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怪談專賣店 » 第42章 還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怪談專賣店 - 第42章 還情字體大小: A+
     
      “俞麗媛,我……我請你吃飯好嗎,你想做什么我都可以陪你!”趙開柏就像一只小狗一樣,在俞麗媛的身后追著問道。

      俞麗媛對趙開柏本就沒有什么意思,對他的獻殷勤也就毫無感覺。

      她一直板著臉,吝于給他一個表情。

      “你煩不煩啊,離我遠點!”俞麗媛朝他厭煩的吼著。

      周圍的人聽到聲音都駐足觀望。男的,看到俞麗媛時便會臉上一陣癡迷,心覺這樣的女人被男人追著是理所當然。女的,看到俞麗媛時都忍不住想找找鏡子,怎么這年頭連這樣的女人也被人這樣的追求著?

      再看追著她的人是趙開柏,有些認識趙開柏的人也知道他有一個女友何莉莉,便不禁對這一幕又多望了兩眼。

      “吱——”一陣刺耳的聲音響起,是一輛超級炫目的跑車停在了身前。

      從車上跳下來了人人熟知的名人——高盛。

      “你叫俞麗媛?”高盛依然是盛氣凌人的模樣說話:“我可以送你一套房子,要和我約會嗎?”

      一出手就是一套房子,現實又實在。

      俞麗媛頓時覺得胃里有一種想嘔吐的感覺。

      這是在把她當成物質女人嗎?她是那種因為一些實物就會委身于人的女人嗎?

      如果她是這么容易動搖的話,就不會默默的畫了夏修一年!

      “滾開!”俞麗媛從齒縫中吐出這兩個字。

      被人追求的感覺她這是第一次,可是卻很糟。

      真的很糟,原來不是自己喜歡的人喜歡自己,那就一點意思也沒有。

      “聽到沒有,俞麗媛叫你滾開呢!”趙開柏像是得了主人命令的狗,立刻對著高盛吠叫了起來。

      如果是平常,趙開柏哪里怕對高盛如此放肆?

      女人雖然是一回事,但在男人的世界里,錢和勢才是強者,是壓倒性的不可抗力的存在,屈服才是聰明的選擇。趙開柏若是理智清醒,他不僅不會對高盛這樣無禮,甚至在發現高盛也對他的女人感興趣時,會雙手捧上。

      可是現在,趙開柏全然失去了理智。他不僅敢沖著高盛大喊大叫,同時還敢動手動腳。

      趙開柏長得并不瘦弱,他人雖然不帥個子卻很高,整個人是屬于粗壯型的,按何莉莉的話說,她就是喜歡他的“長得像個男人”。

      而高盛雖然是個喜歡花天酒地,玩樂浪費的公子哥,但是平常也經常運動,上昂貴的健身房鍛煉,加上他營養好,身體棒,個子雖然比不上趙開柏高,卻也是個站直了能給女孩留下一片陰影的男人。

      不說趙開柏平常不敢主動挑釁和毆打高盛,就高盛那天傲的性子,他也不會與趙開柏打架。要打,他會找別人來幫他打。

      可是今天,這兩個大男人卻忽然在學校,當著眾多學生的面,你一拳來我一腳的,打得兩人“鬢發凌亂,衣袂翻飛”,就好像誰剛剛殺了誰全家,誰又搶光了誰的錢財一般。

      圍觀的人都看得傻了眼了,他們之中有的人在感嘆趙開柏的勇氣,也有的人在張望高盛那難得一見的狼狽模樣,不過不管是為趙開柏暗暗叫好的,還是在八卦的盯著這一幕的,大家最后心里都在不約而同的猜測這件事的日后發展:趙開柏會怎么死?

      至于上去拉架?

      別傻了,才沒人會干這種事呢。

      這場混戰的主起者俞麗媛冷眼的看著這一幕。從來沒有過男生為了她而打架,這是第一次。可是當這樣的“榮幸”發生之時,她絲毫也沒有感覺到欣喜。

      煩。

      她只覺得煩。

      為什么夏修還不出現?為什么在她眼前蹦噠的卻是這樣的小丑?

      好吧高盛是出乎她意料的人物,可是以往她沒有喜歡過高盛,現在也更加沒有理由喜歡他這種沒有品質的男人。對于她來說,除了夏修,其他人都是垃圾。

      只有夏修才能進得了她的眼睛。

      以往在人前總是矮人一等,永遠都只能縮在角落里獨自畫畫的俞麗媛,從內心深處感受到了自己的強大以及高貴。

      是的,只有夏修才能配得上她。

      只有夏修才是可以和她站在一起的另一人。

      為什么從前的她并沒有發覺這一點呢?以為她是由低向高處仰慕著夏修,而實際上,自己卻是與夏修平行的。從某一點來說,她的精神境界,與夏修是在同一個世界。

      就連高盛,自己也看不上眼。

      一種滿足與愉悅的感覺充盈著胸口,這是俞麗媛有史以來感覺最為舒暢的一刻。然而這種感覺還沒有到達頂點,因為接下來還發生了讓俞麗媛感覺更加歡快的事情。

      “俞麗媛。”

      “夏修?”

      俞麗媛欣喜的瞪大了眼睛。夏修來了,他真的來了。

      夏修穿著她最喜歡的衣服,也是她在畫素描的時候經常畫在畫上的那一件面料極好的條紋襯衫,他來到了她的身邊,對著她露出了溫柔和關切的笑容。

      “俞麗媛,和我一起吃飯好嗎?”夏修輕聲的說道。

      對于旁邊正在進行的混戰,他仿佛視而不見,眼中只有俞麗媛一個人。

      不,應該說,他是對整個世界都視而不見,眼里只有俞麗媛一個人!

      這就是情人眼里的世界,這就是情人眼神。

      俞麗媛按耐不住心中的欣喜。“好……好的。”

      相同的,她對自己身后仍未停止的混斗也完全視而不見。

      她不在乎那兩個人的打斗結果會怎么樣,也不在乎她就這樣走了是不是不妥。她在乎的,只有她自己。只要能和夏修在一起,她就最幸福了。

      “那好,我們走吧。”

      夏修朝著她伸出了一只手,寬大的手掌向上,等著她伸出來的柔軟的小手。

      她的手終于被夏修的手掌包住了。

      戀愛的滋味,好甜蜜,幸福得……她甘愿就此死去。

      俞麗媛揚起臉,露出了微笑,微笑,微笑……

      周圍看熱鬧的路人群們已經徹底的傻眼了。

      什么?高盛為了一個女人打起來了。

      什么?那個女人還看不上高盛。

      更什么的是,居然連夏修也來湊了一個熱鬧,把兩男相爭的女人給領走了……

      這可是勁爆新聞啊。

      非常的勁爆,超級的勁爆——趕快去傳播吧!

      ……

      夏修的鼻子突然間很癢,他狠狠的打了一個噴嚏!

      “怎么了?感冒了嗎?”于紫很自然的關心問候。“在這個車庫里呆了一個晚上,沒有床只能蓋一張毯子,果然是受涼了吧。”

      “唐郁!為什么你的車庫里會沒有暖氣?”于紫這邊溫柔的話音剛落,扭頭立刻就厲聲的質問唐郁。

      唐郁非常的委屈:“于學姐,車庫里不用裝暖氣的吧……”這里又不是人睡的地方。

      昨天晚上,夏修為了能更加清晰的感應到這里曾發生的強大靈氣是怎么回事而在這里呆了一夜。

      唐郁想把自己的被子墊子拿過來,但夏修說只要一張毯子就夠了。

      想到夏修是一個身體強健的男子漢,唐郁也就沒有多想。誰想到于紫連這個也可以拿來發脾氣。

      于紫瞪著唐郁,想再說些什么來表達她的憤憤不平,可是嘴里卻沒了話說。

      “不要說了。”夏修撫著自己的額頭有些疲累,“我想先回學校一趟。”

      昨晚在這里睡了一夜,直接接觸這里殘留下來的靈氣。可惜的是那些靈氣已經散盡,他什么畫面也沒有感應到。

      希望感應到的東西他沒有感應到,倒是有一個人,一直在他的腦海里。

      他想回去學校看看她怎么樣了。

      “夏修,你為什么還要回學校。我已經讓唐郁通知了其他社員,很快他們就會趕到這里來開會了。”

      于紫攔著夏修不讓走。“你已經這么累了,就在唐郁這里休息吧。學校的事,我和叔叔說一聲就成了。”

      現在這里發生了靈異大事件,就應該以先解決這里的事情為優先。其他人和事,都得放一邊去。

      夏修迅速的沉下臉,無聲的看著于紫。

      夏修最常用的表情是冷漠,對著于紫也從來沒有黑臉面對。可現在他居然向自己擺了臉色。原因只不過是因為她不想讓他回去……于紫眼眶里盈動著閃閃的光澤,似有淚想流出卻仍在倔強的含著。

      “我是怕你太累……”

      后面的話沒有說下去,只是倔強的面容顯得清艷而美麗。

      夏修眨了眨眼,任誰也不能對著關心自己的人發脾氣:“謝謝,我不累。”他的語氣緩和了下來,頓了一頓,又道:“于學姐,這個社長之位,我覺得我不太合適。”

      “如果你是想讓我幫忙的話,我一定會幫。不過,玄學社的會議,我覺得我還是不用參加了。”

      之所以會有“社長”這個身份在,是因為于紫曾經幫過他一次,他欠她一份情。而她要求以擔任社長的職位來還她的這份情。

      當初于紫提出這個還情的條件時,夏修覺得無可無不可。但現在,他不想讓自己被所謂的“社長”給捆縛住。

      他想做什么,要做什么,沒有人可以指手劃腳,并以虛無的名譽責任來壓制他。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
    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