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怪談專賣店 » 第20章 附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怪談專賣店 - 第20章 附身字體大小: A+
     
      徐亞鏡面對著靈魂已經被轉換掉的趙暖暖,不知該如何做。她沒有想到那尊娃娃竟然會附體在趙暖暖的身體上。

      這一點,未名沒有告訴過她。

      “你不用這么瞪著眼睛來看著我。她已經是一具尸體了,你自己看見的。”

      和子的表情木然,說話時臉上的肌肉連動也不動,仿佛是死人一般,沒有活人的半點活氣。

      看到趙暖暖變成這樣,徐亞鏡的心里慌到不知所措。

      “趙暖暖死了……可是你……還活著,你附在她的身體內,她的身體上也沒有傷……那她是不是還可以活過來?她的靈魂是不是還能回來?現在她的靈魂在哪?”

      和子的眼珠子僵硬的轉動著,直到視線投注在徐亞鏡的身上。

      “趙暖暖原本死了,因為我,她還活著。我的靈魂與她互換了,現在她的靈魂就在那尊娃娃里內。你如果想見她,可以回去找她的外公。若是他還沒有把她丟了,你就能和她溝通。”

      “原本死了的人,因為我,還能以另一種方式苛活著,你該感謝我。不過,看在你是專賣店人員的份上,這份人情就扯平了。”

      “等從這里出去以后,你把娃娃帶著,就能和你的好朋友朝夕相處。開心吧?”

      說到最后一句,和子的臉上冒出了一點點表情,她嘴角微微一勾,眼神不變,卻顯得更加陰冷,如同陰沉狡猾的死神,看得徐亞鏡后背一寒,汗毛直豎。

      “你這話的意思,是你不準備把這個身體還給趙暖暖了?”

      徐亞鏡沒想到,本以為是救了她們,幫了她們的和服娃娃,到頭來,卻是在圖謀著趙暖暖的身體。

      由娃娃里的靈魂附身到人的身上,這種事情在恐怖小說里的多的是,所以,當怪談專賣店是一個真實的存在,當名叫“命數”的黃水晶出現在她的面前,那么,娃娃附身這種情節,出現了也并不稀奇。

      可讓徐亞鏡感到難以接受的是,她原本以為是幫助著她的“貴人”,是可以救回趙暖暖一命的善良娃娃,到頭來,卻還是脫不了平常故事中的環節——到最后,她還是要附身,還是要奪人的身體。

      若是早知道如此,或許當初徐亞鏡會死也不肯把娃娃賣給趙暖暖。可是若是沒有了這個娃娃,趙暖暖也不知道來到這個世界之后,以成人的形象出現,又會是什么下場……

      趙暖暖的外公在這里出現,或許這就是她被拉入這個世界的原因,是來救她的外公的。興許這一點,與娃娃的存在無關,如果她不來,外公也是死……

      兩邊都很為難。而且現在再想當初也無濟于事,最重要的是……

      “我跟你商量商量好嗎?反正你原本就是娃娃了,我謝謝你救了趙暖暖的身體,讓她的身體依然活著。不過你能不能回到娃娃的身體里,讓趙暖暖回到她的身體里來?”

      徐亞鏡用商量的口吻道。

      她知道自己這樣說是太天真了,但是事到如今她也只能盡量的試一試。

      和子果真如她所料,嘲諷的看了她一眼。

      “我叫你到黑監獄里來救人,你不肯。你忽視了我的請求。好,你不來,現在我自己來了。你又希望我把這身體還給她?這可能嗎?”

      徐亞鏡知道這是有難度的事,可她也總得要嘗試過才甘心啊。讓她不管好友的死活,這一點她也是不可能辦到的。

      “你想救人?救什么人?我現在幫你,是不是事成之后你就會把身體還給趙暖暖了?”

      徐亞鏡正色的說。

      和子毫無生氣的眼神望著她:“等你能做到先再說吧。你現在連自己也自顧不暇了,你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嗎?

      和子的眼神死氣沉沉的,說話的聲音也仿佛不是從她嘴里傳出,而是從她的背后傳出來的一樣,帶著一種平緩而又幽冷的調調。

      徐亞鏡剛剛醒來,便因為趙暖暖的靈魂被換了的原因,沒有注意到自己此時身在何方。現在和子一說,她才想起要先打量下周圍。

      難怪她醒來之后還是覺得自己處于黑暗之中,這是因為這里的光線太暗了。這是因為四周有三面是冰冷的墻壁,一面是鐵柱條所籌的柵欄門,而在頭頂上,連一盞照明的燈都沒有。

      那可憐的一點點微弱的光線,是從柵欄門外的走道處透射過來的,只足夠讓她看清趙暖暖的臉。

      “這是什么地方?”

      徐亞鏡撲向了柵欄門,隔著一條不寬的走道,徐亞鏡看到在對面同樣是柵欄間內的幾張臉。

      有點熟悉的,男孩子的臉。

      是那幾個想要謀奪外公房子的那群孩子中的幾個!

      “這里是黑監獄,也就是關押少年監獄的地方。”

      和子在徐亞鏡的背后緩緩的說道:“這幫孩子與你們開槍對射,可是身邊卻沒有大人。證明不了你們之間的戰斗是合法的復仇,所以統統被關押了進來。進到了這里的人,就別想再出去了。趙暖暖是如此,你,也是如此。”

      說著,和子的嘴角再度扯出了那詭異且陰深的微笑,死氣沉沉的眼睛里,也泛出一道陰冷的光芒。

      “我想要找的人,就在這里。我是不會再離開這里了,你想回去,就自己想辦法吧。”

      和子附在趙暖暖的身體里,她想要甩開徐亞鏡,以趙暖暖的身體在這里過下去!

      夏修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先看看徐亞鏡的梳子。透過徐亞鏡的梳子和頭發,可以讓他的精神感應到梳子以及頭發的主人的經歷。以往他并不喜歡自己的這種靈能力,這種感應能力太強,以至于他常常必須去體驗那些自己并不想體驗的經歷。

      可這次不同。他沒有想到在這個世界之外,竟然還存在著另一個世界,一個匪夷所思的世界。所以,他很繼續去看,去聽,去探視著徐亞鏡的經歷,很想知道她接下來還會發生什么事。

      可是他沒有想到,當他把枕頭掀開之后,枕頭掀起的動作竟然帶來了一陣灰。

      一團是經由焚燒過后留下的灰。

      灰燼慢慢落下,夏修仍能看到這團灰的原本形狀,依稀就是梳子的形狀。

      梳子,成了灰。

      纏在梳齒上面的頭發,也成了灰。

      怎么會這樣?

      夏修的臉色一變,手里拎著枕頭的一角,遲遲沒有放下。

      枕頭是完好的,床單是完好的。

      屋子里面,所有的東西都是完好的。

      沒有人闖入過進來的痕跡。

      而且,就算是有人神不知鬼不覺的進來過了,可是又有誰能辦到,在不燒壞床和枕頭的情況下,單單只把梳子與頭發燒成灰呢?

      完全的灰化。

      一點也不留下殘片。

      哪怕是只有一點點小小的殘片,他也能追蹤感應到徐亞鏡的情況。只是強烈程度不如之前的罷了。

      可是現在完全的灰化了,那就是他連一點點感應也做不到了。除非他再找徐亞鏡的室友。

      再找徐亞鏡的室友重新拿一件她的貼身之物,或是頭發,并不是難事。但問題是誰能做到這樣呢?

      潛入到他的公寓內,燒毀他感應徐亞鏡的介質。

      那個人,一定也是一個靈能力非常強大的人,才能做到。

      于紫說她占卜出來靈能力最強的人,結果是他,是他夏修。可是現在,即使連他,也深知自己是做不到在枕頭與床單完好的情況下,卻能徹底的燒化一樣東西的。

      很顯然,有人比他更強大。甚至,強大到連于紫引以自豪的占卜力,也占卜不到他的存在。

      那個人,為什么要燒掉他感應徐亞鏡的介質呢?不讓他繼續感應徐亞鏡,他是好意還是惡意?

      是想讓徐亞鏡再也回不來,而斷了她與這個世界的一切聯系嗎?

      徐亞鏡和這個人究竟是有什么關系?

      有仇?有怨?

      憑自己的能力,又能對抗這個看不見的強大靈能者,把徐亞鏡從那個世界里帶回來嗎?

      夏修不知道。他思考了許久,得到的卻全部都只有疑問。

      他,究竟該不該繼續涉及到這件事的深處去呢?

      于紫翻閱著自己所能找到的所有有關靈能力的資料。

      沒有。

      沒有!

      沒有任何一本書籍上,記載著有關異世界的事情。

      如果不是要求她調查的人是夏修,她絕不相信這世界上還存在著另一個世界。而夏修開口了,即使她仍不相信,卻也一樣會先調查,然后再以調查到的證據,證明這個世界之外,根本沒有另一個世界。

      為什么夏修會要求她去尋找異世界呢?難道他知道有誰在異世界嗎?還要把人從異世界中帶回來,那個人會是誰。會是……徐亞鏡嗎?

      “夏修,他究竟要尋找什么,為什么他不肯告訴我這個人是誰呢?”

      于紫扔下手中的書籍,干脆拿起她的占卜工具,進行占卜。

      于紫有一套特殊的占卜工具,那是由26個字母拼音組成的小骰子。無論她提出什么疑問,答案都會由小骰子所組成的排列中得出。

      于紫雙手捧著26顆小骰子,誠心的禱告:“請告訴我,在這個世界之外,是不是還存在著另一個異世界。”

      占卜時一次只能提問一個問題。當于紫提問結束后,便將滿滿的一手骰子擲灑在平坦的桌面上。

      26顆骰子呈自由落地的滾動著。其中,有幾顆小骰子卻與其它的小骰子不同,滾落的方向是其它小骰子的逆方向。

      當它們集中聚在一起,呈現在最中間的時候,其它的小骰子則在它們的周圍,保持著三兩指的距離。

      于紫拔開多余的骰子,發現停留在最中間的有三顆。上面分別是“S、H、I”。

      即是答案“是。”

      于紫瞪大了眼睛,立刻捧起了所有的骰子再問了一遍:“那個在異世界的人,是不是叫做徐亞鏡?夏修是不是在找她?”

      于紫一著急,一次問了兩個問題。平常若她同時問了兩個問題,若是答案不同,則占卜不出結果,呈現的只會是亂象。但這一次,她再一次準確的獲得了結果——“是”。

      一連占卜了兩次,早就靈力虛耗的于紫忍不住再做最后的一次占卜:“趙暖暖,是不是已經死了?”

      這一次,她感覺到自己的靈力已經虛空,做完這次占卜,至少在兩個月內,她無法做任何簡單的占卜。而這最后一次勉力行為,占卜的結果準確度也只有一半。

      骰子落下,滾落,拔開,于紫終于尋找到她想要的答案:“是”。


    上一頁 ←    → 下一頁

    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
    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