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怪談專賣店 » 第48章 挖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怪談專賣店 - 第48章 挖腦字體大小: A+
     
      從泥土里挖起來的尸體早已經腐爛不堪,惡臭陣陣。

      俞麗媛把尸體埋進去的時候,那時候何莉莉就像是一個破了頭的大芭比娃娃,她的身體皮膚還是柔軟的,有彈性,顏色也是有光澤的肉色。現在,夏修挖出來的,就像是一個人形的腐朽木樁,坑坑洼洼的破洞,白色的蛆蟲,各種爬來爬去的蟲子。

      可是面對這樣的一具腐尸,夏修卻低頭吻了下去。

      俞麗媛被這一幕給怔住了。

      “夏修,你……”

      夏修在干什么,為什么會用這樣的眼神來看著這具尸體,為什么還會吻下去……

      她完全想不明白夏修為什么會這樣做。

      而且,他為什么說她還沒有死?何莉莉明明已經成為了一具腐尸,明明已經腐爛在了泥里……她是誰?

      當夏修吻下去的唇離開之后,俞麗媛看到夏修抱著的已經不是一具腐尸,而是一個仿如睡著的女人。

      已經腐爛的尸體為什么會恢復成原樣?為何那灰黑色的皮膚會還原成光澤的肉色?為什么白色的蛆蟲與蠕動的蟲子都不見了,為何?

      這還不是重點,重點是,這個女人是誰?

      她不是何莉莉。

      俞麗媛非常肯定夏修抱著的女人不是她埋下去的那個何莉莉。

      這個女人長得比何莉莉漂亮,小家碧玉型的,雖然閉著眼睛,仍然能看出她的文秀與嫻慧。

      這與何莉莉是完全不同風格的女人是誰?

      她為何會在自己的花圃里面?

      太多太多的疑問,讓俞麗媛弄不清楚了。難道一開始,她埋下去的人就是這個陌生的女人而不是何莉莉嗎?

      “她……她是誰?夏修,這個女人是誰?”俞麗媛沖過去問他:“你為什么要抱著她,她是什么人?”

      “倩兒……倩兒,余倩兒……”夏修仿若未聞,只緊緊的抱著閉著雙眼的女人輕聲的叫著:“倩兒,睜開眼睛,看看我,看看我啊……”

      夏修擁著女人呼喚,叫得那樣的令人心碎。

      毫無疑問,這個女人與夏修的關系匪淺。

      一種嫉妒涌上心頭,即使這是一個陌生的女人,俞麗媛也瞬間將她視為釘刺。

      正當余麗媛想估計重施,再一次殺死夏修懷中的女人時,忽然聽到夏修陰陽怪氣的說了一句:“她不醒。”

      “她不醒。”

      “她不醒……”

      “她不醒!”

      哧!噗!

      是利器刺入柔軟的身體的聲音,是血液噴出來在摩擦到空氣的聲音。

      俞麗媛瞪得眼睛大大的。

      “你……為……為什么……”夏修為什么要用鐵鏟子扎她?

      那帶著泥土的氣味,混合著血液的腥味,夾著腐爛的臭味的鐵鏟子,扎在了她的心窩口上。

      血水噴出來之后,滴落在地上,與冰冷的地板磚相擊,發出吧嗒吧嗒的厚重聲。

      “她不肯醒來,你殺了她,殺了我的倩兒,就算你是我的妹妹,我也絕不原諒你!”

      鐵鏟子扎入胸口的時候很痛,拔出來的時候更痛。

      像是帶著心臟,血管,神經一起被拔了出去,然后又再一次插了進來。

      一次,一次,又一次。

      俞麗媛已經連叫痛的力氣都沒有了。

      她的身體疼得不像是她的,但是她的腦子里還是很清醒。她只在想著一件事,只關注著一件事:什么妹妹?什么倩兒?難道他是她的哥哥,夏修是她的哥哥?這不可能……不可能啊。

      砰。

      由于體力不支,倒在地板上,俞麗媛的頭重重的敲在地板磚上。

      她從地上往上睜著眼睛,看著夏修的臉。

      可是好模糊,不知道是血還是眼淚,或是汗水蒙濕了她的眼睛。好模糊,她看不清楚,看不清楚夏修的那張臉。

      那張臉好像在變,五官仿佛在動。

      為什么,會變得越來越不像是夏修的臉了呢?

      是她的眼花了嗎?還是……她快死了?

      “砰!砰!砰!”

      是有人在門外使勁的踢打著門的聲音。

      “開門!快開門啊!俞麗媛,你快開門,快給我開門!”

      “你不要相信他,他不是愛你的,你不要相信他!”

      俞麗媛聽到了趙開柏的聲音。

      趙開柏在門外想要沖進來,是來救她的嗎?

      可是已經晚了,她爬不動了,她去不到門邊,無法打開那扇門……

      是她自己把趙開柏拒之門外的,就算趙開柏想救她也無能為力了。

      “倩兒,倩兒,你為什么不肯醒過來,如果你不醒,我也不要醒……”

      “是我的錯,我沒有保護好你。”

      “你不肯醒來,那我們就一起睡,我們要永遠在一起,在一起……”

      夏修將俞麗媛捅倒在了地板上后,又返回去抱著那個人的身體。當他摸到那個女孩的頭頂,觸到上面的一個豁大的窟窿,望著她腦殼里空空如也,倏地,他的內心又是一陣爆熱。

      “是她把你的記憶掏走了嗎?”

      “所以你才不肯醒來。”

      “沒關系,我替你拿回來,我替你把屬于你的記憶拿回來!”

      “藍色的,是藍色的!”

      夏修將女孩平躺放下,執起小鐵鏟又朝著俞麗媛走過來。

      他要干什么?

      難道他想把她的腦子剖開?

      恐懼的感覺讓俞麗媛想要尖叫,可她嘴里只能發出“嚕嚕”的聲音。

      為什么,為什么他要這么對她?

      “夏……夏……”

      俞麗媛拼命的張著嘴,希望能夠求求情。

      “你說什么?你說我是夏修?”

      夏修半跪著蹲下,用手拂開了俞麗媛眼睛上的頭發,汗水,讓她更看清楚自己。

      “你怎么連我也認不出來了?”

      “我是陸新華,你的哥哥,你不認得我了嗎?”

      陸新華?陸新華是誰?她不認得這個人啊!

      在俞麗媛瞪大著眼睛驚愕的時候,她的腦子里,同時響起了另外的一個聲音。

      陸新華,她的哥哥,她的親哥哥,她的愛人,她深愛著的人怎么對這么對她?

      俞麗媛聽到了自己腦子里的這個聲音,她震驚極了。

      就在這一瞬間,就在她聽到這個聲音時震驚的一瞬間,她明白了許多東西。

      啊,她怎么會忘了?那天晚上,她把何莉莉的腦子剖開,完成了愛情儀式。在那場儀式里,她復活了一些東西。

      她復活了一個叫做陸新月的女人的靈魂。

      該女人的靈魂進入了她的身體里。

      同時她還復活了其他人的靈魂。

      對了,她怎么忘了呢?她以為這個夏修是她的夏修,其實不是,這個是她的愛人,是陸新月愛著的人……

      只因為她迷戀著夏修,所以陸新月讓她看到的是夏修的模樣。

      而現在這個,這個面容陌生的男子,才是他的真面目。

      是陸新月玩弄了她。

      陸新月為了和自己的愛人在一起,蒙蔽了她的眼睛。

      她被玩弄了。

      她被利用了。

      而被利用后的結果,是陸新月的愛情失敗,因為那個男人根本不愛她!

      陸新月的愛情失敗,結果卻需要由她來承擔!

      陸新月曾殺了她的情敵余倩兒,就像她殺死了何莉莉一樣。

      所以,現在輪到陸新華來殺死她為他的女友報仇了。

      陸新月就是死在陸新華的手上,這一次,她也要死在陸新華的手上!

      一瞬間明白了這些,俞麗媛死不甘心卻又無計可施。她聽到門外的趙開柏還在路踢著門叫著,她認出了那個聲音。

      啊,那個是張斌!

      是那個愛著陸新月的傻男!

      難怪趙開柏會突然對她如此的癡迷,原來是張斌附到了趙開柏的身體里。

      當初,余倩兒死在了陸新月的手上,陸新月死在了陸新華的手上,而陸新華就是死在了張斌的手上!

      只有張斌可以救她……

      只有趙開柏可以救她俞麗媛!

      俞麗媛用力的在地上爬著,一點一點的挪動,她想開門,想讓趙開柏闖進來。

      可是她的手指只挪動了一寸距離,就再也動不了了。

      而由于她的挪動,她身上的血流得更兇。

      痛,好痛,誰來救她,誰來救救她……

      “咔!”

      是骨頭碎裂的聲音傳進了俞麗媛的耳朵里。

      她的頭頂上,多了一樣什么東西,壓著她的腦仁,感覺好重啊。

      “哇滋,哇滋。”

      是手在濕答答的東西里掏取時發出來的聲音,也傳進了俞麗媛的耳朵里。

      因為這個聲音的發出點很近,就在她的腦殼里,所以這只手在她的腦殼里做了什么動作,她都能夠聽出來。

      “在哪里,在哪里呢?藍色的材料在哪里呢?”

      陸新華嘴里一邊喃喃的念著,手一邊不斷的在俞麗媛的腦殼里挖著。

      好痛苦。無法形容的痛苦。

      當初的余倩兒和何莉莉,原來體會到的就是這樣的感覺。

      “沒有!沒有!怎么找不到!”

      陸新華將余麗媛腦子里多余的東西掏出來,甩到了地上。

      叭!叭!

      紅色的,白色的,一團團,柔軟的東西。

      這就是……她的腦子嗎?

      俞麗媛的頭躺在地上,隨著陸新華掏取的動作沒有生氣的一下一下晃動著。她的眼睛盯著地板上距離自己不到一尺的距離的腦容物。

      她第一次,看到自己的腦子啊。

      腦子被掏出來之后,她還能記得夏修嗎?

      視野漸漸的模糊,紅白相間的腦容物也漸漸看不清楚了。

      叭嗒。

      俞麗媛最后聽到一聲斷裂的聲音,是她的視網膜的神經線也被扯斷了吧。

      終于,眼前一片漆黑。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
    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