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973章 胤羽身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973章 胤羽身份字體大小: A+
     

    韋青聽著他說話,開口道:「胤羽先生,看樣子你似乎盯上了此人,那現在是去找天鳳翎羽,還是就此散夥,各走各路呢。」

    胤羽沉思不定,道:「那太初真訣的傳承之人我是一定要找的,天鳳真尾翎對我也十分重要。但事有輕重緩急,顯然封要離之事更為重要。天鳳真尾翎的坐標我給你們,你們先過去,待我辦完事後自會過來。」

    他取出一個玉盒來扔給韋青,裡面躺著一枚碧綠色的指針,靈氣十足。

    之後便直接化作流光,朝封要離消失的方向追去。

    韋青拿著那玉盒,思緒不定,沉吟了許久。

    韋無涯道:「韋青,你在想什麼,是否真尾翎之事?若是覺得危險的話,大可不去。」

    「危險?」

    韋青淡然一笑,搖頭道:「即便再危險的地方,以我們眾人之力自保還是可以的。況且憑白無辜得到了真尾翎所在的坐標指針,算是天上掉餡餅了,為何不去。我只是在猜那胤羽的身份,太神秘,又太可怕了。」

    羅青雲也是臉色白髮,想想都一陣后怕,身軀忍不住的自己顫慄了下。

    李逸白了他一眼,譏諷的嘲笑道:「瞧你這點出息,剛才差點就沒給人家跪下叫祖宗了!」

    「錚!」

    羅青雲狂怒之下,戰槍瞬間擊出,直指李逸要害!

    「嗞!你敢!!」

    李逸大駭,本就不是他對手,現在被突然發難,更是閃避不及,在怒吼一聲下,強行扭轉身軀,但依然「嗤」的一聲,被長槍貫入肩胛,穿透而出。

    「啊!!」

    李逸殺豬般的嗷嚎起來,眼睛望向韋青,顫聲道:「大、大人,他、他要殺我啊,啊,好痛!」

    「撲!」

    羅青雲再戰槍一挑,李逸一條手臂頓時飛了起來,鮮血如注噴出。

    李逸臉色一下慘白,想不到對方竟真的敢下狠手,頓時有些怕了,急忙退了幾步,將肩膀上的血止住,滿臉怒色。

    韋青皺起眉來,喝斥道:「別鬧了,都是自己人,打什麼打!」

    李逸忙哭喪著臉,哀嚎道:「大人,此人其心可誅啊,一言不合就要動手殺自己人!」

    「哈哈,還說別人,瞧你那點出息!」

    姚金良一直都冷眼旁觀,此刻也忍不住的譏諷,就差吐口痰上去了。

    韋青拿他沒辦法,怒眼瞪了他一下,也喝道:「你少招惹他,他豈會無緣無故殺你!」

    對於李逸這種奴顏婢膝,諂媚拍須之輩,他也是異常厭惡的,但人各有用,李逸也有李逸的才能,至少將紅月城管理的井井有條,讓他放心不少。

    羅青雲雖一身傲骨,適合擔當重任,可以為蓋世豪傑,卻不能成一方霸主,因為他的全副心思都用在了修鍊之上。

    李逸被訓斥的啞口,不知如何辯解,而且看韋青那惱怒的模樣,顯然也不想聽他廢話,頓時將怒氣壓在心中,低著頭去把自己手臂撿起來,開始塗抹藥物銜接。

    「羅青雲,你擁有十階龍血,都無法抗衡他的威壓,對此人身份可有猜測?」韋青望著一臉蒼白的羅青雲,問道。

    「此人一定是真靈級的存在,而且排名極前,我甚至懷疑他會是某位真龍之子!」

    羅青雲咬牙說道,鐵青著臉,始終沒能恢復血色。

    「真龍之子?有這樣誇張嗎?」

    韋青吃驚道:「之前聽他與百輪結衣的對話,此人之前似乎是被封印在東海的撼龍槌中,只有一道殘魂。後來不知如何就出來了,或許要了解此人身份,還得去一趟東海王宮。而讓我非常好奇的是,他拚命要尋找的那地方到底是什麼?似乎關係著他的身家性命,好像找不到,天道就會讓他死似的。」

    幾人都是沉默起來,只覺得太過神秘了,超出了他的理解。

    南風璇一直都未說話,此時突然開口說道:「諸位可曾記,他與那名叫封要離的男子對話時,封要離曾說了一句『你還當自己是真龍天子了』,不知大家可曾記得。」

    韋青面色一變,沉聲道:「我記得,你想說什麼?」

    南風璇悠悠說道:「其實我想說什麼,在我提出這句話的時候,韋青大人就已經猜到了,何必明知故問了。」

    她瞥了韋青一眼,淡然道:「只是大人不敢相信罷了,所以才不敢說出口。」

    韋青悶哼了一聲,一副衣袖,肅然道:「有何不敢,只是不可能而已!這句話深有歧義,可以理解為胤羽狂妄自大,將自己當做真龍在世,也可以理解為胤羽曾經為真龍,現在已經沒有資格是了。兩種意思,你們認為會是第二種嗎?呵呵,說他是上古真龍,未免太無稽了吧!」

    韋無涯也是說道:「嗯,我看必然是第一種意義,封要離是說他狂妄自大,當自己是真龍天子。但此人的確有點本事,也許真是龍之子也說不定。」

    「哼,不管他是什麼妖孽,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哪怕真是上古真龍,這片天空也不是他們這些老怪物可以隨意馳騁的地方了!」

    韋青大手一揮,眼中滿是自信,道:「我們現在就去找那鳳翎,少了此人,未嘗不是件好事。」

    韋無涯對自己兒子的這種氣魄十分讚賞,捻須而笑,道:「不錯,顧慮太多,反而患得患失。青兒,這件陰陽二氣瓶你拿去吧,正好你現在缺一件稱手兵器。」

    姚金良在一旁眼中眸光閃爍,道:「無涯大人,這到底是什麼玄器,如此奇特,並令你這般喜歡。」

    韋無涯嘿嘿一笑,摸著那銀瓶,道:「此物世人叫它銀羽瓶,但老夫知道它實則叫陰陽二氣瓶,乃是一件了不得的聖器。」

    「什麼?聖器?!!」

    這一下所有人都是瞠目結舌,就連韋青也是愣住了,姚金良更是石化一般,張嘴獃滯。

    「哈哈,那胤羽也不知是否曉得此瓶來歷,但見他與百輪結衣的對話,應該是知道的,居然如此無視,當做貨物來交換,嘖嘖,此人當真是不簡單呢。」

    韋無涯一陣唏噓,想到此處,不由得心中微顫,似乎對胤羽更為忌憚起來。

    其餘之人也是面色驟變,李逸更是尖著嗓門,驚叫道:「難道……難道他真的是上古真龍?!」

    「閉嘴!這怎麼可能!」

    韋青雖喜得聖器,心花怒放,但一想到胤羽的身份,又莫名的煩躁起來,聽到李逸怪叫,恨不能一掌拍死他去!

    韋無涯沉聲道:「青兒莫煩,從剛才看來,這胤羽的實力也不過如此,而且現在還面臨生死危機,暫時是不會跟我們有什麼利益衝突的。只是日後遇見此人,再打交道的時候多加小心便是。」

    「嗯,一切都以自身實力為前提。只要我踏入登峰造極,再煉化這件聖器,也就沒什麼好怕的。」

    韋青再次恢復了信心,摸著那銀瓶,感受到一股異常的力量,澎湃如海,令他雙目放光,驚道:「爹,這件聖器有何來歷?」

    「呵呵,此物的來頭的確很大。乃是當年魔主手中之物,我們先去那鳳翎所在之地,路上我與你慢慢細說。」

    韋無涯心情大好,樂呵呵的樣子。

    眾人更是大驚,盯著那銀瓶的眼神變得驚疑不定起來,被此物的來頭嚇住了。

    韋青也是欣喜不已,一揮衣袖,頓時一片流光將眾人罩住,直接沖入天際,往那指針方向而去。

    在永生之界某處,一望無垠的長空上,李雲霄等人正朝著前方飛去。

    顧青青突然雙眉一皺,內心微微有些疼痛,驚駭之下急忙停下飛行,轉過身來往後望去,眼裡一片驚顫。

    「怎麼了?」

    其餘之人立即停下,李雲霄一閃而上,忙問道。

    「我、我似乎感受到了百**人……已經隕落了!」

    說出最後幾個字,顧青青莫名的心顫,忍不住淚水流下,隨著飄在空中。

    李雲霄驚道:「別亂想了,此刻相距甚遠,沒有理由能感應到的。」

    他雖是安慰顧青青,但內心也突然有了不好預感,畢竟到了顧青青這般修為,很少會有莫名的感應,但凡有所想,必會應驗。

    「是啊,大人您多慮了。」洛雲裳也上前來安慰著。

    顧青青微微搖頭,依然忍不住的淚流,道:「我知道絕不會錯的,大人是我最為敬重之人,數日前離開的時候我就心有所感了,但想不到竟會來得如此之快。」

    幾人都是沉默起來,其實誰都知道,既然顧青青這般感應了,必有其事,只是不知如何安慰她罷了。

    李雲霄沉默了一陣,才道:「別難過了,百**人一生都在追隨天道,如今這樣的結局,何嘗不是他自己安排的呢?」

    「我知道,其實這些我都知道,我只是忍不住會難過。」

    顧青青「哇」的一下就大哭了起來,抱著自己的右手,像個小女孩一般「哇哇」哭的厲害。

    穆星臉上閃過異色,道:「百**人雖然壽元不多,但也不至於這麼快隕落呀,莫非其中有變?」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
    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絕天武帝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