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2139章 煙波無計繞此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2139章 煙波無計繞此生字體大小: A+
     

    寧可月臉上露出狐疑和迷茫的神色來,愕然道:「飛揚大哥,你在說什麼?」

    李雲霄面色慘然,流淚道:「莊周夢蝶,蝶夢莊周,是莊周夢裡變成了蝴蝶,還是蝴蝶夢裡變成了周庄呢?那麼莊周與蝶,則必然有區別。此之謂『物化』。」

    「但解消搖化蝴蝶,不須富貴慕蚍蜉。」

    慕容竹沉吟道:「飛揚,你到底怎麼了?」他關切的問道。

    姜楚然也是驚道:「飛揚,你沒事吧?」

    「古怪?還能有什麼古怪,不就是搞基嗎,大家都看見啦,千萬要小心一些啊。」

    「哈哈哈哈!」

    有人怪聲的一喊,人群中立即鬨笑起來,更多的是惡趣味。

    李雲霄目光從人群中逐一望過去,一張張鮮活的面孔,塵段天,北冥段決,還有韋青,玄樺,甚至柳菲煙也在其內。

    只不過每張面容,都比記憶中的要稚嫩許多。

    此刻天地風雲榜尚未開啟,且沒有封號武帝一說。

    正是這次清風明月樓聚首,之後的地老天荒開啟,慕容竹喪命天思之手。

    李雲霄望著慕容竹,含淚道:「如果能夠重來的話,我真希望能和你一起去地老天荒。慕容大哥,一切小心,保重。」

    慕容竹臉色終於變了,喝道:」飛揚,你到底再說什麼,你是怎麼回事?!「

    李雲霄揚起劍來,喃喃自語道:「對不起了大家。」

    他神情有些恍惚,劍光灼灼之下,手中正是斬妖之劍,直接撩劍轉身,刺向寧可月。

    「住手!」

    慕容竹和姜楚然同時驚呼起來,兩人同時出手,一金一白兩色光,從兩側飛襲而來,擊在斬妖劍上。

    「砰」的一聲盪起無窮光芒。

    「砰!砰!」

    三道身影在空中撞擊,眨眼間就交手了上百招。

    劍氣如虹,激·射向四面八方。

    李雲霄心中一沉,駭然發現自己的實力也只有九星巔峰武帝。

    唯一不同的是,他對天道的領悟,對規則的理解,是不會在幻術中消弭的。

    「這怎麼可能?古飛揚竟然可以同時戰平慕容竹與姜楚然?」

    「不可能,古飛揚雖然最近名聲鶴起,但也不至於強大到如此地步!」

    「慕容竹乃是海外世家公子,傳聞是數千年來第一天才。姜楚然更是紅月城城主的弟子,兩人無一不是當世頂尖強者,年輕一輩中的巔峰翹楚,若是兩人都拿不下古飛揚,未免太兒戲了吧。」

    各種震驚和質疑聲四起,大量武者都退到了清風明月樓外,凌空而立,靜望著樓內的廝殺,那一道道劍氣橫空斬出,令得他們心驚膽寒。

    李雲霄一邊迎敵,一邊內心納悶,這幻術如此真實,就好像真的回到了數十年前。每一個場景都歷歷在目,每一個細微的神態和細節,都是這般逼真。

    就連他的實力……

    若非自己對天道領悟今非昔比,怕是早已被兩人聯手拿下。

    」飛揚,你的劍技……「

    慕容竹也是大驚,隨即狂笑起來,道:」哈哈哈,好,好!看來當日比劍,你還是對我手下留情了,今日便讓我一見你的真實實力!「

    「劍化九龍,身化萬千!」

    他身影驟然化成萬千身影,從四面八方斬擊而來,虛實難辨。

    「西山霽雪,玄芒山間偕日月。」

    「東嶽含煙,九霄天外借風雷。」

    姜楚然也是大喝一聲,銀縷古犀在手中幻化而出,身影一閃就以雷電之勢擊去。

    李雲霄心中震驚,兩人聯起手來,頓時壓倒性的優勢撲面而下。即便他天道領悟再高,也不可能在現有實力下突破桎梏。

    「砰砰砰!」

    斬妖劍上不斷盪起蓮花,劍界之力在四周浮現,將兩人攻擊擋下,但卻越來越弱。

    「該死!歸墟這幻術到底怎麼回事,竟能硬生生的壓制我的修為!」

    李雲霄心中大急,若是在此地死去的話,真身可能就真的死了!

    慕容竹的劍技如暴風驟雨,千變萬化,而姜楚然的攻擊則如電閃雷鳴,快若閃電,凌厲至極。

    兩人配合之下,怕是神境之下再無敵手。

    「砰!」

    終於劍界在連番攻擊之下,倏然破碎,化成萬千熒芒,點點散去。

    兩道凌厲的攻擊從左右而至,刺向他的要害。

    李雲霄心中一驚,一股冷汗不禁而出,但便在這瞬間,他眼瞳中紅光一閃,似乎與樓外高空上的血月輝映。

    「千秋峰!」

    「不染塵!」

    斬妖劍再起,兩道劍意前後擊出,正是真龍世界之劍內的劍道領悟。

    「砰!」

    「砰!」

    兩聲震響,慕容竹和姜楚然各自被擊飛出去,身軀直接震在清風明月樓上,各自噴出一口血來。

    「飛揚你……!」

    兩人皆是眼裡露出駭色,掙扎著從地上站了起來,臉上滿是憤恨。

    慕容竹怒道:「好,好!想不到你竟如此之強,之前都是在戲耍我們了!」

    姜楚然臉色陰沉,寒聲道:「你的修為怕是已經到了超凡入聖吧?!」

    「嗞!超凡入聖?!」

    四下皆驚,一片驚呼聲四起,各路強者都是變了臉色。

    但也有人皺起眉頭,狐疑道:「超凡入聖是什麼?」

    李雲霄長長的嘆息了一聲,道:「歸墟,你的幻術太真實了,若非你太心急,我是無法找出破綻的。」

    「什麼意思?你又開始胡說了。歸墟到底是什麼?你從開始就不斷吐出這個辭彙。」

    慕容竹提著劍,戒備的問道。

    李雲霄望了他一眼,哀傷道:「不管我有多麼不對勁,慕容大哥絕不會對我下殺手的。而剛才劍界被破的瞬間,你和楚然都對我產生了極大的殺意,這便是破綻。從開始到現在,我唯一發現的破綻。幻術空間是不容許有破綻的,否則世界就破了。所以……我的力量回來了。」

    他手中的斬妖之劍,也變回了劍殤斬紅,身軀上散發出淡淡的虛光,哀傷道:「想要最終離開此地,關鍵之眼應該就是在慕容大哥和楚然身上了。歸墟你好惡毒啊,是要我殺了他們嗎?」

    慕容竹臉色一變,怒斥道:「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李雲霄揚起手中之劍,緩緩的閉上雙眼,道:「兩位大哥,再次對不起了。」兩行青淚從眼中留下,滑過臉頰,滴落在衣襟上。

    以他現在的實力,即便閉上眼睛,也能輕易斬殺在場的任何一人。

    「慕容大哥,若真的有來世的話,我們再做兄弟!而此刻我唯一能做的,便是將可月帶回來,你原諒我!」

    李雲霄面色蒼白,隨手便一劍刺了出去。

    劍光耀眼,劍勢之強,根本不是在場任何一人可以匹敵。

    慕容竹滿臉驚駭,想要閃避,卻怎麼也動不了身軀,竟是被那一劍的劍勢徹底壓制住了。

    「嗤!」

    長劍破空,刺入肉身,飆射出血來,濺入空中。

    「可月!」

    數道驚呼聲響起。

    李雲霄身軀一顫,猛然睜眼,在慕容竹身前,自己長劍刺中的是寧可月,直入心窩!

    「可月啊!」

    慕容竹仰天長悲,淚水終於崩潰而出,將寧可月抱住。

    李雲霄渾身冰冷,心境一下墜入深淵,猛然怒吼道:「為什麼?為什麼?!」

    寧可月輕輕一笑,伸出手撫摸著慕容竹的臉龐,柔聲道:「慕容大哥別哭,月兒會傷心的。」

    「古飛揚!你這個畜生!」

    姜楚然嘶吼一聲,四周還有大量紅月城的強者,皆是怒不可遏,大喝著從四面八方攻擊過來。

    「嘭!」

    李雲霄滿臉鐵青的翻手一掌,瞬間將這些人全都震飛出去,那猩紅的眸子中,流下血來,手中劍不住的顫抖,怒吼道:「告訴我為什麼?!」

    寧可月將目光從慕容竹臉上轉移,笑望著李雲霄,道:「未驗周與蝶,安知人作魚?你不是我,又焉知我本心?」

    「你這個畜生!枉我當你是兄弟!我來告訴你為什麼?!」

    一道金光揚起,慕容竹持劍沖了上來。

    李雲霄抬起手,本要拍下,當瞬間看見對方那通紅的眸子,帶著淚與血,還有無邊憤怒與絕望,那抬起的手停在了空中。

    「嗤!」

    虛空中被斬開,慕容竹一劍刺入李雲霄胸膛,與寧可月身上一模一樣的位置。

    李雲霄只覺得心中一疼,慕容竹那無邊的怒火化作劍氣沖入他體內,鮮血染紅衣襟。

    雖然痛,但卻有種莫名的輕鬆感。

    他抬起頭來,各種淚水的眼眸,已經看不清慕容竹面容,輕聲道:「謝謝。」

    慕容竹的放開了手中劍,轉身便離開,在那透過血水的目光中,漸行漸遠,「但解消搖化蝴蝶,不須富貴慕蚍蜉。」

    與之並肩而行的,還有那姜楚然的身影,依稀傳來,「千古是非輸蝶夢,一輪明月照清風。」

    兩人的身影逐漸消失在李雲霄的目光里,他的心一陣落寞和空虛,彷彿被人挖去了一塊。

    只剩下寧可月那淡淡憂傷的笑,在眼眸里反倒變得清晰起來。

    「願作一夢化蛺蝶,煙波無計繞此生。」

    寧可月輕聲吟道,聲音里夾雜著淡淡的紫色的憂傷。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子監獄的男獄警妖怪系統:快穿男神,寵王牌進化修神邪尊超神制卡師
    網游之夢幻法師英雄聯盟:我的時代武道霸主重生之我是BOSS一槍致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