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老婆是雙胞胎 » 403.第403章 福利來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老婆是雙胞胎 - 403.第403章 福利來了字體大小: A+
     

    「怎麼樣?好些了嗎?」許盈盈在卧室裡面看了一會電腦,還是感覺不放心,就走了出來,看到兩人雖然換了位置,許姍姍的腳還扔在了李一飛的腿上,她也沒有多想,坐到了正面的長沙發上。

    許姍姍點點頭,道:「好多了,姐,我姐夫的手法真的不錯呀,雖然剛開始疼了一些,現在就很舒服了。」

    許盈盈白了妹妹一眼,道:「就你一點罪也不能遭,老公,姍姍的腳嚴重不嚴重?」

    李一飛還沒說話,就看到了許姍姍對他猛打眼色,只得說道:「還是有些嚴重的,估計要按摩一段時間。」

    許盈盈「啊」了一聲,緊張的說道:「那你就天天給她按,不能耽誤了。」

    李一飛點了點頭,許姍姍則是噘著嘴說道:「還得好久啊,真是讓人鬱悶。」

    李一飛心道:「你還鬱悶,我看你開心的很呢。」不過好像他也不討厭這份工作,而且還樂在其中,自然也不能拆穿許姍姍。

    「姐,你要不要試試?」許姍姍笑眯眯的看著許盈盈。

    許盈盈還真有些意動,而李一飛則已經笑著說道:「老婆,你每天上班都穿著高根鞋,腳也挺累的,一會我也給你按按。」

    「不用了。」許盈盈臉上一紅,道:「你也夠辛苦了,一天都沒有個休息的時間,你就給姍姍按就好了。」

    李一飛微微一笑,道:「那等睡前,我再給你按。」

    許姍姍嘻嘻一笑,道:「正好還能調調情,增加點情調。」

    許盈盈在這方面真是臉皮極薄,這時頓時又羞又窘,瞪了李一飛一眼,道:「胡說八道什麼,我去工作了。」說完就急匆匆的跑回了卧室,還把卧室的門關上了。

    許姍姍這下子更是得意了,兩隻腳趾夾住了李一飛的一根手指,笑眯眯的小聲說道:「姐夫,這下子咱老姐是一時半會不會出來嘍。」

    李一飛看到許姍姍臉上那帶著點羞意,帶著一點嬌媚的模樣,心裡不由一盪,許姍姍這樣說,那豈不是在告訴他,他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嘍。

    但是李一飛還是不敢對許姍姍亂來,都跟許盈盈結婚了,要是再跟這個小姨子弄出點什麼事,那回頭許盈盈哪裡會饒了他,把玩許姍姍的小腳,也就是他敢做的最大尺度了。

    「姐夫,今天有人給我送花了。」許姍姍這時突然冒出了一句話。

    李一飛哦了一聲,笑眯眯的說道:「咱們家姍姍這麼漂亮,追求者肯定不少。」

    「追求者倒是有幾個,不過我都沒看上,但是這一次,好像還真是來頭不小啊,你猜是誰給我送花的?」

    李一飛微笑著說道:「你讓我猜,那不說我認識,最起碼也應該是我見過的,而來頭不小的話,那範圍又縮小了不少,而你來到這裡的時間不長,除了咱們公司裡面的人之外,那就是你們學校裡面的,範圍也就更小了,不會是你們那個新任的校長王立邦吧?」

    許姍姍瞪大了眼睛看著李一飛,半晌才說道:「姐夫,你真是太厲害了,我本以為你還得猜幾次呢,誰知道你第一次就猜中了。」

    李一飛呵呵一笑,道:「那天王立邦不是跟你一起進的學校嗎,我看他那樣子,似乎就對你有意了,所以才一下子想中了他。」

    「那你說……他這個人怎麼樣?」許姍姍眯著眼睛看著李一飛,一邊說,小腳還左右擺動,差點撞到了李一飛的小腹之下的敏感部位。

    李一飛連忙收了一下小腹,這樣捧著許姍姍的腳把玩,他那個地方早就有了反應,要是讓許姍姍踢到,那就比較尷尬了,然後又握住了許姍姍的腳不讓她亂動,這才說道:「那個人要分兩個方面來看,如果他是光明正大的追求你,那我支持,但是要是搞點小陰謀,那我就不贊同了。」

    許姍姍在自己的後背上又加了一個靠墊,道:「那姐夫你是不看好他嘍。」

    「他這個人我也並沒有接觸,但是他年紀輕輕的,他父親就能把這麼大的家業都交給他,能力肯定是沒有問題的,但是這個人就因為能力很強,所以心機就比較深沉,容易讓人摸不清他到底想的是什麼,與他這樣的人在一起,只怕就會很辛苦,你永遠也搞不明白到底是高興還是生氣。」

    許姍姍搖頭嘆了一口氣,道:「本來以為找了一個金龜婿,讓姐夫這麼一說,那就只能放棄嘍。」

    李一飛在許姍姍的腳背上拍了一下,道:「我只是提供個意見,你可別什麼都聽我的。」

    「嘻嘻,我也對他沒有什麼好感啊,我現在可不想去找什麼男朋友,一天跟姐夫在一起,我感覺真的很快樂,反正我就賴在你和我姐身邊了,一輩子都不嫁人了。」

    李一飛哈哈一笑,道:「你要是一輩子不嫁人,那媽回頭非得綁著你嫁人不可。」

    許姍姍吐了一下舌頭,道:「放心吧,我可不會像我姐那麼笨,到時候我一定能哄住我老媽的。」

    兩人說說笑笑,李一飛倒是自如了許多,自己身體的反應也消失了,感覺到時間也不短了,李一飛就拍了拍許姍姍的腳,道:「行啦,今天就到這裡吧。」

    「啊,這就完啦,你再幫我按一會唄。」許姍姍噘著嘴,小腳賴在李一飛的腿上不肯離開。

    李一飛壓低了聲音說道:「按摩這麼長時間就已經不短了,你還讓你姐多想啊?」

    「哦……」許姍姍這才心不甘情不願的收回了腳。

    李一飛鬆了一口氣,正好站起來,許姍姍卻是先坐起來,把胳膊架在了李一飛的肩膀上,小嘴湊到了他耳邊小聲說道:「姐夫,那我是不是也亂想了呢?」

    李一飛頓時大窘,而許姍姍則是咯咯一笑,跳下沙發跑到了衛生間里。

    李一飛搖了搖頭,這個小姨子真是太妖孽了,他感覺自己都是一直被這個小姨子掌控在股掌之間。

    九點多,李一飛進了卧室,許盈盈坐在床上,腿上擺著筆記本電腦,抬起頭看向李一飛,微笑著說道:「老公辛苦了。」

    「辛苦什麼,我早就給姍姍按完了,怕影響你工作才一直沒進來,看你才辛苦呢,在家裡也不閑著。」

    許盈盈歉疚的說道:「真是對不起,我沒好好的陪你,可是公司裡面現在事情還是太多了,我實在是閑不起,等到公司真正的步入正軌,那我一定好好的陪陪老公好不好?」

    「你不用有什麼心裡負擔,我既然是你的老公,當然就要體諒你,來,我也給你揉揉腳。」

    許盈盈臉一紅,道:「你挺累的,就不要給我揉了。」

    「不累,我來給你揉揉吧。」說著話,李一飛已經是捉住了許盈盈的兩隻腳。

    許盈盈腳一下子繃緊了,李一飛頓時笑道:「還這麼敏感啊,我可是你老公啊。」

    許盈盈有些尷尬的說道:「那你以前也沒這樣,我……還是有些不習慣嗎。」

    「好了,以後慢慢的就習慣了。」李一飛說著就開始緩緩的揉了起來。

    給自己老婆揉腳,李一飛當然不能含糊,許盈盈剛開始也是輕聲呼了兩聲痛,很快也是感覺到腳部的放鬆,然後就感覺很是舒服了,馬上贊道:「老公,你按摩的還真是很舒服。」

    「那是,以後我就天天給你按。」

    「謝謝老公,你對我真好,我現在真是越來越感覺嫁給你,是我最明智的選擇。」

    「哈,這話我愛聽。」李一飛哈哈一笑,心裡不免也是有些得意。

    揉了一會,李一飛的手就不規矩了,如花似玉的老婆就在面前,又不像許姍姍那樣讓他有所顧忌,所以這手就開始在許盈盈的腳上輕輕的撫摸起來。

    許盈盈很快就感覺出來了,現在不是舒服,而是讓她腳上和腿上痒痒的,那種癢傳遍全身,又讓她身體裡面都竄起了一股熱流。

    「老公,你別使壞。」許盈盈眼睛里春意盎然,呼吸也微微的有些急促。

    李一飛嘿嘿一笑,道:「感覺好不好?」

    「壞蛋……人家現在又不行,你非得這麼撩我,這不是讓我難受嗎。」

    真正的成為了人婦,許盈盈的風情確實有了不少的轉變,這時候在李一飛的面前,又嬌又媚,把李一飛的火也一下子勾了起來,手也是向上摸去。

    「老公,你放過我吧,求求你了。」許盈盈身體不由自主的往下滑了一些,筆記本電腦也從腿上掉到了床上。

    李一飛把筆記本電腦拿開,坐到了許盈盈的身邊,先在她的臉上親了一下,柔聲說道:「我今天就不放過你。」

    「可是……我不行啊。」許盈盈紅著臉,這時候也是極為難受,真想與李一飛做那種事,這幾天的功夫,她就真的喜歡上與李一飛做這樣的事情了。

    李一飛壞笑著說道:「你忘了以前我是怎麼幫你的了。」

    許盈盈臉一紅,啐了李一飛一口,嗔道:「你就壞吧。」然後就抱住了李一飛送上了香吻。

    許盈盈現在身體很敏感,李一飛還沒有費多大的功夫,就已經把許盈盈送到了快樂的頂峰,但是他自己卻是不上不下,真的非常的難受,不由有些後悔招惹許盈盈,最後苦的還是他自己。

    「老公啊,是不是很難受啊?」

    「是!」李一飛看著許盈盈那眉目含情的樣子,頓時有些興奮,難不成許盈盈會大膽一些,幫著他解決?

    「那老公你……你去找方晴姐吧。」

    「什麼?」李一飛一下子瞪圓了眼睛,大聲叫了起來。

    「怎麼樣?好些了嗎?」許盈盈在卧室裡面看了一會電腦,還是感覺不放心,就走了出來,看到兩人雖然換了位置,許姍姍的腳還扔在了李一飛的腿上,她也沒有多想,坐到了正面的長沙發上。

    許姍姍點點頭,道:「好多了,姐,我姐夫的手法真的不錯呀,雖然剛開始疼了一些,現在就很舒服了。」

    許盈盈白了妹妹一眼,道:「就你一點罪也不能遭,老公,姍姍的腳嚴重不嚴重?」

    李一飛還沒說話,就看到了許姍姍對他猛打眼色,只得說道:「還是有些嚴重的,估計要按摩一段時間。」

    許盈盈「啊」了一聲,緊張的說道:「那你就天天給她按,不能耽誤了。」

    李一飛點了點頭,許姍姍則是噘著嘴說道:「還得好久啊,真是讓人鬱悶。」

    李一飛心道:「你還鬱悶,我看你開心的很呢。」不過好像他也不討厭這份工作,而且還樂在其中,自然也不能拆穿許姍姍。

    「姐,你要不要試試?」許姍姍笑眯眯的看著許盈盈。

    許盈盈還真有些意動,而李一飛則已經笑著說道:「老婆,你每天上班都穿著高根鞋,腳也挺累的,一會我也給你按按。」

    「不用了。」許盈盈臉上一紅,道:「你也夠辛苦了,一天都沒有個休息的時間,你就給姍姍按就好了。」

    李一飛微微一笑,道:「那等睡前,我再給你按。」

    許姍姍嘻嘻一笑,道:「正好還能調調情,增加點情調。」

    許盈盈在這方面真是臉皮極薄,這時頓時又羞又窘,瞪了李一飛一眼,道:「胡說八道什麼,我去工作了。」說完就急匆匆的跑回了卧室,還把卧室的門關上了。

    許姍姍這下子更是得意了,兩隻腳趾夾住了李一飛的一根手指,笑眯眯的小聲說道:「姐夫,這下子咱老姐是一時半會不會出來嘍。」

    李一飛看到許姍姍臉上那帶著點羞意,帶著一點嬌媚的模樣,心裡不由一盪,許姍姍這樣說,那豈不是在告訴他,他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嘍。

    但是李一飛還是不敢對許姍姍亂來,都跟許盈盈結婚了,要是再跟這個小姨子弄出點什麼事,那回頭許盈盈哪裡會饒了他,把玩許姍姍的小腳,也就是他敢做的最大尺度了。

    「姐夫,今天有人給我送花了。」許姍姍這時突然冒出了一句話。

    李一飛哦了一聲,笑眯眯的說道:「咱們家姍姍這麼漂亮,追求者肯定不少。」

    「追求者倒是有幾個,不過我都沒看上,但是這一次,好像還真是來頭不小啊,你猜是誰給我送花的?」

    李一飛微笑著說道:「你讓我猜,那不說我認識,最起碼也應該是我見過的,而來頭不小的話,那範圍又縮小了不少,而你來到這裡的時間不長,除了咱們公司裡面的人之外,那就是你們學校裡面的,範圍也就更小了,不會是你們那個新任的校長王立邦吧?」

    許姍姍瞪大了眼睛看著李一飛,半晌才說道:「姐夫,你真是太厲害了,我本以為你還得猜幾次呢,誰知道你第一次就猜中了。」

    李一飛呵呵一笑,道:「那天王立邦不是跟你一起進的學校嗎,我看他那樣子,似乎就對你有意了,所以才一下子想中了他。」

    「那你說……他這個人怎麼樣?」許姍姍眯著眼睛看著李一飛,一邊說,小腳還左右擺動,差點撞到了李一飛的小腹之下的敏感部位。

    李一飛連忙收了一下小腹,這樣捧著許姍姍的腳把玩,他那個地方早就有了反應,要是讓許姍姍踢到,那就比較尷尬了,然後又握住了許姍姍的腳不讓她亂動,這才說道:「那個人要分兩個方面來看,如果他是光明正大的追求你,那我支持,但是要是搞點小陰謀,那我就不贊同了。」

    許姍姍在自己的後背上又加了一個靠墊,道:「那姐夫你是不看好他嘍。」

    「他這個人我也並沒有接觸,但是他年紀輕輕的,他父親就能把這麼大的家業都交給他,能力肯定是沒有問題的,但是這個人就因為能力很強,所以心機就比較深沉,容易讓人摸不清他到底想的是什麼,與他這樣的人在一起,只怕就會很辛苦,你永遠也搞不明白到底是高興還是生氣。」

    許姍姍搖頭嘆了一口氣,道:「本來以為找了一個金龜婿,讓姐夫這麼一說,那就只能放棄嘍。」

    李一飛在許姍姍的腳背上拍了一下,道:「我只是提供個意見,你可別什麼都聽我的。」

    「嘻嘻,我也對他沒有什麼好感啊,我現在可不想去找什麼男朋友,一天跟姐夫在一起,我感覺真的很快樂,反正我就賴在你和我姐身邊了,一輩子都不嫁人了。」

    李一飛哈哈一笑,道:「你要是一輩子不嫁人,那媽回頭非得綁著你嫁人不可。」

    許姍姍吐了一下舌頭,道:「放心吧,我可不會像我姐那麼笨,到時候我一定能哄住我老媽的。」

    兩人說說笑笑,李一飛倒是自如了許多,自己身體的反應也消失了,感覺到時間也不短了,李一飛就拍了拍許姍姍的腳,道:「行啦,今天就到這裡吧。」

    「啊,這就完啦,你再幫我按一會唄。」許姍姍噘著嘴,小腳賴在李一飛的腿上不肯離開。

    李一飛壓低了聲音說道:「按摩這麼長時間就已經不短了,你還讓你姐多想啊?」

    「哦……」許姍姍這才心不甘情不願的收回了腳。

    李一飛鬆了一口氣,正好站起來,許姍姍卻是先坐起來,把胳膊架在了李一飛的肩膀上,小嘴湊到了他耳邊小聲說道:「姐夫,那我是不是也亂想了呢?」

    李一飛頓時大窘,而許姍姍則是咯咯一笑,跳下沙發跑到了衛生間里。

    李一飛搖了搖頭,這個小姨子真是太妖孽了,他感覺自己都是一直被這個小姨子掌控在股掌之間。

    九點多,李一飛進了卧室,許盈盈坐在床上,腿上擺著筆記本電腦,抬起頭看向李一飛,微笑著說道:「老公辛苦了。」

    「辛苦什麼,我早就給姍姍按完了,怕影響你工作才一直沒進來,看你才辛苦呢,在家裡也不閑著。」

    許盈盈歉疚的說道:「真是對不起,我沒好好的陪你,可是公司裡面現在事情還是太多了,我實在是閑不起,等到公司真正的步入正軌,那我一定好好的陪陪老公好不好?」

    「你不用有什麼心裡負擔,我既然是你的老公,當然就要體諒你,來,我也給你揉揉腳。」

    許盈盈臉一紅,道:「你挺累的,就不要給我揉了。」

    「不累,我來給你揉揉吧。」說著話,李一飛已經是捉住了許盈盈的兩隻腳。

    許盈盈腳一下子繃緊了,李一飛頓時笑道:「還這麼敏感啊,我可是你老公啊。」

    許盈盈有些尷尬的說道:「那你以前也沒這樣,我……還是有些不習慣嗎。」

    「好了,以後慢慢的就習慣了。」李一飛說著就開始緩緩的揉了起來。

    給自己老婆揉腳,李一飛當然不能含糊,許盈盈剛開始也是輕聲呼了兩聲痛,很快也是感覺到腳部的放鬆,然後就感覺很是舒服了,馬上贊道:「老公,你按摩的還真是很舒服。」

    「那是,以後我就天天給你按。」

    「謝謝老公,你對我真好,我現在真是越來越感覺嫁給你,是我最明智的選擇。」

    「哈,這話我愛聽。」李一飛哈哈一笑,心裡不免也是有些得意。

    揉了一會,李一飛的手就不規矩了,如花似玉的老婆就在面前,又不像許姍姍那樣讓他有所顧忌,所以這手就開始在許盈盈的腳上輕輕的撫摸起來。

    許盈盈很快就感覺出來了,現在不是舒服,而是讓她腳上和腿上痒痒的,那種癢傳遍全身,又讓她身體裡面都竄起了一股熱流。

    「老公,你別使壞。」許盈盈眼睛里春意盎然,呼吸也微微的有些急促。

    李一飛嘿嘿一笑,道:「感覺好不好?」

    「壞蛋……人家現在又不行,你非得這麼撩我,這不是讓我難受嗎。」

    真正的成為了人婦,許盈盈的風情確實有了不少的轉變,這時候在李一飛的面前,又嬌又媚,把李一飛的火也一下子勾了起來,手也是向上摸去。

    「老公,你放過我吧,求求你了。」許盈盈身體不由自主的往下滑了一些,筆記本電腦也從腿上掉到了床上。

    李一飛把筆記本電腦拿開,坐到了許盈盈的身邊,先在她的臉上親了一下,柔聲說道:「我今天就不放過你。」

    「可是……我不行啊。」許盈盈紅著臉,這時候也是極為難受,真想與李一飛做那種事,這幾天的功夫,她就真的喜歡上與李一飛做這樣的事情了。

    李一飛壞笑著說道:「你忘了以前我是怎麼幫你的了。」

    許盈盈臉一紅,啐了李一飛一口,嗔道:「你就壞吧。」然後就抱住了李一飛送上了香吻。

    許盈盈現在身體很敏感,李一飛還沒有費多大的功夫,就已經把許盈盈送到了快樂的頂峰,但是他自己卻是不上不下,真的非常的難受,不由有些後悔招惹許盈盈,最後苦的還是他自己。

    「老公啊,是不是很難受啊?」

    「是!」李一飛看著許盈盈那眉目含情的樣子,頓時有些興奮,難不成許盈盈會大膽一些,幫著他解決?

    「那老公你……你去找方晴姐吧。」

    「什麼?」李一飛一下子瞪圓了眼睛,大聲叫了起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