笑,道:「你讓姐夫說嘍,姐夫也認識。」

    許盈盈馬上把目光轉向了李一飛,李一飛就說道:「那個王立邦是姍姍學校的校長,今年三十來歲吧,模樣倒還可以,家世也沒有問題,父親王久哲也算是一方富豪,家裡能有幾個億,還有一家影視娛樂公司。」

    「這條件不錯啊。」許盈盈臉上帶著一絲興奮。

    李一飛搖了搖頭,道:「但我並不看好那個王立邦,他太深沉了,這樣的人心機太重,姍姍又是那種很調皮的性格,如果他們兩個人在一起,回頭我怕姍姍會吃虧。」

    「不是吧,我感覺男人深沉一點,那是有城府,也是成熟的表現。」許盈盈皺了皺眉頭,對於李一飛的這種說法並不很贊同。

    李一飛對於這件事倒是很執著,道:「一個人成熟的表現是在處事方面,但也要真性情,那個王立邦讓人感覺不到他到底是什麼性格,這樣的人往往是很可怕的,你永遠不知道他想的是什麼,姍姍這樣直爽的性子,怎麼能夠受得了他?」

    許姍姍馬上一拍巴掌,道:「還是姐夫了解我,我就不喜歡那個王立邦。」

    許盈盈白了兩人一眼,道:「我這個姐姐現在還不如你姐夫了解你了?」

    許姍姍嘻嘻一笑,道:「雖然你們都是為我好,但是出發點還是有區別的,姐你自己結婚了,你就跟我老媽一樣了,那是巴不得我早點嫁出去,而我姐夫那是完全只想著我怎麼能不吃虧,這才是真正為我考慮呢。」

    蘇夢欣這時也插言說道:「我感覺一飛說的也對,這樣的男人確實不太適合姍姍。」

    許盈盈只得說道:「好吧好吧,既然你們都這麼說,那我就不多想了,不過姍姍,你要是對那個王立邦沒有什麼想法,那就離他遠點,別讓人家誤會。」

    「知道啦,他約我出去吃飯,我都沒答應嘍,家裡有姐夫做的這麼好吃,誰傻了吧嘰的出去吃啊。」

    孟曉菲馬上興奮的連連點頭,嘴裡雖然滿是食物,還是含糊的說道:「對對,李大哥做的東西就是好吃。」

    眾人看到孟曉菲的樣子,不由都是哈哈一笑,而孟曉菲連忙快速的咀嚼了幾口,這才把東西咽了下去,然後吐了一下舌頭,道:「你們別笑我啊,我就是一個吃貨。」

    眾人愣了一下,然後笑的都肚子都疼了。

    「對了,李大哥,你和盈盈姐結婚了,那依依怎麼辦啊?」孟曉菲突然的一句話,讓大家齊刷刷的把目光對準了李一飛。

    孟曉菲這時才發覺說錯了話,急道:「我瞎說的,瞎說的,盈盈姐你別介意啊,依依……是一個男的……」

    「噗嗤……」大家本來因為孟曉菲突然提出此事而都覺得有些尷尬,但是孟曉菲後面這一句話,讓大家的尷尬一掃而空,再一次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許盈盈也不想讓李一飛難堪,忍住了笑,道:「依依和你李大哥的事情我也知道,你就不用掩飾啦。」

    孟曉菲頓時瞪大了眼睛,道:「原來你也知道啊,那我就放心了。」說著拍了拍胸口,又向李一飛吐了一下舌頭。

    不過在吃完飯,孟曉菲偷偷的湊到了李一飛的身邊,小聲說道:「李大哥啊,今天我回原來的家看到了依依。」

    李一飛點點頭,道:「那個房子我給她留著呢,她會常常回去的。」

    「可是依依那麼好,你怎麼不娶她啊,當然我不是說盈盈姐不好,只是這樣對依依就不公平了。」

    李一飛拍了拍孟曉菲的肩膀,道:「我會處理好的,依依那麼好,我當然也不會傷害她。」

    「那你……你是想讓依依當你的小三?」孟曉菲瞪大了眼睛,聲音一下子提高了。

    這聲音連客廳裡面的許盈盈她們都聽到了,不過她們好像都沒有聽到一般,都沒向廚房這邊看。

    孟曉菲也意識到自己的聲音大了,緊張的往客廳那邊看了一眼,發現誰也沒有看她,還以為她們沒有聽到呢,盯著李一飛,等著他的回答。

    李一飛有些尷尬,道:「曉菲,我可不是玩弄依依的感情,我是真心的喜歡她,而與盈盈結婚,也是有一些特殊的原因,處理她們兩人的關係,我還需要一些時間。」

    「哦……」孟曉菲頭腦簡單,似懂非懂,道:「反正我很喜歡依依,不喜歡她受到傷害,要是她跟你結婚了,那我的家她都能幫我收拾。」

    李一飛白了孟曉菲一眼,道:「你不會就是看中了這一點吧?」

    孟曉菲吐了一下舌頭,道:「不是啦,我就是在依依面前很放鬆,在盈盈姐面前就有些壓力了。」

    「有什麼壓力,她就是你李大哥的老婆。」

    「對對,這麼想就沒壓力了,她怎麼厲害,那不也是你老婆嗎,嘻嘻,我出去啦。」

    又聊了一會,蘇夢欣和孟曉菲呆了一會就回去了,尤其是孟曉菲,在這個新家裡,還一次也沒有住過呢,自然要好好的收拾一番了,不過這丫頭收拾完,只怕是越收拾越亂。

    家裡就剩下三個人,這時都在沙發上坐著,許盈盈和許姍姍分別坐在了李一飛的兩邊,今天許姍姍今天坐到了長沙發上,推了李一飛一下,道:「姐夫,我躺在貴妃榻上看電視不舒服,你今天這麼給我按唄。」

    李一飛也不知道許姍姍這個小姨子又要起什麼幺蛾子,道:「你真是越來要求越高了。」

    許姍姍嘻嘻一笑,道:「反正橫豎也是一刀,我不得讓自己盡量舒服一點啊。」

    許盈盈這時已經挪到了貴妃榻上坐著,道:「老公,你就答應她吧,要不然她就折騰起來沒完。」

    李一飛只得是往許盈盈那邊挪了挪,許姍姍馬上一偏身就已經躺在了沙發上,兩隻小腳就扔到了李一飛的腿上。

    許盈盈瞪了許姍姍一眼,道:「你還能不能有點形象。」

    「在你們面前,我要什麼形象,又不是找對象。」許姍姍愜意的晃了晃腳,弄的李一飛膽子突突的,這要是讓許盈盈感覺不妥,那他肯定也脫不了干係。

    好在許盈盈並沒有感覺出來什麼,無可奈何的說道:「好吧,你這個小姑奶奶,誰讓你腳有毛病了,你最大,老公,你就讓著她點吧。」

    李一飛還能說什麼,這分明是他和許姍姍聯合起來騙許盈盈的,這時候也只能幹笑了一聲,給許姍姍按起腳來。

    「行了,你給姍姍按吧,今天跟蘇董說的那些事情,我還得去好好的整理一番。」

    李一飛點點頭,許盈盈有些心疼的想親李一飛一下,但是當著妹妹的面,到底沒落下這個臉,只是拍了拍李一飛的肩膀,就回到了卧室。

    「呼,可算走了。」許姍姍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然後小腳一晃,對李一飛眨了眨眼睛。

    李一飛手稍稍用力在許姍姍的腳背上拍了一下,發出了一聲脆響,嚇的許姍姍連忙不敢亂動,往卧室那裡瞄了瞄,等了一會,許盈盈沒有返過身出來,這才對李一飛嗔怪的瞪了一下眼睛,又開始不老實起來。

    不但是動作不老實,今天的許姍姍竟然又出幺蛾子了,過了差不多二十多分鐘,她就大聲說道:「姐夫啊,我的小腿也不舒服,你能不能幫我按按啊?」

    李一飛嚇了一跳,忙道:「不行。」

    「為什麼不行啊?難道你不會按?你只會按腳?」許姍姍的聲音還是不小。

    「不是不會,你小腿最多就是有些酸,歇歇就是了,我按也沒有什麼作用。」

    李一飛這時毫不猶豫的拒絕了,現在每天把玩著許姍姍的小腳,就已經很過分了,往上再摸小腿,再過一段時間豈不是就摸大腿了,再接著……李一飛都有些不敢想象了。

    所以李一飛這一次要制止這種事情發生了,他不能讓兩人越陷越深,那時候傷害的就不只是許姍姍,還有許盈盈了,另外還有許盈盈的家人。

    許姍姍小嘴噘了起來,突然對卧室的方向大聲叫了起來:「姐,你不管管姐夫,我讓他給我按按腿,他都不管。」

    李一飛頓時一頭黑線,心道:「姍姍啊,咱能不能不那麼無恥嗎?」

    許盈盈走了,蘇夢欣又是李一飛的小秘書了,把李一飛侍候的那叫一個周到,本來讓李一飛感覺枯燥無味的工作,現在似乎也是完全有了滋味,最起碼感覺時間過的很快,眨眼之間,就已經下班了。

    晚上吃飯的時候,家裡又多了孟曉菲這個吃貨,她的家被搬到這裡,蘇夢欣已經通知過她,而這個丫頭就是那種大大咧咧的性子,心裡感激的不得了,但是眨眼之間就不當回事了,與蘇夢欣說起話來,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感激。

    對於孟曉菲這樣,大家也不當回事,反而是感覺這個丫頭挺不錯的,更容易讓人親近。

    「姐夫,你知不知道上次你打的那個秦漢東還想找人報復你來著?」許姍姍在吃飯的時候問李一飛。

    許盈盈臉色馬上一變,急道:「他想怎麼樣?」

    蘇夢欣還是那樣姿態優雅的吃著東西,但是目光卻是瞟了李一飛一眼,帶著一點淡淡的笑意。

    孟曉菲卻是馬上說道:「什麼人敢惹李大哥,李大哥你就揍他!」孟曉菲這個丫頭最是直接,而且在她心裡,李一飛就是一個大好人,所有找李一飛麻煩的人,直接都歸入到壞人的行列里。

    許姍姍笑道:「沒事啦,這事讓咱們學校的校長知道了,他直接警告了秦漢東,不讓他在這裡惹事,那個秦漢東就只能灰溜溜的離開了。」

    李一飛皺了一下眉頭,道:「你還跟那個王立邦走的很近?」

    許盈盈知道沒事了,但馬上對這個王立邦感了興趣,道:「那個王立邦是什麼人?」

    許姍姍嘻嘻一笑,道:「你讓姐夫說嘍,姐夫也認識。」

    許盈盈馬上把目光轉向了李一飛,李一飛就說道:「那個王立邦是姍姍學校的校長,今年三十來歲吧,模樣倒還可以,家世也沒有問題,父親王久哲也算是一方富豪,家裡能有幾個億,還有一家影視娛樂公司。」

    「這條件不錯啊。」許盈盈臉上帶著一絲興奮。

    李一飛搖了搖頭,道:「但我並不看好那個王立邦,他太深沉了,這樣的人心機太重,姍姍又是那種很調皮的性格,如果他們兩個人在一起,回頭我怕姍姍會吃虧。」

    「不是吧,我感覺男人深沉一點,那是有城府,也是成熟的表現。」許盈盈皺了皺眉頭,對於李一飛的這種說法並不很贊同。

    李一飛對於這件事倒是很執著,道:「一個人成熟的表現是在處事方面,但也要真性情,那個王立邦讓人感覺不到他到底是什麼性格,這樣的人往往是很可怕的,你永遠不知道他想的是什麼,姍姍這樣直爽的性子,怎麼能夠受得了他?」

    許姍姍馬上一拍巴掌,道:「還是姐夫了解我,我就不喜歡那個王立邦。」

    許盈盈白了兩人一眼,道:「我這個姐姐現在還不如你姐夫了解你了?」

    許姍姍嘻嘻一笑,道:「雖然你們都是為我好,但是出發點還是有區別的,姐你自己結婚了,你就跟我老媽一樣了,那是巴不得我早點嫁出去,而我姐夫那是完全只想著我怎麼能不吃虧,這才是真正為我考慮呢。」

    蘇夢欣這時也插言說道:「我感覺一飛說的也對,這樣的男人確實不太適合姍姍。」

    許盈盈只得說道:「好吧好吧,既然你們都這麼說,那我就不多想了,不過姍姍,你要是對那個王立邦沒有什麼想法,那就離他遠點,別讓人家誤會。」

    「知道啦,他約我出去吃飯,我都沒答應嘍,家裡有姐夫做的這麼好吃,誰傻了吧嘰的出去吃啊。」

    孟曉菲馬上興奮的連連點頭,嘴裡雖然滿是食物,還是含糊的說道:「對對,李大哥做的東西就是好吃。」

    眾人看到孟曉菲的樣子,不由都是哈哈一笑,而孟曉菲連忙快速的咀嚼了幾口,這才把東西咽了下去,然後吐了一下舌頭,道:「你們別笑我啊,我就是一個吃貨。」

    眾人愣了一下,然後笑的都肚子都疼了。

    「對了,李大哥,你和盈盈姐結婚了,那依依怎麼辦啊?」孟曉菲突然的一句話,讓大家齊刷刷的把目光對準了李一飛。

    孟曉菲這時才發覺說錯了話,急道:「我瞎說的,瞎說的,盈盈姐你別介意啊,依依……是一個男的……」

    「噗嗤……」大家本來因為孟曉菲突然提出此事而都覺得有些尷尬,但是孟曉菲後面這一句話,讓大家的尷尬一掃而空,再一次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許盈盈也不想讓李一飛難堪,忍住了笑,道:「依依和你李大哥的事情我也知道,你就不用掩飾啦。」

    孟曉菲頓時瞪大了眼睛,道:「原來你也知道啊,那我就放心了。」說著拍了拍胸口,又向李一飛吐了一下舌頭。

    不過在吃完飯,孟曉菲偷偷的湊到了李一飛的身邊,小聲說道:「李大哥啊,今天我回原來的家看到了依依。」

    李一飛點點頭,道:「那個房子我給她留著呢,她會常常回去的。」

    「可是依依那麼好,你怎麼不娶她啊,當然我不是說盈盈姐不好,只是這樣對依依就不公平了。」

    李一飛拍了拍孟曉菲的肩膀,道:「我會處理好的,依依那麼好,我當然也不會傷害她。」

    「那你……你是想讓依依當你的小三?」孟曉菲瞪大了眼睛,聲音一下子提高了。

    這聲音連客廳裡面的許盈盈她們都聽到了,不過她們好像都沒有聽到一般,都沒向廚房這邊看。

    孟曉菲也意識到自己的聲音大了,緊張的往客廳那邊看了一眼,發現誰也沒有看她,還以為她們沒有聽到呢,盯著李一飛,等著他的回答。

    李一飛有些尷尬,道:「曉菲,我可不是玩弄依依的感情,我是真心的喜歡她,而與盈盈結婚,也是有一些特殊的原因,處理她們兩人的關係,我還需要一些時間。」

    「哦……」孟曉菲頭腦簡單,似懂非懂,道:「反正我很喜歡依依,不喜歡她受到傷害,要是她跟你結婚了,那我的家她都能幫我收拾。」

    李一飛白了孟曉菲一眼,道:「你不會就是看中了這一點吧?」

    孟曉菲吐了一下舌頭,道:「不是啦,我就是在依依面前很放鬆,在盈盈姐面前就有些壓力了。」

    「有什麼壓力,她就是你李大哥的老婆。」

    「對對,這麼想就沒壓力了,她怎麼厲害,那不也是你老婆嗎,嘻嘻,我出去啦。」

    又聊了一會,蘇夢欣和孟曉菲呆了一會就回去了,尤其是孟曉菲,在這個新家裡,還一次也沒有住過呢,自然要好好的收拾一番了,不過這丫頭收拾完,只怕是越收拾越亂。

    家裡就剩下三個人,這時都在沙發上坐著,許盈盈和許姍姍分別坐在了李一飛的兩邊,今天許姍姍今天坐到了長沙發上,推了李一飛一下,道:「姐夫,我躺在貴妃榻上看電視不舒服,你今天這麼給我按唄。」

    李一飛也不知道許姍姍這個小姨子又要起什麼幺蛾子,道:「你真是越來要求越高了。」

    許姍姍嘻嘻一笑,道:「反正橫豎也是一刀,我不得讓自己盡量舒服一點啊。」

    許盈盈這時已經挪到了貴妃榻上坐著,道:「老公,你就答應她吧,要不然她就折騰起來沒完。」

    李一飛只得是往許盈盈那邊挪了挪,許姍姍馬上一偏身就已經躺在了沙發上,兩隻小腳就扔到了李一飛的腿上。

    許盈盈瞪了許姍姍一眼,道:「你還能不能有點形象。」

    「在你們面前,我要什麼形象,又不是找對象。」許姍姍愜意的晃了晃腳,弄的李一飛膽子突突的,這要是讓許盈盈感覺不妥,那他肯定也脫不了干係。

    好在許盈盈並沒有感覺出來什麼,無可奈何的說道:「好吧,你這個小姑奶奶,誰讓你腳有毛病了,你最大,老公,你就讓著她點吧。」

    李一飛還能說什麼,這分明是他和許姍姍聯合起來騙許盈盈的,這時候也只能幹笑了一聲,給許姍姍按起腳來。

    「行了,你給姍姍按吧,今天跟蘇董說的那些事情,我還得去好好的整理一番。」

    李一飛點點頭,許盈盈有些心疼的想親李一飛一下,但是當著妹妹的面,到底沒落下這個臉,只是拍了拍李一飛的肩膀,就回到了卧室。

    「呼,可算走了。」許姍姍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然後小腳一晃,對李一飛眨了眨眼睛。

    李一飛手稍稍用力在許姍姍的腳背上拍了一下,發出了一聲脆響,嚇的許姍姍連忙不敢亂動,往卧室那裡瞄了瞄,等了一會,許盈盈沒有返過身出來,這才對李一飛嗔怪的瞪了一下眼睛,又開始不老實起來。

    不但是動作不老實,今天的許姍姍竟然又出幺蛾子了,過了差不多二十多分鐘,她就大聲說道:「姐夫啊,我的小腿也不舒服,你能不能幫我按按啊?」

    李一飛嚇了一跳,忙道:「不行。」

    「為什麼不行啊?難道你不會按?你只會按腳?」許姍姍的聲音還是不小。

    「不是不會,你小腿最多就是有些酸,歇歇就是了,我按也沒有什麼作用。」

    李一飛這時毫不猶豫的拒絕了,現在每天把玩著許姍姍的小腳,就已經很過分了,往上再摸小腿,再過一段時間豈不是就摸大腿了,再接著……李一飛都有些不敢想象了。

    所以李一飛這一次要制止這種事情發生了,他不能讓兩人越陷越深,那時候傷害的就不只是許姍姍,還有許盈盈了,另外還有許盈盈的家人。

    許姍姍小嘴噘了起來,突然對卧室的方向大聲叫了起來:「姐,你不管管姐夫,我讓他給我按按腿,他都不管。」

    李一飛頓時一頭黑線,心道:「姍姍啊,咱能不能不那麼無恥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