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在異界有座城 » 第二十四章 怪從天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在異界有座城 - 第二十四章 怪從天降!字體大小: A+
     

    果然徐風接下來的話,驗證了唐震的猜測。

    徐風說道:「聽說那位警局的副局長現在很生氣,並且已經開始托關係到了咱們這裡。市裡的警局已經立案調查,恐怕用不了多長時間就會找到你頭上。」

    唐震心頭再次一沉,昨晚的事情他還是有印象的,下手時雖然留了分寸,力道卻也不輕,現在看來事情鬧的有些大了。

    沉默了一會兒,唐震才問道:「你估計如果我被找到,會有什麼後果?」

    「不太妙,賠錢和蹲幾年苦窯是跑不了的,所以你還是趁早跑路吧!。」

    徐風的話讓唐震心頭一沉,他沒想到自己一時失控會引發這樣的後果,這將他原本的計劃立刻打亂了。

    不過這段時間的經歷讓他成長不少,所以他很快就穩定了情緒,腦海中迅速的閃過很多的念頭。

    能躲就躲,躲不了就避避,一切都以異界發展為主!

    想到這裡后,唐震心裡立刻有了主張。

    徐風的話剛結束,唐震的回話則簡單幹脆:「風子,我還想再搞幾把槍,最好是一隻步槍,還要幾公斤炸藥雷管!」

    徐風聞言一愣,下意識的猛一挺腰,頭卻重重的磕在轎車頂棚。

    這突然間的劇烈的動作也將那一直飄飄欲仙的少婦直接送上了巔峰,勾魂的一聲呻吟后,死死的摟住徐風的脖子,一口咬了下去。

    「草,你TM的輕點!」

    徐風伸手在少婦豐腴白皙的****上拍了一巴掌,皮肉上面立刻浮現出一個清晰的手掌印,惹得少婦更加賣力的在他身上身下探索起來。

    舒服的擺了個享受的姿勢后,徐風對著電話吼道:「唐震你TM是不是腦袋被野驢踢了,又是槍又是雷管的,別告訴我你要去搞恐#怖#活動!」

    唐震笑了笑道:「你也太瞧得起哥們了,咱就是個混吃等死的貨色,目前為止還沒碰到值得大爺賣命的主兒。你也別廢話,到底幫不幫忙,不幫的話我再想別人想辦法。」

    徐風聞言嗤笑:「找別人,你小子就不怕進局子?你要的這些東西對我是小事一樁,畢竟這塊兒地界上還沒有幾件我風少辦不了的事情。我看你是打算一條道走到黑了,我TM也不勸你了,生死各安天命!「

    「你也別到處瞎打聽了,這些東西太敏感,要是被有心人盯上你,到時候可真是吃不了兜著走。」

    唐震對這句話倒是十分贊同,這也是他直接找徐風的原因,都是自家兄弟,怎麼說都安全不少。

    正想問問徐風什麼時候能搞到,卻不料對方已經給了答覆。

    「你等我電話吧,記得準備好足夠的現金,咱們沒準得去一趟邊境。」

    掛斷了電話,唐震沉默了一會兒,便提著背包啟動了傳送。

    剛睜開眼睛,唐震便感覺樓城世界的空氣中充斥著一股無以言表的壓抑氣息,隱約間似乎還有一種硫磺的氣息在空氣中肆意飄蕩。

    此時他眼前的荒野,光線變得十分陰暗,空中似乎漂浮著無比厚重的烏雲,如同黑沉沉的鉛塊兒,彷彿隨時都有可能墜落下來。

    以往在荒野中時不時可以聽到的怪物吼叫,此時也已經銷聲匿跡。

    如果準確形容唐震此時的感受,那就是如同置身於地獄邊緣。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唐震心中疑惑,警惕的看向四周,同時查看地圖,卻一無所獲。

    正打算起身前往流浪者小鎮,唐震的身形突然間一頓,緊接著迅速的匍匐在地上,屏住了呼吸,眼中滿是驚駭之色。

    眼前看似平靜無比的荒野,在他的地圖中卻已經變得扭曲起來,就彷彿有一雙無形的巨手,將整個空間扭曲撥動。

    緊接著在這扭曲的波紋中,出現了一絲絲的黑色縫隙,流露出令人恐怖的氣息。

    與此同時,空氣中那股類似硫磺的味道越發濃郁起來。

    唐震目不轉睛的盯著地圖,眼看著那些黑色的裂縫越來越大,隱隱約約間,似乎有什麼東西從那裂痕之中掙扎著被擠了出來。

    那是一座建築的輪廓,造型詭異陰森,流露出不祥和猙獰的氣息。與此同時還有著陣陣凄厲和憤怒的吼叫聲從縫隙中傳出,那聲音讓人聽了後頭皮陣陣發麻。

    隨著建築露出來的體積越來越大,唐震終於看清楚這建築的外貌。

    這是一棟面積足有近萬平方的奇特建築,高度大約有數十米,分為九層,每一層的外部都有無數奇異生物的雕塑,顯得栩栩如生,猙獰無比。

    這些雕塑所代表的生物,唐震竟然都不認識!

    唯一讓唐震感覺奇怪的是,這座建築竟然給人一種破敗的感覺,似乎就是一座廢墟。

    「難道……」

    唐震心頭閃過一絲念頭,繼續定神觀察起來。

    隨著那棟建築完全的從黑色縫隙中掙脫出來,在其附近又有一道道細小的黑色縫隙出現,然後又是逐漸的擴大……

    一道道或是猙獰,或是高大,或是陰冷的身影,帶著那種不祥的黑色霧氣,從這些縫隙中『擠』了出來。

    唐震看著這些從黑色縫隙中走出來的身影,呼吸變得越發急促起來,表情也變得愈發凝重。

    天地間似乎有一道光芒閃過,緊接著所有的黑色縫隙瞬間消失,那些建築和身影則如同泡在顯影液中的照片,在荒野中一點兒一點兒的浮現出來。

    當唐震可以用雙眼看清楚這些憑空出現在荒野中的建築和身影時,他的表情已經陷入了獃滯的狀態。

    那建築一如剛出現時般,散發著令人恐懼的氣息,彷彿看上一眼就能將人的魂魄勾去。

    那些出現在建築周圍的身影,則是無數身穿著破爛甲胄,手提著刀槍劍戟,彷彿從煉獄戰場中爬出來的死屍。它們渾身露出的皮膚都是蒼白青紫的顏色,衣甲和兵器上滿是血污和硝煙,血紅色的雙目中閃爍著噬人的凶光。

    在唐震觀察其中一名手提刀盾的士兵時,他的眼前突然間出現了一組文字。

    【刀盾鬼卒,二級怪物,不懼痛苦,力大無窮,缺陷為畏懼灼燒。】

    再看向旁邊的持劍怪物,則顯示為【鬼卒伍長,三級怪物,不懼痛苦,力大無窮,速度較快,缺陷為畏懼烈火。】

    看著這些憑空出現的怪物,唐震心下頓時瞭然,原來這個世界的怪物和野樓,竟然是以這種詭異的方式出現。

    那麼是不是其它所有的怪物都是以這樣的方式出現,這些怪物來自哪裡,是否屬於這個世界?

    唐震越想,心中的疑惑就越多。

    「嗵嗵嗵嗵……」

    一陣沉重的腳步聲傳來,緊接著一個身高接近三米的巨大身影從那建築中走了出來。

    它披掛著紋飾怪異的黑色盔甲,其中大部分都已經碎裂開來,在它的手中提著一柄比它的身軀還要高的巨大斬馬刀,刀身纏繞著黑色的霧氣。

    這怪物的頭盔已經凹陷了一半,沒有護甲的地方,則插滿了黑色的羽箭,大多數都已經折斷。

    那巨大的腳步聲就是它的戰靴踏地時發出,足見其身體的沉重。

    唐震將視線看向那巨型怪物時,竟然毫無反應,這個結果讓他心頭一顫。

    只要是不超過他三級的怪物,都能在他的眼前顯示出來,可是這頭巨型怪物的等級,竟然無法顯示。這就說明這頭怪物的等級超過了五級,也就是一隻六級以上,擁有特殊能力的領主級怪物!

    這樣的怪物如果出現在流浪者小鎮,足以將那裡殺得血流成河,畢竟流浪者小鎮里修為最高的掌權者,也不過是四級的修為而已。

    在唐震偷偷觀察這頭領主級的怪物時,那頭怪物似乎有所覺察,巨大的頭顱緩緩的轉向唐震所在的方向。唐震心頭一顫,連忙將自己的視線轉移到一旁。

    這恐怖的怪物竟然擁有如此敏銳的感知,看來自己以後探查怪物時要多加小心。

    可惜那怪物領主似乎並沒有就此放棄追查被人窺視的源頭,而是伸出手來一指,口中發出奇怪的音節,緊接著便有數名排成一隊的刀盾鬼卒,朝著唐震所在的方向走來。

    與此同時還有數名使用弓箭的怪物,對著他潛藏的地方開始散射。

    唐震心頭一震,毫不猶豫的轉身就跑,目標就是流浪者小鎮的方向。

    他不是沒想過立刻傳送離開,可問題是他從哪裡傳送回去,還會從哪裡回來。如今這裡已經成了野樓怪物的老窩,天知道自己傳送回去再回來時,會不會和怪物來個貼面禮?

    所以他唯有迅速的逃離此地,越遠越好,這樣才能獲得更大的安全保證。

    唐震的逃離立刻引起了刀盾鬼卒的注意,與此同時幾乎所有的怪物都被驚動,那些弓箭手怪物全部彎弓搭箭,緊接著一波黑色的箭雨破空而來。

    這波箭雨籠罩了他周圍十米的範圍,根本就是避無可避。

    「該死!」

    唐震暗罵一聲,在箭雨即將臨身之時,瞬間啟動了傳送。

    眨眼之間回到家中后,唐震一把抄起被他丟在牆角的一口農村做飯用的大鐵鍋,然後雙手一托扣在了後背上。

    這鐵鍋是他原本買來給慕容紫煙做飯用的,現在卻成了抵擋羽箭的最佳防禦工具。

    又是眼前一花,唐震出現在樓城世界,只不過此時他的身後極為搞笑的背了一口大鍋,看起來滑稽無比。

    果然不出所料,那些刀盾鬼卒還停留在他消失的地方,看到他出現后立刻嘶吼一聲,揮舞著殘破的戰刀追了上來。

    唐震哪裡還敢猶豫,立刻背著鍋就跑,身後的箭雨襲來,射得鐵鍋響個不停。其中一些箭矢穿過鐵鍋扎在他的身上,卻因為身上的防禦和力道的削弱,沒有給他造成多大的傷害。

    唐震一口氣跑出了弓箭覆蓋的有效範圍,身上的鐵鍋卻已經報廢,而身後的刀盾鬼卒卻依舊鍥而不捨的追著他不放。

    唐震回頭看向身後的怪物追兵,丟掉破爛不堪的鐵鍋,嘴角卻露出了一絲得意的微笑。

    「接下來,就該老子發威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
    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