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2088章 隨我入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2088章 隨我入魔字體大小: A+
     

    那十三道魔影中,有一人面目端莊,神色凜然,內心處隱約有黑色的火焰跳動。

    在李雲霄驚呼的同時,也目光望了過來,瞳孔驟縮!

    兩人的目光在時空中匯聚,相視的一剎再難分開!

    「哈哈哈!」

    任兮旻瘋狂的大笑,顯得異常激動,哆嗦道:「終於成功了嗎?得到了天盪山脈內最強真靈之力的十三人,哈哈哈!」

    那十三人身上皆是魔氣縈繞,雖為掌天境,但氣勢卻如山嶽,回山倒海!

    帝迦也是微微一笑,吐了口氣,悠悠道:「四十多人進去,十三人活下來,不易,不易。你們都很好,很乖,都有資格成為我最忠實的僕人。」

    花千樹看了李雲霄一陣,那震驚的神色逐漸恢復平靜,淡淡說道:「師尊嗎?」

    李雲霄心中微顫,但還是強作鎮定,道:「你入魔了?」

    花千樹嘴角揚起微笑,眼裡神色似乎有些嘲諷,嗤笑道:「入魔?當年我不就已經入了嗎?現在只是穩定了道心而已。」

    李雲霄的心異常沉重,道:「你隨我走。」

    「走?去哪?」

    花千樹愣了一下,不以為然。

    李雲霄道:「去我的地盤,我幫你驅逐魔氣。」

    「哈哈哈!」

    花千樹頓時大笑起來,輕蔑道:「驅逐魔氣?當年你做著同樣的蠢事,被人耍的團團轉,現在又要重複一遍嗎?」

    李雲霄沉聲道:「當年我實力不夠,現在今非昔比。我有信心將你身上的魔氣驅逐乾淨,還你本來道心!」

    「本來道心?」

    花千樹目光微凝,冷冷道:「我現在之道心,便是我之本心,何來『還』?師尊,當年是你錯了。若非你執念要替我驅魔,也不至於惹下諸多事,最終慘死此地。」

    李雲霄眼裡射出厲色,望向不遠處的任兮旻,寒聲道:「當年便是你們之計,故意引花千樹入魔的吧?」

    任兮旻被他的目光盯得渾身發冷,哆嗦了下,這才獰笑一聲,道:「不錯!當年我和蒼梧穹便想到了修鍊魔功,來突破武道桎梏。天武界規則缺失,但魔界的規則不缺啊!天盪山脈是連同兩界的橋樑,也正是我們構想的衝擊神境之地。但想要領悟魔界規則,就必須修鍊魔功,但那功法太危險了,不得已只能找些小白鼠了,呵呵。」

    花千樹聞言,眼底掠過一絲怒色,但面色卻平靜如水,沒有絲毫漣漪。

    任兮旻見李雲霄一臉憤怒,卻無可奈何的樣子,更是肆無忌憚起來,狂笑道:「當年便是我負責浮空島之事,對天盪山脈了如指掌,並且布下了諸多準備。哈哈哈,花千樹只是其中的一隻小白鼠而已。我們知道他的天資根本不夠,其實是想拖你下水的,可惜啊,可惜你也太渣了,居然死在了山脈里,讓我們的計劃一下落空!」

    李雲霄長嘆了口氣,並不理會他的瘋狂,而是平靜的對花千樹說道:「千樹,隨我回去吧。」

    他的眼中一片清澈,如天上的明月,不染一塵。

    花千樹的目光觸到那眼眸,忍不住的顫抖一下,似乎道心觸動,急忙撇過頭去,道:「你走吧!我現在全身魔元,已經無法回頭了。況且此刻的我,便是我想要追求的道心,並沒有什麼不對。反倒是師尊你,當年為了救我,犯下多少錯事。」

    李雲霄點了點頭,道:「我從古籍中查到,當年東海也有人入魔,後來驅逐了魔性。這才前往東海求術,殺戮無數,染下血腥。」

    花千樹冷冷道:「億萬海族人的命也沒能讓你幡然醒悟,執迷不悟的不是我,而是你啊,師尊大人!」

    李雲霄慘然一笑,道:「可是,每當我看到你那痛苦的神情,喊著『師尊救我』的時候,我便是一切都義無反顧了。」

    花千樹臉色微變,嗤聲道:「當年我是魔心不穩,現在不同了。而你依然還是一顆弱小的心,這樣如何能夠成為強者呢?師尊,不如你隨我一道入魔吧。」

    「入魔?」

    李雲霄哭笑不得,黯然的搖頭。

    「嘿嘿嘿,花千樹說的不錯。李雲霄,你一身魔元魔功,就連心臟也是虹石,卻沒有一顆真正的魔心,這怎麼能行呢?」

    帝迦舔了下嘴唇,渴望道:「只要你歸順於我,你便是自我之下第一人!」

    李雲霄白了他一眼,淡淡說道:「我好好的在你之上做人不好嗎?為何要做你之下的人,我有病啊?」

    帝迦冷哼道:「既然你執迷不悟,多次放棄我給的機會,那也就怨不得我了!」他眼裡寒光一閃,喝道:「你們十三人聽令,這些人全都殺了!特別是她!」他伸手一指小紅。

    小紅面色發白,但也沒亂,只是擺好架勢,警惕的戒備著。

    「是!」

    那十三名被魔化的武者皆是眼裡爆出殺氣,花千樹也是面色開始猙獰,身上閃現出魔紋來。

    任兮旻狂笑道:「哈哈哈,花千樹,李雲霄就交給你對付了,快去將他的腦袋擰下來!」

    花千樹目光漸寒,身影一閃,就出現在任兮旻身後,猛地一掌拍了下去!

    「嗞!你做什麼?!」

    任兮旻大駭,他做夢也沒想到花千樹會突然發難,而且他和景七斗的兩敗俱傷,哪裡閃躲的過,只能舉起戰鉞刺了過去。

    「嗤!」

    戰鉞一下刺空,被花千樹左手抓住,右手猛地拍在他天靈蓋上,「砰」的一聲魔氣灌入其內,鮮血順著頭頂流了下來,滿臉都是。

    花千樹冷冷道:「我乃帝迦大人之仆,並非你這垃圾的僕人,你算什麼東西,也敢命令我?呸!」

    一口濃痰吐在任兮旻臉上,與那鮮血混在一起。

    任兮旻雙眼緩緩失神,顫抖的抬起手來,伸向帝迦,那眼神滿是對生的不舍,還有苦苦哀求救他。

    帝迦抹了下鼻樑,淡淡說道:「花千樹說的沒錯呀。」

    任兮旻那顫抖的手一下僵硬了,徹底失去生機,死不瞑目。

    帝迦看著任兮旻的屍體,道:「雖然你的肉身不夠強大,但畢竟也是一代強者,儘可能的廢物利用吧。」

    他單手掐訣,一道訣印打入任兮旻的體內,那屍體立即顫抖了下,竟開始慢慢從地上爬了起來。

    只是屍體雙目無神,完全就像傀儡,頭頂上的血冒了一陣后就停住了,流的滿臉全是。

    「上吧。將這些人全殺了。」

    帝迦一揮手,淡淡說道。

    那十三名魔化武者頓時飛落而下,其中八名都是朝著小紅而去。

    任兮旻嘴裡也發出嘶吼聲,撲向景七。

    「師尊,這些年來徒兒一直未曾忘記苦修。但不管自己如何努力,天資所限,始終無法衝擊更高境界。只有在帝迦大人的賞識下,才能賜予我無限的前途,而我也甘願匍匐在帝迦大人跟前,奉其為主,終身聽從,永不叛變。」

    花千樹一步步朝李雲霄走去,說道:「希望師尊也能像徒兒一樣,追隨帝迦大人。」

    李雲霄平靜的看著他,道:「我徒千樹,當年師傅未能救回你,始終是心中憾事。今日見你這般情景,更是心中慘痛。今日就算拼著身死道消,我也一定要將你救回。」

    李雲霄眼裡閃過決然,內心一片寧靜。

    彷彿世間的一切事都不再重要了,為了救回愛徒,他隨時可以捨棄一切。

    「既然如此,那徒兒只好讓師尊見見帝迦大人賜我的力量了。因為師尊交給我的,實在是太垃圾,徒兒沒臉施展出來啊!」

    花千樹臉上一閃,眉心處閃爍出魔炎,竟是一隻火鳥形態。

    「鳳凰?!」

    李雲霄瞳孔一縮,駭然的望著,臉色竟變得獃滯。

    花千樹獰笑一聲,一掌就拍了過來,在五指間燃起熊熊烈火,寒聲道:「不錯,正是不死火鳳!」

    「轟!」

    李雲霄也揮掌而上,雙掌相擊下,他五臟六腑再次被震動,一口鮮血噴出,連退了數步。

    之前被輪迴之光擊傷,一掌之下就觸動傷勢,內臟開始破損。

    「嘖嘖,師尊也就這點實力嗎?真讓做徒兒的感到難為情呢。」

    花千樹冷笑道:「我們十三人皆是得到了隕落在天盪山脈中的真靈之力,而我得到的正是鳳凰之力,雖不是上古天鳳,卻也擁有神火。在被魔化后,便是師尊此刻所見的魔炎!」

    他雙手掐訣,眉心處火鳥圖案一閃,正是一隻鳳凰,只不過通體漆黑。

    那火鳥張口就噴吐出一道黑炎,化成火線燒了過來。

    「原來如此。」

    李雲霄長嘆一聲,顯得有些黯然,他略微掃了下其餘十二人,果然都呈現出或多或少的真靈特性,知道這下麻煩了。

    這些武者得到真靈之力后,加上魔化,讓實力更上一層樓,比普通的掌天境強大太多。

    就算沒有這十三人,僅僅是那些普通的魔獸就讓他們陷入絕境了,而現在更是翻盤無望。

    六丁六甲身上的巨靈甲胄也被打的七零八落,傀儡身上開始出現裂紋。

    「長江後浪推前浪,見到你的力量提升,為師還是很欣慰的。為師將用最後一點力量,儘可能的將你挽回吧。」

    在看到取勝無望后,李雲霄眼裡閃過決然之色,似乎有所決定。



    上一頁 ←    → 下一頁

    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我的老婆是土匪總裁大人玩夠了沒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
    那片蔚藍色從仙俠世界歸來電影世界大抽獎全職武神寵妻狂魔別太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