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老婆是雙胞胎 » 314.第314章 意外穿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老婆是雙胞胎 - 314.第314章 意外穿幫字體大小: A+
     

    晚上七點,李一飛與林瓊兩人就已經到了依雲會館,這一次邀請他們吃飯到這裡來,也可以體現出對方對他們兩人的重視,看來兩千萬的誘餌足夠大,確實是讓整個集團動心了。

    走私是一個暴利的行業,但是一般也很難搞,像這個走私集團,一次的貨,也就是在兩三千萬左右,而他們的貨到了之後,還要分銷出去,如果全都是散戶,那就要耗費很多的人力物力,如果有個上百萬的生意,那就已經足夠讓他們重視了。

    而兩千萬,那幾乎就是把他們的貨都包了,那他們就可以專門把貨走私過來,至於分銷什麼的,就會省了很多的心,每個月多運兩次貨,他們的利潤就會高上許多,有這樣的合作夥伴,那絕對是他們求之不得的。

    上一次的合作,他們對李一飛的戒心已經降低了許多,這一次李一飛又痛痛快快的把三百萬的訂金打到賬上,這讓他們更是完全相信李一飛了。

    在依雲會館裡面,李一飛和林瓊終於見到了那個傳說中的大人物,這是一個五十來歲的男子,名叫錢萬軍,個子不高,臉龐消瘦,但是那眼睛卻是炯炯有神,卻透著一種精明,似乎看上誰一眼,就能看透對方的心思一樣。

    做走私的人,可比那些混黑道的人更加考驗智商,這個老大,顯然也是一個智商頗高之人。

    錢萬軍熱情的與李一飛握著手,哈哈笑著說道:「李老弟,上次你來,我因為太忙而沒有跟你見面,真是失禮,今天特備薄酒一杯,希望李兄弟不要介意。」

    李一飛哈哈一笑,道:「錢老大,能與這樣的大人物見面,這可是我的榮幸,本來我也沒想搞的這麼大,但是遇到了兩個朋友,他們卻是非常的感興趣,就委託我來幫著搞搞,才搞成這麼大,希望錢老大給我面子,別讓我在朋友面前丟了臉。」

    錢萬軍拍了拍李一飛的手,上下打量著李一飛和林瓊,道:「這是不可能的,只要跟我錢萬軍做生意的,我又怎麼會不給面子。」

    李一飛哈哈一笑,道:「錢老大不愧是錢老大,做事就是爽快,我就喜歡與錢老大這樣的人物做生意。」

    大家坐了下來,酒菜馬上就送了上來,錢萬軍旁敲側擊的問著李一飛那邊如何出貨,又是有什麼樣的關係。

    這一點李一飛早已經和林瓊商量好了,所以這時候也是對答如流,李一飛還特意用了一種很張狂的語氣,聽起來雖然感覺有些吹牛,但這也更符合李一飛裝的這個人物性格。

    可以這麼說,李一飛和林瓊並沒有露出什麼馬腳來,一頓飯吃的甚是高興,而林瓊則早已經偷偷的把這些都錄了下來,待兩人離開這裡,林瓊就已經忍不住興奮了,有了這樣的證據,就已經有一大半的把握了,現在只要再把這次交貨的事情拍下來,那就可以有一套完整的證據,那錢萬軍就算是有人保,那也沒有用了。

    第二天晚上,李一飛和林瓊則是來到了碼頭邊,還是那個碼頭,但是這一次對方的陣仗可是很大,三輛大集裝箱車,十幾個保鏢,錢萬軍本人親自來跟李一飛交易,以顯示對李一飛的重視。

    李一飛和林瓊上車驗了貨,然後下車之後與錢萬軍碰了面,錢萬軍哈哈笑道:「李老弟,怎麼樣,貨不錯吧?」

    李一飛一豎大拇指,道:「確實不錯,這些貨,我弄回去,那可是要發了,錢老大,希望我們以後能夠經常合作。」

    「沒問題,不過麻煩李兄弟把餘款結了吧。」

    李一飛呵呵一笑,道:「沒問題。」然後就操起了手機假裝開始轉錢,但是鼓搗了一會,頓時大驚失色,道:「靠,我的賬戶怎麼出了問題,錢轉不出去了。」

    錢萬軍頓時臉一沉,道:「李兄弟,你不是在開我的玩笑吧?」

    李一飛苦笑了一下,道:「我怎麼能開玩笑呢,我三百萬的訂金都交了,錢老大,今天的錢有問題,我明天弄明白再給你轉過去,這貨我不先不提,免得你說我晃點你。」

    看李一飛這麼說,錢萬軍的臉色稍緩,道:「李兄弟,別說我不夠義氣,這不是小數目,你不給我錢,我不能讓你先拉走。」

    「我也不是那樣人,那豈不是讓錢老大說我做事不地道嗎,明天我一定把錢給你搞定,白天就把錢打給你,相信錢老大,也不會在貨上動手腳。」

    「那當然,咱們也不是一次兩次的買賣,錢老大不會自損名譽,既然這樣,那今天晚上咱們再好好的樂呵一番。」

    李一飛痛快的答應了下來,一行人又來到了上次的那個歌廳,大家先在那裡唱歌瀟洒,十一點多,大家一起出了歌廳的包間,準備到樓上的房間裡面去休息,而過道里迎面走來了一個人,突然驚喜的叫道:「李大哥,你怎麼在這裡?」

    林瓊心裡一驚,她現在已經看出了那個人就是孟曉菲,另外她也夠鬱悶,她和李一飛的化妝,不熟悉的人認不出他們來,但是只要熟悉的人,還是能夠一眼就認出來,這說明好怕化妝術還是相當失敗的。

    「李兄弟,你在業城還有相好嗎?」錢萬軍捅了李一飛一下,臉上帶著促狹的笑容。

    李一飛乾笑了一聲,正想給孟曉菲透露一下信息,但是孟曉菲已經興沖沖的跑了過來,還沒走近李一飛,就已經嚷道:「李大哥,你這是玩什麼呢,怎麼弄成了這樣一副模樣,看起來老了好幾歲呢。」

    錢萬軍臉色頓時一變,轉頭看向李一飛,道:「原來你比現在要年輕啊。」

    而更要命的是,孟曉菲這時也看到了林瓊,頓時哈哈大笑,道:「林警官,你怎麼弄成這樣子了。」

    「警察!」

    錢萬軍臉色大變,一揮手沉聲喝道:「都給我抓起來。」

    林瓊這時這叫一個懊惱啊,只要今天離開錢萬軍,那就大功告成了,可是偏偏在這個時候,出現了問題,而且還是一個致命的問題。

    而李一飛則是一個箭步過去把孟曉菲扯到了身邊,事情既然已經暴露,那就得先保證孟曉菲的安全了。

    「李大哥,林警官,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孟曉菲也感覺到事情有些反常,結結巴巴的問。

    李一飛輕笑了一聲,道:「你壞了我們的好事,現在人家要抓我們呢,也把你帶入了危險之中。」

    「啊,那可真是對不起,我不知道你們在做事情。」孟曉菲吐了一下舌頭,但卻並不怎麼害怕。

    林瓊與李一飛背靠著背,緊張的說道:「一會你一定要把東西帶出去。」

    李一飛說道:「就憑著我們兩個人,能有機會衝出去嗎?」

    林瓊握緊了拳頭,道:「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否則我死也不會瞑目。」

    兩的話還沒有說完,錢萬軍的那些保鏢們就已經沖了上來,姚明遠帶著的那兩個保鏢就已經很厲害了,錢萬軍身為老大,帶著的保鏢更是厲害,要不是走廊裡面不得施展,根本就沖不過來幾個人,林瓊馬上就要束手就擒了。

    「你給我衝出去,不要管我!」林瓊與一個保鏢一交手,更是知道自己想要逃出去是根本不可能的,對方實在是太過強大了,現在找援軍也早已經來不及,所以她唯一的希望就是李一飛能夠衝出去。

    孟曉菲這時卻是嚇壞了,沒想到對方自己喊了一聲,竟然會引出這麼大的麻煩,呆站在李一飛和林瓊的中間,連動也不會動一下了。

    錢萬軍的這些保鏢確實挺厲害,但看是跟誰比,跟林瓊比起來,他們自然很強,但是與李一飛比起來,他們就弱爆了,李一飛現在要是直接把他們全部放倒,那也是輕鬆之極的事情。

    李一飛並不想暴露自己的實力,但現在這種情況,如果不拿出一點真本事,那隻怕是想離開都不容易,更何況還要保護林瓊和孟曉菲了,在心裡暗暗的嘆了一口氣,兩手卻已經閃電般的伸出,分別擊中了他對面的兩個傢伙的脖子。

    那兩人悶哼了一聲,身體頓時軟綿綿的倒了下去,李一飛的手掌邊緣,正好是擊在了那兩人頸部的神經之上,直接就把兩人敲暈了過去,林瓊也知道打擊到人的這個部位會把人打暈,但是要力量足夠,而且還要打的夠准,如果一個人站在那裡不同,林瓊還有可能完成,但是在實戰之中,她就根本就沒有這個能力了。

    李一飛擊倒了兩人,抄起了旁邊的一個垃圾箱,轉過身來扔到了林瓊身前,擋住了林瓊身前的那幾個人,然後他馬上一拉孟曉菲和林瓊,撞倒了正前方的兩個人,拖著兩人就往歌廳的門口狂奔。

    林瓊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她就被李一飛拉出了包圍圈,但現在她也來不及問李一飛這是怎麼回事了,連忙放足狂奔,她很清楚,她做的這一切,已經涉及到這個走私集團生死存亡,他們是不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他們的。

    晚上七點,李一飛與林瓊兩人就已經到了依雲會館,這一次邀請他們吃飯到這裡來,也可以體現出對方對他們兩人的重視,看來兩千萬的誘餌足夠大,確實是讓整個集團動心了。

    走私是一個暴利的行業,但是一般也很難搞,像這個走私集團,一次的貨,也就是在兩三千萬左右,而他們的貨到了之後,還要分銷出去,如果全都是散戶,那就要耗費很多的人力物力,如果有個上百萬的生意,那就已經足夠讓他們重視了。

    而兩千萬,那幾乎就是把他們的貨都包了,那他們就可以專門把貨走私過來,至於分銷什麼的,就會省了很多的心,每個月多運兩次貨,他們的利潤就會高上許多,有這樣的合作夥伴,那絕對是他們求之不得的。

    上一次的合作,他們對李一飛的戒心已經降低了許多,這一次李一飛又痛痛快快的把三百萬的訂金打到賬上,這讓他們更是完全相信李一飛了。

    在依雲會館裡面,李一飛和林瓊終於見到了那個傳說中的大人物,這是一個五十來歲的男子,名叫錢萬軍,個子不高,臉龐消瘦,但是那眼睛卻是炯炯有神,卻透著一種精明,似乎看上誰一眼,就能看透對方的心思一樣。

    做走私的人,可比那些混黑道的人更加考驗智商,這個老大,顯然也是一個智商頗高之人。

    錢萬軍熱情的與李一飛握著手,哈哈笑著說道:「李老弟,上次你來,我因為太忙而沒有跟你見面,真是失禮,今天特備薄酒一杯,希望李兄弟不要介意。」

    李一飛哈哈一笑,道:「錢老大,能與這樣的大人物見面,這可是我的榮幸,本來我也沒想搞的這麼大,但是遇到了兩個朋友,他們卻是非常的感興趣,就委託我來幫著搞搞,才搞成這麼大,希望錢老大給我面子,別讓我在朋友面前丟了臉。」

    錢萬軍拍了拍李一飛的手,上下打量著李一飛和林瓊,道:「這是不可能的,只要跟我錢萬軍做生意的,我又怎麼會不給面子。」

    李一飛哈哈一笑,道:「錢老大不愧是錢老大,做事就是爽快,我就喜歡與錢老大這樣的人物做生意。」

    大家坐了下來,酒菜馬上就送了上來,錢萬軍旁敲側擊的問著李一飛那邊如何出貨,又是有什麼樣的關係。

    這一點李一飛早已經和林瓊商量好了,所以這時候也是對答如流,李一飛還特意用了一種很張狂的語氣,聽起來雖然感覺有些吹牛,但這也更符合李一飛裝的這個人物性格。

    可以這麼說,李一飛和林瓊並沒有露出什麼馬腳來,一頓飯吃的甚是高興,而林瓊則早已經偷偷的把這些都錄了下來,待兩人離開這裡,林瓊就已經忍不住興奮了,有了這樣的證據,就已經有一大半的把握了,現在只要再把這次交貨的事情拍下來,那就可以有一套完整的證據,那錢萬軍就算是有人保,那也沒有用了。

    第二天晚上,李一飛和林瓊則是來到了碼頭邊,還是那個碼頭,但是這一次對方的陣仗可是很大,三輛大集裝箱車,十幾個保鏢,錢萬軍本人親自來跟李一飛交易,以顯示對李一飛的重視。

    李一飛和林瓊上車驗了貨,然後下車之後與錢萬軍碰了面,錢萬軍哈哈笑道:「李老弟,怎麼樣,貨不錯吧?」

    李一飛一豎大拇指,道:「確實不錯,這些貨,我弄回去,那可是要發了,錢老大,希望我們以後能夠經常合作。」

    「沒問題,不過麻煩李兄弟把餘款結了吧。」

    李一飛呵呵一笑,道:「沒問題。」然後就操起了手機假裝開始轉錢,但是鼓搗了一會,頓時大驚失色,道:「靠,我的賬戶怎麼出了問題,錢轉不出去了。」

    錢萬軍頓時臉一沉,道:「李兄弟,你不是在開我的玩笑吧?」

    李一飛苦笑了一下,道:「我怎麼能開玩笑呢,我三百萬的訂金都交了,錢老大,今天的錢有問題,我明天弄明白再給你轉過去,這貨我不先不提,免得你說我晃點你。」

    看李一飛這麼說,錢萬軍的臉色稍緩,道:「李兄弟,別說我不夠義氣,這不是小數目,你不給我錢,我不能讓你先拉走。」

    「我也不是那樣人,那豈不是讓錢老大說我做事不地道嗎,明天我一定把錢給你搞定,白天就把錢打給你,相信錢老大,也不會在貨上動手腳。」

    「那當然,咱們也不是一次兩次的買賣,錢老大不會自損名譽,既然這樣,那今天晚上咱們再好好的樂呵一番。」

    李一飛痛快的答應了下來,一行人又來到了上次的那個歌廳,大家先在那裡唱歌瀟洒,十一點多,大家一起出了歌廳的包間,準備到樓上的房間裡面去休息,而過道里迎面走來了一個人,突然驚喜的叫道:「李大哥,你怎麼在這裡?」

    林瓊心裡一驚,她現在已經看出了那個人就是孟曉菲,另外她也夠鬱悶,她和李一飛的化妝,不熟悉的人認不出他們來,但是只要熟悉的人,還是能夠一眼就認出來,這說明好怕化妝術還是相當失敗的。

    「李兄弟,你在業城還有相好嗎?」錢萬軍捅了李一飛一下,臉上帶著促狹的笑容。

    李一飛乾笑了一聲,正想給孟曉菲透露一下信息,但是孟曉菲已經興沖沖的跑了過來,還沒走近李一飛,就已經嚷道:「李大哥,你這是玩什麼呢,怎麼弄成了這樣一副模樣,看起來老了好幾歲呢。」

    錢萬軍臉色頓時一變,轉頭看向李一飛,道:「原來你比現在要年輕啊。」

    而更要命的是,孟曉菲這時也看到了林瓊,頓時哈哈大笑,道:「林警官,你怎麼弄成這樣子了。」

    「警察!」

    錢萬軍臉色大變,一揮手沉聲喝道:「都給我抓起來。」

    林瓊這時這叫一個懊惱啊,只要今天離開錢萬軍,那就大功告成了,可是偏偏在這個時候,出現了問題,而且還是一個致命的問題。

    而李一飛則是一個箭步過去把孟曉菲扯到了身邊,事情既然已經暴露,那就得先保證孟曉菲的安全了。

    「李大哥,林警官,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孟曉菲也感覺到事情有些反常,結結巴巴的問。

    李一飛輕笑了一聲,道:「你壞了我們的好事,現在人家要抓我們呢,也把你帶入了危險之中。」

    「啊,那可真是對不起,我不知道你們在做事情。」孟曉菲吐了一下舌頭,但卻並不怎麼害怕。

    林瓊與李一飛背靠著背,緊張的說道:「一會你一定要把東西帶出去。」

    李一飛說道:「就憑著我們兩個人,能有機會衝出去嗎?」

    林瓊握緊了拳頭,道:「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否則我死也不會瞑目。」

    兩的話還沒有說完,錢萬軍的那些保鏢們就已經沖了上來,姚明遠帶著的那兩個保鏢就已經很厲害了,錢萬軍身為老大,帶著的保鏢更是厲害,要不是走廊裡面不得施展,根本就沖不過來幾個人,林瓊馬上就要束手就擒了。

    「你給我衝出去,不要管我!」林瓊與一個保鏢一交手,更是知道自己想要逃出去是根本不可能的,對方實在是太過強大了,現在找援軍也早已經來不及,所以她唯一的希望就是李一飛能夠衝出去。

    孟曉菲這時卻是嚇壞了,沒想到對方自己喊了一聲,竟然會引出這麼大的麻煩,呆站在李一飛和林瓊的中間,連動也不會動一下了。

    錢萬軍的這些保鏢確實挺厲害,但看是跟誰比,跟林瓊比起來,他們自然很強,但是與李一飛比起來,他們就弱爆了,李一飛現在要是直接把他們全部放倒,那也是輕鬆之極的事情。

    李一飛並不想暴露自己的實力,但現在這種情況,如果不拿出一點真本事,那隻怕是想離開都不容易,更何況還要保護林瓊和孟曉菲了,在心裡暗暗的嘆了一口氣,兩手卻已經閃電般的伸出,分別擊中了他對面的兩個傢伙的脖子。

    那兩人悶哼了一聲,身體頓時軟綿綿的倒了下去,李一飛的手掌邊緣,正好是擊在了那兩人頸部的神經之上,直接就把兩人敲暈了過去,林瓊也知道打擊到人的這個部位會把人打暈,但是要力量足夠,而且還要打的夠准,如果一個人站在那裡不同,林瓊還有可能完成,但是在實戰之中,她就根本就沒有這個能力了。

    李一飛擊倒了兩人,抄起了旁邊的一個垃圾箱,轉過身來扔到了林瓊身前,擋住了林瓊身前的那幾個人,然後他馬上一拉孟曉菲和林瓊,撞倒了正前方的兩個人,拖著兩人就往歌廳的門口狂奔。

    林瓊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她就被李一飛拉出了包圍圈,但現在她也來不及問李一飛這是怎麼回事了,連忙放足狂奔,她很清楚,她做的這一切,已經涉及到這個走私集團生死存亡,他們是不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他們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