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2147章 自信過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2147章 自信過頭字體大小: A+
     

    三人施展出這月瞳儀式,每個人的消耗都極大,特別是寧可月自己,否則即便聖器易主,他也不會輕易讓天思走掉。

    李雲霄也跟著盤坐起來,感受這天地間的靈氣和力量。

    千年一眸內的靈氣並不充裕,但是規則之力極強,擁有天武界內完整的規則。

    而且令他吃驚的是,即便是荒蕪的沙漠,也能從大地內源源不斷的溢出靈氣來,這就證明千年一眸是個自循環的天地,可以生生不息,周而復始的長存下去。

    李雲霄觀察了一陣后,複雜的目光落在寧可月身上,內心長長的嘆息,便也閉上雙眼,開始調息恢復。

    李雲霄的肉身恢復速度極快,加上消耗比寧可月小多了,很快就恢復了大半。他突然睜開眼來,問道:「我有一點很好奇,當初你是怎麼跟胤羽產生衝突的?胤羽身上的傷可是你造成的?」

    寧可月不理會他,似乎進入到了入定。

    數個時辰后,才緩緩的睜開眼來,道:「你是不是問得太多了?」

    李雲霄輕笑道:「純屬好奇。」

    寧可月想了一陣,道:「胤羽的傷有一部分是我的原因,但主要並不是因為我。」

    「什麼?難道還有其它人可以弄傷他?」

    李雲霄吃驚道:「天地真龍的鼎盛時期,不應該是這一界的最強者嗎?」

    寧可月道:「按理應該是的,但也有例外的時候。胤羽之事是他咎由自取,而我……也有自取的因素吧……」

    她突然嘆了口氣,眼裡蒙上一層灰色,目光變得渾濁起來。

    李雲霄沉吟了片刻,才道:「既然你不想說,那也就罷了。我再問你一事,之前你所言的死而復生,一絲希望,是真還是假?請如實告訴我,不要騙我!」

    寧可月抬起頭來,眼中的陰霾一下散去,射出精芒,道:「你覺得有可能嗎?」

    「嘭!」

    李雲霄一拳砸入大地內,震起無邊沙塵,被風「呼呼」一吹,就散的乾淨,「人死怎麼能復生!即使是一絲希望也不可能!你果然是在騙我!」

    寧可月平靜的說道:「我之前已經說了,井蛙不可語於海,你的修為和見識都還太短,在這天地之間,有一處極為神秘的地方,叫做「輪迴之地」,宇宙蒼穹間,凡是有靈之物,都要進入那輪迴。若是能夠踏入其中,或許就能讓慕容竹起死回生也說不定。」

    「輪迴之地?」

    李雲霄心中狂震,若是在從前有人這麼跟他說,他一定會以為是騙子,但自從鬼王的那束輪迴之光投影出現后,又在六道魔兵的世界內感悟到了輪迴之力,現在歸墟說來,他反而覺得並非不能接受。

    「荒謬!」

    耿牧笛不屑的嗤笑一聲,道:「雲霄,你不會信了吧?」

    李雲霄沉默不語。

    「切,井底之蛙,焉知海闊天空!」

    寧可月譏諷的說道,臉上滿是輕蔑之色。

    「好吧,此事姑且不論。」

    李雲霄按捺下內心的震驚,繼續問道:「那你現在到底是誰?」

    寧可月冷冷的看著他,道:「你想見的我都讓你見過了,為什麼你就是不願相信呢?我即是寧可月,又是歸墟,正是他們的融合體啊。」

    李雲霄沉聲道:「那你們還能分開嗎?」

    「分開?」

    寧可月眼眸中掠過厲色,警惕的說道:「你想做什麼?」

    李雲霄道:「沒什麼,只是覺得你和可月融合在一起,令我覺得很噁心,我想將你們分開而已。」

    寧可月寒聲道:「你敢在我面前說出這話來,就不怕我殺了你嗎?」

    李雲霄突然一笑,道:「若你真的有一部分是可月的話,就不會殺我了。」

    「喔,你如此自信?」

    寧可月冷笑道:「你可是害死她心愛的慕容大哥的兇手啊!」

    李雲霄皺起眉來,道:「你口口聲聲說你是可月和歸墟的結合體,但每次說歸墟的時候,你都說『我』,而每次談到可月,你都說『她』,這讓我如何信你?」

    寧可月大笑起來,道:「即便是融合,也有強弱之分啊,歸墟的意志自然是佔據了我主導,我本身自然更偏向于歸墟的自我。李雲霄,你就別妄想將我們分開了!」

    李雲霄滿眼憂色,默不作聲。

    寧可月冷哼了一聲,便繼續閉目調息起來。

    李雲霄與聆牧笛用眼神交流了下,彼此詢問了一些對策,都是暗自搖頭。

    無奈之下也就各自盤坐,也跟著歸墟一樣入定了。

    又過去數個時辰,寧可月突然睜開眼來,望向前方虛無內,嗤聲道:「什麼人,都出來吧。這點修為還想瞞住你們的先祖爺爺,豈非讓人笑掉大牙!」

    李雲霄和聆牧笛皆是一驚,從入定中回過神來,聽得寧可月之言,再看看她那婀娜的身姿,玲瓏剔透的一個女孩子,稱自己是「先祖爺爺」,令人啼笑皆非。

    前方那虛空上,果然微微晃動,隨後便露出一道裂縫,十餘人從其內魚貫而出。

    李雲霄和聆牧笛都是看得呆住了,這十餘人全是飛禽走獸,就沒有正常的一個人族。

    而且這些飛禽走獸身上,都有一個巨大的眼睛,有的在腦門上,有的在肚皮上,有的在臉上,右臂上,有的則直接鑲嵌在原先的眼洞里,五花八門,詭異的令人心中發毛。

    「哈哈,果然是我瞳族!」

    寧可月一下心情大好,從虛空中站了起來,笑道:「雖然都是雜族,但也的確是我瞳族一脈,你們都過來,我有話要問你們。」

    這十餘人怔怔的看著寧可月,又將目光望向李雲霄和聆牧笛,看了一陣后便圍成了一圈,開始嘀咕的討論起來。

    「這三個人好奇怪的樣子,似乎從未見過。」

    「是啊,真奇怪。這三人的實力似乎不弱,不應該啊,在王城內人族容器極少,怎麼也應該有印象才對。」

    「難道他們是從蠻荒之地來的?」

    「這怎麼可能!那些地方更加只有猛獸,是不會有這種類型的容器的。」

    「嘖嘖,居然是人形容器,真令我們羨慕啊!」

    十幾隻瞳族討論了一番后,都是露出猙獰的神色來,身體上那隻異常顯眼的大眼睛睜的更大了,貪婪的看著三人。

    寧可月自然全都聽在眼裡,皺起眉來,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這十幾隻玩意可能沒見過什麼世面,讓你們見笑了。」

    李雲霄道:「見笑與否都不重要,現在你聖器也找到了,瞳族也找到了,那我們是不是可以離開了?」

    「離開?」

    寧可月嗤笑道:「這聖器可是生生不息的完整世界,沒有聖器之主的允許,你只能強行破空而去。可一旦撕裂空間的話,必然會引起聖器之主的震怒和誅殺。你有把握在對方的聖器里打敗對方嗎?」

    李雲霄皺起眉來,道:「那怎麼辦?難道永遠不用走了?」

    寧可月道:「莫慌,這聖器我是一定得要回來的。只要我能順利接管聖器,我便大方的放你們離開。」

    李雲霄冷冷道:「若是你不能呢?」

    寧可月笑道:「那你就準備和聖器之主一戰吧!」

    李雲霄悶哼了一聲,便拂袖在一旁。

    與聖器之主一戰他也未必不敢,畢竟這聖器是天武界下製造的,哪怕有完整的規則之力,可靈氣不足,此地的月瞳之王必然實力有限,他未嘗不敢一戰。

    但如果有更溫和的辦法離開,他自然也就懶得動手了,免得又樹敵人。

    「喂,你們在嘀咕什麼?!」

    那十餘只飛禽走獸內,一隻天鵝模樣的怪物走上前來,喝道:「說出你們的身份,然後接受審查!」

    寧可月皺眉道:「我的身份便是你們的祖爺爺大人,至於審查,你們想怎麼審查我?」

    「放肆!」

    那名天鵝怒斥道:「該死的異類,竟敢羞辱我!我們乃是王城的護衛隊,編號第七縱隊,我乃隊長,有責任和權利對你們進行盤查審問!」

    「王城?」

    寧可月高興起來,道:「哈哈,想不到你們發展的如此壯大了,很好,很好。」她顯然非常高興,道:「快帶我去見你們的城主。」

    天鵝胸膛上那大眼睛中掠過紅芒,開口道:「城主豈是能隨便見的,你們速報上身份,我們才好回稟大王。」

    「身份?我不是已經說了嗎?」

    寧可月獰笑道:「本座便是你們的先祖爺爺的爺爺的爺爺的爺爺,瞳族始祖,第一代月瞳歸墟!」

    「歸墟?」

    天鵝愣了下,回望了同伴一眼,那些同伴皆是搖起頭來,顯然並未聽過。

    這幅模樣落在寧可月眼中,臉色立即陰沉了下來,冷冷道:「原本是應該你們城主來見我的,但本座念在他不知者不罪的份上,速帶我去見他。」

    天鵝尖叫一聲,怒斥道:「竟然胡言亂語說城主,該死!」

    他張口就吐出一道火來,「呼呼」的燒成一片,往寧可月和李雲霄三人身上罩住,打算一下就將三人盡數處決了。

    「哈哈!」

    李雲霄雙手抱在胸前,戲謔的笑道:「歸墟,我之前就說過,你對自己的身份自信的過頭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我是BOSS一槍致命正道潛龍申公豹傳承透視貼心高手
    無限氣運主宰大佬寵妻不膩鳳回巢永恆聖王隱婚蜜愛,高冷老公撿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