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怪談專賣店 » 第44章 瘋狂的執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怪談專賣店 - 第44章 瘋狂的執著字體大小: A+
     
      高盛是絕不會承認自己被女人甩了的。因為這對于他來說,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可是趙開柏這小子卻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敢和他搶女人。

      趙開柏是不值一提的,他一只手就能把他捏死。但他沒有想到的是,在他處理趙開柏的時候,夏修居然也來湊熱鬧了。

      同一個學校里,同為名人,即使平時不相來往,但對對方的名字,還是如雷貫耳的。

      高盛知道夏修,這個家伙與學校里的于紫有一腿。

      玄學社在春華學校里是一個特殊的存在。它擁有著特殊的權利,比學校里的學生會權利更大,就連老師也得退避三舍。可以說,能夠與玄學社對話的,只有學校里的管理高層,普通教師和教授都沒有置喙的余地。

      身為官二代,高盛對權利也是很敏感的。但是他老爸可以把他隨意的送去任何一座學校,卻不能要求玄學社一定要接納他。通過內部消息,他才知道原來玄學社里的人,都是一些神神秘秘的人物,做的事情,也是奇奇怪怪的非自然事件。

      雖然對玄學社的內情沒法打聽得太清楚,但高盛不需要有玄學社的光環來增加自己的亮度,因此他很快的就打消了與玄學社的人一拼高低的想法。

      他只想井水不犯河水的繼續過著他的日子。

      可如今別人的手已經伸到他的碗里了,難道他還能忍嗎?當然不能!

      巴結高盛的人很多,這些人便形成了高盛的眼線。早上夏修搶走了俞麗媛一事一傳開,大家立刻知道了俞麗媛就是高盛的“新歡”,也知道這時候要巴結他該怎么做。

      “盛哥,有人看見俞麗媛和那小子在咖啡廳吃飯。”

      高盛在今早起床之前還沒有打算要在學校里搶女人的,畢竟目前為止還沒哪一個女人值得他如此做。可是現在,這件事卻成為了他的頭等大事。

      俞麗媛這個他還未十分清楚她的面孔長得什么樣的女人,卻在一瞬間占據了他生活中的主要位置。就好像如果得不到這個女人的話,他的下半生“性福”將無處安身一般。再加上被人“當眾奪愛”的恥辱,不論是為了面子問題還是里子問題,他都要在這場“硬仗”中打勝。

      于是,高盛率著一眾“打手”浩浩蕩蕩的往學校的咖啡廳走去。

      ……

      俞麗媛和夏修坐在咖啡廳里最惹人注目的位置。

      夏修真的長得好帥,俊美的面部線條,又順又亮的直發,五官每一部位都是所屬部位的完美。最美麗的眼睛,最好看的鼻子,最性感的嘴唇,以及最可愛香甜的耳廓。

      俞麗媛用筆和紙描畫了夏修這么多次,這是第一次她能真實的接觸畫中的人物。她仔細的觀察著夏修的每一部位,就好像畫者在觀察著模特最細微處的特點。

      好,真好。

      夏修的皮膚也真好啊。光滑,柔嫩,手指撫摸上去,感覺就像是女人的肌膚。

      他的頭發觸感也很好,略微有些硬質,但根根直順,干凈,湊近了還能聞到一股清香。

      俞麗媛貼身的坐在夏修的旁邊,仿佛癡迷的守財奴一樣,一遍遍的撫摸著夏修的臉,發。

      她的眼神里透出了貪戀,迷貪,更有一種達到戀態和瘋狂程度的癡戀。

      她那不正常的眼神,就仿佛夏修不是一個活著的男生,一個普通的男友,而是一尊沒有生命沒有尊嚴的歸屬物,一個只是屬于她的“東西”而不是人。

      旁人看到俞麗媛這樣的眼神和舉動,都紛紛在心里升起了異樣的反感和恐懼。但奇怪的是,被俞麗媛如此的撫摸著臉面的夏修,卻一直嘴角噙笑的坐在位置上,對俞麗媛的任何怪異舉動都沒有反應。

      “夏修怎么變成傻的了?”隔壁桌子的人都如此私下的議論著。

      “俞麗媛,俞麗媛,你不要和他在一起好吧?我愛你,我真的愛你啊。”

      一個男人粗啞的嗓音在整間咖啡廳里響起,餐廳的氣氛頓時一僵,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吃飯的停止了吃飯,點餐的停止了點餐,玩斗地主的也迅速退出了游戲。

      哇噻,有戲看啊。早上沒有機會看到現場的人,現在都可以補上了啊,而且這是續集,回頭在場的人個個都有被他人“羨慕”的資本啊。

      趙開柏單膝跪在地上,手上捧著一大束的玫瑰,火紅火紅的顏色像是在宣告著眾人:想看熱鬧的都看過來,看我婀娜多姿的身材,看我熱情奔放的追求,看看什么才是真愛啊,你們這幫***。

      春華大學的附近也有不少的花店,每到情人節女人節這些店的生意都特別興隆。趙開柏能這么快的買好這一束花也不奇怪,最近沒到節嘛。

      俞麗媛從來沒有收過男人送的鮮花,雖然對趙開柏沒有喜悅,但是他這一舉動無疑是給她臉面增光的表現。

      夏修就坐在旁邊,已經是她的所屬物了。心中想要的東西已經得到,再增添的就是“錦上添花”,沒有人會拒絕這種花。要和不要自己并沒有損失,而要了就只會讓更多的人艷羨自己。

      她不喜歡趙開柏,但是她喜歡這束玫瑰。和她種在陽臺上開出來的血玫瑰很像。那是她自己種出來的,而這是男人送的。

      俞麗媛施施然的接過了趙開柏的花,湊在鼻間聞了一聞,抬起頭來臉上全是高傲:“可我不愛你。”

      “我愛的人是夏修。”

      淡淡的,冷冷的語言,像是為了告訴大家,她并不是一個濫情的女人。

      “你愛他?你不要愛他,俞麗媛,他是騙你的,真的,他根本不……”趙開柏從單膝下跪變成雙膝下跪,幾乎是痛哭流涕的哀求著。

      現在這個年代,很少有男人會為追求女人下跪了,一般這樣做的男人,即使真這樣做了女人也不一定會接受,因為太沒骨氣。

      俞麗媛這顆異常冰冷的心,更加不會為趙開柏而感動。

      “閉嘴!”俞麗媛狠狠的用力的將手中的大束玫瑰一把摔在了趙開柏的臉上。

      “夏修不是愛她的”這樣的話,任何人都不能說出口!

      只要趙開柏敢說,她就能用桌子上的餐刀剜出他的心臟來。

      俞麗媛的眼中射出了狠厲與陰鷙。趙開柏的身子一抖,話不敢再繼續說出來了。

      玫瑰花的花瓣碎了開來,從趙開柏的臉上身上落在了地上。

      趙開柏鼻涕眼淚縱橫,卻依然沒有放棄:“俞麗媛,我愛你,我是真的愛你啊,求求你給我一次機會吧,給我一次機會吧……”

      咖啡廳最中間這一桌的三個人,一個面帶微笑,仿佛置身事外;一個冷漠無情,對男人的哀求徹底的無動于衷;還有一個則是完全沒有底限,沒有自尊的纏著,粘著。

      三個人擺出三張不同表情的面孔,可是從這三個人的身上,圍觀的旁人卻看到了一個詭異的相同點:執著,瘋狂的執著。

      完全是沒臉沒皮沒有底線的三個人在上演著的一出戲。

      愛情嘛,不過是大學生活的調味劑,正常人誰還會為這點花前月下而丟了自己的尊嚴和人格呢?

      俞麗媛對夏修有著瘋狂的執著,趙開柏對俞麗媛有著瘋狂的執著,而夏修,則對某一種“東西”或是“事件”也有著瘋狂的執著——否則他不會嘴角噙著不變的微笑一直端正的坐在俞麗媛的身旁,任俞麗媛對他隨意的撫摸,也任趙開柏怎樣熱切的追求俞麗媛。

      正當看戲的眾感覺這凌亂無底線的一幕已經沒什么看頭的時候,高潮來了。

      砰的一聲,有人在咖啡廳的門口弄出了很大聲的聲響,然后一伙大約有十幾個人組成的男人團沖了進來。

      為首的是高盛。

      “夏修,你XX的居然敢搶走我的女人!”高盛是帶著高漲的怒火沖進來的,所以他一進來就中氣十足的沖著咖啡廳里坐在最中間的人喊。

      繼而定晴一看,趙開柏也在那里。而且現場出現了追女孩必備的工具——玫瑰。

      一看就知道是趙開柏不死心還敢繼續搶他的女人了。

      “趙開柏你這臭小子原來還在這里……”高盛大踏步的走過去,一腳踹在了趙開柏的臉上,將他踹到了另一邊。

      趙開柏從地上爬起來,還想繼續糾纏,高盛的手下們就已經自行出來將趙開柏拖離現場,帶到旁邊修理了。

      趙開柏被輕易的清理掉,接下來就是夏修……“咦?夏修那家伙呢?”

      只不過是一個回頭一個轉身的瞬間,再回神時,坐在俞麗媛旁邊的夏修卻不在了座位上。

      夏修,夏修去哪里了?

      俞麗媛也覺得奇怪,她是離夏修最近的人,她的身子甚至有半邊是倚在了夏修的身體上。夏修只要有一點點動靜她都是第一個知道的。可是就是這么近的距離,夏修卻突然消失了。

      仿佛在眾人的眼皮子眨了一下的時候,坐在她旁邊的夏修就化作了空氣。

      怎么會這樣,夏修呢!

      高盛是感到迷惑,而俞麗媛則是在一瞬間,身體里的神經線接近了爆發的程度。

      “夏——修——!”俞麗媛騰的從座位上站起來,雙眼變成駭人的血紅。

      (2月1號起才會雙更,本月內會上架,提前告知)


    上一頁 ←    → 下一頁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
    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