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怪談專賣店 » 第3章 同1個地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怪談專賣店 - 第3章 同1個地方字體大小: A+
     
      “要是剛懷上的時候,就能知道這孩子將來是什么性格就好了。”

      前方孩子的母親還在嘮嘮叨叨,“別人家的孩子就那么聽話,我家的孩子就那么皮。上個星期在學校里打傷了一個同學,害得人家的手被縫了七針,賠了700塊錢,又要向別人道歉,把我們的臉都給丟盡了。”

      “這個星期罰他在家閉門思過,這孩子不聽,還鉆到他爸車子的后尾箱里,跟著我們出來。幸好剛剛發現得及時,不然悶在里面什么時候斷氣了都不知道……”

      母親越說越是氣憤:“這真是個不省心的孩子,一刻也不省心,我恨不得把他得新塞回肚子里去,打掉他算了!”

      徐亞鏡也覺得這孩子若是真的做了他母親所說的那些事,那的確是太頑皮了,已經到了可怕的程度了。可是再把孩子塞回子宮打掉?那只能是說說而已吧。

      “孩子已經生出來了,重新塞回去是不可能的。”

      未名的聲音也從前頭傳來,似乎是在開解兩位人父人母。

      “但若是你們真的覺得這個孩子已經無藥可救的話,倒是可以定制他的性格。”

      徐亞鏡把水燒開了,放入茶葉,正要把茶水分別倒在小杯子里面,聽到未名這么一說,不由的手滑了一下,潑了一點水出來,差點燙到了她自己的手。

      什么?未名是在說什么?

      徐亞鏡趕緊的放下茶壺,豎起耳朵聽著前方的動靜。

      這個小店里沒有任何隔音的設備,所以前方待客沙發上的人說的話,在后方廚房的人能聽得一清二楚。

      “定制?那是什么?”孩子的父親問。

      “定制,就是按照你們的意思,將你們的孩子,修改成你們所想要的性格。”未名緩緩的說道。

      “有這種事?”孩子的父母同時驚訝問。

      對啊,有這種事?徐亞鏡也在心里重復了一遍。

      就在這時,徐亞鏡眼角余光中似乎看到有什么東西在蠕動。

      她的視線掃過去,對上了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

      小男孩竟然躲在這里?

      “當然有。定制業務也是我們商店出售的眾多服務中的一種。只要你們愿意,我就可以為你們定制符合你們要求性格的孩子。當然,價格不菲。”

      未名的聲音平平穩穩,不像是在開玩笑。

      “好!我們要一個乖巧聽話的孩子,只要你能做到,多少錢我都愿意付。”

      孩子的父母拍扳應道。

      這父母是怎么了?這未名是怎么了?世界上怎么會有這么荒唐的事,而這對父母怎么就相信了呢?

      徐亞鏡忽然擔心了起來,未名不會是一個騙子吧。

      “小朋友,你的爸爸媽媽說要定制你的性格呢,你怕不怕?”

      徐亞鏡蹲下身子,對著躲在她的后方的小男孩說道。

      她不是在嚇唬小男孩,她這是在通風報信,盡她所能的,幫助這個孩子。

      孩子再頑皮,那也是大人沒有教好。如果大人在教育上盡心盡力了,孩子不可能會歪到哪里去的。

      徐亞鏡的心頭軟軟的,她心中的天秤偏向了可憐的孩子。

      “啪!”

      一個小小的巴掌甩到了徐亞鏡的臉上,同時徐亞鏡還感覺到臉上黏乎乎的。

      這小男孩竟然打人!

      徐亞鏡捂著臉刷的站了起來,小男孩趁這時候一刺溜的跑開了,嘴里發出得逞后的得意笑聲。

      徐亞鏡摸了摸自己的臉,不禁黑線。

      小男孩的手里,握著一團蕃茄醬!

      “鏡子,你的臉……”

      盡管徐亞鏡用紙巾抹去了大部分的蕃茄醬,不過還沒來得及徹底清洗的她,還是被未名看出了臉上的異樣。

      徐亞鏡的嘴角抽了抽,她的視線投向了已經坐在沙發里,兀自笑得囂張的小男孩。

      “是我家的俊俊弄的嗎?真的不好意思。”

      小男孩的媽媽立刻醒悟了過來忙道歉道。在陌生人面前,兒子屢次犯錯,一次次的怒氣累積起來,一點點導火索就能爆發。小男孩的爸爸在小男孩的媽媽臉色發沉,準備開罵之前,毫無預警的,突然舉起右手,一巴掌甩到小男孩的臉頰上。

      凝聚了力道的掌風在半途中忽然被截住了。

      未名以讓人看不清的移動速度,截停了小男孩爸爸的手掌。

      “不要打孩子。”

      “暴力解決不了問題。如果你實在覺得這孩子不行,就購買我們的定制服務吧。”

      未名道。

      “好,我買,多少錢?只要他能變得聽話,在我力所能及之內,我都愿意。”

      小男孩的父母雙雙做了決定。

      面對這一幕的轉變,頑皮的小男孩卻仍懵懂不知的嘻嘻笑著,為自己又逃過了一劫而得意。

      徐亞鏡的心情很復雜。

      這是怎么回事?老板未名居然叫她來寫發票。

      這筆交易的存在本就讓人覺得不可思議了,可是未名卻說可以開發票?

      “抬頭寫什么,內容寫什么?”

      徐亞鏡握著筆,手足無措。

      “照實寫。”未名道:“抬頭是客戶的名字,內容就寫:孩子定制服務費。”

      孩子定制服務費,居然真要這樣寫?這樣可以拿去報銷的嗎?

      徐亞鏡懷疑。

      這筆交易的金額比較大,2萬元人民幣,客戶要求開發票,未名就指示徐亞鏡到收銀柜臺的抽屜里拿發票本來寫,旁邊還有紅紅的印章!

      徐亞鏡稀里糊涂的,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干什么。

      這些東西用不用得著這么正式啊。而這么正式的過程,交易的結果卻是玄之又玄的……讓小孩子變得聽話?

      未名打算怎么讓這小惡魔的性格改變呢?把他送去可怕的軍式學校?還是……這是一場騙局?

      徐亞鏡忽然間為自己感到悲哀。她不會掉進了什么騙子窩里面去了嗎?

      腦海里浮現將來自己被戴上手銬的樣子,徐亞鏡的思緒越飄越遠,等她回過神來的時候,客人已經被未名送出門口了。

      “老……老板!”

      未名放大的臉突然出現在徐亞鏡的眼前,徐亞鏡被嚇了一跳,低下頭來一看,手邊的發票本已經被撕走了填寫好的一聯。

      “你覺得我是騙人的?”未名仿佛能夠讀懂徐亞鏡的心中想法,玩味的望著她笑。

      “呃……不……不是啦。”徐亞鏡摸摸自己的后腦,悄悄的在心底擦試她想像出來的一大滴冷汗。

      其實她就是這么想的,可是她不能這么坦白的表現出來啊……

      “騙不騙人,有什么關系,只要能達到他想要的效果,值得他所付出的代價,就可以了。”未名并未因為徐亞鏡在背后悄悄的給他冠上“騙子”的污名而生氣,態度依然和藹可親。

      “什么?你真能做到?讓那個小惡魔一樣的孩子聽話?”徐亞鏡的興趣霎時間被勾起了:“你是怎么做到的?什么時候見效?”

      “我已經做到了。”未名望著徐亞鏡,微微一笑:“出門的時候,你沒看到嗎?”

      出門的時候,她正在走神哪。

      如果未名說的是真的,那么,這家店難道是一家神奇的店嗎?

      “鏡子,你有銀行卡嗎?”未名問。

      “干嘛,給我發工資?”

      “不是。”未名讓徐亞鏡把自己的銀行帳號寫下來。“把客人付的錢暫時存在你的卡上,月底時,工資及提成可從里面扣。”

      “什么?”徐亞鏡驚訝,哪有老板這樣子干的,她又不是老板娘……怎么能替老板管理整間店鋪的所有資金?“為什么啊。”

      “因為我沒有銀行卡。”未名淡定的說道。

      徐亞鏡趕在門禁前的最后一分鐘,回到自己的寢室。

      這時候,寢室樓里大多已經關燈了,只有走廊留著一盞幽幽暗暗的黃燈。

      徐亞鏡輕手輕腳的推開了自己寢室的門,自從她打工以后,每天晚上回來的時間都是這么晚,為了避免吵到早睡的室友,她盡量讓自己不發出聲音。

      “啪!”

      一片刺眼的光突然在黑暗中亮起,徐亞鏡舉起手遮了一下眼睛。

      “徐亞鏡,你終于舍得回來了。”原來全宿舍的人都沒有睡著,大家都在等著她。

      徐亞鏡先是愣了一下,繼而忽然想起她們為何全體都在此等候自己的原因了。

      “徐亞鏡,是你叫我們去幫襯你的,可你居然放我們飛機!”陳紫楓坐在她的上鋪,雖然已經換上了睡意,但是說話清晰毫無睡意。

      “鏡子,你害我們白白浪費了一個周末,你知道我們在那條街上晃了多久,去找你說的所謂‘怪談專賣店’嗎?根本沒有這樣一家店!”程麗也跟著說道。

      這整個宿舍里,與徐亞鏡的關系最好的是趙暖暖。

      趙暖暖并沒有雪上加霜的多說什么,她只是關心的望著徐亞鏡。

      在徐亞鏡看來,今天被放了鴿子的人是她,她才不明白為何這三個室友,包括其中一個與她的關系最鐵的趙暖暖,居然會耍這樣的花招。明明已經來到怪談專賣店的櫥窗前了,卻視而不見的走過去。相反,回到這里后卻在責怪她。

      “我沒有耍你們。”徐亞鏡道:“我才想問一問,為什么你們走掉了。當時在電話里通話的時候,你明明已經站在店門口外面了。”

      “什么?你是說通電話的時候?”與徐亞鏡通電話的趙暖暖驚訝的叫了一聲,因為她最清楚當時徐亞鏡說她們已經到了時,她們是站在哪里。

      “那里只有一間廢舊物品回收的平房!”趙暖暖說。

      “什么,你是說那間收垃圾的平房就是你打工的商店?呵,哈哈,徐亞鏡,你現在是開始收破爛去了嗎?”陳紫楓立刻諷刺般的叫了起來。

      要不是趙暖暖說要建立同室情誼,再加上她對逛街購物也有興趣,否則的話,她才不會抽出時間去徐亞鏡工作的地方。

      當然,其中也夾著一絲好奇。畢竟對于一個學生來說,徐亞鏡得到的報酬實在太多了。所以她也想去看看那是個什么地方。她比徐亞鏡漂亮,身材好,說不準她也能獲得那個工作的機會——這一點,她會隱于心底永遠也不會說出來的。

      但是她沒有想到徐亞鏡打工的竟然是一間垃圾回收站、廢舊物回收店,就是一些收紙箱紙皮和礦泉水瓶的地方。

      陳紫楓不禁在心里得意道:原來徐亞鏡的工作都是吹的。

      徐亞鏡的工作當然不是吹的,可是到底是誰在說謊?

      “廢舊物品收回?那不可能!”徐亞鏡鏗鏘的道。“明天我去上班的時候,你們敢跟我一塊去嗎?”

      “鏡子……”程麗的性格比較柔軟一些,她看到徐亞鏡生氣了,不由的想勸和:“不要這樣,大家都是室友……”

      “好啊,去就去,誰怕誰!”陳紫楓立刻尖著嗓子應和道。

      徐亞鏡是屬于甜美親和型的美人,陳紫楓是屬于驚艷冷漠型的美人。論長相,徐亞鏡的姿色比陳紫楓要差一個檔次(陳紫楓自己認為),可是徐亞鏡每個月卻花那么多的錢來購物,衣服、鞋子、化妝品……很多買回來又用不上的東西,她就大大方方的送給別人。

      這些舉動,被陳紫楓認為是徐亞鏡用來收買人心的舉動。

      而且,也因為徐亞鏡愛打扮,明明姿色比她差一截的,也生生在各種造型的襯托下趕上了她……

      陳紫楓也愛購物,也愛打扮。不過她卻沒辦法像徐亞鏡一樣狂購。她覺得自己在這方面被徐亞鏡比了下去。

      她是宿舍里是最美的一個,她也應該是全宿舍里最受矚目的一個。可是徐亞鏡卻用了這些旁門左道的方法,奪了本該屬于她的地位。

      她是最恨徐亞鏡裝大方的了。

      “明天大家一起去,去了就知道是誰在裝牛逼了。”拆穿徐亞鏡的假面具這種事,她最愛做了。

      第二天,又到徐亞鏡上班的時間。

      趙暖暖,程麗,陳紫楓三個女孩和徐亞鏡一起出門。

      怪談專賣店離春華學校不遠,四個女孩只需要步行就能走到了。當她們再一次來到昨天電話中徐亞鏡所指示的地點時,三個女孩怔了一怔。

      “看吧,看吧,哪里有什么廢舊物回收店。這不就寫著了‘怪談專賣店’嗎?”

      徐亞鏡遠遠的就指著自己的店門上的招牌,沖著三位室友說道。

      趙暖暖,程麗,陳紫楓看著那間雖然裝修普通,可是絕對與昨天所見的廢舊物回收店的破敗平房不可同日而語的商店,怔了怔。

      “昨天……昨天這里的明明是一間破房子的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
    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