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怪談專賣店 » 第260章 游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怪談專賣店 - 第260章 游戲字體大小: A+
     
        蘇慧盈眨巴眨巴著含淚的眼睛。(百度搜索網更新最快最穩定)徐亞鏡看著真是心疼,小小年紀,先是沒了媽,現在爸爸又被關起來,孤立無援的她應該會更加害怕。

        “青青,麻煩你這段時間里,先照顧一下盈盈了。”

        徐亞鏡對蒙青青說道。蒙青青點了點頭。“嗯,放心鏡子姐。”

        徐亞鏡揉了揉眉心,現在的事情太多了,一件急過一件,而且每件事的背后,都總有一個看不清楚的影子,導致她要梳理起來并不是那么容易。

        晁善,血族,地下的男人……

        其中,地下的男人似乎又與血族有一定的關系。那地下的男人會是誰?按時間推算的話,在紅星鞋廠出事的時間,似乎比席禮轉學到小虎學校的時間還要早。

        徐亞鏡凝眉望向席禮,目光中的凌厲毫不遮掩。席禮接受到她的目光,表面上裝著淡定與毫不在意,實際上從他不自覺躲避的目光中,已經泄漏了他的心情。

        只是,就算徐亞鏡再問,他也不會說的。

        徐亞鏡抿著唇定定的望著他,席禮開始坐立不安,起身說道:“我還有事,先告辭了。”

        幾歲的小孩用“告辭”這詞,頗有些顯得老氣橫秋的。

        不過在這屋子里,以周小虎帶頭,都不怎么喜歡席禮,所以他要走,也沒有人挽回。

        席禮默默的坐位上站起身,當他走到門口時,徐亞鏡跟上他的身后,低低的說了一句:“回去告訴你爸爸,我要見一見費羅。他不見我也沒有關系,無論他在哪里,我都會找到他。”

        席禮聽了,心中一定。

        是費羅。

        ……

        姜樹新最近的腦子很遲鈍,他想撿起桌子上的件,手伸了出去,卻怎么也對不準。件仿佛在他的眼中變成了三份甚至是四份,讓他摸不準哪一份才是真實的。

        好不容易找到了,想翻開之時,卻發現手指上竟然也使不上力。

        他的手上出現了斑斑點點,像是老人手上才會出現的老人斑。

        這種情況已經持續好幾天了,并且越來越嚴重。姜樹新覺得自己很累,卻想不起來他是為何變成了這樣。

        徐亞鏡推開門走了進來。

        姜樹新也在命運劇變的人名單上。不過,姜樹新的身上背負了一條人命,這樣的下場,倒也算是死得其所。

        今世他不得善終,下世便少了會來討債的人。也算是現世報的一種了。網

        不過,在他死之前,徐亞鏡需要知道他都經歷了些什么。

        “姜樹新,到我的夢里來。”

        徐亞鏡邀請他道。

        公司里的幾十具腐尸,她都一一拉入夢中檢視,發現他們出現變化的時間,都是在吃了姜樹新送給他們食用的壽司之后變化的。

        如此一來,就知道源頭來自于姜樹新,那么,姜樹新又遇到了什么呢?

        徐亞鏡走近他,手輕輕的搭在了姜樹新的肩膀上。

        從她的手上,指尖處開始泛起一道柔和的光芒。光芒愈泛愈大,最后將姜樹新整個的籠罩了起來。

        姜樹新漸漸的感到了困乏,最后趴坐在桌子上,進入了夢鄉。

        姜樹新睡著了,不過另一個姜樹新卻從他的位置上站了起來。

        這另一個姜樹新是透明的,他仿佛存在于另外的一個時空,既看不見位子上的自己,也看不見站在旁邊的徐亞鏡。

        “樹新,我給你帶來了新的手機號。”

        與姜樹新一樣呈現透明人的姜蘭這時候出現了,她是在半空中出現的。

        此時的這兩個透明的姜樹新和姜蘭,都是在徐亞鏡的面前呈現出現的,姜樹新的記憶重影。

        姜樹新換了手機號,在上面接收到了奇怪的信息。

        徐亞鏡開始還沒有在意,看了幾次后,心覺奇怪,竟然真的有人會不懈努力的給一個錯誤的人發送信息嗎?

        于是徐亞鏡站到了姜樹新的身后,在往他的手機上看的時候,徐亞鏡吃了一驚。

        “你發錯短信了。”

        姜樹新這樣告知對方。可是過了一會兒,手機短信的訊號響起,他再打開的時候,手機屏幕的上面卻是一片空白。

        面對著這樣的空白,姜樹新的臉上竟然有了表情。

        他津津有味的讀著這條空白的短信,似乎與對方已經交談了起來。

        徐亞鏡看著他對著空白的手機施展著欲擒故縱的把戲,看著他臉上露出小小的得意。

        沒想到,姜樹新竟然被纏上了。

        不過纏上姜樹新的是什么,現在還無法知道。徐亞鏡只能靜靜的看下去。

        姜樹新去了大坂公社,在那里,她看到了出現的江一晴以及雅田優子。

        姜樹新對待江一晴和雅田優子十分的恭敬。

        最后,他甚至還以為雅田優子便是誤給他發了短信,癡癡等待男友歸來的女人。

        壽司便當,便是雅田優子派人送來的。

        徐亞鏡看完了姜樹新的遭遇之后,已經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雅田優子……江一晴。

        她們把創日公司的員工變成滿是腐臭味的人,是什么意思呢?

        只有親自去前往看看,才能知道了。也許,還能在那里找到地下男人的一絲線索。

        徐亞鏡收回了她的夢厄之術,因為姜樹新的靈魂已經被腐朽了,她也不愿留著這個男人的靈魂在自己的夢境世界,便把他給轟出來算了。

        拉開門走出姜樹新的辦公室之時,晁善出現在外面。

        “怎么樣,有什么結果嗎?”

        晁善捂著鼻子,這個姜樹新的辦公室最臭了。

        “很臭嗎?”徐亞鏡問他。

        “當然了,比屎坑還臭。”

        “既然這么臭,你還想吃?”徐亞鏡裂開嘴角笑了笑。“想吃你就吃。他們已經死了。”

        “我早說嘛。”晁善一副“果然如此”的說道。

        “是,你說的對。”徐亞鏡讓了讓身子。

        “你要進去嗎?還有樓下那些,都交給你處理了。”

        “喂,那你去哪里?”

        “到外面去走一走,呼吸一下新鮮的空氣。”

        “話說,我又不是禿鷹,為什么我要吃這些腐臭的東西。”

        晁善改變了主意,沒有跨進姜樹新的辦公室中,而是跟著徐亞鏡的身后走道。

        “為公司做點善事。”徐亞鏡說:“畢竟這里的空氣太臭了。把這些臭味的發源點都清理掉,也許空氣會好一些。”

        晁善捂著鼻子道:“清理的話,一下子失蹤十幾個人,你覺得公司會得到好處嗎?”

        他這是在經過冷靜思考之后想到的結果。之前公司里已經失蹤了好幾個了,不過因為都是在公司外面失蹤的,所以與公司也沒多大關系。

        但是現在一下子在公司內部失蹤十幾個,難說這家公司還能繼續維持下去。

        公司一倒,個個人都要失業。

        本來是不想挪窩的,現在看來,似乎不挪也不行了。

        徐亞鏡頓了下腳步,說道:“倒不倒的,與我們這種打工族應該沒有多大的關系。”

        這里面夾著幾十具腐尸,雖然現在沒看出來他們有傳染的功能,但是也難說在接下去,會不會整個公司都出事。

        與其如此,還不如把這些人給清了,公司倒便倒。讓這些沒有出事的人知道實情后選擇的話,相信他們也是會逃得飛快的。

        命比錢重要。

        “好,既然你這么說,那我就勉為其難。”

        晁善的眼中露出了兇光。

        他是不喜歡吃這些腐尸的,但是把他們咬死還是可以的。只要確定他們真是血族發展出來的下級,他是沒有理由給他們活路。

        于是,徐亞鏡施施然的走了。在她走出公司大門的時候,未名亦從旁邊走了過來,與她會合之后一同往外面走去。

        自動感應的玻璃門在他們的身后緩緩的關上,就如同一場生化危機的游戲已經開始,而這扇門,則是關閉掉了逃生之門。

        ……

        晁善走回了公司的人事部,目前發現,人事部的名員工,后勤部的名員工,已經全部變成了腐尸了。還有一名,就是坐在經理辦公室里面的姜樹新。

        姜樹新最臭,他應該就是禍害了這十幾名員工的罪魁禍首。

        “姜蘭。”

        晁善走進了人事部里面,敲敲桌子,站在了姜蘭的面前。

        同事多年,他對姜蘭還是有點同事情義了。不過沒想到,她的性命竟然是要了結在自己的手上。

        不,她的性命其實早就沒了,不過,把她從還能動著的半死人,變成完全不能動的死人——這件事情做起來,就跟殺了她是一樣的感覺。

        晁善說:“畢竟一場同事,我第一個送你走。這樣,你也不用看到后面的事情之后害怕。”

        “呃……”姜蘭半睜著眼睛,側著頭望著晁善,似乎還沒有明白過來他講的是什么。

        這種遲鈍和慢半拍的樣子,與正常的姜蘭實在是相差太遠。

        “你的身體里,已經沒有靈魂了。”

        雖然嘴上說過要嘗一嘗血族的腦子,不過真的見到了,晁善卻是半點胃口沒有也沒有。

        手上的指甲伸得長長的,在姜蘭的脖子上快速的一閃而過。

        一道黑色的濃血飛濺在墻上,形成一道飛沫的痕跡。

        姜蘭的脖子緩緩的錯開位子,繼而,脖子上面的斷截部位,因為腦袋太重以及地心引力的作用,滾落了桌子底下。

        她的脖子斷口處,如同噴泉一樣涌出黑血來,噴到了天花板,也噴滿了整個桌面地板。

        一場針對十幾個人的秘密屠殺,從現在開始。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
    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