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2349章 熟悉的面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2349章 熟悉的面孔字體大小: A+
     

    想到魯聰子的種種惡,李雲霄已經失去了讓蠻殺他的興趣,身影一動,便數十道劍光破體而去,在大殿上一旋,化成劍陣分佈在四周,以免被他逃走。

    魯聰子臉色大驚,似乎有些慌了,忙道:「蠻大人,你真的不管我了嗎?跟這些人合作,才是真的死路一條啊!」

    蠻臉色一沉,點頭道:「放心吧,你我合作到現在,我何曾放棄過你?」

    崢沉聲道:「蠻,看來你真的是無藥可救了。」

    魯聰子一喜,便往蠻身側靠了過來,「多謝大人!還望大人出手,我們一起衝出去!」

    「嗯。」

    蠻一點頭,便抬起手來,驟然擊出,卻是魯聰子的胸膛!

    「嘭!」

    那拳勁擊在魯聰子身上,直接爆開一個大洞來,血肉橫飛,只是那些血也已染成黑色。

    這一變故讓崢和李雲霄都是愣了下。李雲霄當即收斂劍氣,冷冷的看著。

    魯聰子臉上露出愕然而獃滯的神色,看了下自己的胸膛,難以置信的盯著蠻,道:「為什麼?」

    蠻哼了一聲,道:「還用問嗎?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況且我早就看你不順眼了。」

    「原來如此。」

    魯聰子恨聲道:「我幫你那麼多,你竟然最後要殺我!」

    「幫我?」

    蠻滿是戲謔的眼神看著他,如同看小丑般,笑道:「你當我是傻子嗎?你剛才還說,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幫你自己呢。」

    魯聰子怒道:「即便如此,即便我是主要幫自己,但也讓你獲利極大吧?如此待我,不怕所有人寒心嗎?即便是投靠他們,像這種臨陣叛敵之輩,他們能真心接納你嗎?」

    蠻冷笑道:「不用再胡扯了,反正你快死了,我就告訴你吧。即便沒有今日之事,我也遲早要殺你的。因為你的長相就讓我覺得噁心,醜死了,我一看到你的樣子,就覺得吃了蒼蠅似的反胃。」

    魯聰子雖然奪舍了身軀,但那副邪惡的神態卻時時浮現出來。

    聽了蠻的話,他反倒是平靜了下來,點頭道:「如此的話,那我奪舍你的身軀,也就沒什麼罪惡感了,這都是你自己活該找死的。」

    蠻一愣,隨即大笑起來,道:「哈哈哈,奪舍本座身軀?是不是快死了,腦子都懵了?」

    魯聰子胸膛炸出洞,鮮血流了一地,但卻依然不倒,抬起手來在身前掐訣。

    蠻臉色一變,突然間他的身上開始浮現出茸毛來,肌肉膨脹,面容扭曲,不斷的變化起來。

    「什麼?!你、你對本座做了什麼?!」

    蠻心中大駭,突然發現自己的身軀像是被人附體了一般,竟然不受自己控制,大驚之下要再次出手,那手臂卻好像有千斤重,根本抬不起來。

    魯聰子戲謔在一旁看著,嗤笑道:「我並沒有對你做什麼,你以為我像你一樣無情無義嗎?你不仁,但老夫不能不義啊。」他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

    蠻猛然覺悟,震驚道:「你在魔蛋上做了手腳?」

    魯聰子嘿笑一聲,道:「你以為自己煉化了魔蛋嗎?事實上是魔蛋把你給煉化了啊,蠢蛋!」

    他走上前去,伸出枯瘦如枝,蒼白無血的手指,直接探入蠻的胸膛,就好像切豆腐般的容易,沒有收到任何阻礙。

    蠻臉上露出惶恐的神色來,拼了全力的扭轉頭顱,望向李雲霄等人,那眼神里滿是求救的樣子。

    崢看了一下李雲霄,似乎要徵求他的意見。但李雲霄卻是無動於衷,崢也就當做沒看見了。

    魯聰子慢慢的將身體貼了上去,很快一團魔氣就湧入蠻的體內,蠻拚命的掙扎著,身軀瑟瑟發抖,但始終幅度極小。

    隨後那驚恐的面容變得獃滯起來,最後就僵在了那。

    魯聰子的那具奪舍之軀也就無力的趴在蠻身上,像是徹底死去了,面色開始僵硬起來。

    突然蠻的身軀一顫,將那魯聰子的奪舍之軀震開,隨後一指點了過去,「嘭」的一聲就在空中炸的粉身碎骨。

    做完這一切后,「蠻」拍了拍手掌,露出詭異的獰笑起來,那神態真是魯聰子。

    崢等人都是吞咽了下口水,就好像吃了個蒼蠅似的反胃。

    崢道:「我終於明白蠻為何要殺你了。」

    魯聰子哈哈大笑起來,戲謔的盯著李雲霄,道:「是不是覺得我很天才?」

    李雲霄點頭道:「的確是,但也很噁心,噁心的讓任何人都想殺你。」

    魯聰子活動了一下新的身軀,似乎有些不適應,冷哼道:「想殺我,那也得看自己有沒這個實力!即便是強如魔尊的蠻,還不是被我暗算了。那魔蛋其實早就被我先行煉化了,並且下了禁制其內,他還愚蠢的以為我是幫他煉化呢,腦子笨,就活該他死了。」

    李雲霄道:「說的不錯,這點我很認同,腦子笨就該死。但你在我面前嘚瑟,不也是一種笨的行為嗎?」

    魯聰子目光含笑的盯著他,道:「你認為自己吃定我了?」

    李雲霄嗤笑道:「怎麼,你認為自己還能活?」

    兩人都是一副信心滿滿的樣子,一個認為吃定了對方,而一個卻認為毫無可能。

    魯聰子拍了拍手,那力道極大,「啪啪」的聲音震蕩出去,大殿都晃動了起來。

    李雲霄眉頭微皺,道:「你傳喚救兵,也不過是多添加一些冤魂而已。」

    魯聰子笑道:「隨你怎麼說,這些渣渣嘍啰,死不死我都不會在意的,冤魂就冤魂吧。」

    很快,整個大殿四周,立即被大量的強者包圍了起來。

    那些人看了殿內一眼,特別是見到趴在地上的「魯聰子」,都是震驚起來,並且臉上露出怒色。

    韋青道:「既然決定了要殺,那就利索點吧,否則垃圾越聚越多,打掃起來也麻煩。」

    李雲霄盯著魯聰子,道:「最後問你一遍,楊迪他們人呢?死到臨頭也不肯說嗎?」

    「哦,你不說我還真差點忘了。」

    魯聰子臉上浮現出詭異的笑來,道:「我沒那麼殘忍的,是時候讓你見一下自己的徒弟和一干老朋友了。」

    他再次拍起手來,十分有節奏的聲音,彷彿一曲歌,在殿內傳了開來。

    隨後,李雲霄等人都是臉色微變,因為他們全都感受到了有強大的氣息靠近,並且不止一人。

    「轟!」

    突然那大殿的穹頂就被掀開了,之前到來的那些魔族全都駭然而退,散在四周。

    陽光照射下來,只見天空上浮現出數道身影。

    李雲霄心神一顫,忍不住的驚呼起來,「玄樺、菲煙、楊迪、羅天……」

    一個個熟悉的面孔,此刻全都是冰冷的神色,看見李雲霄后,皆是愣了一下,隨即又恢復了那種淡然。

    李雲霄一顆心猛地沉了下去,這些人不是入魔了就是中了邪術,雖然認得自己,但似乎已經被人控制了。

    魯聰子大笑道:「哈哈哈,多年不見再次相逢,是不是很感慨呀?多令人激動的一副場面呢。」

    李雲霄氣的臉孔發青,咬牙道:「他們中了什麼邪術?」

    「邪術?」

    魯聰子笑道:「你可以自己問問他們呀。他們全是我的弟子或者手下,還有我的義女,怎麼可能教他們邪術呢?」

    玄樺突然開口道:「李雲霄,你在胡鬧什麼?不得對總長大人無禮!」

    李雲霄盯著玄樺,臉孔陰沉了下來,道:「你們還叫他總長?可知他們這些年來的所作所為?」

    玄樺譏諷的盯著他,道:「這些年我們一直都和總長大人在一起,自然是知道的。」

    李雲霄沉聲道:「那你們此刻還幫他?」

    玄樺道:「正因為知道,所以才幫他。我知道你定然有許多的誤會,不過我也懶得跟你解釋了。此刻奉勸你一句,千萬不可對總長大人無禮,否則後果自負。」

    其餘之人也都是同樣的神色看著他。

    即便是楊迪,也開口說道:「師尊,回頭是岸啊。我此刻還能叫你一句師尊,若是你敢對總長大人有半分無禮的話,你我師徒之情也就到此為止了。」

    李雲霄一陣發暈,知道這些人都中邪了,也沒什麼好說的。原本的怒火反而漸漸平息了下來。

    魯聰子邪笑起來,道:「對了,我前不久還抓到一人,好像也是熟悉的面孔呢。」

    他抬起手來,直接凌空一抓。

    頓時無數金光匯聚過來,在其掌心下凝聚成一個金色光球。球內有火焰跳動,一隻火鳥的虛影在其內飛翔,時而隱沒。

    而那火鳥下方,正是一名男子盤腿而坐,似乎受了重傷正在調養。

    「花千樹!」

    李雲霄再次一驚,怒道:「難怪天翰城之約不見他,竟是被你抓來了!」

    魯聰子笑道:「正所謂有緣千里來相會,能抓住他也算是緣分了。當日從射星城告辭后,回去的路上碰巧遇上的。虧的我老人家記性好,這才能認出他來。換做其他人的話,這種小嘍啰怕是早就忘掉了。不過他機緣也真不錯呢,竟然得到了鳳凰涅體,還有魔帝之魔元,也給了我一點小驚喜哦。」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未來天王我的冰山美女總裁崛起於帝國時代神醫狂妃:天才召喚師神醫小萌妃:王爺,榻上
    偽裝學渣他來了,請閉眼特種兵在都市武道宗師重生之我是大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