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怪談專賣店 » 第51章 心肌梗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怪談專賣店 - 第51章 心肌梗塞字體大小: A+
     
      夏修就這樣走了。

      他只留下在于紫手中的一片衣角。

      等到夏修走了之后,于紫才感覺到自己的手指很疼。是因為她摳得太用力,手指上的指甲已經斷了。

      有血從手指頭上滲出來,染紅了那片衣角。

      她是有多用心的對待這份感情?連她自己都被自己給嚇到了。

      而夏修又怎么能夠這樣回應她。他還是叫她“于學姐”,他給她的只有“抱歉。”

      抱歉,為什么是抱歉?

      難道他虧欠她了嗎?

      他為什么覺得自己虧欠了她。

      是因為他對她原本也有一點點心意的嗎?但是卻因為出現了另一個人,另一個更加令他在意的人,所以他就負了她。

      是這樣嗎,是這樣嗎?夏修對她究竟是有過一點點在意,還是從來不曾在意過她一絲一毫?

      于紫不斷的問著自己,夏修對自己究竟是哪一種。

      如果說夏修從來都不曾心動過一絲一毫,那未免顯得自己太沒魅力。

      已經被家族拋棄了的人,難道連一個普通的男人也俘虜不了嗎?

      難道她竟然失敗至此嗎?

      不,她沒有那么差的。她比許多人都好得太多了,她自己明白這一點。

      她是玄學社的原社長,是春華大學理事長的外甥女,她的身上流有尊貴的血統,雖然并不純粹,但她的身份已比許多人要高貴許多。

      再加上她的靈力。她從不出錯的占卜能力。

      無論怎么看,她都不會是那一文不值的垃圾!

      如果她是的話,這世上的許多人就不用活了。

      而夏修……如果不是徐亞鏡的出現,他就還是玄學社的社長。如果不是因為徐亞鏡,夏修也不會急著拋下自己。

      如果不是徐亞鏡,她就不會感受到今天這樣侮辱和悲傷。

      悲傷,這就是悲傷的感覺,像潮水一樣淹沒了她,令她根本就不能呼吸。

      她要掙脫,想要掙脫掉這種悲傷的感覺。

      她不應該是沉浸在悲傷之中的可憐蟲,不應該。可是為什么這種心像是被挖空了一樣的感覺卻無論如何也甩不去呢?

      為什么她要經歷這樣的事情。

      她已經向上天許了愿,情愿舍棄所有,只為了過去的日子能夠重現。為何上天不讓她的愿望實現?

      她已經如此用心,為何還會失戀。為何還需要體會悲傷?

      悲傷的感覺就像是一條鉆進了她的心里的毛毛蟲,不管她怎樣拼命的調適自己的心情,整個心卻仍舊像是沉到了海底似的,怎么拉也拉不上來。

      淚水一顆顆滴落在地板上,于紫用手背擦去,抬起頭。

      原是不想這樣做,但她還是不經意的去尋找著夏修的背影。

      找到了,他和一個女生在一起。

      是徐亞鏡。

      他匆匆的拒絕自己,是為了去找徐亞鏡。

      看到他們兩人站在一起的身影,于紫的心像是被萬箭刺穿了一般難受。

      徐亞鏡……

      她原本還不想這么做的,她原本還有一些猶豫的,可是現在,是她逼著她這樣做的。

      她得不到的東西,給了她傷痛的東西,別人也不配得到。

      該死的徐亞鏡,更不配得到!

      ……

      左坷欣不喜歡寫字,不是因為她寫字不好看,相反,她手寫出來的字娟秀有力,一筆一劃都帶著屬于她的靈動。

      這是因為她小時候對練字著了迷,每天每天照著家里僅有一本字帖練出來的。

      那個時候,每當有人贊她的字好看時,她總會特別的開心。

      她將寫字當成她唯一的愛好和樂趣,只要能夠沉浸在寫字中,她的心情就能夠得到寧靜。

      可是自從那件事情發生之后,她便再也不敢寫字了。

      左坷欣回想起她第一次發現自己的靈能力的時候。

      那是一次偶然,她在學校里受到了同學們的誣陷。有一個家里比較有錢的女孩子,向老師報告說她偷走了她新買的發夾。原因是她剛戴著那只蝴蝶結發夾來教室的時候,左坷欣多看了兩眼。

      左坷欣沒有拿。

      但是全班竟然沒有一個人相信她。

      老師要她交出發夾,她自然是交不出來。于是,她就成為了眾人口中的小偷。

      那時候在農村,大家家里都很窮,左右鄰居間會互相借用東西,但從來不會用“偷”這個字眼。

      左坷欣被冠上了“小偷”的名號,這令當時才十三歲的她非常的難過。

      由于心中的郁憤無法釋放出來,回家之后,左坷欣便開始寫日記。

      她的原意只有一個,希望有一天有人能看到這本日記,之后便相信她。

      她在日記中寫道:“我真的沒有拿小婷的發夾,真的沒有。我希望能有人相信我。”

      這本日記本寫好之后,她便放在了抽屜里。

      左坷欣是一個內向的女孩,即使心里有著各種想法,但是嘴上卻無法表達。她所有的話都記在了那個日記本上,但是卻沒有向別人親口透露一句。

      然而,到了第二天上學的時候,居然有人來向左坷欣道歉了。

      “左坷欣,對不起,是我們誤會了你。我們相信你沒有拿小婷的東西。”

      左坷欣很驚訝:“那發夾找到了嗎?”

      同學們搖搖頭:“還沒有找到。不過我們相信不會是你做的。”

      發夾依然沒有找到,但是卻有人肯相信自己。

      左坷欣感到非常的意外,她昨天在日記里寫下的內容竟然成真了。

      然而,這只是她第一次在不自覺間使用了自己的靈能力。這一次,她還沒有意識到自己身上的能力,將會造成怎樣大的可怕波瀾。

      讓她真正感覺到害怕的,不是她把自己的這個奇怪的能力告訴她的同學,繼而遭遇到她同學們的排擠。

      而是有一次,她無意之中寫下了一個人的名字。

      “討厭的李華華,答應過我的事情不遵守,把我的秘密告訴了大家。我非常討厭她,我希望她以后都不要再說謊話。不想再看到她!”

      就是這簡單的一行字,結果,那名被她當成是最好的朋友,在她寫下這一行字的一個小時之內,即掉進了村子的河里淹死了。

      當人們將她的尸體從魚塘里撈起來的時候,人們看到她的嘴里塞滿了石頭和水草。就好像她故意潛入了河底,吞吃河底下的東西似的。

      左坷欣當時去看過了李華華的尸體,白白的尸體,發泡腫脹起來,比課本上的白紙還要白。就是那一眼,使她開始恐懼起自己這樣的靈能力來。

      她并不知道李華華會死。死得這樣慘!

      她只是寫著不要她再說謊,只是一時意氣說不想見她。但沒有想到那一行字,竟然會是以這樣的方式來實現她所寫下的內容。

      李華華死了,自然就不會再說謊了。

      她死了,她也就不必再見到她了。

      “左坷欣寫下的字都能夠實現”這樣的傳言在村子里早已經傳遍。當李華華死時,立刻就有人懷疑這件事有可能是左坷欣所為。

      左坷欣永遠記得,村子里的人沖進她的家里,房間內,翻找著她的書桌,檢查她的日記的那一幕。

      那刺眼難忘的一幕,至今仍然像是昨天才剛剛發生的。

      李華華的家人發現了她所寫的那一行字。

      于是,那行字成為了她的“罪證”。她從一開始的“小偷”變成了“殺人犯”,“神婆”“巫婆”“魔鬼”。

      各種各樣可怕的名詞都冠在了她的頭頂上。就連她自己的親人也開始對她避而遠之。

      她曾想過自殺以贖罪,但她最終還是從淹死了李華華的河里又走上來了。

      因為,她怕死。

      因為,她想活!

      后來,不知道于紫學姐是怎么樣找到她的。她說,她是占卜出了她的存在,知道她出現了困難,于是特意到她的村子里去接她。

      于紫學姐幫她出學費,伙食費,將她從那個偏遠的村子里接到了春華市,給了她一個嶄新的生活。

      于紫對她的恩情,她無為回報。

      她可以為于紫寫一千遍一萬遍的祝福。

      可是,她沒想到于紫讓她寫的居然是……

      “徐亞鏡,女,18歲,春華大學一年級新生,11月21日突發心臟病,死于心肌梗塞。”

      于紫戴著墨鏡,坐在玄學社的專用教室里,背對著左坷欣,冷冷的說出這一句。

      聽到于紫的吩咐而握筆坐在桌子邊的左坷欣,手不禁抖了一抖,遲遲無法下筆。

      “于紫學姐,真的要這樣寫嗎?為什么一定要那個人死……”

      一條人命啊。就握在她的手上。

      她辦不到,她真的辦不到!

      她不愿做殺人犯,不愿再背負那無法償清的罪孽。

      “你不寫嗎?”于紫轉過身來,戴著墨鏡的臉雖然看不清她的眼神,可是左坷欣卻依然能夠感受到那鏡片之后的冰冷和狠絕。

      “于學姐,我……我不能殺人,我求求你,不要讓我寫……”

      左坷欣害怕的嗚嗚哭了起來。

      人的心一旦有了罪惡感,罪惡感是可以壓死人的。

      她曾經經歷過一次,她絕不想再經歷第二次。

      她寧愿寫下的是自己的名字,也不想再寫別人的名字了。

      “好吧,如果你不寫的話,明天就送你回村子里。”于紫絲毫不理會左坷欣的求情。

      回村子?那是比死還難受的事情。

      光是用想的,左坷欣就害怕得想要跪地求饒。

      她害怕村子里的人的眼光,害怕大家對她又恨又怕的眼神。那種空氣中的冷漠與憎恨,可以把她殺死一千遍一萬遍。

      “不要啊,于學姐,不要送我回村子……”

      “如果不想回去,你照著我說的寫,一字不差。”于紫道。

      沒有誘因便突然死亡的心肌梗塞,即使是在學校死的,學校也不需要背負任何責任了。

      (已經16萬字了,下一章上架,希望喜歡的親們能繼續支持。)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