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怪談專賣店 » 第483章 入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怪談專賣店 - 第483章 入夢字體大小: A+
     
        看到這樣的消息,徐亞鏡整個人都不好了。

        不過還好,這個消息上面說,是從修仙世界與本世界中被打開了一個漏洞,兩界間的靈氣有所流通。

        但是,這個漏洞還很小。伊青楓有可能會從這個漏洞中出來,但是還沒有出來。

        也許,只要把這個洞給堵上,伊青楓就會過不來了。

        不過雖然如此,但是僅憑伊青楓的一已之力,他就能夠連接兩界,這已經是很可怕的事情了。

        徐亞鏡的臉色很沉,但是此事已經超出了她的個人能力范圍之內。她會做的事情就是交易,補天補漏洞這事,她還得從長計議。

        這樣想著,徐亞鏡就暫時把這則新聞的事情放在了一邊。

        “你們先找地方躲起來,我要邀請一個客人進來。”

        徐亞鏡說。

        “有客人?”三人聽了,都興奮的眼睛亮了起來,還以為有事情可玩呢。

        “她并非善人,你們自己小心。出了什么事,我可不救。”

        徐亞鏡這樣一警告,三個人便咻一聲的消失了。

        他們在這個夢境中住得久了,都各自建造了屬于自己的一片地盤。

        這些小地盤依附在徐亞鏡的夢境中,成為他們自己的小夢境。

        徐亞鏡允許他們的存在,所以他們可以自由的進入主夢境與小夢境之間。但如果是新進來的客人,沒有得到他們的允許,是看不到他們的地盤的。

        也就是說,他們可以很安全的躲在自己構建的世界里面。

        待到這三個人都走了以后,徐亞鏡便閉上眼睛,靜下心來,口中默念著江一晴的名字。

        ……

        江一晴做了一個夢。

        她在日本,正在日本最大的勢力集團底下的公司面試。

        面試她的人,輕聲的問她:“江一晴小姐,您是哪里人?”

        江一晴愣了愣。為什么她會在這里?這一幕,明明是過去了許久之前的事情。

        這是夢嗎?

        江一晴的心志是很堅定的。當初,她為了混進大坂公社而低聲下氣的過了一段時間,現在,她已經成功了,達到了她想要的目的,完全沒有必要再重歷那時的場景了。

        “我是哪里人,需要告訴你嗎?”

        她冷冷的說。當初,她的回答是“我是中日混血”。

        不過現在,她已經不需要再撒這個謊了。

        對方怔了一下,顯然沒有預料到她會這樣回答。但是,她卻并沒有生氣。

        她保持著很好的修養,繼續說道:“江一晴小姐,請問你是來面試的嗎?”

        江一晴不耐的坐地上站了起來。(百度搜索網更新最快最穩定)

        日本人總是喜歡坐在自己的腿上,她的腿都要麻木了。

        “我不需要跟你面試。”

        江一晴站起來后,掃視了一眼這個鋪著榻榻米的房間,便連道別也沒有說一聲,就走出了房間。

        日本的房間都是連通的,在外面有一條長長的走廊。

        走廓之外,是潺潺的流水聲,還有長勢碧綠的青竹子,竹葉隨風嘩嘩而響。

        這里的風景很好。不過走廊的一邊是連綿的房間,另一邊則是懸崖上的峭壁。

        這棟房子,竟然是建造在峭壁之上的。

        江一晴無法,只能沿著走廊走,希望能找到離開這里的出口。

        右邊連成一片的房間內,每一間里面似乎都有人。

        江一晴每走到一間房的前面,那間房的房門便被人往旁邊拉了開來。

        里面的人朝外面張望,露出笑容,似乎都想拉江一晴進去聊聊。

        不過,江一晴一率無視了他們,只管自己往前走。

        突然,在走過一個房間的時候,江一晴看到了一個女人。

        因為看到她,江一晴愣了一下。

        “雅田小姐?”

        雅田優子坐在里面的塌塌米上,面前擺著一套茶具,她正在優雅的唱著茶水。

        這還不是讓江一晴停下腳步的原因,讓她停下腳步的原因是,眼前的雅田優子長得非常的瘦,身形矯好,體重不會超出一百斤。

        雅田優子在里面看到了江一晴,便微笑著朝她招了招手。

        “晴,快來。”

        江一晴是姓江一,單名一個晴字。在她與雅田優子相處得最為熟悉的時候,雅田優子叫喚她時,就喜歡稱呼她“晴”。

        這一聲“晴”,讓江一晴有種回到了那時初的感覺。

        當然,雅田優子這么稱呼她,也就意味著她不必再經歷“面試”這種無聊的階段了。

        “雅田小姐,你在這里做什么?”

        因為好奇,江一晴便坐了下來隨口問道。她是做好了隨便離開這里的準備的。不過,外面的走廊真的好長,她走了這么久,也沒有走到頭。

        倒不如坐下來問一問人。

        雅田優子見江一晴坐下了,便將倒好的茶水端給她一杯。

        江一晴雖然接過,卻并不喝,而是放到了旁邊的矮幾上。

        “我在泡茶。”雅田優子緩緩的說:“常飲這種茶,可以使我保持身材。”

        江一晴看了一眼杯子里的茶葉,她認得出這種茶是很尋常的一種茶葉,并無什么特別的功效。

        江一晴眼里閃過一絲譏諷。

        雅田優子就是這樣,常常固執的以為自己所認為的就是正確的。

        如果她不是這樣,又怎么會在信任了她之后,便被落得后面的下場。

        江一晴掩下自己對雅田優子的饑諷,轉而問道:“雅田小姐,我們似乎不應該在這里。”

        在中國可沒有這樣子的建筑與環境。這地方,像是日本一些偏僻山落處的山莊。

        “哦?那我們應該在哪?”

        “在中國的公司。”

        “中國的公司?”雅田優子臉上露出了詫異。

        “我并沒有去中國的打算啊。”

        雅田優子一直不喜歡中國,但是江一晴為了自己的目的,便不斷的慫恿她到中國去。

        唯一成功的一次,便是讓她在那里接受了一次低調的采訪。

        江一晴更加肯定自己此時是在做夢了。

        做這樣的夢可真是無聊。

        她想,不如干脆醒來。

        醒來,醒來,我要醒來。

        “醒,醒,我要醒!”

        心里面默念了之后,沒發現有什么變化,便干脆張開嘴大聲的叫喊了起來。

        雅田優子奇怪的望著她:“晴,你為什么要大喊?”

        江一晴不管她,繼續如此大喊。可是連連喊了好幾聲,也沒有換來一點兒的動靜。

        竟然醒不過來?

        為什么呢?

        用力的掐著自己。

        好痛。

        真的痛呢。

        江一晴看到杯子上冒出來的熱氣,她將杯子拿起,朝著自己的手背上潑去。

        “啊,好燙。”

        熱水滾燙的溫度頓時讓她跳了起來。

        可是,她還是沒有醒過來。

        這是怎么回事。

        江一晴的臉色開始不好了。

        為何她竟然無法從夢中醒來呢?

        “晴,你干嘛這樣傷害自己。”

        雅田優子保持著她最完美的優雅態度,無論看到江一晴怎么瘋狂,也沒有改變儀態。

        她這樣,真的是太美了。

        江一晴還從來沒有看到過雅田優子這么優雅和完美的時候。

        “雅田小姐,你……”江一晴愣了一下,她似乎想到了什么。

        “雅田小姐,你應該很胖的。”

        江一晴肯定的說著。如果雅田優子這么瘦,她還怎么叫她減肥呢。

        雅田優子奇怪的望著她道:“為何要這么說。晴,你希望我很胖嗎?”

        “不是我希望,而是你原本就很胖……這是夢,對不對?雅田小姐,我知道你一直很想瘦,不過其實,你從來沒有瘦到過這個地步。”

        江一晴舉例的說明這是個夢。“在日本,也沒有這幢房子。這個奇怪的地方,只有夢里才有。雅田小姐,就連你,也是我夢里面出現的。你,和這里的一切,都只是一場夢。”

        江一晴似乎是在對雅田優子說,又似乎是在對著自己說。

        “晴,你在說些什么啊。不是你幫我減肥的嗎?”雅田優子的眼角似笑非笑。

        “是的。是我幫你減的。”

        江一晴一拍手掌說道。這樣才對,這才對應了事實。

        “對啊。你幫我減肥,減掉了一個我下來。”雅田優子點點道:“辛苦你了。”

        江一晴說:“哪里。這是我辛苦做的。”

        “可是,晴,你為什么不告訴我。如果要減肥的話,就得要死呢?”

        雅田優子幽怨的眼神看著她。

        江一晴一點也不意外她這樣說。“雅田小姐,您沒有死啊。我幫你復活了另一個你啊。您只不過是換了一個軀殼,而且依然還是你自己的軀殼呢。”

        “你瞧,這些肉還是你的肉,骨還是你的骨。我并沒有殺死你哦。”江一晴笑了笑。

        雅田優子的眼睛沉了下來。這之后,從房間里的另一端,有人拉開了紙門,從那里走進來了另一個人。

        “晴,你為什么要騙我。”

        那個人,是一個胖有兩百斤重的雅田優子。雖然穿著跟坐著的雅田優子是一樣的和服,不過,她的體形卻很胖,完全沒有了美感。

        江一晴看到這個雅田優子,又看看坐在另一邊纖瘦苗條的雅田優子。

        這是夢嗎?如果是夢,為什么她卻醒不過來呢?

        “晴。謝謝你幫我減下了這些肥肉。不過,減下來的肥肉放在那里太浪費了。不如,還是放在你的身上,讓你代替我活下去。”

        肥胖的雅田優子說完,便將自己身上的肉一塊一塊的撕拉了下來。

        她先是用右手撕下左手手臂上一條肉,接著,又如法泡制撕下了右手手臂上的一條肉。

        然后是腹部,是胸部,有腰部,腿部的肉。

        就連臉上的肉,她也扯了兩邊下來。

        每一次扯下的肉,她都拋擲到江一晴的身上。

        而那些肉又像是長了眼睛似的,無論江一晴怎么躲避,它們還是牢牢的粘在她的身上相對應的地方。

        于是,慢慢的,胖的雅田優子也瘦了下來,但是江一晴自己卻胖了起來。

        看到自己滿身的肥肉,肉呼呼的,江一晴尖叫大喊。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丹道宗師深夜書屋壯士,乾了這碗雞湯網遊之我是武學家棄婦再嫁
    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我的老婆是土匪總裁大人玩夠了沒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