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2027章 權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2027章 權衡字體大小: A+
     

    李雲霄睜開眼來,冷冷道:「在場的無一不是各個時代強者,豈容你三言兩句就嚇跑,那后如何抬頭做人?」

    原本一些想走的強者,聞言都是臉上微紅,不好意思走了。

    李雲霄又繼續說道:「再者你勾結魔界,公然與魔君為舞,是整個天武界的天敵,人人得而誅之!」

    魯聰子笑道:「如此稚嫩的煽動能讓諸位強者替你賣命嗎?你是在侮辱自己的智商,還是侮辱大家的智商呢?」

    他正色道:「諸位,大家都是絕頂聰明之人,自問留下的話,有多大幾率可以得到界神碑或天鳳之翎?為了這點幾率喪命值得嗎?凡是留下之人都是與我魯聰子為敵,我對敵人的態度一貫都是像秋風掃落葉般冷酷無情。」

    他那魔瞳般的目光往四周望去,每個人都是心頭一顫,驚懼那股詭異的殺氣,還有霓虹石面具上攝人心魂的力量,手心一片冰冷。

    有幾人扛不住這精神攻擊,悶哼一聲便掉頭走人,也顧不得面子了。

    封要離與他對視了一眼,冷哼一聲,眼裡閃爍出金芒,有摩訶古字在瞳中幻出,正是運轉太初真訣對抗那異力。

    他自忖哪怕最終不敵,逃走的把握也是極大的。

    其餘一些留下的強者或側過身軀,或低下頭來,不敢與他正視。

    最終,除了李雲霄等人與封要離外,還有七名強者留下,其中一人為虛極神境,六人皆為掌天境。

    那名虛極神境強者慢條斯理的說道:「這位朋友所言的確有理,但老夫壽元將近,走也是死,留下還有一線希望生,這個選擇並不難呢。」

    另外六人互相看了幾眼,其中一人道:「我幾人情況也差不多,所剩壽元不夠,與其苟且再活十餘年,還不如一拼。」

    魯聰子點頭道:「諸位的選擇我明白,換做老朽的話多半也會如此。老朽收回剛才那句『留下者皆為敵人』的話,畢竟我們有著共同目的,應該同舟共濟是盟友才對。」

    他原以為可以將閑雜人等嚇跑,誰知道還有七個破罐子破摔的。這樣一來,加上封要離,以他的力量想要橫掃完全不可能了,故而把剛說的話直接吃了回去。

    「嘖嘖,佩服,不愧是總長大人,在下萬分佩服。」

    李雲霄拍手贊道:「自己剛拉的屎也能吃的這麼順暢,這麼面目慈祥,這麼臉不變色。這份修為,在下再練個幾百年也趕不上,佩服佩服。」

    魯聰子面不改色,慢條斯理的說道:「你今日必死無疑,又何必逞一時口舌呢?是對自己命運步入終點的不甘嗎?身為一代武帝,就不能死的有風度點?」

    李雲霄驚呆了,道:「總長大人當著天下英雄的面吃·屎,還說我沒風度。難道得跟總長一樣也吃·屎才有風度嗎?呵呵,那我寧可一輩子都沒風度。」

    魯聰子終於有些沉不住氣了,哼道:「休要胡言!諸位,界神碑和天鳳之翎就在這小子身上,我們先將他殺了,取了寶物后再行分配。」

    那名虛極神境強者搖頭道:「這樣不太好吧,若先殺李雲霄,這位什麼總長再殺我們,誰擋得住?我們是不會出手的,等你們殺個兩敗俱傷我們再揀漁翁之利。」

    眾人都是聽得一陣頭暈,只有那六名留下的掌天境強者紛紛點頭贊成,他們七人不自覺間就成了同一陣線。

    這話說的正是每個人心中想的,只是多少有些矜持,怎麼也不好意思說出口。

    李雲霄心道:看來還是低估這些老狐狸的無恥了。不過也是,活了這麼久,什麼事情沒有經歷過,那些虛名都是浮雲,唯有性命和好處才是實在的東西。

    魯聰子也是有些無語,鬱悶道:「閣下不出手,就指望我出手,這可能嗎?閣下覺得老朽是那種會替人打頭陣的人嗎?」

    那名虛極神境強者淡然道:「總長大人若是也不出手那就算了,就這麼拖下吧。若是拖個十年八年的老夫也許拖不起,但一年半載還是沒問題的。」

    魯聰子滿眼怒氣,這七個破罐子破摔的老狐狸、老油條,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誰的樣子,似乎吃定了自己。

    「哈哈,魯聰子,你太小覷天下人的智商了。」

    李雲霄忍不住大笑起來,若是這樣三方形成掣肘,局勢只會對他有利。

    魯聰子憤怒的目光慢慢變得清澈起來,含著冷笑,道:「是李雲霄你太小覷老朽的智商了。以為這樣就能形成掣肘,逃得一命,那真是大錯特錯了。」

    他嗤聲道:「幾位不肯出手無非是怕老朽獨吃了。而且幾位的志向都在那天鳳之翎,老朽便放棄那天鳳真尾翎,只求界神碑即可。這樣我們之間就不存在任何衝突了,核心利益又一致。」

    李雲霄頓時臉色大變,另外那七人則是眼中一亮,虛極神境強者喜道:「此言當真?」

    魯聰子含笑道:「自然。老朽之志在那界神碑與他的身軀,天鳳之翎雖珍貴,卻也並非必須之物,捨棄又如何。」

    李雲霄譏諷道:「諸位難道就忘了,他剛剛就把自己說的話吃回去,這樣的人做出的承諾,你們也信?」

    虛極神境強者點頭道:「總長大人的誠信的確是個問題。不如這樣吧,李雲霄,你將天鳳真尾翎給我們,我們掉頭就走,再不與你為敵。」

    李雲霄拒絕道:「抱歉了,此翎我既然吃下了就絕無再吐出來的道理。如今天武界重現十方規則,諸位只要出去便可得大機緣,何必九死一生的留下賭命呢?恕我直言,與魯聰子為伍就是與虎謀皮,絕不會有好下場的。而與本少作對,同樣難有善終。兩者權宜,諸位實是十死無生。」

    這七人完全成了不穩定因素,無論魯聰子還是李雲霄,現在都不希望他們留下,想要儘快趕走。

    「哈哈,破軍大人怕了。」

    魯聰子笑道:「唯有大家共贏才是長久之計,什麼好東西都你一個人吃,如何還能和睦共處下去呢?我魯聰子肯讓利,便可得人心。」

    天鳳真尾翎對非倪而言異常重要,李雲霄不可能讓出,這樣便使自己陷入了險境,若是這些人聯手的話,必敗無疑。

    此刻昊鋒與那魔羌打得驚天動地,從開始略佔優勢到優勢盡失,幾乎成了平手。

    昊鋒想要擊殺魔羌幾乎是不可能了,但魔羌陷入了死戰,也絕無可能脫身出來。

    「總長說的對,共贏才是長久之計。既然你如此不識時務,那我們也只好不客氣了。」

    那名虛極神境的老者臉色一寒,殺氣就迸射出來。另外六人也分別戒備,隨時準備出手。

    李雲霄看向封要離,突然微笑道:「國主大人。」

    封要離冷冷道:「怎麼,你不會妄想本君救你吧?」

    李雲霄道:「你不是要那胤羽嗎?落在魯聰子手裡,他多半要回去煉化掉的。」

    封要離眉頭皺了起來。

    魯聰子忙道:「國主大人千萬別聽他挑釁,胤羽大人在我這絕不會有危險的,我只是想將他治好而已。」

    李雲霄嗤笑道:「這種話國主大人信嗎?」

    封要離道:「就算吾不信,單憑這個就想讓吾替你賣命,未免太幼稚了吧。吾不喜歡和淺薄幼稚之人交談。」

    李雲霄想了下,道:「我明白國主大人的意思。你替我將那魔君吉殺了,那禍斗殘魂我給你。」

    封要離瞳孔爆縮,道:「當真?可是那魔君實力超強,吾殺不了他。這樣吧,吾替你將你這七名壽元將盡之人斬了。」

    七人皆是臉色大變,「騰」的一下全部警惕起來,怒不可遏的盯著封要離,殺氣凌人。

    「不不,這可不行。這七名嘍啰肯定是一上來就死的,何須國主大人動手。」

    李雲霄搖搖頭,並不同意。

    那七人更是臉孔都綠了,被人當做垃圾似得完全不放在眼裡,有生以來還是第一次,都是怒火中燒。

    封要離冷冷道:「那你要本君去做完不成的事,豈非故意訛本君!」

    李雲霄道:「豈敢,這禍斗殘魂天下間僅此一份,錯過了這村就沒這店了,大人三思啊。」

    魯聰子忙道:「國主大人,千萬別被他騙了。只要殺了李雲霄,他身上所有東西都是我們的,那禍斗殘魂老朽也不會要的,自然雙手奉上給國主。」

    李雲霄道:「若是國主大人這麼想,反正我活不了了,第一件事就是毀去殘魂。」

    他還目光瞥了一下那七人,道:「同樣的,若我真不敵了,毀去殘魂的同時會將天鳳真尾翎也燒了。呵呵,以為殺了我,我還會將好東西留給你們嗎?真是白痴。界神碑為一界聖器,我沒那本事毀。此戰若是最終魯聰子獲勝,得好處的也只可能是他一人。」

    七人頓時獃滯住了,傻傻的站在原地。

    「是啊,若是對方命都不保了,豈會留下寶物給自己。那自己冒著九死一生的危險拼的是什麼?」

    七人都是腦中有些恍惚,一下子全部動搖了。手機用戶請訪問m.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逆天戰神蜀漢之莊稼漢銀狐都市無上仙醫峽谷正能量
    最強抽獎系統諸天萬界天影鋼鐵皇朝農家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