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怪談專賣店 » 第5章 3筆交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怪談專賣店 - 第5章 3筆交易字體大小: A+
     
      趙暖暖看上的是她手里捧著的那個和服的娃娃。

      程麗指著墻上掛著的繡畫說道。

      陳紫楓抱在懷中的是一只古香古色的小木匣子。

      這些東西,平常的時候,徐亞鏡為了給它們保持干凈,在擦試上面的灰塵時,都有仔細的打量過每一件東西。

      當時她并不覺得這些東西有什么特異之此,可此時此刻,在她看來,這三件東西都仿佛是由惡鬼幻化出來的一般,似乎正在面露著詭異猙獰的笑,等待著吞噬三個少女美麗的生命。

      “不行!你們不能買!”徐亞鏡當著老板未名的面,大聲而且語氣肯定的叫道。

      “啥?”三個室友原本喜氣洋洋的,聽到徐亞鏡這殺風景的一叫,不由的都怔了怔,皺起了眉頭。

      “為什么?”趙暖暖疑惑道。手還在不斷的撫摸著懷中娃娃的衣服與頭發,舍不得離開。

      “就是啊。為什么不能買啊?”程麗也皺著眉頭,嘟起了嘴巴不滿。

      “徐亞鏡,難道你以為我付不起這只匣子的錢嗎?”陳紫楓盯著徐亞鏡,接近挑釁一般的說著。

      三個室友以及老板未名都在看著徐亞鏡,徐亞鏡滿頭大汗,腦子里迅速的思考著拒絕的理由:“哦……對……我怕你們是付不起,因為……因為這上面的價格,是我少寫了。”

      “少寫了?少寫了多少?”趙暖暖一聽要漲價,緊張的抱緊了懷中的娃娃。

      趙暖暖抱著的那只和服娃娃,標價牌上面的是88塊。因為娃娃是閉著眼睛的,而且兩只眼睛的前面還有細縫,徐亞鏡認為那是裂痕,所以就標了個低價。88當處理掉賣了。

      墻上掛的那幅蛇頭刺繡圖,徐亞鏡標的價格為200塊。因為那幅畫上的顏色仿佛掛多少年都不會褪色,可是那畫中央的蛇頭卻有著一絲讓人看了不舒服的詭異感。徐亞鏡當初還認為即使是這個價,也不會有人看上的呢。

      至于陳紫楓看中的那只小匣子,徐亞鏡標198的原因,還是因為她也喜歡這種用來裝首飾的小盒子。可是這小盒子她卻打不開。所以價格也沒有超級高。

      此時的徐亞鏡并沒有看到陳紫楓已經打開過這只小匣子,因為在那個時候,她正在與未名談話。

      “少寫了,我少寫了一個零。”

      在未名富有深深意味的眼神下,徐亞鏡一邊擦汗,一邊結結巴巴的說道。

      因為這些東西的價格本來就是由徐亞鏡定下來的,所以不論徐亞鏡此時說出了怎么樣的天價,未名也不會拆穿她。更何況,增加店面的收入與利潤,也是銷售人員的一個本職任務。

      “少寫了一個零?”

      陳紫楓高聲尖叫道。

      少寫了一個零,那可不是漲幾十塊錢的事了。而是在一瞬間,她手上原本只需要198就能買到的東西,突然漲到了1980元。雖然并不是說這只小匣子并不值那個價,畢竟千金難買心頭好。而現在這個就是自己的心頭好。

      可是1980元,除非這只匣子真的是古董,而不是仿古,并且材質也是非常名貴的樹木所制,不然真不值這個價。再說,就算值又如何,她只是一個學生,花198元來買一個生活非需品已經是奢侈的了。

      和陳紫楓一樣,趙暖暖與程麗都因為徐亞鏡突然漲了一個零,而失去了購買手上東西的能力。

      “徐亞鏡,我說你啊,老板還站在這里,你就敢犯下這么大的錯誤。你知道198和1980是相差多少錢嗎?幸好我們是你室友,若是其他的客人,這三件東西加起來,都不夠你賠的!”

      因為失望,因為失落,陳紫楓忽然就言辭銳利的批評起徐亞鏡來。

      “你欠了銀行那么多錢,還說打工還債,我看你這糊涂樣,就趁早別干了,否則越打工越窮!”

      陳紫楓心里有多么的失落,多么的舍不得手上的匣子,嘴上說出來的話就有多么的銳利。短短的時間內,那匣子似乎與她已經分不開了。

      仿佛,她的悲傷連匣子也能感受得到。

      徐亞鏡一下子被罵傻了,忘了如何回應。

      性格向來溫柔的程麗也小小聲的附和了陳紫楓:“紫楓說得對,鏡子你今天就辭職吧。200和2000相差的價格可不小。一件也就算了,現在你說三件都標錯了價,那你說說,還有哪些是標對的?”

      “對啊,鏡子,你說現在店里有哪件商品的價格沒錯的。我就買沒有標錯的那件。”趙暖暖似是賭氣一樣的說道。

      哪一件?每一件都不能賣。

      徐亞鏡苦著臉哀求的看著自己的室友。可是三位室友在氣頭上,沒有一個人肯甩她,個個扭過了臉去,卻將手中抱著的東西抱得更緊。

      程麗看上的那幅刺繡圖是掛在墻上的,還沒取下來。她沒得抱,因此便走到了那幅畫的底下,似乎要多看幾眼。

      最后,出來打圓場的反而是未名。

      “鏡子,既然出錯的是我們,那么,就按照目前的標價牌上的價格來賣吧。”未名目光溫和的對著徐亞鏡說道,半點也沒有因為她的“出錯”而生氣的意思。

      三個室友聽聞都高興的跳了起來。只有徐亞鏡一臉快要哭出來的表情:“老板,這……這不行啊,她們是我的室友……”

      “鏡子,就是因為我們是你的室友,所以你更應該賣給我們啊。怎么,連老板都同意了,難道你還想不賣?”陳紫楓立刻瞪起了眼睛。

      徐亞鏡一臉的為難,又不好向三位室友解釋。假如她說這店里的商品買回去命數就會變,這無論如何也不會有人相信的。

      還沒說出口,她便感覺到這話說出來是多么的無力了。

      “鏡子,我們過來聊聊吧。”未名說道。

      徐亞鏡哭喪著臉跟著他進入了里間。

      “你是怕她們購買了東西回去后,命數被改變是嗎?”未名問。

      徐亞鏡點點頭。

      “我剛剛告訴你,只要買了這店里的東西,命數就會變。可我并沒有說,這命數是會變得如何。”未名繼續道。

      “呃?這是啥意思?”徐亞鏡抬起頭。

      “凡是進入到這家店里的客人,不論他們是你的朋友,親人,還是愛人。你都不必有任何的愧疚感。”

      “假若他們不是店里的客人,那么走到店前面的時候,他們是看不見這家店的。”

      “只有屬于我們的客人,才能看到這里,走進這里。”

      未名的話,解釋了為何昨天趙暖暖她們明明來到了店前,卻看不見這家店的原因。

      徐亞鏡聽得嘴巴張成了大圓。

      “這是什么意思?”

      未名微微的笑了笑,露出安慰的眼神。

      “我們這里叫怪談專賣店,客人當然也不是隨便誰都能進來的。”

      “實際上,就算你沒有把她們帶過來,她們接下去的命數也會變。正是因為會變,所以她們才能在今天看見這家店。”

      未名的話,就像是繞口令的一般。

      “所不同的是,如果沒有進來這里,她們的命數會變得如何,沒有人知道。但她們與我們有緣,進入了這里,那么她們接下去的命數,你就可以窺得一二。”

      “我?”徐亞鏡指著自己的嘴巴,傻愣愣的道。

      “對。你。”未名點了點頭。

      “你每天上班來這里給這里的商品擦拭灰塵的時候,有沒有試著與它們交流?”

      “哈?”徐亞鏡的表情更傻愣了。交流?跟一件商品交流。

      “以后試著交流一下吧。”未名說。“這店里的每一件商品都有它們的生命力,而且因為你對它們細心的照管,它們也會感謝你。承你的一份恩情。將來,有需要的時候,你也可以讓它們脅助你。”

      “這就是你為什么可以窺試她們的命數的原因。”

      正是因為她們購買了店里的東西,所以徐亞鏡才能干涉她們未來的命數。反之,則不能。

      當然,這種“干涉”也是有一定的限制的。

      “將來我會慢慢的告訴你細節,現在,你的朋友要等不及了,先出去完成交易吧。”

      未名面色和藹的說完。

      可是徐亞鏡卻真心的覺得,未名的笑容,越來越陰險了。

      迫于無奈之下,徐亞鏡雖不情愿,卻也不得不按照標價牌上的價格,與三位室友完成了交易。

      三位室友買到了商品,怕徐亞鏡后悔,紛紛奪門而出。

      等到她們都走光了,徐亞鏡才追問未名。

      “你說她們會有什么樣的命數改變?還有,我們這家店又是什么意思?是風水店?古董店?為什么你說的話有一半我都聽不懂。”

      未名反問她:“你來我這里做了幾天了,難道就沒發現這家店和別人有什么不同嗎?”

      徐亞鏡吱吾了一下。她不是沒有發現,她是發現了,但沒往深處想。更何況,那些詭異的現象,誰能一口就認定是真是假。

      “我們這家店,難道真的……普通人都看不見嗎?那我為什么會看到呢?你……你又為什么……難道我和你都死了?”

      徐亞鏡曾聽說,有些人死了也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然后會在死亡的地方重復的做著生前做著的事情。

      難道她在欠債找工作的那一天,就已經死了嗎?那么她的室友呢?也一起死了嗎?所以,這是一間幽靈商店嗎?

      徐亞鏡眼冒圈圈,真心想暈。

      “我呸,我呸,我呸呸呸!小孩子說話,百無禁忌!”未名忍不住啐她。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
    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