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怪談專賣店 » 第46章 左坷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怪談專賣店 - 第46章 左坷欣字體大小: A+
     
      “鏡子,你沒事嗎?”

      趙暖暖走過來關心的問徐亞鏡,好像從咖啡廳回來之后,徐亞鏡就被嚇壞了,一直躲在宿舍里。

      說的也是,誰也沒有想到俞麗媛竟然是瘋的,拿著那把鋼叉刺人的時候,真的是十分可怕的。

      “沒事。”徐亞鏡躺在床上,用被子將自己卷縮起來,只露出一個腦袋回答趙暖暖。

      “真的沒事?”趙暖暖不放心。

      “真的沒事,我只是想睡一下,下午的課我不去上了……”

      “要我陪你嗎?”

      “不用。”

      “那好吧。”

      徐亞鏡拒絕的態度十分明晰,趙暖暖也只好收起自己的關心,和程麗一起出去了。

      等趙暖暖走后,徐亞鏡連忙掏出自己的手機。

      “藍蒜頭,俞麗媛是怎么回事?她好像變了一個人。”徐亞鏡見過俞麗媛一次,那時候她一個人躲幽暗的密室里,對著夏修的畫像進行“愛情儀式”,當時的光線只有幾只蠟燭,在這情況下,俞麗媛給人的感覺也是陰陰暗暗的。可是,那時她的眼睛里只有對夏修的癡迷和執著,雖然這樣的癡迷和執著的程度也顯得過了一些,但,卻絕對沒有殺意。

      是的。殺意。

      徐亞鏡今天看到了俞麗媛的眼睛,那簡直是一雙從修羅地獄底下爬上來的人才會有的眼睛。

      復仇,吞滅,非至你于死地的眼神。

      徐亞鏡自認自己沒有做過太多天怒人怨的事情,所以應該不是她欠了俞麗媛什么,所以才會招致她對自己這樣的恨。唯一的解釋,就是俞麗媛變了。

      但是,俞麗媛為什么會變成這樣呢?

      所有一切不解的疑問,只有尋求偉大神通的藍蒜頭。

      “叮咚——她完成了詛咒愛情的召魂儀式,那本書里被封禁的四個靈魂已經出來了,她會重演一遍書中的愛情歷史。”

      哇啦哇啦果然什么都知道。

      “什么樣的歷史?”徐亞鏡好奇的問。

      “就是這四個人死亡的歷史。”哇啦哇啦冷冰冰的說道。

      天作孽,猶可活,自作孽,不可違。

      俞麗媛已經買了愛情保險,若她不是太過于貪心,太過于執著的話,在保險期內,她便能享受到一段愉快的戀愛時光。不管是趙開柏還是高盛,或是除了夏修以外的其他男子,都會滿足她對戀愛的需求。

      雖然不能保證在保險期結束之后,這些人是否還會對她如昔,但是會想要通過購買來獲得愛情的話,就應該知道當期效結束之后,一切都會恢復原樣。

      也就是說愛情保險只是一段可以滿足你的心里愿望的體驗,是一個無傷大雅的游戲。平常人玩不了的游戲,但你能玩,已經很牛逼了有沒有?可是俞麗媛不甘心,她非要進行所謂的愛情召喚儀式。

      當哇啦哇啦告訴了徐亞鏡要真正的完成這個儀式時,需要什么樣的步驟和材料之后,徐亞鏡躺在床上蜷縮在被子里成了一個蝦子,卻依然覺得背脊一陣陣的寒冷。

      俞麗媛她……真的殺人了。

      ……

      “于學姐,那,玄學社的會議還開嗎?”

      夏修就這樣走了,只剩下于紫在唐郁的別墅里。于紫的靈力暫時沒有恢復,不能占卜,她在這里就相當于是一個普通人,對于事件的研究發展沒有一點幫助。

      唐郁感覺到了空氣里的硝煙味,說話也是戰戰兢兢的,不敢大口喘氣。

      “開?開什么開!夏修都走了,玄學社沒有社長主持,還能開成什么會!”于紫像是被點燃了引火線一樣的爆發起來。她不敢相信,夏修居然就

      唐郁縮了縮腦袋:“哦,那我叫他們暫時不用來了……”這幫人就算是這時候來,也是開不成會的,還不如事后自己再聯系他們。

      “但是……呃,左坷欣已經來了。要叫她回去嗎?”

      左坷欣?

      于紫無處發泄的壓抑仿佛找到了解決的方法。

      “左坷欣……叫她進來。”

      唐郁將左坷欣領進來之后,卻被于紫轟出了別墅:“去外面給我們買點東西回來吃。”

      唐郁也是玄學社的人,這棟別墅也是他的家,卻被于紫打發出去跑腿買東西。看來,于紫要和左坷欣說的事,與目前幾人正關注著的靈異事件無關。

      不知道于紫會跟左柯欣說些什么?

      唐郁用手搓了搓鼻子,嘆了口氣。

      左坷欣那樣奇怪的靈能力,如果于紫要用上的話,大概,是與男人有關吧。

      ……和夏修有關的事,要不要提醒他一下呢?

      唐郁一邊想著,一邊拿出車鑰匙,踩著自行車,離開了自己的別墅。

      唐郁的父母常年不在國內,這偌大的別墅就是唐郁自己一個人住。所以,當唐郁離開了之后,在這里即使說些什么話,也不怕擔心會讓人聽到。

      于紫看著左坷欣:“坷欣,最近過得怎么樣?”

      靈能力是一件很玄妙的事,用得好可以過得風生水起,用不好的話,也會被周遭的人鄙視甚至是排斥。

      例如鬼眼,能看到鬼的人,有人會說你很棒,可以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也有人會因為這一點而對你產生懼怕,甚至認為那些不吉的東西都是被你招來的。

      所以,凡事都有兩面,但是處理能力不強的人,最好還是不要輕易的暴露自己的底牌。哪怕是與跟你最親近的人。否則,就會落得到人生最悲慘的境地。

      左坷欣就是一個處理事情能力并不強的人。如果不是于紫拯救她,將她從那偏遠落后的山區調至到這里讀書,那么至今為止,她還是一個被人扔石頭砸著腦袋的小村姑。

      整個村子里,沒有一個人敢和她說話。

      人人稱她為巫婆,神婆,甚至說她被鬼上身了。

      而這些事件的起因,是她將她的秘密告訴了她的一個好友。

      當好友向外面宣傳著她的秘密時,她不得不面臨是證實自己,還是承認自己在說謊的兩難境地。

      而且,最愚蠢的是她相信了她的好友。她以為只要自己懷著善意,那么別人也一定能夠接受她。

      可是,當她當著眾人的面,證實了自己并沒有撒謊之后,得到的卻是被全校的人丟石頭吐口水,誣她是巫婆,神婆,惡鬼附身的待遇。

      她幾乎想要自殺。

      不,她已經自殺了一次。

      但是,她沒有死。

      因為在她準備臨死的那一刻,她退縮了。

      當她哭著從河里走上岸的時候,她終于知道,自己是害怕死亡的。

      她很想活,很想過上正常人的普通的日子。

      就是上學,放學,幫家里做點家務,畢業以后工作等等。

      可是這些別人不費力氣就能擁有的東西,對于她來說,卻已經變得那么的困難和遙遠。

      全村的人,包括她自己的親人,都對她避之唯恐不及,看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著一個傳染病原體。

      而她的視線,已經沒有人敢接納。

      只要她一抬頭,所有人都轉身離開。而只要她一低頭,就有無數的石頭落下,砸在她的臉上,身上,心上。

      那種如惡夢一般的日子雖然已經被過去,可是卻時常在她的夢里重現,似乎一直未曾遠離。

      表面的平靜雖仍不能掩飾內心的顫粟,但是起碼在這個大學里,沒有人會對她說三道四。

      在于紫的安排下,她終于過上了看起來很平常的校園生活。

      她是感謝于紫的,她救了她的生活,她欠了她一份情,所以,于紫叫她做什么,她就會做什么。

      叫她加入玄學社,她就加入。叫她來,她就來了。

      接下來,于紫不論會叫她做什么事,她也一樣會照著做的。

      “于學姐,我很好。”左坷欣坐在于紫對面的椅子上,只坐了半邊的臀部,雙手交握,低著頭。

      “學校的生活,過得很快樂吧。”于紫的臉上掛著莫測高深的微笑:“和同學們相處得愉快嗎?”

      “嗯,還行,同學們都對我很好。”左坷欣有些僵硬的回道。

      很顯然她的生活并不如她所說的那般好。但是于紫認為她能幫她的,自己已經做到了,現在的左坷欣在生活中雖然還是沒能交上至交的好友,沒能處處受人歡迎,但是既然她沒有交際的天賦,自己也無能為力。她幫人也是有限度的。

      “這次叫你來,我是有件事情想要拜托你。”于紫道。

      “什么事?”左坷欣有些小小的意外,因為唐郁通知她的時候,說的是要開玄學社會議,沒想到卻是于紫有事要拜托她。

      于紫用手機輸入了一個人名。

      “這個名字你先記著。有機會的時候,我會通知你,把它寫在你的本子上。”

      于紫將手機遞給左坷欣看。

      左坷欣還沒有接過手機,就已經很震驚。“于學姐,你是要我……”

      她很驚訝,她以為她的那種能力是永遠也不會啟用的。

      “于學姐,我……你不是說過我的能力不能使用……”

      “我是說過你的能力不能隨便使用,但沒有說不能使用。如果真是不能使用,那我還留你在玄學社做什么?”

      于紫抬起眼睛看著左坷欣,左坷欣立刻瑟縮了下。

      “你的能力是不能對平常人使用,但這個人,她不是一個平常人。”于紫像是要安撫左坷欣在解釋道:“這個人,她的命數已經改變了。”

      “她是一個該死,卻又沒有死的人。所以,無論她在你的筆下發生什么事,也不會影響到大局”

      “還有,這一次所有的內容,你都要照著我說的,一字不漏的寫。”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