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2099章 北冥玄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2099章 北冥玄宮字體大小: A+
     

    丁玲兒眼眶微紅,想到自己這一生,全都在欺騙和被利用中度過,認仇人為親,最終落得孤單一人,忍不住潸然淚下。

    李雲霄心生憐愛,忍不住將她揉在懷中疼惜,親吻著她的秀髮。

    兩人的體溫彼此溫暖著,忍不住的心中悸動,血流的越來越快。

    一片結界在周圍凝成,將外界完全阻隔。

    結界內褪下羅裳褻衣,春光旖旎。

    十指嫩抽春筍,纖纖玉軟紅柔。少年紅粉共風流,錦帳春宵戀不休。

    一縷輕雲,一翻細雨後,兩人依依不捨,終各自分開。

    丁玲兒只覺得有些疼,想到剛才那事,自己情不自禁的迎合,忍不住羞紅耳根。

    李雲霄欣賞著那曼妙的胴體,佔盡人間春色,千嬌百媚。

    丁玲兒被她看著更是心慌臉紅,急忙將雲衣裹身,低聲呢語道:「雲霄大哥吩咐之事,我這便去做。」

    說罷,她將霓衣整好,直接衝出那結界,不見了蹤影。

    李雲霄撤去結界,淡淡的體香散開,他低眉輕嗅,只覺得回味無窮。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李雲霄輕吟一聲,身影微動,也消失在原地。

    離開監察司后,李雲霄往聆牧笛之處而出。

    聆牧笛和巡天鬥牛在天盪山脈被打的變形,經過了一番休整才弄會原樣,此刻正在修鍊星光魂術,不斷增加自己魂力。

    見李雲霄來找他,當即停下修鍊,出門迎接。「盟主前來,不知何事?有事的話直接傳喚一聲便可,何須親自前來。」

    李雲霄苦笑道:「牧笛大人折煞我了,這般黑我真的好嗎?」

    聆牧笛正色道:「這絕不是黑,你身為天武盟盟主,就應該有上位者的風範。因為你需要的是君臨天下,讓天下人擁戴和輔佐你。」

    李雲霄揮手打斷道:「對其他人而言我或許會直接傳喚,但牧笛大人乃是前輩元老,德高望重,這種事我是絕對做不出來的,不用再說了。」

    聆牧笛知道他的性格,當即嘆道:「好吧,老夫就當是例外了。盟主前來何事?」

    李雲霄道:「我要去北冥玄宮一趟,少則數日,多則一月便會回來。這期間炎武城諸事就勞大人多操心了。」

    「北冥玄宮?」

    聆牧笛恍然的樣子,點頭道:「北冥玄宮雖已不成氣候,但畢竟也是天武界為數不多的大勢力,現在先平復掉,以免將來生變故也是好的。」

    李雲霄道:「大人誤會我的意思了。若是北冥玄宮有抗魔之心,我不介意放下過去恩怨,與他們並肩作戰。但北冥玄宮卻有一件十分重要的東西。」

    他當下將冰域三兄弟的事講述了一遍。

    「天外玄冥石?」

    聆牧笛吃驚道:「此物我也是初次聽聞,但既然能夠輔助魔族衝擊聖魔境,那就萬萬不能落在魔族之人手裡!」

    李雲霄點頭道:「我也正是這般想法,所以才打算去一趟北冥玄宮。一來看看北冥家族的態度,二來也是要將此石收回天武盟保管。」

    聆牧笛道:「我立即調配一些強者跟盟主一同前往。」

    李雲霄阻止道:「不用刻意調配,你看下如今有哪些人沒在閉關的,隨我走一趟便可。北冥玄宮畢竟只是天武界的勢力,實力高低我心中有數,即便我一人前去也足以應付。」

    聆牧笛道:「話雖如此,但大意不得。前兩次大戰,我們都是信心滿滿,結果還是死傷慘重。現在每走一步都要小心翼翼,何況是盟主你親自前往,更加不能隨意。」

    李雲霄嘆道:「那隨大人意吧。」

    聆牧笛立即安排下去,但上次一戰的參與者,不是在閉關修鍊就是在療傷,最終確定了陌,還有神霄宮的華裳、寧可雲與之隨行。

    華裳修為卡在了掌天境前,閉關良久始終不能破,心煩意亂之下,正好藉機出行,或許能尋得機緣。

    寧可雲則是剛突破到歸真境不久,短期內很難再有精進。

    陌一直在潛行修鍊梵妖聖功,心中積累了諸多困惑,正要請教琳。而琳在界神碑內療傷,陌也想找個機會討教,故而主動請命同行。

    李雲霄還想到一人,便是羅青雲。

    但羅青雲自從來炎武城后,就將自己封閉了起來,不聞外事,專心修鍊。

    無論李雲霄如何傳訊進去,始終沒有回復。

    「難道他死在裡面了?」

    李雲霄惡意揣測了一番,只得悻悻而去。

    一日後,四人被傳送到北域地界,就在北冥玄宮附近區域隨即落下。

    辨明方位之後,就化作四道流光,往北冥玄宮而去。

    突然,前方空間微轉,一道青色人影在幾人前方出現,「喲,真巧,正好趕上了。」

    李雲霄一愣,道:「韋青?你來做什麼。」他臉色沉了下來,以為韋青是要來阻止的。

    韋青淡淡說道:「聽聞你要對北冥玄宮動手,所以我就趕了過來。」

    「哦,想要阻止我們不成?」

    李雲霄四下忘了一眼,冷冷道:「你的那些殺戮兵器呢?沒帶來的話,攔得住我們嗎?」

    「不不不,你們誤會了。」

    韋青望著他,眼裡帶著笑意,道:「我只是跟去看看而已。」

    「看看?」

    李雲霄自不會信他的鬼話,「難道韋青大人還有偷窺癖?」

    「哈哈哈。」

    韋青大笑起來,道:「上次天盪山脈一戰,我手中的殺戮兵器折損不少。北冥玄宮乃是天下七大宗之一,宮內高手無數,與其平並無股的被雲盟主殺掉,不如用來補充我的兵器庫呢。」

    他悠然說道,卻聽得四人都是心中發冷,一股寒意襲遍全身。

    特別是華裳和寧可雲,兩人身為神霄宮的長老,與北冥世家也頗為熟悉。雖然往來不多,但現在預見北冥世家的命運后,都有種兔死狐悲的傷感,對韋青更是起了憤怒之心。

    李雲霄也是手腳有些發冷,但比起兩女來說要鎮定的多。

    畢竟他經歷了兩次大戰,對那殺戮兵器的威能和作用有著十分清晰的了解。雖然此事慘無人道,滅絕人性,但卻不能否認其效果。

    韋青悠悠道:「雲盟主做自己的事便可,不用管我。有的看順眼的人,我便抓了走就是。」

    李雲霄只覺得一陣反胃,毛孔里都冒出寒氣來,沒好氣的說道:「隨你了!我再警告你一次,在炎武城你可別亂來,否則這天下都沒你容身之地!」

    「知道了,知道了,快走吧。」

    韋青一臉嘲諷的樣子,似乎根本沒將他當回事。

    五人一下頓時風塵僕僕的往北冥玄宮趕去。

    北冥玄宮佔據北域最好的幾大靈山寶地,飛落其內,便清爽怡人,沁人心脾,說不出的舒服。

    滿山靈氣化液,如霧如露,籠罩整個宗門。

    五道光芒一閃,山門前的護衛還未反應過來,他們就已經進入了正殿。

    「何人?!」

    正殿的四周隱藏了不少強者,一下全都沖了出來,將四人圍住。

    「你們是……」

    其中一名老者瞳孔爆縮,嚇了一跳,似乎認出幾人,震驚道:「韋青大人、華裳大人、還有……李雲霄!你們來做什麼?!」

    這幾人的名字一念出來,前面兩個還好,當「李雲霄」三字脫口而出的時候,立即引得一陣騷動,四下皆驚。

    李雲霄平靜的說道:「我有事找北冥段決,讓他出來見我。」

    「宗主不在!你們還是改天再來吧!」

    那名老者沉聲喝道,臉色鐵青。

    李雲霄淡淡說道:「不在也沒關係。四海之內皆一家,我們就當是在自己家裡,不客氣了。諸位各自忙事去吧,不用招呼我們。」

    說完,他便往正殿內去。

    四周武者都傻住了,急忙擋在他身前,不許其前進。

    李雲霄身上殺氣一起,眼裡閃過寒氣。

    韋青搶先說道:「別殺人。」

    那些武者原本被李雲霄的殺氣嚇了一跳,聽得韋青之言,都是大喜,那為首的老者忙抱拳道:「還請韋青大人做主!」

    韋青點了點頭,道:「你的實力修為都不錯,殺了可惜,就跟我走吧。」

    他一拂衣袖,身影一閃。

    每個武者都只覺得眼前一花,就漸漸意識模糊,最終往後倒在地上。

    那名老者多支持了幾個呼吸,掙扎了下,但還是扛不住那惑力,也隨之摔倒。

    韋青再取出一種藍色的針來,往每個人身上紮下,這些武者的皮膚頓時開始起變化了,表面覆蓋出一層淡淡的冰晶,使得四周溫度都驟然下降。

    韋青臉上露出驚色,道:「咦,北冥世家修鍊的玄陰功果然有些神妙,竟然自行護體,嘖嘖,很有研究價值。」他眼裡掠過喜色。

    李雲霄則是一陣惡寒,狠狠道:「你獨自在這研究吧,我們走!」

    他與陌等四人直接進入正殿,從後面穿出,辨識了下方位,就往那四方樓去。

    許多年前他曾來過一次,北冥世家的藏寶之處便在那四方樓內,包括天外玄冥石的放置。只不過當年曾經中計,差點身陷其內。

    時過境遷,如今重臨此地的,又是另外一番心情。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都市仙尊慶余年網游之近戰法師網游之聖光降臨總裁大叔,餘生請多指教
    盛寵世子妃入我神籍頂級神豪1001次拒婚:大牌男王牌神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