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2129章 生死一戰(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2129章 生死一戰(4)字體大小: A+
     

    「怎麼會這麼強?!」

    封要離驚怒交加,陌的一擊似乎遠勝先前實力,讓他錯判之下,真身再次受創。

    陌在一擊后,重重的吐了口氣,身上的鮮紅色開始退下去,整個人逐漸恢復正常。

    自魔主出現始,他便心神受到影響,直接亂了心境。

    體內吸納的血珠開始產生排斥反應,無法融入自身,剛才那一掌便將體內的暴亂之力排了出來。

    封要離持劍而立,怒聲道:「蒼妖,讓開!」

    陌淡然道:「剛才一戰還未打完,何來讓開?」

    封要離陰沉著臉,狠狠道:「好啊,有種跟吾單打獨鬥!一代妖王,一代魔主,總不會聯手斗本君吧?」

    「哈哈。」

    魔普大笑起來,持刀步步逼近,冷冷道:「他跟你單打獨鬥,我也是在跟你單打獨鬥,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們聯手了?」

    「就是就是。」

    陌也笑開了花,嘿嘿聲道:「我們都是分別跟你單打獨鬥,何來聯手?」

    封要離氣的要吐血了,陌還好,雖然實力比之前厲害了些,但還在自己能夠應付的範圍內,可那魔主是真的可怕,深不可測。

    「魔主大人,為何要對吾苦苦相逼,若是有得罪的地方吾封要離賠罪認錯!」

    這個時候,管你真龍天鳳,還是國主霸主,也得低下頭來。封要離想得明白,直接抱拳服軟。

    魔普淡淡說道:「其實也沒什麼,我剛剛佔據波木的身軀,他體內有極強的殺你意願,所以我順帶把你殺了就是。」

    「這理由未免太牽強了吧!」

    封要離真要氣的吐血了,憤恨的說道:「波木是波木,大人是大人,難道大人還會被區區波木牽著鼻子走嗎?!」

    魔普臉色一變,獰聲道:「你敢說我被牽著鼻子走?死!」

    二話不說,阿含斬骨刀悄無聲息的就砍了過去!

    封要離大驚,想不到以對方的身份,竟然會突然出手,咬牙之下就舉劍迎了上去!

    「砰!」

    兩刃相撞,恐怖的刀芒劍氣散開,封要離劍上的太初金芒和世界之力都是被魔光擊滅,壓得步步後退。

    而正在這危機時刻,一股恐怖的氣息從後方傳來。

    「錚!」

    冥輪在空中一劃,割裂長空而來,斬向他腰部。

    封要離只覺得一股涼意從背脊骨上抽了上來,嚇得渾身一顫,顧不得當前魔刀在身,猛地身軀一轉,強行破開魔光瞬移而出!

    「嘭!」

    偌大的身軀強行移位,頓時被魔主補上一刀,再次斬在劍上,狂噴一口鮮血震在出去。

    「卑鄙小人!」

    封要離徹底發狂了,雙角上金銀雙色光激·射而出,在上空飛舞蔓延,一下化作太極圖,封印一方天地。

    滾滾封印之力落下,陌臉色微變,瞬間就化作血光遁光。

    太極封天印的神通也是清楚的,一旦被封其內的話就麻煩了。

    而魔普則是站在原地未動,靜靜的看著,讓那封印落在其四周。

    「哈哈!」

    封要離狂笑起來,眼裡爆射出厲芒,寒聲道:「魔主!你也太狂妄了吧,以身試吾之封天印!此印訣神通就連天都能封!你又算個球!」

    他剛才被打的窩囊,此刻一肚子牢騷怨氣瞬間就爆發出來。

    身影一閃,就飛落而下,提著冷劍冰霜往魔主走去。

    「你不是要跟吾單打獨鬥嗎?」

    封要離冷聲說道,冷劍冰霜一揚,直接劈向魔主。

    「砰!」

    魔主抬起阿含斬骨刀來,輕易將劍勢接了下來,一圈淡淡的光波盪開。

    周圍一下變得異常的安靜。

    封要離目瞪口呆,怔怔道:「這……你……」

    豆大的冷汗從他額頭上淌下,臉上發白,沒有絲毫血色。

    四肢發冷,沒有任何溫度。一顆心在劇烈顫抖,無邊的恐懼將他籠罩住。

    魔主嘴角微揚,嘲諷道:「讓我說你什麼好呢?算了,還是不說了,直接送你歸西吧。」

    阿含斬骨刀上迸發出強大的魔光,轟隆一聲天地震顫,那太極封天印劇烈的運轉起來。

    封印之力並非失效,而是阿含斬骨刀上的規則這印封不住!

    「轟隆!」

    長空上的太極雙色倏然崩碎,化成兩色光消散在天地。

    魔主一刀劈下,巨大的刀芒震在冷劍冰霜上,劍身上靈光顫抖,世界之力盡數散去!

    「轟!」

    封要離的禍斗真軀上迸出大量血來,從肩往下,一條觸目驚心的刀痕,鮮血「汩汩」外涌。

    「噗。」

    封要離噴出一口血來,整個人就萎靡了下去,「錚」的一劍插在大地上,半跪著身軀。

    此刻天空之上,那震碎的太極封印處,再次浮現出空間風暴,愈來愈烈!

    突然兩道光芒從其內飛射而出,在數千丈遠處化出真身。

    正是李雲霄、非倪、胤羽三人。

    李雲霄渾身是血的抱著非倪,破損的身軀上浮現出朦朦金光,非倪在他懷中已然入睡,卻是陷入了昏迷。

    在另外一側,胤羽同樣不好受,滿身是血,龍鱗也被擊碎。

    但卻有一層青色的龍光將其裹住,那龍光晦暗不定,閃爍其內。

    「雲霄哥哥!」

    水仙一見,急忙大哭起來,嗚咽道:「嗚嗚嗚,祖亞叔叔被這壞人殺死了,我爹也被他打傷了。」她用手指著封要離。

    李雲霄瞬間就看見了魔普,如同見鬼了一般,猛抽了數口冷氣,失聲叫道:「魔主---普!」

    胤羽也是渾身一顫,這才將仇恨的目光從李雲霄身上轉開,落在魔普的身上,同樣臉色大變。

    「錚!」

    魔普翻手就將阿含斬骨刀收了起來,咧嘴盯著李雲霄,嘿聲道:「肉身虛光,修為也到了掌天巔峰,隨時可能踏入虛極。三十三天內一別,你還是有些長進啊。」

    李雲霄一顆心跌落谷底,之前還曾抱有幻想,眼前這人未必是魔普,但聞此一言,就知道幻想破滅了。

    剛才與胤羽一招抗擊下,他肉身在崩碎之際,強行突破融通境,踏入到了虛光,這才從絕境中撿回一條命來。

    而非倪則是直接昏死了過去,進入沉睡狀態。

    李雲霄檢查了一遍他的身體,並未大礙,這才放心的收入界神碑去。

    胤羽也好不到哪去,若非那道龍光,怕也是身隕在剛才的恐怖一擊內,現在想想還一陣后怕。

    他單手掐訣,口吐龍語。

    那道龍光在其身側盤旋起來,透明的身軀變得殷實,龍鱗、頭、爪、須、角等等,逐一顯化出來,竟是一條巨大的青龍!

    那青龍化出后,張開就吐出一道龍息,如厚厚的雲霧,聚而不散,給人莫名的威壓。

    李雲霄猛然驚呼道:「始龍!」

    眼前這條盤橫在虛空的青色長龍,正是沉睡在東海雨地,曾有過一面之緣的龍之長子---始龍!

    那始龍緩緩睜開眼,暴出厲色。

    雖然兇猛,卻似乎並沒有神智。

    胤羽站在龍頭上,單手掐訣,衣袂無風自動,在空中獵獵翻飛。

    他冷冷的看了一眼李雲霄,這才將目光再次轉向魔主普,滿臉的凝重。

    封要離此刻也見到了胤羽,急忙強撐著身體站了起來,急道:「胤羽兄,快救吾!」

    「喲,這誰呢?看著這麼眼熟,倒是有些像我好友封要離呢。」

    胤羽冷冷的譏諷起來,眼裡射出寒光。

    封要離這個時候已經顧不得什麼臉面了,忙道:「胤羽兄,正是吾啊!」

    「哦,原來果然是要離兄,不知要離兄站在這搖搖晃晃的幹嗎?難道是吃飽了飯在跳減肥操?」

    胤羽嗤笑一聲,臉上滿是嘲諷。

    封要離氣的幾乎不行了,大叫道:「胤羽兄救我!我願意犧牲壽元,替你推算那化龍池所在!」

    「化龍池?」

    眾人皆是一愣,露出愕然的神色。

    李雲霄則是臉色驟變,似乎想到了什麼,心中狂震。

    當初在埋骨之地,也就是化龍池所在,十萬年前的強者們以龍殼之身封印了魔主的分身帝鈞。

    那龍殼便是真龍誕生之後,留下的軀殼,而埋骨之地便是曾經的一處化龍池,因為孕育過真龍誕生。

    而封要離口中所言的「化龍池」絕不會是埋骨之地的那個!

    李雲霄心中震駭異常,忍不住說道:「化龍池?莫非是下一代真龍的誕生之地?!」

    此言一出,眾人頓時明白過來,皆是駭然不已。

    端木有玉也是仿如點擊般明悟起來,驚叫道:「我明白了!胤羽已經命不久矣,所以天武界將會誕生下一代真龍!而他便是要找到化龍池,奪取下一代真龍的天地造化,來成就自己,重新回歸界王境!」

    魔普一副嗤笑的樣子,道:「真龍嗎?不過爾爾。」

    胤羽則是臉色直寒了下來,盯著封要離殺氣滾滾道:「你的話可真多啊!」

    封要離滿臉冷汗,忙道:「天地一旦孕育了真龍,必然有天地異象,萬物感應,即便現在不說,這些人也遲早會知道的。」

    胤羽冷冷道:「即便如此,我也不喜歡有人在我面前亂說話,特別是說出一些我不喜歡聽的東西。你師兄百輪結衣便是因此而死的,看來你也要步他的後塵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品奇才家有表姐太傲嬌異世界的魔王大人醫冠楚楚·教授大人,惹天醒之路
    武極天下我的左眼能見鬼我被校花逆推后神醫毒妃太囂張哥哥我要你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