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怪談專賣店 » 第39章 藍色的材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怪談專賣店 - 第39章 藍色的材料字體大小: A+
     
      徐亞鏡躺在宿舍的床上,她覺得自己的右手臂好像疼到有些麻了。

      好不容易等到手臂的疼痛緩和了一些,她才能拿起手機翻看。

      “藍蒜頭……不,哇啦哇啦,我的天你怎么叫這個名字,我覺得還不如藍蒜頭好聽……話說,你知道我最近為什么總是無緣故的疼嗎?我是不是快死了。”

      未名關了店,徐亞鏡沒有店門鑰匙,因此也沒有辦法去問問黃水晶柱,問下她的命數是不是又變了,是不是增加了她因病而死的劫難。

      “叮咚——”藍蒜頭回復她:“你不是命數又變,你的命數已經無法預測了,所以不管變成怎么樣,都是正常的。”

      “那我會死嗎?”徐亞鏡問。

      藍蒜頭沉默了一會。“無可奉告。”

      生死這樣的大事,不在哇啦哇啦的報告范圍之內。

      疼痛尋不到原因,徐亞鏡也就暫時擱下了。

      她查了下帳戶,沒想到俞麗媛竟然還是匯了款過來。

      這個俞麗媛,她喜歡的人竟然是夏修。

      徐亞鏡雖然對夏修的認識不深,不過憑感覺上來看,夏修這個人似乎與于紫不屬于同一種人。那天闖入宿舍的晚上他也沒有對自己做過什么出格的事。

      要是愛情保險真的起作用了,那夏修會怎么樣?他真的會就此迷上俞麗媛嗎?

      “叮咚——那個叫夏修的,好像也不是普通人。”

      藍蒜頭的頭像一閃一閃的回答:“補償給被保險者的錢,也不一定非要同一張人民幣。相同的道理,愛情保險所保的愛情,也不一定非是同一個人。”

      “什么,不是同一個人?”徐亞鏡錯愕。如果是這樣說的話,那俞麗媛的滿滿算盤豈不是要落空了。

      “叮咚——本來就是這樣的。愛情保險只保你的愛情,沒保你的愛情對象是哪一個。更何況,那個夏修是少數的不受保險的力量所影響的人之一。所以他自然會被剔除在外了。”

      可是如果這樣的話,那俞麗媛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又豈會罷休?

      “顧客有沒有投訴我們的權利?”徐亞鏡不由的替俞麗媛可憐了起來。

      “叮咚——沒有。”藍蒜頭回答說:“她只有選擇交易或者不交易的機會。”

      徐亞鏡只能幽幽的一嘆。

      “其實,如果只是購買一份愛情保險的話,并不會有什么危險出現的。每一次的愛情也不能保證結果,所以愛情保險所保的只是其中的一段愉悅的過程。但是……”

      藍蒜頭停頓了一會后才道:“那個俞麗媛,好像做的并不只是購買保險,她似乎把詛咒愛情的儀式也進行下去了。”

      “詛咒的愛情?”徐亞鏡一驚。

      俞麗媛所做的這個愛情儀式,徐亞鏡事前做了一點功課,所以她知道一點。所謂的“愛情儀式”其實是一個血淋淋的招魂儀式。

      不知道俞麗媛是從哪里得到的這本書。據說這本書里面其實藏著的是兩個故事。一個便是詛咒式的愛情,另一個則是守護式的愛情。

      守護式的愛情是不需要召喚儀式的。而詛咒式的愛情則需要做出一些具體的動作。

      看書的人,若能看到其中“守護”的愛情,那她將會讀到一個美麗動人的故事。而若看到的只是詛咒的愛情的話,那她將得到的是一個召魂的過程。

      俞麗媛那天晚上用自己的血淋著血紅的玫瑰,用膝蓋想也能猜得到,她眼中所見的,絕對不是那本書的積極的一面。

      “話又說回來了,那本書究竟是什么樣的來歷,怎么會這么危險而奇怪呢?”即有正面的積極一面,又有邪惡的陰暗一面。

      “叮咚——因為那本書里,有兩個女人的和兩個男人的靈魂。”

      “閱讀守護故事的時候只是閱讀,而召喚儀式之的就將會釋放出里面的所有靈魂。”

      這么危險的書,怎么會流落在民間手中呢。

      “太危險了吧,沒有人來管管這種事嗎?”徐亞鏡叫道。

      “叮咚——有啊。我們店可以回收這本書。這就看你愿不愿意這么做了。”

      “不過,在回收之前,還有一件事要做的。”

      ……

      何莉莉果然在最短的時間內就殺到了俞麗媛的公寓門前。

      “俞麗媛,你這個三八婆,你發給我的照片是什么意思!”

      何莉莉敲著俞麗媛的房門使勁的大罵。

      俞麗媛打開了房門,看著門外站著的兩個女人,何莉莉和她的跟班莫玉瑤。

      俞麗媛的臉上露出了一抹微笑。

      “你……”何莉莉是嫉火攻心,看到自己打上門來了俞麗媛竟然還敢笑,頓時覺得自己從來沒有見過這么無恥的人。她忍不住沖上去直要煽打俞麗媛的臉面。

      早有準備的俞麗媛往后一退,何莉莉便一下撲進了門中。

      倒是站在旁邊的莫玉瑤,見到俞麗媛那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時,心頭沒來由的閃過一絲恐懼。

      莫玉瑤跟著何莉莉上門來打俞麗媛的臉面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哪一次俞麗媛會露出這樣的表情?

      那種胸有成竹的等著你送上門來時的表情。

      那種看著已經掉入了陷阱中的獵物的表情。

      因為這心頭的一絲警惕與恐懼,莫玉瑤如同被冰凍住了一樣站在原地,沒有跟著何莉莉一起沖進俞麗媛的門里。

      那一道門就在莫玉瑤的面前關了起來。

      莫玉瑤面對著俞麗媛那一雙冰冷的眼睛及微彎起的嘴角,想拉回已經沖進去的何莉莉,卻已經來不及了。

      “咔嗒。”門輕輕的鎖上。

      “不對勁……不對勁……”莫玉瑤嘴里喃喃的念著,卻沒有勇氣去拍打那已經關上的門。就仿佛她知道在門后將要發生什么可怕的事情,如果自己輕易去打擾的話,那就會連她也一起被深深扯了進去,再也出不來了。

      “沒事的吧……沒事的吧……”莫玉瑤無論如何也想像不出在這扇門內會發生什么事。俞麗媛怎么說也只是一個女孩子而已,難道她能把何莉莉給吃了?

      除非在俞麗媛的家里還有另外的幫手,例如藏著的男人?

      可是俞麗媛這種貨色,怎么可能會有男人愿意幫她做事呢?

      不對,不對……怎么想都不對。

      莫玉瑤想著想著,便覺得自己的腦子要混亂了。

      “反正……反正……應該不會有什么事的吧……”

      等何莉莉發現她沒有跟著她一起進去的時候,最多何莉莉抱怨自己一通罷了。

      莫玉瑤心中的恐懼沒有辦法去證明來源,若是讓何莉莉知道自己如此膽小將來也無顏面在學校立足。

      為了掩飾這一膽怯,干脆不如想別的辦法蒙混過去。

      門是不敢硬闖的了,還是,再找幫手吧。

      莫玉瑤掏出了自己的手機,急忙離開了俞麗媛的公寓門前,去打電話去了。

      何莉莉還沒有搞懂是怎么一回事,就已經傻眼了。

      她的腹部上,插著一把水果刀。

      水果刀已經沒入了她的體內,只剩下刀柄在外面。

      握著刀柄的主人站在她的旁邊,看著她,臉上露出了笑容:“謝謝你肯來幫我的忙。”

      謝謝?

      謝什么謝?幫什么忙?

      她不是來幫忙的,她是來打小三兒的。一個搶了她男朋友,敢和她的男朋友去開房的賤女人。

      她明明已經警告過她很多次不能再接近自己的男友了,這女人竟然還敢無視她的警告,還把和她的男友開房的照片發給她。

      這分明就是對她的女性尊嚴的挑釁。

      無論如何她也咽不下這口氣。就算這個男人最后她不要了,也不能白白被這個女人給搶了。于是她上門來教訓這個女人。

      而且為了不讓“自己的男友被別的女人搶了”的這種恥辱被更多的人知道,所以她特意只找了一個朋友來幫忙。

      在她的預想內,兩個女人對付一個女人是綽綽有余的。而且,那個女人不是別人,還是俞麗媛!

      那個丑陋的,自卑的,愚蠢的女人俞麗媛!

      那個一天到晚只會埋頭畫畫,其余的事情什么都不會做的丑女人。

      那個除了身材以外,臉蛋只能夠得個50分的笨女人。

      那個從來不敢在自己的面前大聲的說話,反駁,無論自己怎樣的諷刺,她也只能夠忍受的女人。

      要對付這個女人就如同踩死一只螞蟻一樣簡單。

      可是為什么,這只螞蟻的手上會握著刀?

      她憤怒的沖了進來,進屋之后被這間屋子里的擺設給愣了一下。

      家徒四壁。

      到處是冰冷的磁磚鋪就。

      冰冷的磁磚地板,冰冷的磁磚墻壁。

      沒有沙發,沒有家具。只有一張小小的四方桌子以及一張四腳的靠背椅子。

      空亮的房間內,陽臺的戶門大開,外面一片嫣紅,刺眼而又詭異。

      還以為這個地址是開房的房間,或者是俞麗媛打算用來炫耀她泡到的男人出錢養著她的金屋。可是現在一看,卻不是那么一回事。

      就這么一愣神的會兒,門就被關上了。

      當何莉莉再轉過身來的時候,俞麗媛手上的長長水果刀便迎面刺入了她的腹部。

      何莉莉看到,俞麗媛的臉上還掛著她剛打開門時的那個笑容。


    上一頁 ←    → 下一頁

    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
    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