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2095章 全部命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2095章 全部命令字體大小: A+
     

    李雲霄也萬分難過,道:「段天宗主,此地不宜過分哀傷,還請節哀!」

    塵段天滿腔憤怒,鐵青著臉盯著陣法外的魔族,一言不發,臉上毫無血色。

    大戰依然在膠著,李雲霄也沒過多時間照顧他,叮囑了兩句便殺向陣法外。

    現在唯一能撐住的就是六丁六甲,只要撐過那界晶的有效時間,便還有一絲反敗為勝的希望。

    突然長空上一聲鶴鳴,兩隻首鶴飛了起來,往那六丁六甲衝去,黑色的鋼嘴猛地啄下!

    「嘭!」

    一名丁甲揚起光刃攔在身前,但一下就被啄碎,身軀受到重擊,「咚咚咚」的在空中連退。

    兩隻首鶴振翅一飛,順勢沖了上前,再次啄去!

    「轟隆!」

    那具丁甲終於扛不住了,胸口被啄開,破出一個大洞。丁甲本身也停滯了行動,好像死了似的站在那,面色木訥,如同雕像。

    一具丁甲被摧毀,失去靈性,頓時整個陣法趨弱,大陣的光環急劇收縮。另外十一具丁甲也變得壓力倍增。

    眾人都是心中一凜,不斷往下沉去,知道凶多吉少了。

    遠處觀戰的戶吐了口氣,悠悠道:「終於是破了,這十二都天神煞陣果然名不虛傳,可惜這傀儡之前就有傷在身,否則也不會如此輕易破開。」

    他抬頭望了下四周環境,自語道:「這界力環境還能支持多久呢?」嘴角揚起一笑,道:「不過都不重要了,勝利已經畫下了句號。」

    兩隻首鶴在破去一具丁甲后,振翅向陣中飛了過去。

    非倪拋開手中對手,猛地化身天鳳,帶著無邊威勢向那兩隻首鶴衝去。

    「轟隆!」

    三股力量猛烈一撞,爆出強大的光波和火焰,非倪當即被震得吐出血來,變回人族真身,不斷後退。

    兩隻首鶴也受到了衝擊,身上的黑羽染上神火,「撲哧撲哧」的扇不滅。最終還是張開噴出大量符文,才將那些火焰蓋住,但也氣勢弱了許多。

    「哦?那是天鳳血脈嗎?」

    戶君眼裡露出訝色,大量了非倪幾眼,似乎十分開心,笑道:「這次不僅能得到界神碑,還能得到天鳳血脈。嘖嘖,這是老天對我的補償嗎?」

    他真得意,突然瞳孔驟縮,猛地抬起頭來。目光投向那裂縫前端,天盪山脈的方向,臉色立即沉了下來。

    大量的武者正急速飛行而來,一眼望去有上百之多,而且那氣勢十分奇特,給人一種非常不適的感覺,卻又非常強大。

    「那是什麼?」

    戶狐疑的望著,那些武者飛的近了,他才看的清楚。

    除了為首幾人是正常人類外,身後跟著上百的武者,皆是面目猙獰,全身透著煞氣,似乎沒有神智。

    「殺戮兵器?!」

    戶君一驚,當即準確的叫出了這些東西的名字。

    「韋、韋青大人!是韋青大人!」

    六丁六甲守護的戰圈內,紫銅突然興奮的大叫起來,連跳帶著揮手,激動不已。

    天盪山脈內發現異常后,他便第一時間將消息傳回了聖域。

    聖域雖然強者死傷無數,但整個龐大的機構還在運轉,消息也就傳到了韋青手裡。

    畢竟現在整個聖域,就只剩下韋青和公羊正奇兩位執政司了,而後者進入神都后就再未出現。

    韋青接到情報后,就第一時間帶著殺戮兵器趕了過來。也是天意如此,他們在山脈內轉了許久才撞對地方。

    紫銅的激動也是容易理解的,他畢竟是聖域之人,可至始至終都不受待見,絲毫沒有存在感。此刻見到自己人,而且是生死關頭,看到大批自己人來救援了,激動的就差沒落淚了。

    李雲霄也是吃了一驚,內心驚喜交加,喜的是韋青身後那上百殺戮兵器,絕對可以力挽狂瀾,驚的是此人亦正亦邪,天知道他會不會出手。

    但很快李雲霄就放下心來,韋青看了一眼局勢,頓時下令道:「所有魔物全殺了!」

    那些殺戮兵器頓時身上暴起戾氣,進入到狂暴的狀態,嘴裡發出古怪的聲音,往前沖了過去。

    隨著韋青來的還有南風璇等一些聖域強者,都是一直以來追隨在他身側而殘存下來的,也二話不說就直接出手了。

    戶的臉色一下難看起來,身影一閃,就出現在韋青面前,伸手抓了過去。

    他深知殺戮兵器的厲害,是完全為了殺戮而存在的東西,沒有絲毫情感和疼痛,只知道殺,並且以此為樂,是比那些魔獸還要令人頭疼的存在。

    但殺戮兵器也都有服從的主人,只要主人一絲,他們自然也就會停下來。

    所以戶當機立斷,立即向韋青出手。

    韋青身後,韋無涯身影一閃,就擋在韋青面前,大喝一聲出掌拍去!

    「嘭!」

    兩人一招之下,韋無涯竟被震退,而且內腑受傷,嘴角溢出血來,滿臉震駭。

    韋青也是大吃一驚,「爹!」

    韋無涯喝道:「我沒事,你小心!」

    戶在擊退韋無涯后,轉身就攻向韋青,五指如刀,直接向韋青咽喉斬去。

    指尖前浮現出一抹白芒,直接撕裂空間,鋒銳無比。

    韋青面色一沉,雙手一揚,手臂就變成兩種顏色,帶起極炎和極冰兩道力量,「嘭」的一聲將戶的手掌壓住!

    「嘭!」

    戶指尖的銳光破碎,他眉頭一皺,覺得萬分奇怪。

    那兩股力量對他而言並不強大,但卻十分古怪,讓他內心莫名的有些悸動。

    「不過掌天境而已,就想從我手中活命嗎?」

    戶拋開腦中雜念,嗤笑一聲,右手一震,將那兩股力量震碎,再變掌為爪,攻了上去。

    韋青順勢退了兩步,雙手飛速掐訣,最終做出一個環抱的姿勢,雙手托於身前。

    陰陽二氣立即氤氳而出,相互纏繞著往上而去,直接在雙手間化作寶瓶,其上符文飛舞,散發出雄渾偉力,浩浩蕩蕩!

    寶瓶一出,韋青渾身的氣勢為之改變,就連空間都微微震蕩。

    「嗞!陰陽二氣瓶!」

    戶瞳孔爆縮,一下就認出了此物,忍不住驚叫一聲!

    他的五指也觸到符文,頓時有一股心悸的力量傳來,猛然縮回手。

    韋青大喜,見對方被嚇住了,急忙寶瓶一轉,瓶口中噴出兩色光,激斬而去!

    戶不敢大意,手裡拿出一塊似玉非玉的東西,連拍數下,青芒在空中亂飛,「嘭嘭」幾聲將那雙色光芒打碎。

    「哼,嚇我一跳!只不過是最粗淺的施展而已,此物乃是魔界聖器,沒有至精至純的魔元是不可能發揮出它的威能的。」

    戶眼裡精芒閃動,貪婪的舔了下嘴唇,「還是送給我吧。」

    他再次欺身而上,猛然感受到一股危險,韋無涯單手虛空,一柄巨大的虛刀在掌心凝聚,驟然斬下!

    「裁決!」

    「轟隆!」

    無邊戾氣從那裁決之刃中爆發出來,斬碎天地!

    戶不願硬接如此一招,只能身化落葉,飄飄蕩蕩往後退去,一下飛離數百丈遠。

    隨著裁決之刃的斬出,整個空間都充斥著一股暴戾之氣,似乎正符合那些殺戮兵器的喜好,全都更為興奮起來。

    有幾個殺戮兵器更是抱著元象智尨,直接就用牙齒咬了下去,將那魔獸生生咬死了。

    幾名魔君看得心驚膽寒,他們也被殺戮兵器圍住,脫不開身。

    兩隻首鶴也在長空被困住,凄厲的叫聲四起。

    非倪獨斗一隻,以她的實力和天鳳之力穩穩壓制住對方。

    還有一隻則是聆牧笛和巡天鬥牛在苦戰,兩人的金屬身軀早已被打的變形,但依然咬牙苦戰。

    戶的臉色極為難看,盯著那戰圈凝視了一陣,默默的轉過身,便往那裂縫深處而去。

    一名魔君察覺到了,猛地驚呼起來,吼道:「戶君,你在做什麼?還不快出手救我們!」

    另外一名魔君也是怒道:「若是丟失了陣地,你如何向媛大人交代!陣地的重要性,可是遠遠高過我們的性命啊!」

    戶的腳步停住了,突然迴轉過頭來,那英俊的臉上露出迷人的笑容。

    摸著下巴,眨巴眨巴著眼睛,滿是陽光的樣子,笑道:「媛大人說了,陣地的重要性遠遠勝過你們的性命,就算是你們死絕了,陣地也不能丟,但是……」

    他那會說話的眼睛一眯,笑道:「媛大人還說了,我一定要活著回去。我的性命遠遠勝過陣地,即便陣地淪陷了,我也得活著回去。這就是……媛大人的全部命令。」

    「啊?!」

    幾名魔君都是徹底傻了眼,分心和失神之下,立即被殺戮兵器砍傷。

    隨後無邊的憤怒在幾名魔君內心爆發,拚死殺掉了數十具殺戮兵器,終究不敵,被殺戮兵器分屍,降解成十方凶魂煞,再降解成魔煞,最終煙消雲散。

    此刻,充斥在整個裂縫中的那界晶之力也開始消散。

    剩下的一些元象智尨和兩隻首鶴瞬間受到界力壓制,原本就不敵的情況下雪上加霜,瞬間就被斬殺乾淨了!

    最後一隻魔煞也被捏爆后,整個裂縫內變得極度安靜起來,靜的可怕!



    上一頁 ←    → 下一頁

    電影世界大抽獎全職武神寵妻狂魔別太壞離婚這件小事重生都市仙尊
    慶余年網游之近戰法師網游之聖光降臨總裁大叔,餘生請多指教盛寵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