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2184章 地界之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2184章 地界之主字體大小: A+
     

    李芒山發怒了,一喝之下,那九人都是變了臉色,不再吭聲。

    其實他們平日里打鬧慣了,加上參戰較晚,沒經歷之前那種慘痛的環境,所以看上去輕鬆許多。

    其他人則是輕鬆不起來,甚至有想哭的感覺。

    李雲霄道:「諸位剛從玄離島出來,自該去炎武城參悟十方規則的。只是現在人手奇缺,就有勞幾位暫時代勞了。等人手調配過來,我立即派人來接回諸位。」

    李芒山忙抱拳道:「應該的。雲盟主不要聽他們胡言,不知好歹的東西,我就讓他們在這待一輩子。」

    九人滿上露出哭臉,一副老實的模樣。

    李雲霄等人便揮了揮手,落寞的離開,只剩下天空上十道蕭瑟身影。

    魔界之內,一座深潭中。

    「砰」的一聲潭水再次炸開,比之前還要猛烈,所有水氣瞬間就蒸干,化成虛無。

    帝迦滿臉陰沉的沖了起來,落在一處山巔,冷冷的看著那深潭,臉色極為難看。

    「是誰?!」

    帝迦厲喝一聲,目光往虛無內望去,似乎察覺到了有人。

    「呵呵,魔主大人,別來無恙。」

    一道白色身影從虛空中緩緩出現,嘴角噙著笑意,靜靜的看著帝迦。

    此人的眼瞳為淡藍色,彷彿一汪碧水,深不見底。

    帝迦沉聲喝道:「你是誰?我似乎不認識你吧?」

    那身影笑道:「大人被封印了十萬年,加上記憶殘缺,忘了我也是正常的。本人現在也算是半個魔族啦,你叫我戶便可。」

    「戶?半個魔族?」

    帝迦凝聲道:「這麼說來,你之前並不是魔族了?」

    戶笑道:「之前的事太過久遠,我也忘記啦。」

    帝迦冷哼道:「忘了也好,免得記性太好,就活的太累。」

    帝迦指著水潭,寒聲道:「我留在這裡面的東西,是你拿走了?」

    戶啞然一笑,用手指輕輕敲了下頭顱,道:「時間過得太久,我真有點忘啦。」

    「忘啦?看來得讓你好好想起來了!」

    帝迦臉色一寒,從山巔上騰空而起,五指往虛空中一抓,阿含斬骨刀緩緩抽了出來,散發出無邊魔意。

    戶看了那刀一眼,露出渴望的神色,舔了下嘴唇,笑道:「六道魔兵啊,想不到十萬年了,還是在你手中。真是忠臣不二的兵刃呢。」

    「哦,看樣子你對這魔兵很感興趣呢。」

    帝迦揚起刀來,在眼前欣賞了一番,突然二話不說,就瞬移至戶的面前,猛然斬了下去!

    戶手中空無一物,卻是抬起手來往那魔兵上抓去!

    「猖狂!」

    帝迦震怒不已,千萬年來,從來沒有人敢空手接魔兵的,簡直就是匪夷所思,聞所未聞,「你是瘋子和蠢貨嗎?!」

    「嗤!」

    阿含斬骨刀落下,直接將戶的整條手臂都斬了下來。

    「哈哈哈,好刀,真的是好刀啊!」

    戶不僅沒有痛苦,反而笑得更加興奮起來,伸出紅舌舔著嘴唇,死死的盯著那刀。

    「既然你如此喜歡,那本座就用此刀送你歸西吧!」

    帝迦刀光一閃,就橫斬而來,直接削向戶的頭顱。

    戶臉孔上露出詭異的獰笑,輕輕往後一退,單手掐訣。

    阿含刀順勢落下,斬入了戶的體內,穿透而過。

    突然在戶的身體上,刀口處浮現出一個陣紋,陣紋旋轉,往刀身上匯聚而去。

    「這陣……!」

    帝迦突然渾身一顫,失聲叫了起來,「你到底是誰?!」

    他猛然拔刀就要後退。

    但為時已晚,戶僅存的一隻手臂抓了過來,「砰」的五指如爪,掐入帝迦的肩頭,不讓他走。

    帝迦無比焦急,急忙念動法訣,化出三頭六臂,並且身後浮現出真魔巨靈,六臂掐訣。

    戶滿臉的獰笑,同樣是口中念念有詞,在他的身後,也緩慢凝聚起一尊巨靈來,同樣是三頭六臂法相。

    「不!不可能!」

    帝迦看著那法相,內心莫名的湧起害怕來,似乎瞬間心神失守。

    「這世上沒有什麼事是不可能的。」

    戶冷冷的看著他,道:「真魔法相和真魔法身兩大神通,原本就是伴隨著六道魔兵而生的,並非你魔主帝才能擁有,我亦能有!」

    戶身後的法身掐訣起來,往前方轟去。

    兩尊巨靈在長空上廝殺不已,道道魔光激散開,射向四面八方,震得天崩地裂。

    兩人的戰鬥看似不相上下,但帝迦卻是內心焦急。因為他知道戶的實力還在他之上,此刻看似平分秋色,是因為戶將大量的心力放在了阿含斬骨刀上!

    那阿含斬骨刀彷彿受到魔力,不斷地深入到戶體內。

    帝迦不由得心中冰冷,如墜深淵,他分明的感受到自己對阿含刀的控制越來越弱了。

    「哈哈,看來傳聞果然是真的啊!」

    戶狂笑不已,雙眸因為激動而變得更加湛藍起來,「傳聞六道魔兵乃是無靈之物,必須要以身祭器,將自身化作魔兵的器靈,方能與魔兵交流溝通,成為魔兵之主!」

    「哦,不對,我說錯了,應該是魔兵之奴!」

    戶得意非凡的大笑起來,道:「因為天聖器代表的一界最高規則,甚至本身就是規則所化,所以天聖器是不可能被界內之靈掌控的,唯有以身祭器,自己成為器奴,也便是器靈,才能真正掌控和發揮天聖器的最大威力!我說的對不對呢?西域之王貝經弘!」

    戶說道最後,目光竟然是望向遠處。

    帝迦心中微驚,戶所言句句屬實,令他產生了極大的不安感。這種不安,就連當年被天武界強者封印都未曾有過。

    因為只要天聖器在,他就不會死。

    因為他便是天聖器之器靈!

    一旦他死了,六道魔兵便會在天武界打開魔界入口,讓兩界不斷融合。

    所以天武界的強者拿他沒轍,只能分而鎮壓。

    可現在,他卻突然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因為這裡是魔界,死在魔界的話,魔兵是不會有反應的。

    而眼前這人,不僅有殺他的力量,更有收服魔兵的技法。

    阿含斬骨刀四周的陣,便是以身祭器之陣!

    戶正在通過施展陣法,讓自己變成阿含斬骨刀的器靈,從而將阿含斬骨刀奪過去!

    在不遠處的天空上,微微波盪之下,貝經弘浮現出了身影,眼裡同樣露出驚慌之色,看著戶的眼神變得極為驚恐,「你……你是……」

    戶咧嘴笑道:「嘿嘿,還是老朋友沒有忘記我啊。」

    貝經弘警惕的取出法樹金輪,護在自己身前,咬牙道:「果然是你!地界之主,濁坤!」

    「什麼?!」

    帝迦渾身大顫,看著眼前之人,似乎想起了什麼。

    十萬年前,兩界之戰中,天武界的四大界王境強者之一,地界之主!

    帝迦咬牙道:「你怎麼會來魔界的,而且將自己魔化了!」

    戶笑道:「這就說來話長了。」

    他臉上閃過追思的神色,道:「不過我現在太興奮了,沒心思聊往事呢。魔主大人,縱橫古今,你也算是數一數二的存在了,現在馬上就要灰飛煙滅啦,可有什麼想法?」

    「想法你妹!想殺我,下輩子吧!」

    帝迦怒吼一聲,全部魔力都灌入阿含刀內,同時身後四臂掐訣,想要再次召喚其它魔兵。

    濁坤淡淡一笑,道:「以你的力量已經無法招出第二柄魔兵了,而且我暫時也只能消化一柄呢,還是別徒勞了。」

    他淡藍色眸光一閃,帝迦整個人便置身於一片藍芒中,凝聚起來的魔氣不斷消散。

    「黃泉冥火?!」

    帝迦心中大震,失聲叫道:「你已經是魔族之人,為何還能施展這種天武界界力之物?!」

    貝經弘同樣心驚不已,當機立斷之下,「錚」的一聲就祭出法樹金輪,化成數畝之大飛斬而去。

    「砰!」

    一道極強的氣勁轟擊而來,打在那金輪上,將其震飛。

    貝經弘驚慌四望,喝道:「是誰?!」

    神識並未察覺有人,但嗅覺卻讓他聞到一抹淡香。

    赫然發現,就在自己眼皮之下,前方三十餘丈處,冷冷的站著一名女子,面帶嗤笑的望著他。

    貝經弘的臉孔扭曲的厲害,身軀忍不住顫抖起來。

    那女子就這樣靜靜在那,他卻完全感應不到,證明對方的實力遠在自己之上!

    貝經弘口中艱難的吐出兩個字來,咬牙道:「魔尊!」

    女子點了點頭,道:「媛部之尊主,媛。」

    算是自我介紹了,好像很有禮貌的樣子,但媛的眼神中,卻透露著滿滿的不屑和冷漠,就像在看一個死人。

    貝經弘怒道:「濁坤,枉你當年為天武界領袖,卻自甘墮落成魔,並且與魔族魔尊勾結!」

    「哈哈!」

    濁坤狂笑起來,道:「貝經弘,在魔界有一件事挺好的,這裡的人相對都比較耿直,很少有你這樣口是心非的逗逼。你倒是正義,那你來這深潭是何意呢?還有,界神碑之主我也見過,似乎並未能掌控界神碑呢,應該也是你出於私心,不肯將器靈的真相告訴他吧?」

    「哼!」

    貝經弘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的,知道再難討趣,冷哼一聲,轉身就化作遁光要走。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唐神級駙馬和嫂子同居的日子老衲要還俗惡魔就在身邊妙手仁醫
    重生之軍嫂萌娃兵哥哥海賊之黑暗大將重生之蒼莽人生從UP主開始大佬生涯女配重生:紫璃的靈草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