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2119章 借我一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2119章 借我一用字體大小: A+
     

    「五行真罡印!」

    囚將畢生之力全都匯聚在這一招之下,這也是他唯一翻盤的機會!

    「無數年的仇恨、屈辱、憤怒,全都還給你!」

    囚暴怒嘶吼,原本已經停滯擴散的傷勢「嗤啦」一聲再次撕開,大量鮮血從體內迸發出來,遇到罡氣瞬間蒸發。

    龍域外,鮫女等人狂喜之下更是發狂攻擊,讓胤羽應接不暇。

    胤羽一顆心跌進了谷底,臉上霎時毫無血色。

    他的後背完全展露在五行真罡印下,只能依靠本能的龍域防禦!

    「轟隆!」

    五行真罡印直接擊落在他身上,那微弱的龍域之力倏然炸開,強大的光波震向四周。

    鮫女等人一驚之下便要退,卻也直接捲入了進去。

    那幾名本就受傷的真靈武士,在這恐怖的餘波下直接被震得吐血而死。

    封要離也是大驚,在發現胤羽中計的時候就想施以援手,但不想還是晚了!

    那一招五行真罡印驚天動地,他料想定是囚垂死一擊,就算是他硬接下來多半也會不好受。

    整個海皇殿再次坍塌,只有波隆護住的那小方寸之地還在,其餘建築全部灰飛煙滅了。

    在震蕩中心,兩道慘白色的影子逐漸分開。

    胤羽狂噴一口鮮血,猶如斷線的風箏,遠遠摔了出去。

    囚也不太好受,那虛光境的肉身徹底炸裂,八門之內傳來雷霆般的轟鳴,不時有鮮血爆出。

    「囚大人!」

    鮫女身影一閃,就飛落在囚身側,半跪在他面前,泣聲道:「大人!」

    冷瞳也是急忙上前跪下。

    此刻一同前來的,就剩下他們兩位忠心耿耿的屬下。

    鬼馬族兄弟原本躺在地上半死不活,也在剛才一擊的餘波下被卷的灰飛煙滅。

    囚靜靜的看著兩人,道:「日久方見人心,你們都是我最為忠誠的部下,我很欣慰。」

    鮫女上前攙扶著囚,哭道:「大人別說了,我們先離開這,待恢復實力后再回來。」

    囚搖了搖頭,道:「走不了了,我這傷體根本扛不住了。再者,一旦離開的話,也許再也回不來了。鮫女,你怕死嗎?」

    鮫女愣了一下,慘然笑道:「自然是不怕的,為大人赴湯蹈火,在所不惜!」

    囚點了點頭,道:「很好。那麼你呢,冷瞳。」

    冷瞳也是堅定道:「赴湯蹈火,在所不惜!」

    囚道:「那真的是謝謝你了。」

    他彎下腰,親切的看著冷瞳,眼裡竟露出感激的神色。

    冷瞳愣了下,感覺十分古怪,道:「大人您……」

    囚搖了搖頭,伸出手來搭在他肩上,柔聲道:「我不需要你赴湯蹈火,只要你將自己的肉身借我一用便可。我現在這具肉身已經徹底不行啦。」

    八門炸裂,身體機能飛速流逝,囚已經不是血人了,而是血肉模糊之人。

    「啊?!」

    冷瞳渾身一顫,立即明白了囚的意思,全身哆嗦的厲害,「大人您……您……」

    囚目光一冷,寒聲道:「怎麼,你剛才所言難道都是騙我的?」

    「屬下不敢!」

    冷瞳滿臉悲愴和慘然,豆大的冷汗從額頭上淌下。

    囚道:「我強行奪取你的話也並非不可,只是我不想違背你本人意願,我尊重你的選擇。但你得明白,若是你選擇拒絕,那麼今日我們都得死在這。而你同意的話,我還有一線生機離開,並且為你報仇。」

    冷瞳只覺得喉嚨一陣乾渴,難以發聲。

    生平最困難的抉擇就在眼前,即便讓他去死,也不會如此艱難。

    「你快些決斷吧,若是時間到了也就晚了。」

    囚淡淡說道,臉上一直是平靜,沒有半點脅迫。但內心卻是如火山般焦急。

    強行奪舍的確可以,可需要時間抹殺冷瞳意志,而且還要適應新的身軀,絕不是短期內可以做到的。

    若是對方自願獻身的話那就完全不同了。

    只要對方真心真意,用靈魂引導自己入體,便可以在最短的時間接過這具身軀。

    「好!我願意!為大人願肝腦塗地!」

    冷瞳終於下了決心,長長吐出一口氣,對著囚長長拜下。

    囚心中重重鬆了口氣,微笑道:「你永遠是我最忠誠的部下,我一定會善待你的身軀的。」

    他伸手過去,雙指併攏,輕輕點在冷瞳的豎眼上。

    冷瞳只覺得囚的手指冰冷,並且有粘濕的汗水在上面。

    囚道:「拋開一切雜念,迎接我的龍魂吧!」

    冷瞳閉上雙目,一縷縷白光立即從囚的身上飛起,盡數湧入冷瞳體內。

    鮫女在一旁護法,小心的戒備著眾人,特別是胤羽。

    胤羽在硬抗了一擊后,身上大片的龍鱗脫落,此刻渾身帶血的在遠處站了起來,滿臉的陰沉和憤恨。

    廣場上沒有任何聲音,一切都變得靜悄悄的。

    除了李雲霄和少數人外,大多並不知道囚和冷瞳的事,只是好奇地看著他們黏在一起,感覺好玩。

    非倪也是低聲問道:「夫君,那囚死了嗎?」

    李雲霄搖了搖頭,道:「在奪舍那豎眼的身體。」

    「什麼?!」

    周圍幾人才心中一震,明白過來。

    胤羽陰沉著臉,摸了下嘴角的血痕,寒聲道:「剛才那下算我栽了,你現在奪舍又來得及嗎?」

    「站住!不要過來!」

    鮫女手中再次化出銀鞭,擺開架勢守護在兩人身前,一副決然誓死的模樣。

    胤羽居然聽了她的話,站在原地沒動了。

    因為剛才那一擊的確受傷不輕,若只是對付一個鮫女的話還有勝算,可若是囚再弄出什麼花樣來,就難說了。

    「要離兄,可否幫我殺了這幾人?」

    胤羽指著鮫女和囚,拜託封要離。

    封要離皺眉道:「你已經虛弱到這種渣渣也應付不了了嗎?」

    胤羽心中有氣,但還是平靜說道:「自然不是,但這逆子狡詐多端,我怕他還會耍出什麼滑頭來。要離兄直接施展太極封天印,鎖住他們體內真元,再一劍斬之便可。」

    「好吧,既然答應了與你合作,本君也就不嫌麻煩了。」

    封要離手持寶劍,踏步走了過來。

    鮫女心中一驚,慌忙持鞭對著封要離,一圈圈銀光散開。

    「吾之劍下,擋者死!」

    封要離滿臉嗤笑,寒氣從身上逼迫而出,一劍就斬了下去。

    「冷瞳」突然睜開眼來,隨手抓住囚的身軀,直接當成兵氣般扔了過去。

    「轟隆!」

    身軀一下落在劍芒下,猛烈炸開,巨大的震蕩使得空間都顫抖。

    那肉身雖炸,但在如此強大的震動下並未粉碎,只是支離破碎,掉落了一地。

    虛光境的肉體,強悍可見一斑。

    鮫女應身而退,一下回到「冷瞳」身側,驚道:「大人?」

    「冷瞳」點了點頭,身上的氣質截然不同,散發出上位者的氣息來,「嗯。」

    鮫女大喜,忙道:「恭喜大人!」

    囚道:「冷瞳很好,沒有絲毫的抵抗,全都照著我的吩咐做的。此刻我已經完全接管了這具身軀。」

    胤羽怒道:「休要自欺欺人了!即便是完全佔據,這身軀本就有傷在身,而且只是虛極修為,未必容得下你的靈魂,你現在還剩幾成力量呢?」

    囚冷眼看了他一眼,嗤笑道:「奪舍而言,虛極修為的肉身自然無法和虛光境的肉身比,畢竟我需要的是肉身而非修為。但這個情況下,還由得我挑嗎?」

    李雲霄突然冷笑道:「即便這個豎眼不願意被你奪舍,你也會用強的吧?」

    囚絲毫不隱瞞,點頭道:「的確會。但那樣的話,我就要先擊潰他的魂魄,無法像現在這般順暢了。」

    李雲霄道:「那就是說,你之前說隨他意都是騙他的了。」

    囚眉頭一挑,冷傲道:「怎麼,這重要嗎?」

    鮫女道:「冷瞳忠心為主,死得其所。」

    囚一點也不忌諱,坦然笑道:「自然是騙的,那個時候豈能由他?」

    李雲霄豎起兩個大拇指來,贊道:「你們這對奇葩父子,今日真是讓我開了眼界。」隨後做了個請的手勢,道:「請繼續殺,別停。」

    囚這才收回目光來,看著不遠處的胤羽和封要離,面帶冷色。

    胤羽怒道:「逆子!以為奪舍了一具渣渣身體,就能翻盤了不成?!」

    囚道:「翻盤的確難,但現在你們想殺我,也沒有那樣容易了。若非你這個卑鄙小人偷襲,我也不至於落得現在這般!」

    胤羽冷笑道:「兵不厭詐,偷襲不是很應該的嗎?為了給你那一擊,我和要離兄可是耗了不小的代價呢,但卻想不到依然騙不過波木!」

    胤羽也有些忌憚的看了波木一眼,他連李雲霄的術神之光都騙過去了,卻依然被波木發現了。

    他有些後悔了,沒忍住衝動,想要先解決囚,這才從虛空中出來偷襲。

    早知如此的話,就應該讓囚和天武盟的人殺的兩敗俱傷再出來。

    現在不僅自己重傷,囚還沒殺死,天武盟和海皇殿的人則毫髮無傷,一下變得異常被動了。

    波木淡淡笑道:「雖然我提點了囚,可他卻不信我。你們父子繼續吧,不用管我們。」



    上一頁 ←    → 下一頁

    貓性總裁:戀愛不如養只穿越:下堂王妃難再娶中華第四帝國網游之金剛不壞三國之召喚猛將
    調教大宋外掛傍身的雜草皇恩絕品小村醫近身狂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