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992章 奪丹(7)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992章 奪丹(7)字體大小: A+
     

    陌見他搶金爐,猛然出手,一道帶著血腥的n色槍芒直射而下。

    「嘭!」

    李雲霄被逼的翻手一揮,將那槍芒打碎,再次抓向金爐。

    可陌已經順勢而下,戰槍橫掃而來,徹底封住了他的路,一片血光射向李雲霄。

    「你當真找死!」

    李雲霄大怒,猛地雙手抓住戰槍,化出三頭六臂,身後四臂掐訣結印,順著槍上轟了過去。

    雙印化作金龍,咆哮而上。

    陌不想丟槍,只能大喝一聲出掌。

    「轟隆!」

    恐怖的力量爆開,血光一下將金龍吞沒,如血水一般潑在李雲霄身上,滿是染紅。

    陌順勢凌空一抓,那金爐頓時被其掌力攝上,筆直的就要飛入其手中。

    「死!」

    李雲霄怒斥一聲,抓住戰槍猛然往上空挑去,身後一手握劍,斬出劍芒,另一手握錘,帶起萬道雷光砸戰槍上!

    「嘭!」

    無數電芒「嗞嗞嗞」的往上蔓延,如蚯蚓鑽入陌的體內,不斷炸出血坑。

    那劍芒更是斬出后,將陌的擒拿之力阻斷,再次迴旋過來斬其手背。

    陌無奈,只能放棄奪丹,將手收了回來拍在戰槍上,把雷電之力震滅,同時雙手握槍與李雲霄爭奪起來。

    兩人出手不過瞬間,顧青青也輕喝道:「出手!」

    所有人一下散開,顧青青直接飛落下去搶金爐。

    朱鈞與孟琢想要阻攔,卻被曲紅顏等人攔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金爐落入顧青青之手。

    「嘻嘻,如此妙丹,想不到歸本姑娘了。」

    顧青青翻手就將金爐收起,整個人化作遁光竟向殿外而去。

    「什麼?!」

    李雲霄也是吃了一驚,鬱悶無比,喝道:「快攔下她!」

    但顧青青速度太快,曲紅顏等人也想到她會獨自奪丹而逃,措手不及之下,哪裡還追得到。

    「李雲霄,還有諸位大人,謝啦!」

    一眨眼,顧青青就出現在了大殿外,遁光衝天而去。

    殿內眾人都傻了眼,忙乎了這麼久,死的死,傷的傷,最後竟是被她撿了便宜。

    突然長空上一朵紅雲疾馳而來,頃刻間就到了大殿上空,雲中射·出霞光,照耀而下,籠罩方圓數里。

    遁光被霞芒一照,立即現出顧青青真身,臉上露出驚色。

    「將天運造化丹留下。」

    紅雲內傳來雄渾的喝聲,隨後落到三道身影,竟同時出掌,聯手往顧青青身上拍去。

    「不要臉!」

    顧青青怒斥一聲,身上光芒綻放起來,雙手在身前合十,猛然舉起,整個人如急火流星,頂著那巨大的掌威而上。

    「轟隆隆!」

    顧青青面色沉吟,嘴角噙著譏諷和冷笑,雙手收回抱於身前,同樣一片紅霞升起,正是太游紅塵訣,倏然拍去!

    「轟隆!」

    三道掌力封印的空間驀地被撼動,空氣壓得「嗡嗡」爆響,紅霞如鮮花盛開,往四周轟散,好似撥雲見日。

    「嘭!」

    那道封鎖頃刻間被破開,顧青青面色清冷,腳下輕點,身輕如虹,橫貫長空而去。

    「喔,竟是虛極神境。閣下就是顧青青吧。」

    盤旋在上空的紅雲在剛才的衝擊下並未散去,而是雲層一閃,追上那抹長虹,直接撞去。

    顧青青一驚,那紅雲好似一團火,整個空氣都被染成艷色,又像是隕石從九天墜下,氣勁壓得她身上的衫衣獵獵作響。

    紅雲內一抹高大的男子身影,端於王座之上,看不清面容。

    只見他魁梧的身軀上,似乎被鐵索纏繞,四肢上滿是鎖鏈,綁在王座上。

    顧青青突然想起一人,驚駭道:「四王!」

    剛想迎戰的她立即轉身,全力化作遁?飛逃。

    那紅雲攜天地之力,浩浩蕩蕩而下,王座上傳來聲音,道:「既認出本王,焉有逃脫之理?」

    紅雲內傳來鐵索之聲,眼見激·射出八道銀色鐵索,橫空而去,將前方千丈空間盡數封鎖。

    八道銀色鎖鏈貫穿長空,往顧青青身上鎖去,無數銀紋震顫而起,照的一片絢麗,美輪美奐。

    李雲霄等人早已出了大殿,看得長空上的激斗,都是震驚無比。

    李雲霄的妙法靈目直接看穿那紅雲,將其內男子端詳的一清二楚。男子面色平淡,雙手始終放於兩端,未曾動彈一下。

    那些銀色鐵索的確是將他死死捆住,跟王座綁在一起,卻能被其驅使,成為武器。

    王座上刻滿各種符文,散發出微弱的銀光,好像一種封印術,似乎將男子封印其上。

    「此人是誰?竟如此強悍!」

    李雲霄等人皆是大驚,北圳南也露出愕然的神色,並不認得。

    此刻鱷魚與巴瑾的爭鬥也愈演愈烈,彼此不能勝,但鱷魚卻是死死咬住對方,讓其無法脫身。

    李雲霄身影一閃,瞬移至巴瑾身後,一劍刺去。

    「當!」

    巴瑾猛然回身,雙手持刀擋住,暴怒道:「卑鄙小人,只會偷襲!」

    之前英韶被李雲霄偷襲,這次李雲霄等人出了大殿後,巴瑾就多了個心眼,果然見到故技重演。

    李雲霄冷笑道:「又不是跟你單打獨鬥,而是為了取你性命,有何不可!」

    「唰唰唰!」

    劍殤斬紅化出數道劍芒,逼攻而上,鱷魚更在巴瑾身後變身半妖,雙手抱拳過頭,猛力砸下!

    前後夾擊,巴瑾心中大急,一掌拍在刀上,「錚」的一聲刺響,炫目刀芒晃過,竟然一分為二,化成雙刀。

    左右手各持一刀,前後斬去,泛起一片朦朦刀芒罩在周身。

    「嘭!」

    前刀壓住劍殤斬紅,後手一刀「嗤」的一聲將鱷魚斬開成兩半,以一己之力硬抗兩人!

    「呼哧!」

    但鱷魚斬裂的瞬間,就化成無數風刃斬下,吹毛斷髮。

    巴瑾大駭,猛然一刀震開李雲霄,急忙轉身雙刀砍出,布下一層刀光,將無數風刃斬碎。

    「砰砰砰砰!」

    四下皆是刀影,還有七八道揮舞雙刀化出的殘影。

    巴瑾之前與鱷魚苦戰不得脫身,就耗費元力極大,現在更是被前後夾擊,內心一片焦慮,久拖下去的話必死無疑。

    頃刻間,李雲霄又持劍攻了上來,化出千萬劍影,與鱷魚所化的風刃配合,同時劍影內青光閃爍,帶有雷霆。

    「嘭!」

    「嘭!」

    巴瑾身上立即被劍芒刺中,不斷爆出血口,只是刀芒護住全身要害,依然苦苦支撐。

    「李雲霄住手!」

    巴瑾急喊道:「我認輸,我錯了,那兩枚神丹都給你,快住手!」

    他身上不斷爆出血洞,快要撐不住了。

    這種強者之間過招,即便擁有掌天境修為,但生死也就一瞬間,只要防禦被破開,對方必然勢如破竹,瞬間取自己性命。

    「快死了就求饒,世上有這樣的道理嗎?」

    李雲霄不依不饒,招招犀利要置對方於死地,這種程度的強者現在得罪了,若是不能誅殺,必將留下無窮禍患。

    「我既已認輸,又願奉上神丹,何必苦苦相逼!」

    巴瑾怒不可遏,咬牙道:「老夫也是一代強者,性命豈容你隨意作踐!」

    李雲霄冷笑道:「天道之下皆為螻蟻,你我之命比之蛇鼠又能強上多少,生死由天,遲早都有隕落之日,難道大人還看不透這層嗎?」

    「螻蟻尚且貪生,我即便看透,也不願隨意而死,否則何苦入這永生之界,數萬年來沉寂的意又何在?!」

    巴瑾滿心的不甘,在李雲霄的劍芒和漫天風刃上,身上被削去無數血肉,面容早已被鮮血模糊,強撐而戰。

    「意義?天道下一螻蟻,本身又有何意義?只是一廂情願的強加給自己罷了。」

    李雲霄反唇相譏,手中劍勢卻越發凌厲,不斷斬在對方刀上,依靠蠻力之法消耗對方的元力,讓對方步步崩潰。

    巴瑾的刀芒終於不支,露出破綻,被一道風刃斬了進來,直入身軀要害。

    「噗!」

    那要害處爆出一團血,頓時氣勢急落,兵敗如山倒。

    「嗤!」

    李雲霄也順勢一劍刺入其胸膛,穿透而過。

    巴瑾低頭,看著胸膛上的白色長劍,火焰在傷口上灼燒,劇痛無比,突然慘笑一聲,「哈哈哈。」

    李雲霄怕他垂死掙扎,抽出劍來飛退,道:「你笑什麼?」

    巴瑾笑得異常難看,幾乎是張哭臉,道:「我笑天道循環,報應不爽。英韶死在此招下,我搶了他的神丹,現在自己也要死在這招下了,但神丹誰也別想要了!」

    他面色一獰,一道儲物環從身上飛出,隨即一掌拍去,要將環和其內空間全部震碎。

    「嘭!」

    但空間微微扭轉,那環前突然出現透明的氣旋,硬抗了這一掌,猛然炸開。

    但儲物環卻是飛出,被李雲霄一把抓住。

    李雲霄輕笑道:「辛苦了。」

    那被炸碎的氣旋在李雲霄身側凝聚成大鱷魚,站在其腳邊。

    巴瑾一下面如死灰,眼裡暗淡無色,充滿絕望。

    李雲霄幾下就將儲物環的禁制破去,檢查了一下,兩枚神丹赫然在其內,大喜的收了起來。

    如今九丹宮內九枚神丹,已有過半被他所得。

    「如今神丹已歸你,放我一馬又如何?我可以指天發誓,此生絕不會報復!」

    巴瑾心底再升起一絲希望,求饒起來。

    今天只有一更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賊警網游之劍逝我的專屬夢境游戲獵寶計劃:特寵追妻一加功夫聖醫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我的姥姥是半仙鬥破蒼穹2空間重生:盛寵神醫商女網游之萬能外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