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怪談專賣店 » 第14章 殺大人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怪談專賣店 - 第14章 殺大人節字體大小: A+
     
      “暖暖,你看得出這里是什么地方嗎?”

      徐亞鏡向趙暖暖解釋了異世界與原世界的區別。一番講解,雖然難懂,卻并不難接受——人都已經到這里了,事實擺在眼前,不接受還能怎么樣?

      趙暖暖也是清醒的,她剛剛以為自己是在做夢,此時猛力的掐自己的臉,發覺疼后,知道不是做夢。

      如果是自己一個人,她鐵定要給嚇瘋了。但現在多了徐亞鏡在旁邊做“旅游講解”,有人分擔了一半的恐懼,也就不用那么驚慌了。

      “這里,好像是我小時候住的地方。”趙暖暖打量著這棟樓內的建筑結構。

      “這里,24樓,是我的外公住過的房子。小時候我曾經來這里住過一段時間,后來外公去世了,房子賣出去后,我就再也沒有來了。”

      趙暖暖認出了這棟樓。

      未名說過,趙暖暖之所以會有這一趟異世界之旅,原因是在她小的時候就結下的。難道指的正是這個時候嗎?

      “那時候你在這里住的期間,有沒有發生過什么特別的事?”徐亞鏡問她。

      趙暖暖仔細的回想了一下,慢慢的搖搖頭:“好像沒什么特別……對了,就是以前有一天,我外公忽然向我求救。可是當時我還小,不明白他的意思。”

      趙暖暖看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裙子。在進入異世界之前,兩人都是穿著成人號數的睡衣,但來到這里之后,趙暖暖身上穿的是一條粉色帶有花邊的連衣裙,而徐亞鏡則是一套簡單的衣褲。

      兩人都認出了自己身上的衣服,皆是小時候曾經穿過的。

      “對了,就是我穿著這條裙子的那天發生的事。”趙暖暖說:“因為這條裙子我特別喜歡,所以我記得很清楚,那天外公突然說了一些很奇怪的話,然后他就病倒了。”

      外公在趙暖暖穿著這條公主式裙子的那天突然倒下,之后沒過多久就去世了。由于外公生前很疼愛自己,小時候的趙暖暖很傷心,之后就再也沒有穿過這條裙子。

      “不知道我外公現在還在不在?”

      既然出現在這里,不上自己家門看一看還真放心不下。

      “鏡子,可以上去看一看嗎?”

      徐亞鏡點點頭:“當然可以。”

      電梯上到了24層。趙暖暖激動的找到了自己舊時的家門。

      門牌號數,大門的顏色,走廊上陳舊的痕跡,每一處細節都與她記憶中的一模一樣。

      難道這個所謂的異世界,就是讓她穿越時間回到從前嗎?

      趙暖暖激動的摁起了“自家”的門鈴。

      門鈴響了一會,傳來了響動,有人從里面打開。

      “小妹……”

      外公的臉出現在打開的門邊,看到趙暖暖,滿是皺紋的臉上展開了微笑。

      “你回來了。還帶朋友來了?”

      外公的語氣,神態,都很平常。就仿佛趙暖暖只是在樓底下玩了一圈歸來,順便帶回了一個新交的朋友。

      “外公,你真的在!”趙暖暖一下子回到溫馨的時刻,什么也不顧,撲進了外公的懷抱中。“外公,我好想你!”

      站在趙暖暖的身后看著兩祖孫相擁的畫面的徐亞鏡,冷靜的思考著。

      為了不嚇壞趙暖暖,她剛才只是跟趙暖暖解釋了異世界與原世界的區別,解釋了為何她們出現在這里是真實的而不是做夢。

      不要把此時此刻當成僅僅是在做夢,然后就任由事態的發展而不重視。

      但她還沒有對趙暖暖說起她從黃水晶柱上看到的畫面,說起她被一群小孩子追殺的后果。

      當時從黃水晶柱上看到的,趙暖暖是成人的模樣,被小孩子們追殺。那是她的原命數。現在,趙暖暖自己也變成了兒童,她的命數就已經變了。

      改變她的命數的,是她懷中緊抱著不放的和服娃娃。

      是和服娃娃的力量讓趙暖暖在來到這個異世界之后,就變成了小孩的模樣。可是,問題在于,為什么和服娃娃要讓趙暖暖變成小孩子呢?難道這個小孩的形象,更有助于她脫離危險嗎?

      徐亞鏡與和服娃娃對視過,當時與和服娃娃對視的一瞬間,她感覺到了與黃水晶柱交流時的那種感覺。她知道自己與和服娃娃進行了短時間的溝通。

      在那種感覺內,她感受到了和服娃娃友善的善意——并不是危險的、尖銳的、傷害性的感覺,而是保護著的,溫柔的感覺。

      所以,她相信和服娃娃對趙暖暖的改變是在幫助她,而不是在加害她。

      可為什么一個小孩子會比一個大人更能夠擺脫危險呢?這難道與趙暖暖小的時候她外公向她求救有關嗎?

      這其中的重要關節,黃水晶柱并沒有透露。

      外公熱情的將趙暖暖和徐亞鏡迎進了屋子里。

      “來,小妹,和你的朋友一起吃點心吧。”外公端出了廚房里煮好的紅薯來給兩個小朋友分享。

      趙暖暖小時候最愛吃紅薯,她拿起來就咬了一口。

      徐亞鏡想阻止她來不及,因為不知道異世界中的食物吃了會不會有影響,但想到這位是趙暖暖的外公,心想他應該不會害自己的孫女,便稍稍按下著急,不過還是勸趙暖暖別吃那么多。

      “小妹啊,節日快要到了,你……”外公在趙暖暖的身旁坐下,手里拿著一本被用紅筆圈畫過的日歷,滿臉的憂愁。似有什么要求想對趙暖暖說,又不便說出口的模樣。

      “什么節日啊?”趙暖暖好奇的問道。她探頭看了一下日歷,看到上面在“14”號的日期上畫了一個圈。

      12月14號,并不是什么特別的節日啊。

      外公的眉頭皺了皺,眼里流出一絲恐懼,眼睛里泛著光,似乎就要當著孫女的面哭出聲來。他的聲音,也在說到這里的時候,發著顫音。

      “是……是殺大人節啊。”

      “鏡子,你告訴我,異世界和原世界有什么區別?”趙暖暖大聲的問道。

      “是……就是……不是原來我們所生活的那個世界嘛。”徐亞鏡小聲的回答。她自己也是一知半解的好不好。她原本告訴趙暖暖的話是“現在我們所在的地方已經不是我們原來的那個世界,但是這里發生的一切也是真實的”。

      可真要她說出兩個世界為何有如此大的不同,她自己也很難說明的。

      “什么叫做殺大人節?為什么會有這樣的節日?”

      “我……我怎么知道啊……”原來這就是為什么在黃水晶柱的里面,趙暖暖會被一幫小鬼頭追殺著,而趙暖暖身為一名“大人”還只能哭喊著叫救命的原因。

      每一個地區,每一個國家,都有著自己重要的節日。像在原世界中,外國最重要的節日是圣誕,而在中國,最重要的節日是春節。

      這些節日,預示著每一年的結束以及新的開始。

      在這個異世界里,也有這樣的節日,節日名就叫做“殺大人節”。

      這是一個變態的異世界。其起源與原因無從可考。現在能夠知道的是,在這個異世界里,做主的人是孩子。

      小孩子成長的過程中,往往會遇到許多挫折。

      例如被大人責罵,懲罰。

      為了糾正孩子的過錯,大人有時候會不小心采取了不正確的方法。但,在原世界里,這些方法所產生的后果會被忽略。

      例如被大人責罵之后的委屈,被懲罰時的痛苦感受,這些都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漸漸被孩子們遺忘。假若大人在這時候還能及時的認識的自己的錯誤,并且向孩子坦誠的道歉的話,天真而善良的孩子們就會大方的原諒他們。

      但在這個世界里,無論是委屈,還是難過,都被成倍的增加,并且積累了起來。因為,這個世界里,有一道法律。

      每年的12月14日起,就是“殺大人節”。

      法律支持每一個處在童年時期的孩子為自己討回公道。

      若有“大人”——即成年人,滿18歲者即為成年——被哪位孩童惦記著,那么到了“殺大人節”的這一天,孩子便可肆無忌憚的向大人報復。

      無論你是使用小彈弓這樣的玩具,還是使用槍械里的真槍實彈——注意,在這個世界里,到了“殺大人節”的這一天,政府會派發槍支可供孩子們選擇,也會提供由身穿黑色防爆衣的軍隊,為孩子們“維持秩序”。

      只要你是孩子,不管你使用什么樣的武器來“報復”成年人,不管是將他們殺死,或是傷害。成年人都不得反抗。

      只要有人敢反抗,即會被政府的軍隊就地槍決。

      面對持著傷人武器的孩子,大人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乞求原諒。

      跪地,哭泣,懺悔。

      但孩子們的心智是沒有成熟的,在心智還沒有成熟的時候,就被賦予了強大的力量和極高的地位。與平時管教他們,歸顧他們的大人的地位反了過來。這個時候,孩子們也是不能控制自身的情緒的。

      他們將“殺大人節”當成了一年中最歡樂的游戲,玩得起勁的時候,越是看到大人的恐懼,他們便越是瘋狂得無法自抑。

      完全沒有抵抗的權利的大人,若是想活命,除非,他們能夠找到愿意保護他們的孩子。

      只有孩子,才能與殺人的孩子作對。如果有孩子站出來保護的大人,政府的軍隊便不會對其進行射殺。而只會旁觀,冷眼的旁觀。誰贏誰輸,政府都不會插手。

      如此一來,這個世界,就成為了孩子們的“弱肉強食”的世界。

      “這里怎么會有這么變態的節日啊,這個世界瘋了!”趙暖暖聽完外公的介紹,不由的大吼道。

      是的。這個世界是瘋的。這是一個瘋了的異世界。而現在,徐亞鏡與趙暖暖,正置身在這瘋子的世界中。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
    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