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2249章 奪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2249章 奪取字體大小: A+
     

    陌怒道:「他強佔我族聖器,反而是怪我了?!」

    他身上血光閃動,眼前一陣炫目,濃郁的血腥味散發開來。氣勢驟然緊繃,似乎一言不合就要出手了。

    李雲霄終於臉色大變,一步逼了上去,寒聲道:「陌,你真要鬧事?!」

    陌在氣勢上自然不懼,但內心卻是有些心虛。

    如果真的跟李雲霄鬧翻,後果將無法收拾。屆時妖族不僅會失去棲息之地,更會失去天武盟的庇護。

    即便現在不參與魔戰,明哲保身也只是一時。一旦魔戰結束,勝負分曉,若魔族獲勝,他們不會有容身之地。若天武盟贏了,他們此刻離開,將來怕是要延續龜縮在星月幻境的悲劇了。

    無論何等抉擇,都是進退維谷。

    陌據理力爭道:「不是我要鬧事,而是他拿了我族聖器不還,欺人太甚!」

    李雲霄道:「你說的有理,他說的也有理。無論我幫誰,都會說我偏頗了。所以你們的事我不想管,但此刻我又不能讓你們相殺,所以給我一個面子,待魔劫之後再來追究渾天儀的事。到時候你就算傾盡全族之力追殺他,我也不會插手。這般你看如何?」

    陌眉頭擰了起來,顯然陷入了為難,眼裡滿是掙扎的神色,搖頭道:「若是他趁魔劫之時逃走了,找個地方躲起來,到時候我如何尋他?」

    小青突然說道:「這點我可以答應你,待魔劫之事終了,我便上妖族一趟,與你了結此事。」

    陌心知以小青的身份自然不會騙他,這點還是非常放心的,眉結一下舒展開來,厲聲道:「如何了結?」

    小青道:「你我是不會讓步,除非魔劫之後我就完全參悟了渾天儀,否則到時候雙方依然是不會讓步。那便只能用天武界最常見的手法來解決了。」

    陌瞳孔中精芒射出,道:「武決?」

    小青點頭道:「正是。若是你覺得不公平的話,可以讓你們妖族的人一起上。我不介意的。」

    陌心中微微顫了下,想起紅月城之戰時,小青施展出來的紫雷之術,那簡直就是群殺的大招啊。若是對妖族施展一遍,怕是直接死傷殆盡。

    他當即冷笑道:「既然是武決,我一人便可!」

    小青道:「你想怎樣都行,你開心便好。只希望到時雲少能出來做個見證。」

    李雲霄心中鬆了口氣,知道這件事暫時壓下來了,便笑道:「好!若是魔劫之後我還沒死的話,便來做此見證。不過有一事我非常好奇,渾天儀雖說是聖器,哪怕蘊涵天道,對於乙木化靈,幾乎都融入了天地的你,怕是作用沒有預想的大吧?」

    陌也是瞳孔一縮,臉色沉了下來。這也正是他一心要回渾天儀的原因,他始終認為小青所謂的「參悟」純屬扯淡,目的就是為了霸佔著渾天儀不還。

    小青道:「你錯了。煉製渾天儀的人實力非同小可,乃是出自當年妖族的先祖六翅之手。此人實力通玄,歷經萬載不滅,在諸多真靈稱霸的時代,比起真龍也不遑多讓。」

    「什麼?!」

    李雲霄和陌都是同時驚呼出來。李雲霄心頭一跳,搶先問道:「渾天儀是六翅大人煉製的?!」

    陌的一雙眼睛也瞪圓起來,死死地盯著小青。

    小青並沒有參與之前的會議,不知道有關六翅的事,見兩人如此吃驚的表情,不由得有些奇怪,道:「怎麼了,有問題嗎?」

    李雲霄搖了搖頭,將此次北海之行的事粗略講了一遍,特別是關於六翅消息的部分,儘可能說的詳盡。

    「六翅可能沒死?」

    小青略微愣了下,但不過瞬間就恢復如常,道:「那人的確有可能突破了界王境,也沒什麼好奇怪的。從開天闢地起,至今無數年內,突破界王境的也不在少數。」

    李雲霄大吃一驚,駭然道:「突破界王境的不在少數?!」

    小青淡然道:「開天闢地至今有多少年月了?我都已經忘記了,數百億年終歸是有的吧。真靈時代雖然盛極一時,但也只是天武界歲月中的一剎那罷了。類似六翅一般的人物曾經出現過不少,只要此界不滅,將來依然會出現許多。」

    李雲霄有些暈厥,他忘了小青的年齡了。自開天闢地以來他就誕生在那,歷經無數歲月才凝化出現在的真身。整個天武界內,除了這天地,怕就他資歷最老了。

    李雲霄嘆惋道:「人生真如蜉蝣之於天地,粟谷之於滄海啊!」

    陌也沉默不語。個人的努力,期望,願景,比起這天地,宇宙,已經渺小到微不可聞了。

    小青道:「你們也不用太多感慨,以你二人此刻的修為,還是有希望衝擊千界之主的。從而遨遊宇宙,獲得真正的大自在。」

    李雲霄道:「小青先生所說的參悟渾天儀,可是因為其內有衝擊千界之主的秘辛?」

    小青道:「我也不知,但其中蘊含了六翅對天道演化的理解。至於衝擊千界之主的領悟,怕是不太可能吧。即便真有那種領悟存在,也不可能具化與普通聖器內。除非是……」

    他一下望向李雲霄,沉聲道:「除非是誰主沉浮那般的存在。」

    李雲霄心中一動,問道:「小青先生對誰主沉浮可有見地?」

    小青搖頭道:「那東西已經超出了我的理解,當日它能輕易斬碎法則之鏈,顯然超出了普通聖器的程度,甚至還在天聖器之上。若是你能參悟此劍,前景將一片光明。」

    李雲霄苦笑不已,現在就連壓制都成問題,參悟的話也不知是何年何月的事,自己能否活到那個時候還兩說。

    「若是再無事的話,我便走了。」

    小青對李雲霄點頭示意,復又望著陌道:「待魔劫之後,我定會前來尋你。」

    陌悶哼一聲,冷冷道:「可千萬別忘了,我隨時恭候。」

    李雲霄嘆道:「先生真的要離開嗎?先生乃這一界乙木化靈,應該為此界儘力才是啊。」

    小青淡然一笑,道:「或許哪天我心念一轉又回來也說不定。李雲霄,後會有期了。」

    小青說完,臉上難得地帶著笑意,身影越來越淡,最終薄如輕煙,消散不見。

    李雲霄嘆了口氣,轉身對陌說道:「你準備一下,將艾先生也喊上。我打算找幾個人一起壓制囚之法身,讓惡靈進行奪舍。」

    陌應了一聲,便化作紅芒閃動,消失在原地。

    李雲霄沉吟半刻,也化作遁光,直接飛離了炎武城,往韋青所在的方向而去。

    翌日,界神碑中。

    萬千金芒貫穿長空,化成一條條金色的鎖鏈,縱橫交錯,如一張覆蓋千丈的蛛網,結在天穹下。

    法則之鏈的中央,是一個丈許寬的金色結界,如牢籠一般,困著囚之法身。

    那囚於結界中盤腿而坐,面色安寧,好似入定了一般。他身上不斷有符印閃爍而出,連成一片,正是九淵設置下來的封印。

    一瞬之間,數道身影直接降臨在法則之鏈上,靜靜地看著囚。

    其中一人相貌醜惡,面帶狂喜之色,眼裡不斷射出興奮的精芒。

    正是附身在丑妖族族長身上的惡靈,他冒著綠光的眸子直直盯著囚,不斷拭擦著口水。看得眾人一陣寒惡。

    還有李雲霄、聆牧笛、非倪、磐毅、陌、艾、天照子、袁高寒八人,出現在囚的四周,呈不同方位排列。

    李雲霄對惡靈說道:「他雖然只剩一縷魂魄,幾乎形同虛設。但肉身之強非同小可,即便是肉身的自主意識都可能將你吞沒了。待會我們會儘可能的替你壓制他的肉身之力,若是有不對勁的地方就及時出來,以免遭遇不測。」

    惡靈滿是興奮地狂點頭,搓了搓手,怪笑道:「桀桀,明白明白,趕緊開始吧,我已經迫不及待了!」

    李雲霄目光掃過另外七人,道:「大家都清楚了吧,一切以我的手勢為主,若是有狀況就一起出手。」

    七人都是逐一點頭,磐毅的目光有些閃爍,看著結界內靜坐不動的囚,似乎有些觸動。

    囚現在的狀況跟他有些類似,若是那僅剩的一縷魂魄都沒了,那麼這具法身就等於死了。在無數年後,以法身之強,必然會誕生出新的靈智來,只是那人就不再是囚了。

    李雲霄見眾人都明白了,便道:「開始吧。」

    他單手掐訣,幾道金光射·入那結界中,結界之光就如玻璃般破碎,「嘩啦」一下化成光點消散在天際。

    囚的身軀似乎觸動了一下,那原本平靜的臉上雙眉蹙起,臉孔開始陰沉起來。

    惡靈雙眼放出精光,一道淡黃色的光芒從丑妖的身軀里溢出,瞬間就飛了過去,要衝入囚之靈海。

    囚似乎有所感應,那一直緊閉的雙眼猛然睜開,抬手要擋住惡靈的侵襲。

    「嘩啦——」

    囚手臂的動作立即牽動到了法則之鏈,漫天金光閃爍。如困在蛛網上的蝴蝶一般,囚的身形為之一滯。

    惡靈趁勢「咻」的一聲就射·入其眉心,一下沒入其中,消失不見。

    囚的臉孔瞬間大變,像是受到巨大刺激,身體劇烈掙紮起來。他雙手青筋綳起,猛地一下掙脫鎖鏈,「嘩啦」一聲,漫天法則之鏈都在他法身的力量下被節節震碎,須臾消散。

    這畢竟只是界神碑內的法則之力,與真正的界力無法比擬。

    囚掙斷鎖鏈后,身體上浮現出黑色的符文來,旋轉不停。正是九淵留下的力量,還未消散乾淨,正在一點點發揮作用。但在囚的抗爭下,那符印也開始變淡。

    八人全都緊張了起來,一邊看著囚身上的變化,一邊注意李雲霄的手勢,做好了隨時出手的準備。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炮灰女配這裡有妖氣瘋狂升級系統我們是兄弟少年歌行
    穿越農女之楊柳兒腹黑總裁心尖寵清宮熹妃傳叢林戰神聖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