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在異界有座城 » 第三百六十二章 寶藏轉移,狗血故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在異界有座城 - 第三百六十二章 寶藏轉移,狗血故事!字體大小: A+
     

    「媽的,難道眼睛又花了?」

    這名異族修士暗自嘀咕了一聲,一臉的糾結。

    除了他之外,沒有人注意到這一點。

    異族修士因為剛才的事情,也有些信心不足,無法確定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去他娘的,愛咋咋地,關老子屁事兒!」

    異族修士最終決定不再理會這件事,老老實實地的站崗就是了。

    也就在異族修士不再糾結這件事的時候,唐震已經被抬到了異族樓城的內部,然後一路輾轉,送到了一處寬敞的大廳中。

    這座大廳約有兩千平米,通體都是一種火紅色的建築材料構建,上面有各式各樣的詭異雕刻。

    在頂部的位置,用鐵鎖懸著十二隻火紅色的怪物雕塑,從內部散發著明亮的光芒,為大廳提供照明的光源。

    在大廳四周的通道附近,還擺放著許多猙獰的雕像,看起來鬼氣森森。

    那些在怪物追逐下負傷昏迷的修士,此時都被安置在了這裡,不時有痛苦的呻吟聲在大廳內部回蕩。

    唐震通過地圖視角打量了一圈,確定沒有人注意到自己后,便悄悄的從床上溜下來,啟動了【量子隱身光幕】。

    一個閃身,唐震便從大廳中沖了出來,來到樓城的通道中。

    使用精神力感應了一下,結果根本沒有大堆腦珠聚集在一起的氣息。

    「這幫傢伙,果然把腦珠藏了起來!」

    唐震眼珠轉了一下,繼續朝前行走了一段距離,隨後在陰影中躲藏起來。

    他準備抓一個舌頭,拷問一下藏寶的地點。

    這個舌頭的身份不能太低,最起碼也要是一名領主修士才可以,否則不可能知道太多的隱秘信息。

    沒有等待太長時間,便有一名領主修士走了過來,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唐震心頭一喜,在這名領主修士靠近自己藏身地點的瞬間,將其直接打暈,拖到了一處隱蔽的地點。

    將這名領主修士丟到地上,唐震從儲物空間裡面取出一瓶礦泉水,擰開后澆在了這名領主修士的臉上。

    昏迷的領主修士被涼水一激,立刻從昏迷的狀態中驚醒過來。

    醒來之後,這名領主修士驟然繃緊了肌肉,並準備催動修士技能。

    就在這時,一道冷漠的聲音,在他的耳畔響起。

    「你最好老實一些,否則我立刻送你上路!」

    這聲音中帶著似有似無的殺意,卻斬釘截鐵,讓領主修士心頭一寒,確認對方不是在開玩笑。

    試著掙扎了一下,他這才發現,自己的身體已經被一條綠色的鎖鏈緊緊捆住,以他領主級的修為,竟然也無法扯斷!

    沒想到這綠色的鎖鏈,竟然是一件罕見的神術師魔兵!

    領主修士心頭一驚,轉頭看著站在黑影中的劫持者,冷色道:「你是什麼人,想要幹什麼?」

    「我是誰你不用管,現在你只需要告訴我,你們把所有的腦珠都藏到哪裡去了?」

    領主修士聞言心頭一驚,大喝道:「該死的,你是那個破壞者?」

    「回答正確,不過沒有獎勵!」

    黑暗中的唐震冷笑一聲,對著領主修士繼續道:「從現在開始,只要你多說一句廢話,我就立刻殺了你!」

    「接下來請回答我第一個問題,你們把所有的腦珠藏到哪裡去了?」

    領主修士搖了搖頭,對著唐震道:「我只知道腦珠被藏到了一處隱蔽的地點,可是具體的位置並不知道!」

    唐震感受了一下那名領主修士的氣息,確定他沒有說謊。

    「那麼你是否知道大概的地點,或是那個方向?」

    問完這句話后,唐震的精神力激蕩而出,再一次將這名領主修士牢牢鎖定。

    只要對方的反應有一點兒不對,唐震便可以確定他是否在說謊。

    領主修士苦笑一聲,不過為了保住性命,他還是老實的回答道:「我想應該在樓城的後面山谷中,因為只有那個地方適合藏匿寶物!」

    唐震點了點頭,滿意道:「沒想到你這麼配合,搞得我都不好意思殺你了!」

    那名領主修士眉頭一皺,繼而嘆了一口氣,看著唐震道:「我知道你有九成的可能殺掉我,不過我還是希望您能放我一馬。」

    唐震從陰影中走了出來,居高臨下的看著領主修士,用冰冷的聲音道:「給我一個理由,如果讓我滿意的話,我可以不殺你!」

    領主修士深吸一口氣,對著唐震道:「我跟城主有仇,已經聯絡了一幫兄弟,準備將他殺了!」

    「你們之間有什麼仇恨,讓你恨不得將他殺了?」

    「他還沒當城主的時候,仗著少城主的身份,搶了我最愛的女人。

    這個畜生娶了她之後,只是不停的虐待她,我看不下去,就去找他理論,結果那個畜生……」

    領主修士說道這裡后,臉上流露出痛苦和掙扎的表情,以及濃濃的殺意。

    「結果那個畜生不但命人將我打傷捆住,還當著我的面,讓人凌辱她……在她奄奄一息的時候,親手用刀割斷了她的脖子!」

    說到這裡時,領主修士的表情扭曲,宛如一頭惡鬼。

    壓抑心頭多年的恨意,今天終於得到了傾訴的機會,哪怕對方是破壞者,哪怕對方隨時可能取走自己的性命,但是那又如何?

    領主修士已經不在乎這些事情了,他只要把心中壓抑多年的話講出來。

    那樣的話,就可以下去和她團聚,永遠的陪她了。

    這些年,他感覺自己活得很累。

    「那個畜生提著刀,踩在我的頭上告訴我,這座樓城是他的,他想要誰死,誰就得死!」

    「他早就看我不順眼了,但是因為我的身份,他不敢殺死我,可是卻可以搶我的女人,玩膩之後再殺掉!」

    「這個畜生,就是在用這種方法報復我!」

    「我永遠忘不了她臨死前看著我的眼神,她根本就不在乎死亡,因為自從被那個畜生搶奪之後,她就過著生不如死的生活,怕是早就活夠了……」

    「可是因為我的存在,她才一直堅持,直到……」

    「當時我們兩個都趴在地上,我從她的眼中看到了一絲留戀和擔憂。」

    「她的眼神我好熟悉,當初我們在一起,每當我衝動的時候,她就會用這種眼神看著我。」

    「她是在告訴我,不要衝動,好好活下去,不要為她丟掉性命。」

    「可是她又怎麼知道,沒有她,我的生命又有何意義?」

    領主修士說到這裡,已經聲嘶力竭,雙拳緊握,雙眼血紅。

    唐震深吸一口氣,點頭道:「你的故事很不錯,雖然也很狗血!」

    「既然如此,我就放你一次,畢竟對於我來說,你只是一隻螻蟻,殺不殺無所謂。」

    「說實話,我也很討厭你說的那個城主,所以我決定送你一個東西。」

    唐震說到這裡后,取出了從血沙城大長老手中得到的那枚毀星子彈,遞到了領主修士的手中。

    與此同時,唐震使用了神術師的精神奴役技能,開始控制領主修士。

    「從現在開始,你每天都會被痛苦的回憶所困擾,這種困擾幾乎讓你瘋掉,也讓你的對於城主的殺意越來越重!

    當痛苦積累到極限時,你感覺活著再無意義,然後你就拿著這顆金屬球,找到城主后,用力的摔在地上!

    到了那個時候,你不但可以殺了城主,還可以和自己的愛人永遠在一起了!」

    地上的領主修士聞言,雙目迷茫的點了點頭。

    使用三星領主修士的精神力,來控制一名一星領主修士,對唐震來說絕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更何況這名領主修士心中本身就有執念,唐震不過把它引燃,隨後在火上丟了一個大油桶罷了。

    等到他爆發的時候,絕對會將周圍的一切焚毀!

    唐震唯一不能確定的是,那毀星子彈爆炸后,是否會產生那種詭異的灰霧。

    若是真能產生灰霧,領主修士沒準真的可以和愛人重聚!

    不過即便如此,又與唐震何干?

    他要做的事情,就是藉助他人之手,毀掉一座異族樓城而已!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燃全知全能者超品醫仙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
    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