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2250章 失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2250章 失蹤字體大小: A+
     

    惡靈趁勢「咻」的一聲就射·入其眉心,一下沒入其中,消失不見。

    囚的臉孔瞬間大變,像是受到巨大刺激,身體劇烈掙紮起來。他雙手青筋綳起,猛地一下掙脫鎖鏈,「嘩啦」一聲,漫天法則之鏈都在他法身的力量下被節節震碎,須臾消散。

    這畢竟只是界神碑內的法則之力,與真正的界力無法比擬。

    囚掙斷鎖鏈后,身體上浮現出黑色的符文來,旋轉不停。正是九淵留下的力量,還未消散乾淨,正在一點點發揮作用。但在囚的抗爭下,那符印也開始變淡。

    八人全都緊張了起來,一邊看著囚身上的變化,一邊注意李雲霄的手勢,做好了隨時出手的準備。

    時間一點點過去,囚的面孔猙獰了數個時辰,身上也不時暴起金芒。

    但那九淵布下的印訣卻超乎眾人預料的強大,直至囚掙扎的面容幾乎獃滯了,才化作點點黑光,最終消散。

    李雲霄瞳孔微縮,面色凝重地盯著囚,生怕他突然暴起。但囚的面色卻是逐漸平靜下來,最終嘴角露出一絲邪笑,正是惡靈那令人噁心的模樣!

    「嘿,成功了!」

    惡靈嘚瑟地比出一個剪刀手,隨後便是一連串的狂笑,「哈哈哈……」

    ……

    數月之後,炎武城內陣光閃動,三道身影直接消失在陣中。

    下一刻,在嵐雪聖城,三道身影浮現出來。

    三人的目光往聖城望去,皆是複雜的神色,但卻意蘊不同,感慨不一。

    李雲霄道:「別唏噓了,趕緊想辦法進入神都吧。」

    另外兩人正是韋青父子,凝望著聖域的眼裡滿是落寞,神情就如眼前的景物一般,充滿荒涼。

    李雲霄花費了數月時間才將傷勢和神奕力恢復過來。而這數月中,韋青也在不斷煉化霓虹石,有陰陽二氣瓶中的聖魔指點,很快也就融入了體內。

    韋無涯看著那漫天的霞光,長嘆道:「如今的聖域,已經不是以前的聖域了,並且再也不會是以前的聖域了。雕欄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

    李雲霄笑罵道:「你又不是詩人,別學人家作詩,還是趕緊走吧。這世上哪有萬古長青的事,聖域亦是如此。當年成立聖域的那些先輩,便是為了迎接這次的魔劫。可惜聖域的所作所為,卻是辜負了當年那些先輩的期望,敗亡也是必然的。」

    韋青一直陰沉著臉沒吭聲,聽了李雲霄的話后更是冷哼一聲,表達內心的不滿和怒氣。

    三人都是突然一怔,目光往前望去。只見一道紅芒由遠及近,瞬間飛落而至,是一名女子。

    「韋青大人!無涯大人!雲盟主!」

    那女子一見三人,短暫的愣怔后便是大驚,一下叫了出來。

    韋青也頗為訝異,道:「南風璇?你怎麼還留在聖域中?」

    那女子正是南風璇,一身彤雲色的紗裙,金線描著幾隻翠鳥,可愛至極。南風璇忙道:「這裡是我一生所在的地方,我捨不得離開。」

    韋青心中盪起一些漣漪,嘆道:「委屈你了。」

    南風璇微微一笑,道:「並不委屈。我現在住在這裡很開心啊。不僅是我,還有很多人都自願留下來呢。」

    她有些羞愧地望了李雲霄一眼,訕訕道:「雲盟主不會怪我們當逃兵吧?」

    李雲霄微微搖頭,道:「人各有志,豈能強求。」

    南風璇正色道:「我只是居住在聖域而已,若是天武盟有事的話,我絕不會束手旁觀的。魔戰也絕不會退縮。」

    她說得十分堅定,滿臉都是決然的神色,平靜地望著李雲霄,眼底一片純凈無暇。

    李雲霄笑道:「我當然是信你的。」

    南風璇這才嘻嘻一笑,恢復了那天真無憂的樣子。她突然好奇道:「不知三位大人來此何事?」

    韋青道:「我們要去一趟神都。」

    南風璇吃了一驚,道:「難道神都開啟了?」

    韋青冷冷一笑,哼道:「不管是否開啟,我們都要去一趟。若是沒開啟,就只能自己動手了。」

    李雲霄點頭道:「正是,有位大人曾經說過: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南風璇有些擔憂,道:「那豈不是要直接擊穿神都,打出一條通道來,是否會有不妥?」

    李雲霄道:「現在什麼時候了,還管它妥不妥?難道等魔族之人殺過來,讓魔族把神都通道擊穿就妥了?」

    南風璇一下無語。

    韋青道:「走吧,先去碎雲天川找夢舞姐弟。」

    三人頓時化作遁光,往那碎雲天川而去。南風璇略一沉思,也緊隨三人其後飛去。

    天川靜如死水,一如既往的沒有任何波瀾,只是暗流涌動。

    四人停在雲端,凝望下去,整個碎雲天川的景象一覽無遺。

    不知從何處而來的天水,就像是一條條的銀色緞帶,交叉蜿蜒,靜靜地橫躺在聖域中,也不知流向何處。

    韋青神識往下方一掃,臉色突然難看起來。

    李雲霄立即察覺到了他的神情,忙道:「怎麼?」

    韋青陰沉著臉不語,直接飛落下去,在一處岸邊落下,如雕塑般靜靜地看著那河水,彷彿要將其看穿。

    旋即平探手臂,張開五指,如爪聚攏,神奕力沒入水中,麻繩一般自動交纏一體。

    整個河水一下隨之旋轉起來,發出湍急的聲音,竟卷出數道漩渦,往天空衝去。

    「砰」的一聲,水面一下炸開,巨大的水花中央,一道身影疾飛而上,重重地摔在地上,竟是一具屍體,已經被腐蝕得不成樣子。

    韋青一拂長袖,收起神奕力,靜靜地看著地上那具屍體。身後天川之水再次落入河中,大珠小珠落玉盤,「嘩嘩」震碎。

    李雲霄瞳孔微縮,眼中金芒掠過,面色立即變得凝重起來,寒聲道:「這人是被人殺死的!」

    韋青點了點頭,道:「此人是我派來保護夢舞姐弟的,並且讓他聽兩姐弟吩咐。想不到就死在這了,而且看樣子已經死了很久了。」

    李雲霄雙手握得鐵緊,身上的怒氣一下爆發出來,寒聲道:「你答應了我保護兩姐弟安全的!」

    韋青不以為然,哼道:「的確答應過。難道現在兩姐弟就不安全了嗎?」

    李雲霄氣的差點出手殺人,怒道:「你看這樣像是安全了嗎?!」

    韋青並不懼怕他的怒火,冷笑道:「不安全嗎?你不能斷定他們身處何處,如何斷定他們不安全?」

    李雲霄寒聲道:「我現在真想打死你!」

    韋青自知理虧,語氣稍緩了下,道:「你現在打死我也沒用,還是先找他二人吧。若是真的出事了再殺我也不遲。」

    韋青轉身問道:「南風璇,聖域內可有嫌疑之人?」

    南風璇搖頭道:「並沒有發現可疑之人,亦或者那人潛入的隱秘,亦或者是我實力不夠,未曾發現。」

    韋無涯突然說道:「會不會是被夢老兒帶走了?若是他帶走的話就一切說得通了。否則還會有誰對他們姐弟感興趣?」

    李雲霄也從憤怒中緩過神來,靜下心思考,覺得韋無涯之言的確有理。

    若是敵人的話,此刻天川內的屍體就不會只有一人了。而整個天下,會對兩姐弟感興趣之人,怕也只有夢靈真君本人了。

    韋青道:「可能性極大。那無需多找了,直接進神都,找夢靈真君要人便是。」

    他說的風輕雲淡,自從實力踏入虛極后,再加上有陰陽二氣瓶這般聖器,使得他的自信心十分膨脹。

    李雲霄聽到,只覺得內心極度怪異。夢舞姐弟本就是夢靈真君的後人,居然還找他要人。

    但現在除了去神都詢問夢靈真君外,也再沒其它辦法了。

    韋無涯道:「隨我來吧。雖然天川之下的通道我從未走過,但畢竟在神都內潛修了百年,要找到位置還是有一定把握的。」

    三人不再耽擱,隨即潛入那天川中,很快就消失不見。

    南風璇原本也想前往,卻被韋青勒令留在聖域中,並且掌管一切司職。

    她站在原地愣了一會,看著那天川中的水泡和波紋越來越小,臉上露出複雜的神色,最終長嘆一聲便轉身而去。

    繼續在這等待也不是辦法,雖然碎雲天川內危險重重,但以李雲霄三人的力量,足以化險為夷。在南風璇看來,他們三人進入神都的機會極大,故而短時間內肯定是回不來了。

    所以一念及此,便不再久留。

    而此刻,李雲霄和韋青父子已經潛入天川內數千丈了。

    自一沒入水下,三人都是感到一股古怪的力量。越往下,碎雲天川中的那股古怪力量就越強,不斷地壓制著他們神識,難以輻散太遠。

    而且那力量還帶著極強的腐蝕性,於水中無處不在,侵蝕著他們的肉身。

    李雲霄對此自然不懼,別說滲透了地界之力的水,就算是地界之力本身化形而來,也未必能傷其肉身。

    而韋青父子顯然就窘迫的多,兩人都是一層青光罩在身上,好似一層薄膜貼在肌膚上,將天川之水隔開。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這裡有妖氣瘋狂升級系統我們是兄弟少年歌行穿越農女之楊柳兒
    腹黑總裁心尖寵清宮熹妃傳叢林戰神聖光絕世武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