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怪談專賣店 » 第34章 愛情保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怪談專賣店 - 第34章 愛情保險字體大小: A+
     
      她叫俞麗媛,參加畫畫社是為了與她心中的他更加接近。她每天都描摹著他的線條,每一根頭發,每一寸肌膚,每一道光與影的交替,

      沒有人知道,她是用著怎樣的感情來作畫的。

      是的,她不是用筆,她用的是心來作畫。

      因為她相信,當她用滿滿的心完成畫作的時候,畫中的人一定能感受到她的心意,他會接受她,成為她的男朋友。

      她描摹了他三年,一次又一次。終于,她就快要完成了。到時,他就會看到她的真心,就會知道她與其他的仰慕者,是不一樣的。

      ……

      未名交給徐亞鏡的電話響了。

      從異世界回來之后,徐亞鏡一直帶著這支電話,這支曾經用來與附在娃娃身體內的趙暖暖通訊的電話,她以為已經不能再用了,沒有想到卻響了起來。

      “什么?店關門了?”

      “嗯,是的,因為店里已經有了正式的員工,所以我可以放心的出去旅游了。”

      這是什么話,有人會因為招到了員工自己就溜號的老板嗎?

      更何況,怪談店是一間什么樣的特殊店,店里的每樣東西都有著靈魂,危險的靈魂,一不小心就會反噬到你身上的靈魂。

      這些靈魂物品能就這樣放著在店里不管嗎?不是每天都要擦一次灰塵保持干凈,否則它們就會不滿意嗎……不過話又說回來了,未名關店是不是就意味著:“我不上班了嗎?”

      剛剛成為正式員工就可以休假,這是多好的事啊。

      “鏡子,你不是有網絡帳號嗎?你淘寶欠下的錢,我已經從預發工資里扣除,都幫你還上了。”

      未名話峰一轉。

      “啊?還上了?”在未名的店里工作薪水很高,因為未名會把所收到的錢全部存在她的銀行卡里,所以她根本沒去算那里有多少是她應得的,未名說給多少就給多少。

      可她也知道,未名絕不會虧待她。粗略的算一算大概兩三個月就能還清所有的欠帳了。

      沒想到未名居然會知道她有欠帳這回事,并且提前替她給還了。

      然而徐亞鏡還來不及高興,便知道好事不會從天而降。

      “最近店里推出一項新的業務,但因為我暫時不在,所以業務要全部交給你來處理。”

      未名繼續道:“為了方便我們的客戶,所以我希望利用起你的網絡帳號,在淘寶上面開一家店,來推出我們的新業務。”

      開網店?

      徐亞鏡有些訝異,未名竟然會叫她開網店……“新業務是什么?在網上賣什么?我們店的東西那么貴,我估計已經不會有錢多人傻的人來買了。”

      她把那些商品的價格全部提升到不可思議的高價,就是為了防止有人不小心闖進店里來輕易的買走了。

      可誰知防得了一樁,又防不了另一樁。

      “賣保險吧。”未名在電話里說道。“怪談店的特殊保險。”

      “我現在人已經不在春華市,為了協助你的工作,我派了一個幫手給你。”

      “哦對了,不管你是驗證還是與客戶聯系,用這部手機來操作就可以了,流量方面你不用擔心,會自動從帳戶里扣除,協助你的人也會通過手機跟你聯系。”

      徐亞鏡感覺自己像是上了一條賊船,離岸之后船長卻跑了,現在只剩下自己。

      她不得不讓船繼續航行。

      徐亞鏡是淘寶鉆石級買家,不過從沒想過有一天她也會成為賣家。

      申請開店,一系列的程序下來,對徐亞鏡來說是非常輕松的。很快她的怪談小店就在網上開成了。

      可是會有客人來嗎?

      做生意可不是那么容易的,現在淘寶業已經十分成熟了,在沒有投入任何宣傳的情況下,一家小型的店幾乎不會有人注意到。

      徐亞鏡并不擔心沒有客人,她反而還希望永遠不要有客人來。否則每一次都如上次般的那么兇險,她可沒有那么多條命去耗損。

      “咝……好疼。”

      剛完成了小店的注冊,徐亞鏡的額頭便傳來一陣疼痛。最近這段時間她總是這樣,身體上時不時的總有不舒服的地方。有時候是頭痛,有時候是胃痛,有時候是背痛,那疼痛仿佛會在身體內游移似的。

      “叮咚!”

      手機還處在淘寶店的界面,阿里旺旺那顆藍色蒜頭標志忽然響了。

      來新信息了。

      “小店新業務:愛情保險,一周,1000元;快樂保險,一周,1000元;成功保險,一周1000元。”

      “悲傷保險,失意保險,抗打擊保險每周5000元。歡迎惠顧。”

      原本以為只是例行的系統通知,沒想到卻是這樣的業務內容。徐亞鏡一看,有些傻眼。

      “這是什么啊,這能賣嗎?”

      阿里旺旺怎么會給自己發來這樣的消息?有沒有搞錯啊?徐亞鏡握著手機搖了搖,像是在察看這東西哪里出了錯。

      “叮咚——這是怪談的最新業務,請你盡快熟悉,很快會有顧客上門。”

      信息又來了。

      徐亞鏡腦中一閃:“難道這就是未名說的派來給我的幫手?”

      “叮咚——賓果!徐亞鏡,我叫哇啦哇啦,初次見面,請多指教。”

      哇啦哇啦,未名的幫手……徐亞鏡有些暈厥,但同時又覺得這是在意料之中。

      既然怪談店是一間靈異商店,那么未名所派來的幫手隱身在手機里也不奇怪了。

      “我打賭你并不是坐在網絡那一端,和我一樣用手機或是電腦打字上網的正常人吧。”

      徐亞鏡說。

      “叮咚——當然不是。我只在你的手機里。”

      就像羽田和子呆在和服娃娃里面一樣,未名給的手機里面呆著一個會和她對話的靈魂也不奇怪——徐亞鏡忍著將手機給甩掉的沖動,她要習慣,她要習慣,她必須要習慣……

      那好吧。徐亞鏡深深的吸一口氣,說道:“哇啦哇啦,你好,我叫徐亞鏡,初次見面,請……多指教……”

      “叮咚——有客人來了。徐亞鏡,你去迎接客人吧。”

      ……

      她把他的畫像,畫好了。

      她的畫功是很不錯的,畫了這么久,他的每一個神態,每一個細微的表情,每一個側面,都進入了她的腦子里。閉上眼睛,觸手可及。

      可是,還差一步。

      要想讓他了解到她對他的愛有多么的深刻,還差最后一步。

      子夜時分。

      她帶上了畫、紅心,蠟燭以及剪刀,一起來到了學校的密室里。

      將畫與畫架擺好在桌面上。

      紅心是由紅色的玫瑰組合成的“心”形形狀物。

      蠟燭在周圍點起,搖曳的火光印證著她忐忑的心情。

      剪刀刺入她的手掌,從手掌中流出來的血液滴在了紅色的玫瑰心上。

      這個儀式來自于一個傳說,一個被詛咒后復活的愛。只要用自己的血將所有的紅玫瑰全部涂染完畢,畫中的男人一定會被自己所打動。

      詛咒會被解除。

      畫中的男人眼里自己會成為仙女一樣的存在。只要能堅持完這個儀式,這個男人在第二天就會深深的愛上自己。

      “你真的相信這個傳說嗎?”

      一個女孩的聲音忽然出現在黑暗之中。

      她扭頭望去,在點點的燭光下,看到的是穿著她的學校校服的女生。

      “你是……一年級的?”

      她的面容很陌生,不像是經常出現在他的身旁的人,而且看年紀比她小,所以她這樣猜測道。

      “嗯。”女孩輕輕的應了一聲。

      她果然沒有猜錯。不過,重點不是這兒,而是這個時間,這時候在這里應該已經沒有人了,女孩是什么時候出現的?而且,女孩的第一句話是什么,傳說?她怎么知道有關傳說的事。

      這個女孩第一眼就看懂了她正在做著的事。

      “你是誰?難道你想阻止我?你……你也想和我搶他嗎?”

      她微微激動了起來。若她是來搶他的,她絕對不會放過她。她手中的剪刀,一定會刺到她的心口上!

      “他?他是誰?”女孩瞥了一眼她畫中的肖像,眼中閃過一絲恍然:“啊,我想起來了,好像在哪里見過他……”

      結果,她還是沒有想起來……她好像真的不知道他的身份。

      “你不是來阻止我的,那你是來干什么的?不要妨礙我,快出去!”

      她的手掌很疼,血還在汩汩的流著,為了讓所有的玫瑰都淋上她的血液,所以傷口劃得很深,很大。

      “我當然不是來妨礙你的。我只是路過,順便提醒你一下,再兼打聽一個人。”

      女孩用很漫不經心的口吻說道。

      “你想說什么,快說!”別再礙著她澆灌我心中的“愛火”了。

      “‘被詛咒的愛’的傳說中,結果不是復活,而是死亡。”

      “‘被守護的愛’的傳說中,結果才是男人被女人打動,復活了他心中的善良。”

      “這兩個傳說在記錄上被人有意的弄混了。所以我是特意來提醒你的。你得到的那本書里,記載上有這樣的錯誤。”

      “另外,我要打聽的人是今天晚上會和我買保險的人。我這里有‘愛情保險’‘快樂保險’‘成功保險’等等。不管哪一樣,都能保證你馬到功成。”

      “不知道,這里有這個打算和我交易的人嗎?”

      “我的保險,比那個傳說要可靠得多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
    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