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怪談專賣店 » 第35章 接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怪談專賣店 - 第35章 接近字體大小: A+
     
      其實想接近徐亞鏡的話,最直接的方法是去見她本人。

      但是夏修先遇上了陳紫楓。

      上一次與陳紫楓的交談進行到半段的時候就被于紫打斷了,因此夏修想趁此機會,不如先把未談完的話題進行下去。

      “陳紫楓,夏修走過來了,他……他在看著你!”

      夏修走過去的時候,陳紫楓旁邊的一名女孩緊張的拽著陳紫楓的衣角道。

      夏修已經習慣了這種走到哪里都被人當成明星一樣注目的視線。他淡定的開口道:“陳紫楓同學,有空嗎?”

      原以為交談過兩次,陳紫楓對自己的邀約不會太意外,沒想到陳紫楓雖然極力的掩飾卻仍然透出的一絲驚愕和意外的表情,讓他的心里感到有什么地方不對。

      “啊?有……我有。”陳紫楓臉上飛快的紅了,兩秒之后,那抑制不住的驕傲之色又飛快的揚在了全臉上。滿眼的得意與欣喜,仿佛夏修剛剛當著眾人的面給她送上了一捧鮮花。

      夏修的眉頭皺了皺。

      陳紫楓應該能猜到他找她會是哪一方面的事情,為何還表現得仿佛什么都不知道似的?以為自己約她是另有目的呢?

      如果她這是做給別人看的,那么當著自己的面如此表現豈不是太失儀?

      如果她是真的誤會了,那么……

      難道她忘了自己前兩次與她交談的內容?

      這個想法一閃而過,夏修便有些不確定起來。

      “陳同學,既然你有時間的話,有件事我想通知你一下。”夏修故意以嚴肅的口吻說道。

      “啊?什么?”陳紫楓愣了一下。夏修的態度如此嚴肅,就好像要抓她去紀律處分一樣。

      “請移步這邊談。”夏修面無表情,冷酷的氣息瞬時傳播,就算是再想對他想入非非的人,也沒這膽子了。

      夏修沒有把陳紫楓帶去咖啡廳,他只領著她到了人少的一處走廊的角落。在這里談話即不會被人聽到,也不會因為太過隱蔽而被別人誤會他們之間的關系。

      “陳紫楓同學,徐亞鏡最近怎么樣了?”夏修開門見山的問。

      “啊?鏡子?”陳紫楓的臉上露出了詫異,就仿佛她真的沒有想到夏修的第一句話問的是徐亞鏡而不是她。

      “你為什么要問鏡子……”陳紫楓似還不愿配合。“你不是說有事要通知我的嗎?”不管是什么事,總比在她的身上打聽別人的消息來得好。

      夏修看她那樣子好像真的不知道自己找他的真正來意似的。

      “上一次你說徐亞鏡在哪里打工來了?”

      “上一次?我?徐亞鏡打工?我什么時候這么說的。”

      陳紫楓果不期然的否認了。

      夏修很確信自己上次并沒有聽錯。

      “你說過。”他肯定的道。這次他是想來打聽那家店在哪的。

      “上次?什么上次啊,我是第一次和你說話啊。”陳紫楓徹底的否認了。

      雖然此前便有想到,不過還是很意外。

      陳紫楓竟然像是失憶了一樣,連她兩次把徐亞鏡的東西交給他的記憶都忘記了。

      一個好端端的人,無傷無痕,為什么會突然之間失憶了呢?

      她的記憶,是被誰抹去了呢?

      夏修沒能從陳紫楓的嘴里再打聽到有關徐亞鏡的消息,不過卻從她的身上獲得了一個新的消息。

      無論是什么原因,由誰操作的,陳紫楓的“失憶”顯然就是為了隱藏某樣事物。而那個事物與徐亞鏡有關,也許,與徐亞鏡和趙暖暖為何會去到異世界的原因也有關。

      既然已經不能再從旁打聽了,夏修便決定還是直接去找徐亞鏡吧。

      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他沒有想到事后自己竟然會與那個眼神平靜的女孩有著這么深的牽扯。若是早知如此,當初他是不會讓于紫去大鬧她的宿舍,給彼此留下了一個并不完美的開始。

      夏修想到直接去找徐亞鏡,于是他往尋找她的方向前進。可是他沒有想到,當他還沒有走進徐亞鏡的身邊時,他就被另外一個女生給“逮”住了。

      ……

      “本店業務:愛情保險,快樂保險,成功保險,每項每周1000元。

      悲傷保險,失意保險,抗打擊保險每項周5000元。

      為了可供客戶更加了解本業務,尚可特別推出體驗優惠,每項保險每小時200元。”

      當她聽到這些荒唐的話,她原是不應該相信的。可是,不知為什么,她竟然消費了。

      她向女孩購買了體驗版的優惠。

      女孩告訴她,明天之內,會有一個小時,她的愛情保險被啟動。

      她的戀愛之路,在那一個小時內即會開啟。這比任何“被詛咒的愛”的傳說儀式更為有用。

      不管相不相信,反正,她買了。

      “俞麗媛!”

      “是俞麗媛!”

      “俞麗媛來了,俞麗媛來了。天哪,她真美啊。要是她愿意和我約會一次,我死也愿意!”

      她不是特別漂亮的女孩,更不是學校里引人注目的校花。可是這一天,時間卻像是魔法降臨到了她的身上一樣,她周圍的人,忽然間改變了對她的態度。

      尤其是男生。

      他們每一個人望著她的眼神都像是在乞求得到她的青睞。

      她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感覺。腳踩在學校的水泥地板上,卻如同走在被聚光燈打亮著的舞臺中央。

      所有人的視線都隨著她的移動而移動。這就是她所購買的愛情保險所帶來的效果嗎?

      當她經過一面玻璃窗的時候,她看到映在里面的自己,有一頭烏黑順直及腰的長發,一張姣好的面容,一雙閃閃動人魅惑的眼睛。

      這是她嗎?

      她怔愣了一下。

      仔細的打量的話,這五官還是她的五官,可是玻璃窗上面的那個人,卻仿佛是換了一個人般。

      氣質,姿容,都上了不止是一個檔次。

      就算同樣是素面朝天,就算是穿著同樣的衣服,可是那光滑的皮膚,那如同盈著波光般的眼眸,那長長的動人睫毛,就連她自己看了,也不由的心中一動。

      一份小小的保險,竟然能讓她改頭換面?

      “你不是改頭換面,你只是得到了愛情保險的業務體驗而已。”

      “所謂情人眼里出西施,所以你在別人的眼中,就是現在你自己看到的這副模樣。當保險時效一過,一切都會恢復原狀。”

      就在她愣著的時候,她的手機響了。一接通,電話里傳來的就是昨晚上那個女孩的聲音。

      女孩說的話讓她震驚,這不是像灰姑娘的魔法嗎?

      當她把這句話說出來的時候,那女孩又道:“灰姑娘的魔法?就算是灰姑娘的魔法,也總比你那被詛咒的愛的詛咒來得強一些。”

      “這兩個對你來說,有任何的區別嗎?”

      可是,灰姑娘的魔法總是會消失啊。而且她只買了一小時,要是時效一過,是不是……

      她連他都未必能夠在一個小時以內遇上。這樣一來,她的錢……不,是她的保險豈不是白費了?

      “你的保險是不會白費的。只要是在有效的時間內,你的愛情就必定會一路順風。但是這份保險里并沒有為你特定的指定對象。每一個男人都有可能會成為你的俘虜,為你深深的迷住。你可以隨意的從中選擇一個讓你感到滿意的。”

      “直到保險時效結束。”

      如此說來,若她只要在這一個小時內找到他,讓他看到她,他就一定會愛上她嗎?

      “是的,沒錯。無論是誰,男的或是女的,只要是受到保險魔力影響的,他們都有可能會愛上你。”

      徐亞鏡覺得自己說話的藝術實在是越來越有長進了。

      他們都“有可能會愛上你”——即給自己保留了退路,又給對方萌生了強大的希望。

      這些,都要多虧那個叫做哇啦哇啦的藍蒜頭。

      藍蒜頭告訴她,未名已經出外旅游去了,怪談店的生意就全都交到她的手上。不要以為店里沒有生意就可以安枕無憂。怪談店的業務存在以及與客戶的每一個交易都有其存在的意義。

      如果徐亞鏡偷懶不做功,該成交的交易沒有能夠完成的話,到時所會發生的后果,是誰都不樂意見到的。

      對客人來說,他們會少了一個轉折命運的機會。對徐亞鏡來說,她也會因為消極怠工被剔除工作的資格。

      而徐亞鏡一旦被怪談店炒了魷魚,可想而知那個在身后等著她的原命數,就會重新找上她來。

      那一場將她碾成了肉醬的車禍,隨時隨地都會從天而降。

      這不是恫嚇,而是事實,是一加一就等于二的事實。

      聽聞此言,不管是“貪生怕死”,“死貧道不如死道友”的基本信念,還是“助人為樂、普渡眾生”的偉大情操,不管從哪一方面,徐亞鏡都必須要克盡職守,盡職盡責,本本份份的完成未名不在時的偉大而艱巨的任務。

      因此,她的口才能力也在不知不覺中使用上了。

      她很慶幸,未名臨走時將實體店轉成了網店,這讓她不必在每天夜里往外跑的同時,也不必常常直接面對顧客。

      當然,那天晚上漆黑一片,只有幾許燭光的昏暗環境下,她首次出現在俞麗媛的面前,相信俞麗媛是記不住自己的容貌的。

      如此一來,她也算是為自己的平凡生活,蒙上了一層安全的面紗。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